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人物档案

  姓名: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尊称:美国国父
总统像

  出身:种植园主

  学历:中学

  军衔:六星上将(1976年美国第38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以资深美国官员象征的理由授予其特级上将荣誉,另一说是六星上将军衔,原来Generalof the Armies 设立之初是要授予他的不过他没有接受)、联邦大元帅(General of the Armies of theUnited States)

  墓地: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阿灵顿国家公墓

  所属政党:联邦党

  资产来源:遗产继承、种植园收入

  职务:大陆军总司令、总统

  夫人:玛莎·丹德里奇

  子女:无

  华盛顿出生在弗吉尼亚的一个大种植园奴隶主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文化教育,富有开拓精神,吃苦耐劳,待人谦和,心地善良。他毕生未进大学学习,但注意自学,使自己具备了突出的才干。早年当过土地测量员。1752年,成为维农山庄园的主人。曾参加七年战争,获中校和上校衔,积累了军事指挥的经验。1758年当选为弗吉尼亚议员。翌年与富孀M.D.卡斯蒂斯结婚,获得大批奴隶和60.75平方千米土地,成为弗吉尼亚最大的种植园主。在经营农场、手工作坊的过程中,华盛顿饱尝了英国殖民当局限制、盘剥之苦。1774年和1775年,先后作为弗吉尼亚议会的代表出席第一届、第二届大陆会议。1775年7月3日,华盛顿就任大陆军总司令。他把一支组织松散、训练不足、装备落后、给养匮乏,主要由地方民军组成的队伍整编和锻炼成为一支能与英军正面抗衡的正规军。通过特伦顿、普林斯顿和约克德等战役,击败英军,取得了北美独立战争的胜利。1783年《巴黎和约》签订,英国被迫承认美国独立。同年12月23日递交辞呈,解甲归田。1787年他主持召开费城制宪会议。制定联邦宪法,为根除君主制,制订和批准维护有产者民主权利的宪法作出不懈的努力。

  1789年,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他组织机构精干的联邦政府,颁布司法条例,成立联邦最高法院。他在许多问题上倾向于联邦党人的主张,但力求在联邦党和民主共和党之间保持平衡。他支持A.汉密尔顿关于成立国家银行的计划,确立国家信用。批准T.杰斐逊所支持的公共土地法案,奠定了西部自由土地制度的基础。1793年,再度当选总统。为了缓和同英国的矛盾,1794年11月4日华盛顿派出首席法官J.杰伊与英国谈判,签订杰伊条约,因有损于美国利益,遭反对。1796年9月17日,他发表告别词,表示不再出任总统。从而开创美国历史上摒弃终身总统,和平转移权力的范例。次年,回到维农山庄园。因对美国独立作出重大贡献,被尊为美国国父。

生平事迹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17
54年—1763年在华盛顿22岁的时候,华盛顿无意间成为了法国印地安人战争(French and IndianWar)的导火线之一。这场殖民地所参加的第一场战争起源于1753年,法国人开始在当时属于弗吉尼亚州领土的俄亥俄谷地(OhioCountry)建立许多堡垒,这是法国人的战略之一。法国人得到当地原住民的支持,试图阻止英国人继续向西扩张他们在美州的殖民地,并阻挡殖民地内的英国军队。维吉尼亚州的总督是罗伯特·丁威迪(RobertDinwiddie),当时担任少校的华盛顿替他向法国指挥官递交了最后通牒书,要求法国人离开。华盛顿将过程透露给当地的报纸,而他也因此成为传奇人物。但法国人拒绝撤离,因此在1754年,丁威迪派遣了刚升迁中校的华盛顿率领维吉尼亚第一军团,前往俄亥俄谷地攻击法国人。华盛顿率领军队伏击了一队由法裔加拿大人组成的侦查队,在短暂的战斗后,华盛顿的印地安人盟友Tanacharison族人杀害了法国指挥官EnsignJumonville,接着华盛顿在那里建立了一座名为FortNecessity的堡垒,但在数量更多的法军和其他印地安人部队进攻下,这座堡垒很快便被攻陷,他也被迫投降。投降时华盛顿签下一份承认他"刺杀"了法军指挥官Jumonville的文书(因为这份文书用法文写成,华盛顿根本看不懂),而这份文书导致了国际间的事变,成为法国印地安人战争的起因之一。这场战争也是七年战争的一部分。

  华盛顿稍后被法国人假释,在同意一年之内不返回俄亥俄谷地后被释放。

  华盛顿一直渴望加入英国军队,当时殖民地的居民都对此不感兴趣。他在1755年终于等到机会,当时英军发动远征,试着重新夺回俄亥俄谷地。远征行动在莫农加希拉河战役(Battleof theMonongahela)中遭受灾难性结果。相当不可思议的,华盛顿的外衣被四发子弹击穿,但他仍毫发无伤,同时他冷静的在炮火中组织军队撤退。在维吉尼亚州,华盛顿成了英雄人物,虽然战争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别处,他继续领导了维吉尼亚第一军团好几年。在1758年,他随着JohnForbes将军展开另一次远征,成功的将法军驱离了Duquesne堡垒。

  华盛顿最初军事生涯的目标是希望成为正规的英军军官—而不仅是殖民地民兵的军官。但他一直未获升迁,因此他在1759年辞去了军职,并与马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结婚,她是一名已经育有两个小孩的富有寡妇。华盛顿和她一起扶养这两个小孩:约翰·帕克·卡斯蒂斯和马莎·帕克·卡斯蒂斯,稍后他还扶养了她的两名孙子女,但华盛顿从没有自己血亲的小孩。新婚后他们搬到弗农山居住,过着绅士阶级农夫和蓄奴主的生活,他并当选了维吉尼亚当地的下议院议员。

  美国独立战争
华盛顿在特拉华的战斗中
:1775年—1783年在1774年华盛顿被选为维吉尼亚州的代表前往参加第一届大陆会议。由于波士顿倾茶事件,英国政府关闭了波士顿港,而且废除了马萨诸塞州的立法和司法权利。殖民地在1775年4月于列克星顿和康科特与英军开战后,华盛顿穿着军服席第二届大陆会议—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代表,表示了他希望带领维吉尼亚民兵参战的意愿。麻萨诸塞州的代表约翰·亚当斯推荐他担任所有殖民地的总指挥官,并称他拥有"担任军官的才能...极大的天份和普遍的特质"。因为亚当斯了解到,确保南方的殖民地能与北部殖民地合作顺利组成大陆军团的最好方法,便是推荐一个南方殖民地人士担任总指挥官。华盛顿在1775年6月15日经由大会选举无异议支持成为了总指挥官,虽然很舍不得离开心爱的维吉尼亚家园,华盛顿接受了指挥官职位,并宣称"我不认为我能胜任这个指挥官的光荣职位,但我会以最大的诚意接受职位"。华盛顿并宣称除了必要的开支外,不须付给他任何额外报酬。就这样,华盛顿于7月3日在麻萨诸塞州的剑桥担任了全殖民地军队的总指挥官。

  华盛顿在1776年进攻波士顿,利用稍早在提康德罗加堡垒所夺取的火炮阵地,得以俯瞰整个波士顿港,最后将英军逐出了波士顿。英军指挥官威廉·何奥(WilliamHowe)下令英军撤回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华盛顿接着率领军队前往纽约市,预期英军将发动攻势。拥有压倒性军力的英军于8月展开了攻势,而华盛顿所率领的撤退行动却相当笨拙,几乎全军覆没。他也在8月22日输掉了长岛战役(Battle of LongIsland),不过得以撤退大多数的军队回到大陆。在接下来又输掉了几次战役,使得军队仓卒混乱的撤离了新泽西州,此时美国革命的未来岌岌可危。

  在1776年12月25日的晚上,华盛顿杰出的指挥重整旗鼓。在这场特伦顿战役(Battle ofTrenton)中,他领导美军跨越特拉华河,突袭黑森雇佣军(Hessian)的兵营。并接着在1777年1月2日的晚上向查理斯·康沃利斯(CharlesCornwallis)率领的英军发动突袭,这次奇袭振奋了支持独立的殖民地阵营的士气。

  在1777年夏天
华盛顿在普林斯顿的战斗结束后
,英军发动了三路并进的攻势,一路由约翰·伯戈因(JohnBurgoyne)率领从加拿大向南进攻,一路由威廉·何奥率领攻击当时殖民地的首都费城。而华盛顿撤往南方,却在9月11日的布兰迪万河战役(Battleof Brandywine)中遭受惨败。为了击退英军而发动的日耳曼敦战役(Battle ofGermantown)则因为浓雾和军队的混乱而告失败。华盛顿和他的军队只得撤回环境恶劣的佛吉谷(ValleyForge)艰难的渡过冬天。

  在1777年至1778年的冬天,是大陆军(和政治上的革命运动也是)战况及士气最恶劣的时刻,大陆军遭受了极大的战损和恶劣的生活环境。但华盛顿依然坚定着指挥军队,并持续向后方的殖民地大会要求更多补给,使大陆军能克服寒冷的冬天,逐渐回复士气。2月时一名曾服役于普鲁士军参谋部的军官弗里德里希·冯·施托伊本(FriedrichvonSteuben)前来佛吉谷,自愿帮忙训练华盛顿军队,以使他们能在战场上能和英军相较量。施托伊本在佛吉谷的训练改进了战术和作战纪律,大幅增进了殖民地军的战力,成为了殖民地军得以摆脱乌合之众状态的分水岭。在佛吉谷的训练告一段落时,华盛顿的军队已经焕然一新了。

  华盛顿接着率领军于1778年6月28日的蒙茅斯战役(Battle ofMonmouth)中攻击从费城前往纽约的英军,与英军打成平手,但英军分裂殖民地政府的企图于是失败了。由于这场战役的胜利,加上一年前于萨拉托加战役(Battleof Saratoga)中击败了伯戈因率领的入侵英军,情势逐渐好转,英军显然无法攻克整个新国家,因此法国决定正式与美国结盟。

  1780年在1778年后英军最后一次的试着分离殖民地,这次英军集中于南方地区。华盛顿的军队并没有直接攻击他们,而是前往驻扎位于纽约的西点(WestPoint)军事基地。在1779年华盛顿命令5分之1的大陆军展开沙利文远征(SullivanExpedition),对那些与英军结了盟且常攻击美军前线堡垒的易洛魁联盟的6个部落的其中4个发动攻势。并没有战斗发生,不过至少摧毁了40个易洛魁村庄,使这些印地安人被迫永远离开美国,迁徙至加拿大。在1781年美军以及法国陆军和海军一同包围了康沃利斯在约克敦的军队,华盛顿迅速前往南方,于10月17日接掌指挥美军和法军,继续围城战斗直到10月17日康沃利斯投降,10月19日,他接过了康沃利斯的投降宝剑。尽管英军仍在纽约市和其他地点活动直到1783年,这场战役成了独立战争最后一场主要的战斗。

  接着在1783年,随着巴黎条约(1783年)的签署,英国承认了美国的独立。华盛顿解散了他的军队,并在新泽西州的洛基山(RockyHill)向追随了他多年的士兵们发表了精采的告别演说[4]。几天后,英国人从纽约市撤退,华盛顿和殖民地政府重回城市,他于12月4日在纽约市发表了正式的告别演说。

  应该指出的是,华盛顿的战术毫无特殊之处,既无开创性、也对军事历史毫无影响,而且他常在许多次战役中都犯下大错。但他仍被捧为战争英雄,因为支持他的人们认为,由于他所主张的革命概念,美军也在战争中存活并持续战斗,使得美国得以维持独立持续至今。华盛顿一直躲开与英军直接的冲突,避免了美军决定性的战败或投降。他相当了解美军的弱点并且也限制了他们进行过于冒险的行动,并利用他勇敢的人格激励军队,使他们能撑过漫长而艰难的战争。

  华盛顿在战争中选择了正确的战略,如同古罗马将军费比乌斯·马克西姆斯(Fabius Maximus)在第二次布匿战争的战略,持续的拖延敌人将能使英国人如同当年的汉尼拔一样,"攻到了门外"但却"不得其门而入"。很快英国人将会了解到继续作战只是浪费资源,他们只能追击美军进行混战,却无法彻底捕捉到美军的主力。华盛顿了解到这场战争将会经由外交途径取得胜利,而不是靠着士兵们。

总统任期

  1789年,华盛顿的卓越功勋使他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4月30日,华盛顿在美国当时的临时首都纽约宣誓就职。过八年战争和八年政治动乱的美国,问题成山,困难重重,联邦政府必须创建它自己的机构。华盛顿使自由派和保守派
华盛顿就任美国总统
在内阁中保持了平衡,使全国各地区、各政治集团的利益在政府中都能得到均衡反应。在内阁中,华盛顿特别依靠才智超群、精明能干的汉密尔顿。汉密尔顿积极大胆地提出了一系列恢复经济、发展工业和贸易、稳定信用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在华盛顿的支持和干预下付诸实施的有:偿债基金法,由联邦政府偿还战时公私债务;银行法,依照英国的英格兰银行为样板,在美国建立全国性的合众国银行。还有国产税法、铸帛法及吨船税法等等。在华盛顿第一任期内,以人权法案闻名的宪法前十条修正案批准生效。根据1789年的司法法,美国政府的第三个部门——最高法院建立起来,纽约州的保守派约翰·杰伊被华盛顿任命为首席法官。华盛顿第一任期比较平静且功绩显著。他使美利坚合众国的各政府机构建立起来,政府工作走上正轨,并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华盛顿进入第二任期时,内阁意见分歧,党争加剧,作为内阁主要成员的杰斐逊和汉密尔顿都提出了辞呈。

  1793年4月,英法开启战端,华盛顿采取了中立政策,从而受到亲法派的攻击,亲法的首领杰斐逊辞去了国务卿职务。华盛顿的中立政策在国际上,不仅为法国所愤愤不满,而且受到英国的挑战。美英关系急剧恶化,国会已作战争准备,而华盛顿的目标则是避免同英国的一场战争。1794年4月,华盛顿派亲英派主要成员,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约翰·杰伊为特使,赴英交涉。同年11月,签订了《杰伊条约》。《杰伊条约》缓和了美英关系,保全了和平,保证了美国西部领土的完整,并为美国向西扩张奠定了基础。华盛顿在他任期的最后时刻,批准了《1796年土地法令》。华盛顿在其第二任期将满时,决意不再接受要他担任第三届总统的要求。开启了美国总统人气一般不超过两届的先例。(众所周知的罗斯福例外)

  1796年9月17,华盛顿发表了他的著名的《告别辞》,总结了自己一生的政治经验,向他的同胞提出了明智的谆谆忠告。他呼吁全国要保持团结,珍视联邦,遵守联邦法律、服从选举结果。他反对以一个党派的意志来代替国家所代表的意志,他警告说,党争将导致国家的分裂。他告诫他的同胞们,要与一切国家自由友好和睦相处,以正直、公正的感情来对待一切国家。他坚定地指出,我们的“真正的政策是避免与国外世界的任何一部分永久结盟,只能信托暂时的结盟以应付特别紧急的情况。”华盛顿的这些告诫,赤裸裸地道出了资本主义国间关系的实质,后来也成为美国历代统治者在对外政策上所奉行的圭臬,对美国后来的政治生活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1797年3月4日,华盛顿向他的继任者约翰·亚当斯和平移交了权力,从而在这个新国度里,创立了有条不紊地和平移交最高权力的范例,并由以后历届去职总统所信守。

名言

  由于是维护我们自由的最后手段,一旦这些自由得到确立,就应该首先将它放在一旁。

  先例是危险的东西,因此,政府之缰绳得由一只坚定的手执掌,而对宪法的每一次违背都必须遭到谴责,如果宪法存在什么缺陷,那就加以修正,但不能加以践踏!

  我希望我将具有足够的坚定性和美德,藉以保持所有称号中,我认为最值得羡慕的称号:一个诚实的人。

  我们最稳当的保证人是我们自己的智慧。

  不要承担你完成不了的事,但你一定要信守诺言。

其他资料

  在我看来,联邦只是个有名无实的空架子,而在其名下的议会亦是徒有其名,其政策措施多不被人们所关注、执行。我梦想要联合成一个国家,但我们又不愿给这个国家的管理者足够的权利去管理国家事务,岂不怪哉!

  ——华盛顿1786年写给友人的信

另一版本

  乔治·华盛顿1732年生于美国弗吉尼亚的威克弗尔德庄园。他
华盛顿总统戎装像
是一位富有的种植园主之子,二十岁时继承了一笔可观的财产。1753年到1758年期间华盛顿在军中服役,积极参加了法国人同印第安人之间的战争,从而获得了军事经验和威望;1758年解甲回到弗吉尼亚,不久便与一位带有四个孩子的富孀──玛莎·丹德利居·卡斯蒂斯结了婚(他没有亲生子女)。

  华盛顿在随后的十五年中经营自己的家产,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1774年他被选为弗吉尼亚的一位代表去参加第一届大陆会议时,就已经成为美国殖民地中最大的富翁之一了。华盛顿不是一位主张独立的先驱者,但是1775年6月的第二届大陆会议(他是一位代表)却一致推选他来统率大陆部队。他军事经验丰富,家产万贯,闻名遐迩;他外貌英俊,体魄健壮(身高6英尺2时),指挥才能卓越,尤其他那坚韧不拔的性格使他成为统帅的理所当然的人选。在整个战争期间,他忠诚效劳,分文不取,廉洁奉公,堪称楷模。

  华盛顿于1775年6月开始统率大陆军队,到1797年3月第二届总统任期期满,他的最有意义的贡献就是在这期间取得的。1799年12月14日在弗吉尼亚的温恩山,他在家中病逝。20世纪中叶被追认为美国陆军六星上将。

评价

  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奠基人,华盛顿的名字家喻户晓,他的声望主要来自3方面的工作:

  第一,他在美国独立战争中是一位成功的军事领袖。诚然,他决非是一位军事天才,当然也决不能与亚历山大凯撒一类的将军相提并论。他的成功看起来似乎是由于同他对垒的英军将领的出人意料的无能,另一半才是由于他自己的才能。尽管如此,人们也许记得,当美军将领遭遇惨败时,华盛顿虽然也小有失利,但他坚持作战,终于赢得了战争战争的最后胜利。

  第二,华盛顿是立宪会议主席。虽然他的思想对于美国宪法本身影响不大,但是他的支持者和他的名望对各州批准这部宪法却起了重大的作用。当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反对新宪法,如果没有华盛顿的支持,新宪法就不可能被采纳。

  第三,华盛顿是美国第一任总统。美国有一位华盛顿这样德才兼备的人作为第一任总统是幸运的。翻开南美和非洲各国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一个以
1796年的华盛顿总统
民主宪法为伊始的新国家,堕落成为军事专制国家也是易如反掌。华盛顿是一位坚定的领袖,他保持了国家的统一,但是却无永远把持政权的野心,既不想做国王,又不想当独裁者。他开创了主动让权的先例──一个至今美国仍然奉行的先例。

  与当时的其他美国领袖如托马斯·杰弗逊詹姆斯·麦迪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等相比,乔治·华盛顿缺乏创新的精神和深刻的思想。但是他比所有这些雄才大略的人物都重要得多,无论在战争还是和平期间,他在行政领导方面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他任何政治运动都不会达到目的。对美国的形成,麦迪逊的贡献是重大的,而华盛顿的贡献几乎可以说是不可缺少的。

  乔治·华盛顿在本册中的位置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怎样认识他给美国所带来的历史意义。要求一个当今的美国人对那种历史意义做出不偏不倚的评价自然是困难的。

  虽然美国在二十世纪中叶具有甚至比鼎盛时期的罗马帝国还要大的军事力量和政治影响,但是其政权也许不会象罗马帝国那样行之久远。另一方面,美国所取得的技术成就有几项将来也会被其他民族视为有重大意义的,这一点看来是有目共睹的。例如飞机的发明和人类在月球上的登陆就代表了过去世世代代人们梦寐以求的成果;很难想象核武器的发明将来会被看成是无足轻重的成就。

  既然乔治·华盛顿大体上可以和罗马的奥古斯都·凯撒相媲美。如果说把华盛顿排得略低了一点儿,那主要是因为他比奥古斯都领导的时间要短得多,还有许多其他人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托马斯·杰弗逊和詹姆斯·麦迪逊对美国的形成也起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华盛顿比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仑这样的人物排得高些,因为他的功劳比起他们的来说是更加不可磨灭的。

纪念物

  在今天,华盛顿的脸庞和肖像通常被作为美国的国际象征标志之一,并也成为了旗帜和国玺的图像。或许最普遍的就是1美元的钞票和25美分硬
总统山头像
币上他的肖像了,在1美元钞票上所用的华盛顿肖像是由吉伯特·斯图尔特(GilbertStuart)所画的,这幅肖像同时也是早期美国艺术的重要作品。

  华盛顿和西奥多·罗斯福托马斯·杰斐逊、亚伯拉罕·林肯等四位总统一起被卡尔文·柯立芝所选上,他们的脸庞被刻在拉什莫尔山的巨大石壁上,成为美国最知名的雕像群之一。

  美国的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以华盛顿为名。华盛顿对于联邦政府哥伦比亚特区的建立有极大关联,也是他挑选了白宫的位置。因此后来建立了华盛顿纪念碑以纪念他,纪念碑也成了华盛顿特区最著名而显目的地标之一。华盛顿也在遗嘱中捐赠了一部分资金,以在当地建立一所大学,而这所大学后来便命名为乔治华盛顿大学也纪念他。

  紧邻太平洋的华盛顿州也成为美国唯一一个以总统为名的州。

  美国海军历年来的军舰也有三艘陆续以华盛顿为名。目前仍在服役的是一艘尼米兹级航空母舰—华盛顿号航空母舰

  连接新泽西州和纽约市的桥梁也被命名为乔治华盛顿桥。另外,一种棕榈科属的树木学名也被取名为华盛顿葵(Washingtonia)。

英文资料

  
国会纪念堂里的华盛顿雕像
byname Father of His Country American general and commander inchief of the colonial armies in the American Revolution (1775–83)and subsequently firs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1789–97).(For a discussion of the history and nature of the presidency, seepresidenc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e also Cabinet of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Washington's father, Augustine Washington, had gone to school inEngland, had tasted seafaring life, and then settled down to managehis growing Virginia estates. His mother was Mary Ball, whomAugustine, a widower, had married early the previous year.Washington's paternal lineage had some distinction; an earlyforebear was described as a “gentleman,” Henry VIII later gave thefamily lands, and its members held various offices. But familyfortunes fell with the Puritan revolution in England, and JohnWashington, grandfather of Augustine, migrated in 1657 to Virginia.The ancestral home at Sulgrave, Northamptonshire, is maintained asa Washington memorial. Little definite information exists on any ofthe line until Augustine. He was an energetic, ambitious man whoacquired much land, built mills, took an interest in opening ironmines, and sent his two oldest sons to England for schooling. Byhis first wife, Jane Butler, he had four children; by his secondwife, Mary Ball, he had six. Augustine died April 12, 1743.

死因探秘

  1799年12月12日,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1732.2-1799.12.14)在临终前最后一篇日记上写道:晨起降雪,厚3英寸,东北风,气温华氏30度。上午10时雪止。下午4时天睛。夜间气温28度。

  当日上午华盛顿骑马巡视庄园,偶染微恙,两天后便因咽痛、声嘶、呼吸困难在极度痛苦中溘然谢世,年仅67岁。对此,人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病在短短两夭之内就夺去了华盛顿的生命呢?

  据史料记载,1799年12月14日凌晨2-3点钟,华盛顿从睡梦中醒来,自觉呼吸困难和吞咽疼痛。黎明时分,华盛顿让夫人Martha唤来了他的老友兼秘书TobiasLear,请Lear为他放血约250毫升(放血是当时治疗各种疾病的常用方法)。上午10时,JamesCraik医师(70岁)和GustavusBrown医师(52岁)相继赶来,检查完病人之后,初步诊断为扁桃体周围脓肿。经第二次放血,病情毫无改善。两位医师遂邀请ElishaCullenDick医师(32岁)前来会诊。在等候期间,这两位医师没有贸然采取切开引流的方法,而是第三次为华盛顿放血。下午3时,Dick医师赶到。会诊时Dick曾大胆提出为华盛顿施行气管造口术,但是未能形成决议。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三位医师决定第四次为病人放血。在短短的二十一小时内,华盛顿共放血四次,总血达2000毫升之多。放血之后,华盛顿的身体已极为衰弱,尽管如此,病人仍执意采取坐位,而不愿意静静地躺在床上。晚8时,华盛顿已不能服药,每次吞咽均几乎窒息。晚10时左右,病情似有缓解,11点30分病人死亡,三位医师站在床旁束手无策。

  关于华盛顿的死因曾有过种种推测,如白喉、膜性格鲁布、急性喉炎、扁桃体周围脓肿、路德维希氏咽峡炎、急性会厌炎等。格鲁布常见于儿童,通常无吞咽困难,而且在华盛顿的整个病程中,从未提到有犬吠样咳嗽,因此这一疾病的可能性不大。从现代医学的观点看,华盛顿亦不可能死于扁挑体周围脓肿,理由如下:(1)在21小时内,扁桃体周围脓肿不至于形成全完性呼吸道阻塞;

  (2)三位医师曾相继检查病人,均未证实咽部有局限性脓肿。回顾华盛顿的病情,明显具有以下特点:发病急骤、吞咽困难、咽痛、发音含混不清、呼吸道阻塞、烦躁、死前短暂症状缓解,这些症状和体征符合一种耳鼻喉科急症--急性会厌炎。

  华盛顿死于1799年,当时喉镜尚未问世,如果应用间接喉镜检查,也许可以做出正确诊断,但是,间接喉镜检查对急性会厌炎有一定的危险性,也许在操作过程中就可以置病人于死地。如果当时采纳Dick医师的意见,及时施行气管造口术,也许可以挽救华盛顿的生命,但是,如果这位伟人在手术过程中死亡,那么后人又将如何评论这一举动呢?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