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名词解释

  丝竹(丝竹)

  --------------------------------------------------------------------------------

  ◎ 丝竹 sīzhú

  (1) [traditional stringed and woodwind instrument]∶①弦乐器和管乐器(箫笛等)

  ②奏乐的声音

  金石丝竹,乐之器也。——《礼记·乐记》

  (2) [music]∶泛指音乐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唐· 刘禹锡陋室铭

  丝竹:在《陋室铭》中指奏乐的声音。

  sī zhú

  丝竹(丝竹)

  ③丝绸和竹子(现代汉语中的丝竹)

  --------------------------------------------------------------------------------

历史渊源

  丝竹之音,推为首。古乐相传至今,其已变而未尽变者,独此一种,余皆末世之音也。妇人学此,可以变化性情,欲置温柔乡,不可无此陶熔之具。然此种声音,学之最难,听之亦最不易。凡令姬妾学此者,当先自问其能弹与否。主人知音,始可令琴瑟在御,不则弹者铿然,听者茫然,强束官骸以俟其阙,是非悦耳之音,乃苦人之具也,习之何为?

  凡人买姬置妾,总为自娱。己所悦者,导之使习;己所不悦,戒令勿为,是真能自娱者也。尝见富贵之人,听惯弋阳、四平等腔,极嫌昆调之冷,然因世人雅重昆调,强令歌童习之,每听一曲,攒眉许久,坐客亦代为苦难,此皆不善自娱者也。

  予生平有三癖,皆世人共好而我独不好者:一为果中之橄榄,一为馔中之海参,一为衣中之茧绸。此三物者,人以食我,我亦食之;人以衣我,我亦衣之;然未尝自沽而食,自购而衣,因不知其精美之所在也。谚云:“村人吃橄榄,不知回味”,予真海内之村人也。因论习琴,而谬谈至此,诚为饶舌。

  人问:主人善琴,然则教歌舞者,亦必主人善歌善舞而后教乎?须眉丈夫之工此者,有几人乎?曰:不然。歌舞难精而易晓,闻其声音婉转,睹见体态之轻盈,不必知音始能领略,坐中席上,主客皆然,所谓雅俗共赏者是也。琴音易响而难明,非身习者不知,惟善弹者能听,伯牙不遇子期,相如不得文君,尽日挥弦,总成废鼓。

  吾观今世之为琴,善弹者多,能听者少;延名师教美妾者尽多,果能以此行乐,不愧文君、相如之名者绝少。务实不务名,此予立言之意也。若使主人善操,则当舍诸技而专务丝桐。“妻子好合,如鼓琴瑟。”“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琴瑟非他,胶漆男女,而使之合一;联络情意,而使之不分者也。花前月下,美景良辰,值水阁之生凉,遇绣窗之无事,或夫唱而妻和,或女操而男听,或两声齐发,韵不参差,无论身当其境者俨若神仙,即画成一幅合操图,亦足令观者消魂,而知音男妇之生妒也。

  丝音自蕉桐而外,女子宜学者,又有琵琶、弦索、提琴之三种。琵琶极妙,惜今时不尚,善弹者少,然弦索之音实足以代之。

  弦索之形,较琵琶为瘦小,与女郎之纤体最宜。近日教习家,其于声音之道,能不大谬于官商者,首推弦索,时曲次之,戏曲又时,便以取舍得失为心,虑其调高和寡,只求为下里巴人,不愿作阳春白雪,故造到五七分即止耳。

  提琴较之弦索,形愈小而声愈清,度清曲者必不可少。提琴之音,即绝妙美人之音也。春容柔媚,婉转断续,无一不肖。即使清曲不度,只令善歌二人,一吹洞箫,一拽提琴,暗谱悠扬之曲,使隔花间柳者听之,俨然一绝代佳人,不觉动怜香惜玉之思也。

  丝音之最易学者,莫过于提琴,事半功倍,悦耳娱神。吾不能不德创始之人,令若辈尸而视之也。

  竹音之宜于闺阁者,惟洞箫一种。笛可暂而不可常。至笙、管二物,则与诸乐并陈,不得已而偶然一弄,非绣窗所应有也。

  盖妇人奏技,与男子不同,男子所重在声,妇人所重在容:吹笙按管之时,声则可听,而容不耐看,以其气塞而腮胀也,花容月貌为之改观,是以不应使习。

  妇人吹箫,非只容颜不改,且能愈增娇媚。何也?按风作调,玉箫为之愈尖;簇口为声,朱唇因而越小。画美人者,常作吹箫图,以其易于见好也。或箫或笛,如使二女并吹,其为声也倍清,其为态也更显,焚香啜茗而领略之,皆能使身不在人间世也。

  吹箫品笛之人,臂上不可无钏。钏又勿使太宽,宽则藏于袖中,不得见矣。

历史背景

  江南丝竹音乐产生并流行于江、浙、沪这一经济文化发达的富饶宝地,它小、轻、细、雅,充分体现代表了江南文化,是江南文化的特定产物。她得天独厚,丰富多彩,极具个性特色。它具备着:秀雅、委婉、明快、圆润、舒缓、抒情、优美,所用乐器简便易得,演奏形式灵活多变,人民群众喜爱,文人雅士钟情,可谓雅俗共赏。它最有资格代表江南文化。古人称"听丝竹之声,而天下治。"说明了它的平和中正陶冶德行的特性。

  江南丝竹,曾因地区及惯有的随意性而被称为"苏南丝竹"、"吴越丝竹"等。20世纪50年代初举行的华东民间音乐汇演期间,几位关注这方面的乐人一起议论称名问题,大家最终认为"江南丝竹"一名较为适宜。于是就约定俗成了。

  江南丝竹音乐真正形成是在清朝末年,一代代丝竹高手、名家将民间乐曲,古曲进行改编加工,逐渐形成其特色。它的兴起繁荣是在民国时期,距今一百多年。

  江苏文艺出版社看准了江南丝竹音乐的价值和编辑出版需要,不惜投入人力物力,2002年初开始筹备,成立了在丝竹方面阵容强大的编委会,历时近两年编定,于2003年12月出版,书名为《江南丝竹音乐大成》,计有220万字,为大型16开开本,分上下两卷。该书的出版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八大名曲

  乐曲是主要方面,选入了江南丝竹的八大名曲,以及流传江浙沪的各种代表、优秀曲目140余首,选入了改编创作的曲目数十首。附录中还收有"二泉映月"等名曲,作者阿炳生处江南丝竹兴盛地的无锡,江南丝竹对他影响极大,他在这方面造诣很深,他当之无愧地作为丝竹艺人赫然在选,他的"二泉映月"作为有江南丝竹音乐因素的参考乐曲在选。江泽民主席提到的"夕歌"亦为丝竹歌曲在选,聂耳的"金蛇狂舞",著名的"苏武牧羊",刘天华的"变体新水令"等均直接据江南丝竹音乐的素材改编,可见丝竹音乐受人瞩目影响之广泛。

  对江南丝竹音乐的论述文字及相关资料,乐人乐社,大事记,丝竹活动等尽收其中,另还附有丝竹专论、音响资料索引、版本资料、演奏符号乃至演出广告、乐器形制等。

  书的行套中附有新录制的三碟CD光盘,8首优秀的传统乐曲和8首未曾面世的1987年、1992年江南丝竹音乐创作、演奏比赛中获奖创作乐曲。

  有60余幅弥足珍贵的丝竹演出、活动的历史照片在选,可谓图文并茂。

  该书由著名装帧设计家速泰熙先生精心设计,构思新颖别致,用材考究,首次将竹片用入书籍装帧,极其精美,充分体现了江南丝竹音乐的特性。

几个要点

文化遗产

  1、江南丝竹音乐是我国也是世界的优秀音乐文化遗产

  江南丝竹音乐有上百首(种)的传统曲目和相当数量的据其素材改编、创作的曲目,它有上百年的流传、演变、积淀历史和因此而形成的大量资料。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民族的必然要走向世界,最终融入世界。对其进行发掘出版,"公诸同好,以广流传",意义重大。

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

  2、编出《江南丝竹音乐大成》(以下简称《大成》),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也有基础

  其一,该音乐出在江浙沪,总得有一地挑头来完成它。其二,我们江苏曾在20世纪80年代初出版过著名民族音乐家甘涛先生的《江南丝竹音乐》,但这仅仅是甘氏的一家之言。其三,江南丝竹音乐资料丰富,地位显见,至今散而未集,集大成即集瑰宝。其四,自改革开放以来,有关江南丝竹的音响等出版物大量涌现,被越来越多的人认知并产生兴趣。其五,诸多音乐人士早已心存夙愿,为至今未能将江南丝竹音乐进行全面挖掘整理出版而扼腕!

纠误匡正,承前启后

  3、《大成》是一部填补空白的书,资料浩繁,面广量大,是一项十分严谨的工作,要做到纠误匡正,承前启后

  编出《大成》首先是建立一个好班子,其次是明确编辑思想和宗旨。我们充分考虑到困难和问题,经过充分筹备,于2002年3月组成了编撰班子,立了编委会,经选举产生了主编、副主编等。执行主编李民雄先生是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著名民间音乐家;主编乔建中先生是中国民间音乐研究所前所长,博士生导师;主编周大风先生是浙江省音协前任主席,著名民间音乐家;主编陈鹏年先生是江苏省音协主席,教授;执行副主编唐文清先生是著名民间音乐家,副研究员;副主编沈凤泉、闵季骞、马友德先生均为著名民间音乐家、演奏家、教授。经编委们反复论证,一致认为将全面、系统、准确、高质量作为我们编辑的宗旨。确立了历史性、经典性、学术性、实用性、资料性的原则,力求编成:全本、善本、珍本。现看我们已经做到,可谓为真正意义上的集大成。

抢救性的工作

  4、《大成》的编辑出版,是一项抢救性的工作

  "不少乐曲已散失",这是诸多音乐人的感慨,参编者发出了"我们再也散失不起了"的感慨。随着懂得和研究这方面的人员年龄增高,越来越显出这方面工作的紧迫!全体参编人员怀着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囊尽资料,竭尽才智,呕心沥血,近两年中数易其稿,终成《大成》,做到史有史,曲有曲,事有事,人有人,不偏不倚,严谨融合,力求准确体现江浙沪三地的人文性和文化价值。

继承拓展,开发利用

  5、继承拓展,开发利用是我们编出《大成》的最高目的

  《春江花月夜》、《月儿高》等乐曲奏响了国际乐坛。1987、1992年在上海举办过两届江南丝竹创作与演奏比赛,产生了不少优秀丝竹音乐作品。江浙沪是传统民间音乐的金三角,是个富矿区,有待开发、整合。传承--变异--复兴,通过努力,江南丝竹音乐必有十分美好的前景,必将为中国乐坛和世界乐坛增光添彩,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

发展前景

  江南丝竹音乐的市埸前景广阔:大量的乐曲资料可供研究者研究,创作者作为创作素材利用;它的大量乐曲,可加以改编,作为娱乐、社交、广告、喜庆、宾馆音乐利用;不少乐曲也可作为练习曲,如改编成小丝竹更会受到广大少儿的欢迎;至于成熟相对规范的大曲、名曲供文艺团体、民间丝竹团体演奏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诸多参预者和知情者从内心深处认为:该《大成》编撰出版,功德皆备,是中国乐坛一大盛事。较之已声名远扬的云南纳西族音乐,普为人知的广东音乐,江南丝竹音乐应该说更为丰富多彩,将其发掘利用,前景、效益自不用多说,关键是过去我们这方面工作做得不够。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