来自当知百科
2007年7月3日 (二) 19:2556.41.214.6讨论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到: 导航搜索

  根据汉字的形体结构解说字义的训诂方式。据形说义,在先秦古书里已经出现。例如《左传》宣公十二年:“夫文,止戈为武。”昭公元年:“于文,皿虫为蛊。”韩非子《五□》:“古者仓颉之作书也,自环者谓之厶,背厶谓之公。”这些都是从字形的结构上讲字义的。“武”字从止从戈,意思在于武以定乱。“蛊”字从虫从皿,皿中有虫,有如腹中有虫为害。“公”字从八从厶(私),八是背的意思,所以说“背私为公”。汉代许慎《说文解字》是注重解说文字形义的书,其中字下所加训释属于形训的例子很多。举例如下:

  示:“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人也。从二(古文上字)。三垂,日月星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示神事也。”

  王:“天下所归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

  小:“物之微也。从八。见而分之。”

  公:“平分也。从八厶(段玉裁注:八厶背私也。八犹背也。朝非曰:背厶为公)。”

  右:“手口相助也。从又从口(段玉裁注:□者,手也。手不足,以口助之)。”

  名:“自命也。从口从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

  品:“众庶也。从三口。”

  □:“鸟群鸣也。从品在木上。”

  古:“故也。从十口,识前言者也。”

  十:“数之具也。一为东西,┃为南北,则四方中央备矣。”这些都属于形训。形训只是训诂的一种方式,用意在于推求造字的本义。不过往往出于主观的推测,最初造字的原意有时是很难说的,只有从古文字中可以窥见一部分。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