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简介

  1809年2月12日,林肯出生在肯塔基州哈丁县一个清贫的家庭,父亲是位鞋匠,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童年是“一部贫穷的简明编年史”。小时候,他帮助家里搬柴、提水、做农活等。父母是英国移民的后裔,他们以种田和打猎为生。1816年,林肯全家迁至印第安纳州西南部,开荒种地为生。9岁的时候,林肯的母亲去世了。

  一年后,父亲与一位贤惠的女人结婚。继母慈祥勤劳
4c3ed3c092635.jpg
,对待前妻的子女如同己出。林肯也敬爱后母,一家人生活得和睦幸福。由于家境贫穷,林肯受教育的程度不高。为了维持家计,少年时的林肯当过俄亥俄河上的摆渡工、种植园的工人、店员和木工。18岁那年,身材高大(186cm)的林肯为一个船主所雇佣,与人同乘一条平底驳船顺俄亥俄河而下,航行千里到达奥尔良。

  在25岁以前,林肯没有固定的职业,四处谋生。成年后,他成为一名当地土地测绘员,因精通测量和计算,常被人们请去解决地界纠纷。在艰苦的劳作之余,林肯始终是一个热爱读书的青年,他夜读的灯火总要闪烁到很晚很晚。在青年时代,林肯通读了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读了《美国历史》,还读了许多历史和文学书籍。他通过自学使自己成为一个博学而充满智慧的人。在一场政治集会上他第一次发表了政治演说。由于抨击黑奴制,提出一些有利于公众事业的建议,林肯在公众中有了影响,加上他具有杰出的人品,1834年他被选为州议员。

  两年后,林肯通过自学成为一名律师,不久又成为州议会辉格党领袖。1834年8月,25岁的林肯当选为州议员开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同时管理乡间邮政所,也从事土地测量,并在友人的帮助下钻研法律。几年后,他成为一名律师。积累了州议员的经验之后,1846年,他当选为美国众议员。1847年,林肯作为辉格党的代表,参加了国会议员的竞选,获得了成功,第一次来到首都华盛顿。在此前后,关于奴隶制度的争论,成了美国政治生活中的大事。在这场争论中,林肯逐渐成为反对蓄奴主义者。他认为奴隶制度最终应归于消灭,首先应该在首都华盛顿取消奴隶制。代表南方种植园主利益的蓄奴主义者则疯狂地反对林肯。1850年,美国的奴隶主势力大增,林肯退出国会,继续当律师。

  1860年,林肯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11月,选举揭晓,以200万票当选为美国第16任总统,但在奴隶主控制的南部10个州,他没有得到1张选票。

  大选揭晓后,南方种植园主制造分裂,发动了叛变。南方11个州先后退出联邦,宣布成立“美利坚诸州同盟”,并制订了新的宪法,选举总统。

  1861年4月,南方叛乱武装首先向北方挑起战争。林肯号召民众为维护联邦统一而战。

  内战爆发初期,由于南方种植园主蓄谋叛乱已久,而林肯政府试图妥协,在战争中节节失利。首都华盛顿受到威胁。为扭转战局,1862年5月林肯政府颁布了《宅地法》,其中规定,美国公民交付10美元即可在西部得到160英亩的土地,连续耕种5年就可成为其主人。9月,又颁布《解放黑奴宣言》,废除了黑奴制,规定叛乱各州的黑奴是自由人。战争形式骤然改观。

  1863年夏,北方军队转入反攻。1865年,南方叛军向北方军队投降,持续4年之久的内战以北方胜利告终。

  1865年4月14日晚,内战刚刚结束,林肯在华盛顿的福特剧院遇刺身亡。5月4日,林肯葬于橡树岭公墓。林肯领导美国人民维护了国家统一,废除了奴隶制,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扫除了障碍,促进了美国历史的发展,一百多年来,受到美国人民的尊敬。由于林肯在美国历史上所起的进步作用,人们称赞他为“新时代国家统治者的楷模”。

“废除奴隶制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1831年6月的一天,美国南方城市新奥尔良的奴隶拍卖市场上,一排排黑人奴隶戴着
4c3ed3c19ad52.jpg
脚镣手拷站在那里,他们都被一根根粗壮的绳子串在一起。奴隶主们一个跟着一个走了过来。像买骡子买马一样仔细打量他们,有时还走上前摸摸他们的胳膊,拍拍他们的大腿,看他们是不是长得结实,肌肉发达,将来干活有没有力气。奴隶主们用皮鞭毒打黑奴,还用烧红的铁条烙他们。这时,几位北方来的水手走了过来,他们都被眼前的悲惨景象惊呆了,其中一个年轻人愤怒地说:“太可耻了!等一天我有了机会,一定要把这奴隶制度彻底打垮。”

  说话的这个年轻人正是亚伯拉罕·林肯,后来他当上了美国总统,真的实现了这个伟大的抱负。

  但实际上,林肯主张废除奴隶制后将黑奴运回原来的家乡——这也是林肯这个黑奴拯救者真实所犯的错误。

总统任期

  1860年,林肯当选为美国总统。林肯说:“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就是他同别人的友谊。”

  林肯的当选,对南方种植园主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他们当然不愿意一个主张废除奴隶制的人当总统。为
林肯与儿子在白宫
了重新夺回他们长期控制的国家领导权,他们在林肯就职之前就发动了叛乱。1860年12月,南方的南卡罗来纳州首先宣布脱离联邦而独立,接着密西西比佛罗里达等蓄奴州也相继脱离联邦。1861年2月,他们宣布成立一个“美利坚邦联”,推举大种植园主杰弗逊·戴维斯为总统,还制定了“宪法”,宣布黑人奴隶制是南方联盟的立国基础:“黑人不能和白人平等,黑人奴隶劳动是自然的、正常的状态。”

  1861年4月12日,南方联盟不宣而战,迅速攻占了联邦政府军驻守的萨姆特要塞。林肯不得不宣布对南方作战。林肯本人并不主张用过激的方式废除奴隶制,他认为可以用和平的方式,先限制奴隶制,然后逐步加以废除,而关键是维护联邦的统一。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北方政府根本没有进行战争的准备,只是仓促应战,而南方则是蓄谋已久,有优良的装备和训练有素的军队,所以,尽管北方在多方面都占有优势,还是被南方打得节节败退,连首都华盛顿也险些被叛军攻破。

  北方在战场上的失利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强烈不满,许多城市爆发了示威游行,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扭转战局。这时林肯才意识到,要想打赢这场战争,就必须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

  1862年5月,林肯签署了《宅地法》 ,规定每个美国公民只交纳10美元登记费,便能在西部得160英亩土地,连续耕种5年之后就成为这块土地的合法主人。这一措施从根本上消除了南方奴隶主夺取西部土地的可能性,同时也满足了广大农民的迫切要求,大大激发了农民奋勇参战的积极性。1862年9月,林肯又亲自起草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草案。1863年1月1日正式颁布《解放黑奴宣言》,宣布即日起废除叛乱各州的奴隶制,解放的黑奴可以应召参加联邦军队。宣布黑奴获得自由,从根本上瓦解了叛军的战斗力,也使北军得到雄厚的兵源。内战期间,直接参战的黑人达到18.6万人,他们作战非常勇敢,平均每三个黑人中就有一人为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1863年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纲领性口号,从而使战争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斗争。

  这两个法令的颁布是南北战争(the CivilWar)的转折点,战场上的形势变得对北方越来越有利了。

  1863年7月1日到3日,双方在华盛顿以北的葛底斯堡展开了内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双方激战了三天三夜,北军重创南军,使南军损失了3.6万人,从此北军开始进入反攻,而南军只有防守了。

  这年的7月4日,北军又在维克斯堡大获全胜。维克斯堡位于密西西比河上,是一个高出水面200英尺的悬崖,据守悬崖的叛军居高临下,可以用炮火直接威胁河上来往的船只。如果从下面攻打这个要塞非常困难。早在1862年末,格兰特就率军在海军的协助下几次攻打这个要塞,但都没成功。1863年4月,格兰特实行了新的进攻计划,先摧毁了要塞周围的各个据点,然后包围了维克斯堡。海军也来助战,从陆地和水上同时进攻,猛烈炮击要塞,震耳欲聋的炮声一直响了47天之久。7月4日,困守要塞的叛军弹尽粮绝,被迫投降,北军这一次俘虏叛军2.9万人。

  紧接着,北方军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猛追击叛军,1865年4月3日攻占了叛军首都里士满。4月9日,叛军总司令罗伯特·李率残部2.8万人在阿波马托克斯小村向格兰特投降。历时四年的南北战争以北方的胜利而告终。

  南北战争被称为继独立战争之后的美国第二次革命。林肯成黑人解放的象征。但奴隶主却对他万分仇恨。1865年4月14日晚上,林肯在华盛顿的福特剧院里看戏时,被南方奴隶主收买的一个暴徒刺杀。林肯的不幸逝世引起了国内外的巨大震动,美国人民深切哀悼他,有700多万人停立在道路两旁向出殡的行列致哀,有150万人瞻仰了林肯的遗容。林肯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也是一位杰出的律师),为推动美国社会向前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受到美国人民的崇敬,在美国人的心目中,他的威望甚至超过了华盛顿。

重要法律

  《宅地法》(1852年5月20日颁布)

  使公有土地上实际移殖者获得土地的法案。应制定,凡身为家长者,或已达21岁的年龄并为合众国公民者,或决定依照合众国入籍法的规定填写志愿入籍声明书,同时从没有持械反抗过合众国政府,支援或教唆合众国的敌人者,应从1863年元月1日起有权登记1/4平方英里或以下尚未分配给私人的公有土地;上述之人可提出一优先购买的申请,申请之时即可以每英亩一美元二角五分或更低的价格优先购买土地;或应在测量之后,按照公有土地法定的再分割办法登记坐落在一块的80英亩或以下的此种尚未分配给私人占有的公有土地,那是每英亩二美元五角;应规定,凡占有土地或居住该地者,根据本法案的规定,可另行登记邻近于其原有土地的土地,连其原来所有的土地及占有土地在内,总数不得超过160英亩。

  《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林肯总统于1862年9月22日颁布。宣言规定,凡参加叛乱诸州和地区内“为人占有而做奴隶的人们都应在那时(指1863年1月1日──编者)及以后永远获得自由”,“合众国政府,包括陆海军当局,将承认并保障上述人等的自由。”

遇刺

  由于亚伯拉罕·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年11月8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1865年4月14日晚10时15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
林肯遇刺
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gh wilkesBooth)已经在磨刀霍霍了。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国务院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布斯那边,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
以林肯命名的航空母舰
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关于追凶现场的回忆

  全场观众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几分钟后,布斯打马就逃了。布斯和他的同伙赫罗尔德穿越了阿纳科斯蒂亚河上的大桥后,进入马里兰州,他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往南狂奔。为了治疗布斯的脚(他从包厢跳下来时扭伤了脚),他们在一户人家躲了一整夜,这家人还给布斯上了夹板。第五天,他们开始等待机会渡过波多马克河到弗吉尼亚去。4月20日,布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船。接下来的两天里,由于河水暴涨,他们不得不在马里兰州的边界潜藏了两天。4月22日,他们最后成功地渡河逃到了弗吉尼亚,并继续向内地潜行,后来他们到达了理查德·加勒特农场。与此同时,缉拿凶手的联邦侦探和纽约第16骑兵队开始顺着蛛丝马迹一点点地也摸到了加勒特农场。以下就是骑兵队的指挥爱德华·多尔蒂中尉的回忆了。

  我下了马,用力敲着前门,老加勒特出来了,我揪住他,问前几天被骑兵队跟踪的那两个逃犯在哪里。正当我问话时,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噢,中尉,这里有一个人躲在玉米仓库里。”但是我们发现是老加勒特的儿子,不是布斯及其党徒。我们审讯了这个小伙子,他很快告诉我,“谷仓里有人。”在留下一部分人看住房子后,我们包围了谷仓。我用力踢了踢谷仓的门,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我从加勒特的另一个儿子手中拿到了谷仓钥匙并打开了门,我要求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拖延了一下后,布斯在里面回话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回答:“那并不重要,你出来便是。”

  他说:“我腿瘸了,而且只是一个人。”

  我说:“我知道谁和你在一起,你们最好投降。”

  他回答:“我只要朋友扶我出来,而不是我的敌人来扶。”

  我说:“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放火了。”一个下士立即堆好了一些干草靠在墙边并且点燃了火堆。

  就在下士点火时,布斯在里面说:“如果你敢进来,我就用子弹打穿你的身体。”

  我下令停止放火,并决定等到天亮后再进入谷仓制服他们。

  又过了一会儿,布斯有气无力地说:“噢,中尉先生,这儿有一个人想向邪恶势力投降。”

  我回答:“你最好出来。”

  他回答说:“不,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请你的部下退后50步,给我一条生路。”

  我告诉他,我有50个兄弟等在外面,一定要捉拿他。

  他说:“好吧,我勇敢的兄弟,准备一个担架。”

  这时,赫罗尔德走到门边,我要他交出枪械,布斯答腔了:“枪全在我这里,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先生。”我告诉赫罗尔德,“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把门打开了一半,我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时,我听见里面一声枪响,我想是不是布斯自杀了,推开门,我发现布斯身后的干草和麦秸已经着火了。

  布斯有一根拐杖,手上还有一支卡宾枪。我冲进着火的谷仓,其他人也纷纷跟进来。我们把布斯夹在腋窝下很快脱离了谷仓。火势越来越大,我把布斯送到了加勒特家中。

  布斯的后脑中了致命的一枪。原来,在赫罗尔德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个侦探走到了谷仓后面点燃了稻草。就着火光布斯看见了我,于是他用枪瞄准了我。危急时刻,一个士兵迅速向布斯开火了,本来这个士兵是想打中布斯的胳膊的,但是因为布斯一转身,子弹偏了,打在了布斯的后脑上。

  布斯示意我抬起他的手,我抬起后,他喘着粗气说:“没用了,没用了!”我给他一点白兰地和水,但是他已经不能吞咽了,我立即派人去请外科医生,当医生到来时已是回天乏术。7点钟的时候,布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身旁有一本日记、一把猎刀、两支手枪、一只指南针以及一张关于加拿大的草图。

  1865 年 4 月 15 日,亚伯拉罕·林肯去世,时年 56 岁。林肯去世后,他的遗体在 14个城市供群众凭吊了两个多星期,后被安葬在普林斯菲尔德(Princefield)。

  林肯总统被刺后,惠特曼写下了沉痛表达美国人民对林肯被刺而哀思的《啊,船长!我的船长》、《今天的军营静悄悄》等诗篇,以沉痛表达美国人民对林肯总统的哀思。

林肯的一生

  1809年,出生在寂静的荒野上的一座简陋的小屋

  
雕刻总统山上的林肯
1816年,7岁,全家被赶出居住地

  1818年,9岁,年仅34岁的母亲不幸去世

  1827年,18岁,自己制作了一艘摆渡船

  1831年,22岁,经商失败

  1832年,23岁,竞选众议员,但落选了,想进法学院学法律,但进不去

  1833年,24岁,向朋友借钱经商,年底破产;接下来花了16年,才把这笔钱还清

  1834年,25岁,再次竞选州议员,当选

  1835年,26岁,订婚后即将结婚时,未婚妻病逝

  
1865年3月4日林肯第二次就职时的情景
1836年,27岁,精神完全崩溃,卧病在床6个月

  1838年,29岁,努力争取成为州议员的发言人,没有成功

  1840年,31岁,争取成为被选举人,落选了

  1843年,34岁,参加国会大选,又落选了

  1846年,37岁,再次参加国会大选,这次当选了

  1848年,39岁,寻求国会议员连任,失败了

  1849年,40岁,想在自己州内担任土地局长,被拒绝了

  1855年,46岁,竞选参议员,落选了

  1856年,47岁,在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争取副总统的提名得票不到100张

  1858年,49岁,再度参选参议员,再度落选

  1860年,51岁,当选美国总统

  1864年,55岁,连任美国总统,北方军取得胜利

  1865年,56岁,内战结束被枪杀在剧场

评价

  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第16任总统,是世界历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领导了拯救联邦和结束奴隶制度的伟大斗争。人们怀念他的正直、仁慈和坚强的个性,他一直是美国历史上最受人景仰的总统之一。尽管他在边疆只受过一点儿初级教育,担任公职的经验也很少,然而,他那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厚的人道主义意识,使他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革命导师马克思十分高度地评价林肯说:“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极其罕有的人物。”

总统趣事

  (一)

  林肯经常开玩笑。早在读书时,有一次考试,老师问他:“你愿意答一道难题,还是两道容易的题目?”林
林肯的画像
肯很有把握地答:“答一道难题吧。”“那你回答,鸡蛋是怎么来的?”“生的。”老师又问:“那鸡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老师,这已经是第二道题了。”林肯微笑着说。

  (二)

  当上总统后,由于是鞋匠的儿子,受人侮辱。他的一个手下在纸条上写了“笨蛋”传给林肯。林肯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幽默地说:“我们这里只写正文,不记名。而这个人只写了名字,没写正文。”

  (三)

  一次,林肯步行到城里去。一辆汽车从他身后开来时,他扬手让车停下来,对司机说:“能不能替我把这件大衣捎到城里去?”“当然可以,”司机说,“可我怎样将大衣交还给你呢?”林肯回答说:“哦,这很简单,我打算裹在大衣里头。”司机被他的幽默所折服,笑着让他上了车。

  (四)

  林肯当过律师。有一次出庭,对方律师把一个简单的论据翻来覆去地陈述了两个多小时,讲得听众都不耐烦了。好不容易才轮到林肯上台替被告辩护,他走上讲台,先把外衣脱下放在桌上,然后拿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水,接着重新穿上外衣,然后再脱下外衣放在桌上,又再喝水,再穿衣,这样反反复复了五六次,法庭上的听众笑得前俯后仰。林肯一言不发,在笑声过后才开始他的辩护演说。

  (五)

  林肯的脸较长,不好看。一次,他和斯蒂芬·道格拉斯辩论,道格拉斯讥讽他是两面派,林肯答道:“要是我有另一副面孔的话,我还会戴这副难看的面孔吗?”

  (六)

  有一次,林肯在擦自己的皮鞋,一个外国外交官向他走来说:“总统先生,您竟擦自己的皮鞋?”“是的,”林肯诧异地反问,“难道你擦别人的皮鞋?”

  (七)

  一次,某议员批评林肯总统对敌人的态度时,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试图跟他们做朋友呢?你应当试图去消灭他们。”

  “我难道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使他们成为我的朋友时,政敌就不存在了。”林肯温和地说。

  (八)

  又有一次,一个妇人来找林肯,她理直气壮地说:“总统先生,你一定要给我儿子一个上校的职位。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权利,因为我的祖父曾参加过雷新顿战役,我的叔父在布拉敦斯堡是惟一没有逃跑的人,而我的父亲又参加过纳奥林斯之战,我丈夫是在曼特莱战死的,所以……”林肯回答说:“夫人,你们一家三代为国服务,对国家的贡献实在够多了,我深表敬意。现在你能不能给别人一个为国效命的机会?”那妇人无话可说,只好悄悄走了。

  (九)

   一天,林肯和他的大儿子罗伯特乘马车上街,街口被路过的军队堵塞了,林肯开门踏出一只脚问一位路人:“请问这是什么?”林肯的意思这是哪个部队,那路人以为他不认识军队,便答道:“联邦的军队呀,你真是个他妈的大笨蛋。”林肯说了声“谢谢”,关上车门,然后严肃地对儿子说:“有人在你面前说老实话,这是一种幸福。”紧接着他又说:“我的确是个大笨蛋!”

  (十)

  在林肯当律师时,有一次,他得悉朋友的儿子小阿姆斯特朗被控为谋财害命,已初步判定有罪。他以被告律师的资格,到法院查阅了全部案卷。知道全案的关键在于原告方面的一位证人福尔逊,因为他发誓说在10月18日的月光下,清楚地目击小阿姆斯特朗用枪击毙了死者。对此,林肯要求复审。在这场精彩的复审中,有以下一段对话。

  林肯问证人:你发誓说看清了小阿姆斯特朗?

  福尔逊:是的。

  林肯:你在草堆后,小阿姆斯特朗在大树下,两处相距二三十米,能认清吗?

  福尔逊:看得很清楚,因为月光很亮。

  林肯:你肯定不是从衣着方面看清他的吗?

  福尔逊:不是的,我肯定看清了他的脸,因为月光照亮了他的脸。

  林肯:你能肯定时间是在11时吗?

  福尔逊:充分肯定,因为我回屋看了钟,那时是11时15分。

  林肯问到这里,就转过身来,发表了一席惊人的谈话:“我不能不告诉大家,这个证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一口咬定10月18日晚上11时在月光下看清了被告的脸。请大家想想,10月18日那天是上弦月,晚上11时月亮已经下山,哪里还有月光?退一步说,也许他时间记得不十分精确,时间稍有提前。但那时,月光是从西往东照,草堆在东,大树在西,如果被告的脸面对草堆,脸上是不可能有月光的!”大家先是一阵沉默,紧接着掌声、欢呼声一起进发出来。福尔逊傻了眼。

  (十一)

  一天,林肯总统身体不适,不想接见前来白宫唠唠叨叨要求一官半职的人。但一个讨人厌的家伙赖在林肯身旁,准备坐下来长谈。林肯非常厌烦,但出于礼貌不能直接把他赶走。这时,正好有总统的医生走进房里。林肯急忙向他伸出双手,问道:

  “医生,我手上的斑点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那是假天花,就是轻度的天花。”医生说。

  “我全身都有,”林肯说,“我看它是会传染的,对吗?”

  “不错,非常容易传染。”医生说。

  那位来客听了这番话,马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好吧,我现在不便多留了,林肯先生。我没有什么事,只是来探望你的。”

  “呀,不必这么急急忙忙嘛,先生。”林肯轻快地说。

  “谢谢你,先生,我下次再来看你。”说罢他朝门外头也不回地走了。

  (十二)

  一天,国防部长斯坦顿来到林肯跟前,气呼呼地对他诉说一位少将用侮辱的话指责他偏袒一些人。林肯听了,建议他写封信针锋相对地反驳他,说:“你可以狠狠地刺痛他一下嘛。”斯坦顿立即写了一封措词很强硬的信拿给总统看。“对了,对了,”林肯完全赞成,大声喊道,“写得好!严厉地批评他一顿,这是个最好的办法,斯坦顿。”但是当斯坦顿把信叠好快要放进信封时,林肯却又阻止说:“你打算怎样处置它?”“寄出去呀。”斯坦顿被他这么一问倒弄得稀里糊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要胡闹,”林肯大声说:“你不应把信寄出。快把它扔进火炉中去吧。每次当我发火时,我就尽情地写封信发泄发泄,写完后就把它扔了。我每次总是这样的。可知这是一封很起作用的信。当你花了许多时间把它写好时,不消说你的气已经消了,也就心平气和了。那么现在再写第二封信吧。”将军理解地点点头,十分感激总统的指点。

  (十三)

   1843年,亚伯拉罕·林肯作为伊利诺斯州共和党的候选人,与民主党的彼德·卡特赖特竞选该州在国会的众议员席位。卡特赖特是个有名的牧师。他为了战胜竟选对手,便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大肆攻击林肯不承认耶稣,甚至诬蔑过耶稣是“私生子”等,搞得满城风雨,林肯在选民中的威信骤降。林肯却胸有成竹,决心挫败对手。有一次,林肯获悉卡特赖特又要在某教堂作布道演讲了,就按时走进教堂,虔诚地坐在显眼的位置上,有意让这位牧师看到自己。卡特赖特一眼便看到了他,他一阵高兴,认为好机会来了,他要让林肯当众出丑。

  当卡特赖特演讲进入高潮时,突然对信徒们说:“愿意把心献给上帝,想进天堂的人站起来!”信徒全都站了起来。唯独林肯没站。“请坐下!”卡特赖特继续喃喃祈祷之后,又说:“所有不愿下地狱的人站起来吧!”教徒们又霍然站起。林肯又未站起。这时,牧师用特有的神秘而严肃的声调说道:“我看到大家都愿意把自己的心献给上帝而进入天堂,我又看到除一人例外。这个唯一的例外就是大名鼎鼎的林肯先生,他两次都没有作出反应。林肯先生,你到底要到哪里去?”林肯从容地站起来,面对卡特赖特平静地说:“我是以一个恭顺听众的身份来这儿的,没料到卡特赖特教友竟单独点了我的名,不胜荣幸。我认为:卡特赖特教友提出的问题都是很重要的,但我感到可以不象其他人一样回答问题。他直截了当地问我要到哪里去,我愿用同样坦率的话回答:‘我要到国会去。’”在场的教徒们被林肯的雄辩风趣的语言征服了,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教堂而热烈地鼓掌。卡特赖特望着这场面,十分狼狈。

  (十四)

  青年时代的林肯在伊利诺斯州的圣加蒙加入了民兵。他的上校指挥官是一个矮个子,而林肯的身材特别高大,大大的超过了这位指挥官。由于自己觉得身材高,林肯习惯于垂着头、弯着腰走路。上校看见他那弯腰曲背的姿势十分生气,把他找来训斥一顿。

  “听着,阿伯,”上校大声喊道,“把头高高地抬起来,你这个家伙!”

  “遵命,先生。”林肯恭敬地回答。

  “你的头要高高地抬起来,你这家伙,”上校坚持己见,“要再抬高一些。”

  林肯只得把身体挺直,脖子伸得长长的,问道:“这样可以吗?”

  “还要再抬高点。”上校说。

  “是不是要我永远这个样子?”林肯问道。

  “当然,你这个家伙,这还用问吗?”上校冒火啦。

  “对不起,上校,”林肯面带愁容地说:“那么只好与你说声再会啦,因为我将永远看不见你了!”

  (十五)

  林肯在出任美国第16任总统之前,曾是一位著名的律师,因在辩护中说理充分,例证丰富,逻辑性强,善于捕捉听众心理而负盛名。有一天,一位老态龙钟的妇人来找他,哭诉自己被欺侮的事。这位老妇人是美国独立战争时一位烈士的遗孀,每月就靠抚恤金维持风烛残年。前不久,出纳员竟要她支付一笔手续费才准领钱,而这笔手续费等于抚恤金的一半。这分明是勒索。素有修养的林肯听后怒不可遏。他安慰老妇人,答应帮助打这个没有凭据的官司,因为那个狡猾的出纳员是口头进行勒索的。法庭开庭了。原告申诉之后,被告果然矢口否认。因无证据,形势对老妇人不利。这时,林肯缓缓站起来,上百双眼睛盯着他,看他有无办法扭转形势。林肯首先以真挚的感情述说独立战争前美国人民所受的深重苦难,述说爱国志士如何揭竿而起,怎样忍饥挨冻地在冰天雪地里战斗,洒尽最后一滴血。讲到这里突然间他的情绪激动起来,言词有如夹枪带剑,锋芒直指那个企图勒索烈士遗孀的出纳员。

  他说:“现在事实已成陈迹。1776年的英雄,早已长眠地下,可是他们那老而可怜的遗族,还在我们面前,要求代她申诉。不消说,这位老妇人从前也是位美丽的少女,曾经有过幸福愉快的家庭生活,不过她已牺牲了一切,变得贫穷无依,不得不向享受着革命先烈争取来的自由的我们请求援助和保护。请问,我们能熟视无睹吗?!”

  发言至此嘎然而止。听众的心早被感动了:有的捶胸顿足,扑过去要撕扯被告;有的眼圈泛红,为老妇流下同情之泪;还有的当场解囊相助。在听众的一致要求下,法庭通过了保护烈士遗孀不受勒索的判决。

林肯名言,警句,格言,语录

  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就是他同别人的友谊。

  给别人自由和维护自己的自由,两者同样是崇高的事业。

  我们关心的,不是你是否失败了,而是你对失败能否无怨。

  好学者必成大器。

  事实上教育便是一种早期的习惯。

  凡是不给别人自由的人,他们自己就不应该得到自由,而且在公正的上帝统治下,他们也是不能够长远地保持住自由的。

  大树倒下才量的最准。

  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创造未来。

  与其跟一只狗争路,不如让它先行一步;如果被它咬了一口,你即使把它打死,也不能治好你的伤口。

  性格犹如树林,名声犹如它的影子。影子是我们所思考的东西,树就是那个东西。

  民有、民治、民享

  一个人过了四十岁,应当为自己的长相负责。(当一位友人询问林肯为何回拒他所推荐的阁员人选时)

  如果我有第二张脸,我还需要用现在这张吗?(林肯的政敌批评林肯有“两面三刀”时的幽默回应。因为就政治人物而言,林肯的长相极不讨喜,像个野猴)

  你可以在一时蒙骗所有人,也可以在长时间蒙骗一些人,但不可能在长时间蒙骗所有的人。

  想了解一个人的个性,那就赋予他权力。

  自然界里喷泉的高度不会超过它的源头,一个人最终能取得的成就不会超过他的目标!

葛底斯堡演说词(中文)

  链接:葛底斯堡演说词

  亚伯拉罕·林肯

  (这是林肯1861年2月11日在葛底斯堡阵亡将士公墓落成仪式上发表的演说,是公认的英语演讲的最高典范。)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建立起一个
葛底斯堡演说
崭新的国家。这个国家以自由为理想,奉行所有人生来平等的原则。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国内战争。我们的国家或任何一个有着同样理想与目标的国家能否长久存在,这次战争是一场考验。现在我们——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上——聚会在一起,将这战场上的一小块土地奉献给那些为国家生存而英勇捐躯的人们,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我们这样做是完全适当的、应该的。

  然而,从深一层的意义上说来,我们没有能力奉献这块土地,没有能力使这块土地变得更为神圣。因为在这里进行过斗争的、活着的和已经死去的勇士们,已经使这块土地变得这样圣洁,我们的微力已不足以对它有所扬抑。我今天在这里说的话,也许世人不会注意也不会记住,但是这些英雄的业绩,人们会永世不忘。

  我们后来者应该做的,是献身于英雄们曾在此为之奋斗、努力推进但尚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应该献身于他们遗留给我们的伟大任务。我们的先烈已将自己的全部精诚赋予我们的事业,我们应从他们的榜样中汲取更多的精神力量,决心使他们的鲜血不至白流。在上帝的护佑下,我们的国家将获得自由的新生。我们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永存于世上。

葛底斯堡演说词(英文)

  (By Abraham Lincoln)

  -Four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
林肯坐像
ought forth up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we can notconsecrate, we can not hallow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tast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increased devotion to -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 that these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the earth.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