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简介

  五角大楼(The Pentagon)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西南部波托马克
空中俯瞰五角大楼

  河畔的阿灵顿区,是美国最高军事指挥机关—美国国防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Defense)的总部所在地,地理坐标为38°52′15.00″N、77°03′21.00″W。从空中俯瞰,该建筑呈正五边形,故名“五角大楼”。它占地面积235.90万平方米,大楼高22米,共有5层,总建筑面积60.80万平方米,使用面积约34.40万平方米,当时造价8700万美元,于1943年4月15日建成,同年5月启用,可供2.3万工作人员(包括军人、文职人员)在此办公。楼内走廊总长度达28km,电话线总长至少16万km,每天至少有20万个电话进出,每天接收邮件逾120万封。楼内设施齐全,各种时钟4200个,饮水器691个,盥洗室284间,各种电灯16250个,餐厅、商店、邮局、银行、书店等服务设施也一应俱全;楼外的4个大停车场可停放汽车约1万辆。

历史

始建背景

  
波托马克河旁的五角大楼
五角大楼始建于1941年8月。1941年初,希特勒控制了欧洲大部分,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迅速壮大的美国陆军部(存在于1789年至1947年)急需一座新的指挥基地,于是五角大楼开始动工。

  五角大楼的地基很差,原为河边无人居住的大片沼泽。为此,建筑工人打下了41492根水泥柱,并就地取材,从附近的波拖马可河中挖来68万吨砂石,以压制成30万立方米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材料。五角大楼的设计为战争年代节约了建造一座战舰的钢材。其总建筑面积为29英亩,相当于5座美国国会。

设计

  五角大楼的设计负责人是陆军准将布里恩·伯克·萨默维尔。当他接到任务时,只有4天时间供他提交出一个具有防火和全空调功能的、能容纳4万人办公的行政大楼设计方案。萨默维尔素以严厉著称,他的合作者在后来评价他说:“他就像是罐子里的炸药”。萨默维尔曾坚决主张将美国陆军部从华盛顿迁至托马克河畔的阿灵顿镇。

  五角大楼最初的设计图纸,当时还被设计为不规则的五边形。基于可利用的土地面积和建筑形状的限制(正方形或矩形占地面积过大),五边形被认为是这座大楼最佳的建筑形状。

  1941年7月,五角大楼的立体建筑图绘制成功。尽管它的不规则形状还是引出了许多问题,但基于客观环境的限制,五边形的设计方案还是最佳的选择。绘图者苏格拉底·托马斯后来回忆说:“(五边形)是最适合它的。”

竣工

  1943年1月,仅仅16个月的时间,这一号称世界占地面积最大的办公建筑宣告竣工,并按其建筑外形命名五角大楼立即投入使用,在二战的后期发挥了重要的军事指挥功能。

投入使用

  1947年9月,美国第33任总统杜鲁门建立的国防部开始在此办公。从此,五角大楼便成了美国国防部的代称。

  根据最后的统计结果,造价达8700万美元的五角大楼共拥有17.5英里(约28公里)长的走廊、7754扇窗户、高71英尺、3.5英寸(约22米)。

  1993年5月12日美国内政部把五角大楼定为国家历史标志。
五角大楼

背后的秘密

  神秘五边形:揭开五角大楼背后的秘密。五角大楼坐落在美国华盛顿附近波托马克河畔的阿灵顿镇,是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从空中俯瞰,这座建筑成正五边形,故名“五角大楼”。1941年11月,建筑工人在五角大楼的工地上。1941年初,希特勒控制了欧洲大部分,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迅速壮大的美国陆军部(存在于1789年至1947年)急需一座新的指挥基地,于是五角大楼开始动工。

  五角大楼的设计负责人是陆军准将布里恩·伯克·萨默维尔。当他接到任务时,只有4天时间供他提交出一个具有防火和全空调功能的、能容纳4万人办公的行政大楼设计方案。

  这是五角大楼最初的设计图纸,当时还被设计为不规则的五边形。基于可利用的土地面积和建筑形状的限制(正方形或矩形占地面积过大),五边形被认为是这座大楼最佳的建筑形状。

  1941年7月,五角大楼的立体建筑图绘制成功。尽管它的不规则形状还是引出了许多问题,但基于客观环境的限制,五边形的设计方案还是最佳的选择。绘图者苏格拉底·托马斯后来回忆说:“(五边形)是最适合它的。”

  这是于1941年12月4日从飞机上拍摄的正在施工中的五角大楼。五角大楼可同时容纳4万人办公,而每人的可使用面积达100平方英尺(约为9.3平方米)。

  五角大楼工程遭到当时美国国会的反对,议员们称五角大楼工程进度过快、耗资过大并且会破坏阿灵顿烈士陵园周围的环境。1943年1月,仅仅16个月的时间,这一号称世界占地面积最大的办公建筑宣告竣工,并按其建筑外形命名五角大楼立即投入使用。

相关事件

9·11事件

  这次事件是美国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美国东部时间2001年9月11日早晨八时四十分,四架美国国内航班几乎被同时劫
五角大楼
持,其中两架撞击位于纽约曼哈顿的摩天大楼世界贸易中心,一架袭击了首都华盛顿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世贸的两幢110层大楼在遭到攻击后相继倒塌,附近多座建筑也受震而坍塌,而五角大楼的部分结构被大火吞噬。第四架被劫持飞机在宾夕法尼亚州坠毁,失事前机上乘客试图从劫机者手中重夺飞机控制权。

  死伤者数以千计:机上乘客共265人,世界贸易中心2,650人死亡,其中包括事件发生后在火场执行任务的343名消防员,五角大楼则有125人死亡。除此之外,世贸中心附近5幢建筑物也遭到损毁;五角大楼遭到局部破坏,部分墙面坍塌;世贸中心的两幢建筑物共使用大约100吨石棉,袭击事件令曼哈顿上空布满尘烟,一些标本经测试确实发现石棉成分,居住在附近的居民有可能遭受长期负面影响。

  搭乘那四架死亡班机的旅客中有一些人用手提电话与外界取得短暂联系。据这些乘客称,每一架飞机上有多名劫机者(后来验明身份的有19人),他们手持刀具劫持飞机。其它可能使用的武器(至少在其中一架飞机上)包括了炸弹和诸如催泪弹之类的有毒化学剂。

  2001年9月11日当天的恐怖袭击对美国产生巨大、即时性影响,全球各地在事件后都有各种悼念活动,美国政府对此次事件的谴责也受到大多数国家支持;救援活动持续了数月,仅事发现场的清理工作就持续到次年年中。

“大骗局”

  法国左翼作家梅桑(ThierryMeyssan)最近推出新书《惊天大骗局》(TheDreadfulImposture),罗列一系列“证据”,对“911”恐怖袭击事件中美国国防部大楼遭到被劫持客机撞击的说法提出质疑,怀疑事件另有“隐情”。此书一出,顿时洛阳纸贵,甚至在法国被抢购一空。梅桑的说法在网上惹来极大反响,读者反应不一,有人极为愤怒,但也有人附和。

  梅桑怀疑是五角大楼自己人干的:梅桑根据美国国防部公开的照片指出,肇事现场似乎看不见任何飞机残骸,五角大楼上留下的洞也相当小。他指出,那个“黑洞”其实可能是“一群获准进入五角大楼的人”用炸弹炸出来的,目标是摧毁那里一个新建的海军办公室。他暗示“事件其实是国防部的人弄出来的”。

  他在书中还说,美国在遭到袭击后誓言要发动反恐军事行动,其实这是华盛顿政客的阴谋,图谋以“反恐”为理由,大搞军事行动并增加国防开支。他甚至说,拉登其实是中情局特工,其作用是使美国人迁怒于“国外的替罪羔羊”。

现状

  随着美国国防工业沿着全球化道路继续前进,五角大楼(Pentagon)正不得不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和机遇。“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全球化都实实在在地存在着,”美国国防部负责工业政策的助理副部长加里·鲍威尔(GaryPowell)表示,“(我们必须)扩大利益,将风险降到最低。”

  鲍威尔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五角大楼必须确保获得最好的国防技术,同时保护自身供应链的可靠性和完整性。他表示,在风险方面,美国军方最关注大宗商品,如用于飞机制造的合金,以及软件和微电子产品。

  在软件和微电子产品方面,五角大楼现在越来越依赖于非美国公司,这提高了外国政府参与关键技术的可能性。五角大楼顾问团国防科学委员会(DefenseScienceBoard)正在进行一项研究,测定在美国军事技术中应用外国软件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一些美国公司还对美国商务部的一项新政策表示了担忧。它们警告称,这项政策可能对美国的某些国防工业构成冲击。“中国规则”加强了向中国出口双重用途技术的限制。批评人士声称,中国政府将鼓励中国企业开发这些技术,然后以比美国更低的价格出售。

  鲍威尔表示,这可能是一个“切实的担忧”,但他强调,美国必须考虑向中国等国家提供敏感技术时涉及的国家安全问题。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防分析研究院(InstituteforDefenseAnalyses)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得出结论称,美国的出口控制体系“似乎与当今世界的全球制造、技术发展和资本流动步调不一致”。

  鲍威尔表示:“如果(我们)想保持产业强势,就希望它们能够在世界范围内展开竞争。”他承认,受出口管制的技术清单已经过时,但他表示,五角大楼国防研究与工程办公室(officeofdefenceresearchandengineering)目前正尝试更新清单。

  在购买最佳技术,或确保关键部件的供应方面,美国军方也面临着立法限制。例如,所谓的贝瑞修正案(BerryAmendment)就阻止五角大楼购买食品、服装、织物和特殊金属。美国国会去年采取了某些灵活措施,将一些商品排除在贝瑞修正案之外,但鲍威尔表示,从理想的角度讲,五角大楼希望国会丢弃这个修正案。今年早些时候,五角大楼颁布了一项例外措施,允许购买含有外国制造的特殊金属的扣件。

  鲍威尔表示:“如果因为包含了用特殊金属制成的扣件,我们就不能购买C-17飞机……那我们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五角大楼还面临着另一个问题: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TheHouseArmedServices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邓肯?亨特(DuncanHunter)的支持下,国会议员正努力通过“购买美国货”(BuyAmerica)的立法提案。“(国会议员)亨特根深蒂固地相信,美国应该自给自足,”鲍威尔表示。“我不相信有这种可能性。我们不可能在任何事情上都是最好的。”

  鲍威尔指出,国防和航空是美国仍能保持贸易顺差的一个领域。美国国会监督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GovernmentAccountabilityOffice)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2000至2004年,美国国防工业平均每年出口115亿美元,进口18亿美元。

  鲍威尔表示,五角大楼正在观察,它是否应当对与美国国防工业的进一步整合感到担忧。他还表示,五角大楼需要更密切地关注合并交易,以确保美国的工业基础没有被危险地侵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