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В.В.马雅可夫斯基(1893~1930)

  苏联俄罗斯诗人。1893年 7月19日生于格鲁吉亚库塔伊西省巴格达吉村。父亲是林务官。1905年革命时曾积极参加罢课和游行。1906年父亲去世,随全家迁往莫斯科,进入莫斯科第五中学,开始阅读一些革命书籍,接触社会主义者。1908年初加入共产党,从事革命宣传,曾先后3次被捕,均因尚未成年而获释,1910年被交警察局监视。

  马雅可夫斯基开始创作活动正逢俄国颓废派艺术泛滥时期。由于几次被捕,他错误地把革命活动和艺术工作对立起来,因而脱离党的组织转学绘画, 开始接受未来主义的影响。1911年秋考入莫斯科绘画雕刻建筑学校,结识了未来派诗人布尔柳克。1912年开始写诗,与布尔柳克等人共同发表了俄国未来派宣言《给社会趣味一记耳光》,宣称“要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等等从现代轮船上丢下水去”。他们在写作上排斥现有语言,杜撰新词,并竭力标榜自己。十月革命前的代表作长诗《穿裤子的云》(1914~1915),对资产阶级的爱情、艺术、制度和宗教表示愤怒和抗议,号召进行反抗,预言革命即将到来。这首诗有虚无主义观点。1915年高尔基与他的会见,给他一定的影响。1916年,在长诗《战争与世界》里,揭露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们带来的灾难:“人的血浸透了整个的大地。”诗里充满人道主义精神,但也有超阶级的和平幻想和悲观绝望情调。在1917年4月写的纪事诗《革命》里,对俄国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还抱有一定的幻想。 同年8月写的短诗《给我们回答!》,则已认识到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掠夺性和欺骗性。他在十月革命前的创作表现了对资本主义社会的不满和反抗,带有无政府主义倾向;对被压迫群众充满同情,却流露着痛苦、绝望的情绪;他力求代表市民群众说话,但又过分突出个人。他在艺术上刻意求新,想提高语言的表现力,但作品明显地带有形式主义的烙印。

马雅可夫斯基住过的牢房

  十月革命后,马雅可夫斯基的创作进入新阶段。他把十月革命叫做“我的革命”。1918年写了《向左进行曲》,号召人民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表达了自己对革命事业必胜的信念。在同年写的《宗教滑稽剧》里,借助宗教神话来反映十月革命的胜利,在描写上仍未摆脱当时文坛的通病:抽象化、公式化,缺乏富有个性的形象。由于他的短诗《高兴得过早》宣扬虚无主义,曾受到卢纳察尔斯基的批评。1919年10月至1922年2月,参加“罗斯塔之窗”的工作,作了很多诗画,号召人民支援前线,打击白匪和外国武装干涉者。这些宣传诗简明易懂,克服了早期作品过分雕饰和晦涩的缺点。1920年写了长诗《一亿五千万》,叙述俄罗斯人民的代表伊凡战胜美国总统威尔逊。诗人力图代表一亿五千万俄罗斯人发言,然而这种创作意图并未获得成功。长诗因有虚无主义、矫揉造作和自命不凡等缺点而受到列宁的批评。1922年3月5日,发表了讽刺官僚主义的短诗《开会迷》,列宁立即予以肯定,认为这首诗“在政治方面”“是完全正确的”。列宁的批评与赞扬对他的创作具有重要意义。

  马雅可夫斯基也写爱情诗。 在长诗 《关于这个》(1923)里,他反对在爱情、家庭问题上的小市民庸俗习气,向往新的家庭关系。十月革命初期,他加强了与工农群众的联系,力求反映新的现实,寻找和创造新形式,不过在艺术上还不能完全摆脱抽象概念和公式化的倾向。他热情歌颂了人民群众和列宁,但还未充分理解个人和集体的辩证关系。他的短诗和“罗斯塔之窗”的鼓动诗明快简练,而一些长篇则仍有矫揉造作之嫌。他创作中的现实主义倾向有所加强,客观的叙事和对话逐步取代早期的一些抒情独白,诗体也有变化。

  1924至1930年是他创作的成熟期。1924年创作长诗《列宁》时,已经接受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他笔下的列宁是在群众斗争中成长起来的领袖,既平凡又伟大,对人民无限忠诚,不是凌驾于群众之上,而是与人民水乳交融。他还歌颂了党在阶级斗争和生产建设中的伟大作用,表达了人民对共产党、对列宁的敬爱。长诗《列宁》把概括性的综合与细节的描写结合起来,把叙事和抒情融为一体,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诗歌的代表作。

  1925年马雅可夫斯基访问美国,写了美国组诗,高度评价了美国的科学技术,同时深刻揭露了美国社会贫富悬殊和资产阶级道德的虚伪。两种社会制度的对比加深了他对共产主义的认识。这次访问使他的艺术观点也有所改变,认识到:“未来主义和苏联政府不能携手并进,现在我要与未来主义作斗争。”

  1927年,为庆祝十月革命10周年,马雅可夫斯基写了长诗《好!》。卢纳察尔斯基称它是“十月革命的青铜塑像”。他歌颂了社会主义共和国在斗争中诞生、成长和欣欣向荣。长诗把抒情和叙事结合起来,而以抒情为主。《好!》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苏联护照》等短诗表达了诗人的爱国主义激情。20年代下半期他注重社会主义建设的题材。《赫烈诺夫讲库兹涅茨克的建设、库兹涅茨克的人们的故事》(1929)歌颂了工人阶级克服困难的决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热情。

郭沫若参观马雅可夫斯基博物馆时留言

  马雅可夫斯基的著名剧本有讽刺小市民的《臭虫》(1928)和讽刺官僚主义的《澡堂》(1929)。两部剧本都采用了幻想、夸张和怪诞手法。他与梅耶霍尔德一起,对苏联戏剧的创新和发展起了一定作用。长诗序曲《放开喉咙歌唱》是他最后的作品,他在诗中总结了自己的创作经验,同时满怀信心地面向未来。由于阶级敌人的攻击、文艺界的派别斗争和个人思想上的矛盾,马雅可夫斯基于1930年 4月14日自杀。

  马雅可夫斯基的思想和创作道路比较复杂。早期小资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倾向比较严重,后来才认识到无产阶级有组织的自觉斗争的必要;艺术观点上从虚无主义转变为批判继承,并力求创新;风格上从矫揉造作到朴素自然,从粗俗化的单调到多样化;语言上从晦涩难解到简练有力,经历了一条不断探索、不断发展的道路,为发展无产阶级革命诗歌作出了重要贡献。马雅可夫斯基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他把《不准干涉中国!》和《最好的诗》等诗篇献给中国人民。他的大部分诗作都已译成中文,对中国读者起着很大的鼓舞作用,对中国一些诗人的创作也有一定的影响。

参考书目

В.Перцов, Маяковский.Жизнь и творчество, M.,1957~1965. 

АMетченко, Маяковский.Очерк творчества, M.,1964.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