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读音

  yǐ rén wéi jìng

出处

  【出处】:《墨子·非攻中》:“君子不镜于水而镜於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

  《墨子·卷五》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春秋末期,一向称为中原霸主的晋国,内部变得四分五裂,实权逐渐由六家将军把持,他们是智氏、范氏、中行氏、赵氏、韩氏、魏氏。六家各有自己的地盘和武装,为了壮大自己,不断互相攻伐。后来,智氏的智伯瑶先后灭了范氏和中行氏,又汇合三家的兵马,进攻赵襄子。这时,韩康子和魏桓子商议说:“赵氏现在的命运,就是我们两家将来的命运。赵、氏早晨灭亡了,我们在晚上就会跟着灭亡;赵氏在晚上灭亡了,我们明天早上也就会跟着灭亡。只有我们三家联合起来,共同打败智伯瑶,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于是韩、魏两家与赵氏里应外合,内外夹击打败了智伯瑶,三家共同瓜分了智氏的土地,壮大了自己,后来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墨子评论说:“有才德的人,不以水为镜子,而是以人为镜子。因为以水为镜子只能照见自己的面容,而以人为镜子才能知道怎样做对自己有利,怎样做对自己不利。”

  《旧唐书·魏征传》也有一段记载说得是这个成语:魏征是隋末唐初著名的政治家,他尽心竭力辅佐唐太宗十七年,始终以谏诤为己任,有时甚至犯颜直谏、面折廷争,阻止或纠正了唐太宗许多错误行为和主张,为“贞观之治”的形成和巩固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去世之后,唐太宗伤心地说:“以铜作为镜子,可以端正衣冠;以历史作为镜子,可以知道国家的兴亡;以人作为镜子,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现在魏征去世了,我失去了一面很好的镜子啊!”

文言文出处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六》

  郑文贞公魏征寝疾,上遣使者问讯,赐以药饵,相望于道。又遣中郎将李安俨宿其第,动静以闻。上复与太子同至其第,指衡山公子欲以妻其子叔玉。戊辰,征薨,命百官九品以上皆赴丧,给羽葆鼓吹,陪葬昭陵。其妻裴氏曰:“征平生俭素,今葬以一品羽仪,非亡者之志。”悉辞不受,以布车载柩而葬。上登苑西楼,望哭尽哀。上自制碑文,并为书石。上思征不已,谓侍臣:“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魏征没,朕亡一镜矣!”

辨析

  生而为人,面为身相,口为心相。谁都藏不住,实际上谁又都不想藏。与其说文王渭水得姜尚,不如说姜太公垂钓待文王;史载刘玄德三顾茅庐请诸葛,实际上是诸葛亮深卧隆中等刘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谁与谁成为“黄金搭档”,皆有定数。独木不成林,单掌拍不响,“黄金组合”是做大事的基础。

  相人者必先相己。

  知人难,知己更难。知人而不知己,若想成事,也是难于上青天。不知己者,就算被推上高位,也会飘飘然,不知自己是谁。这种人,经常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坏事又毁己。有时候,倒掉了,也不知道原因何在,这就是典型的不知己。

  知己是一种功课。“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静心是知己的前提;“何事吟余忽惆怅,村桥原树似吾乡。”追问是知己的手段。关上门,静下心,每天追问自己几个为什么,然后再给出几种答案。用不了多久,思想就会提升,世界便会在眼前清亮起来,自己是谁也会变得明白起来,做事的手段也会丰富起来。

  世浊己清而成孔子,传续仁义史载孟子,百国纷争而墨子名。因人成事,因事成史,社会才会不断发展。人与历史的发展,皆有规律可循。

  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以己为镜,可以知吉凶。

  小聪明者,大事糊涂;做大事者,不耐繁琐。人生在世,风险如影相随。知己相人,以人为镜,然后发现风险、控制风险,利用风险。人之所至,事无不成。

汉译

  郑文贞公魏征卧病不起,太宗派人前去问讯,赐给他药饵,前来探望送药的人往来不绝。又派中郎将李安俨在魏徵的宅院里留宿,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太宗又和太子一同到其住处,指着衡山公主,想要将她嫁给魏徵的儿子魏叔玉。戊辰(十七日),魏徵去世,太宗命九品以上文武百官均去奔丧,赐给手持羽葆的仪仗队和吹鼓手,陪葬在昭陵。魏徵的妻子说:“魏徵平时生活检朴,如今用鸟羽装饰旌旗,用一品官的礼仪安葬,这并不是死者的愿望。”全都推辞不受,仅用布罩上车子载着棺材安葬。太宗登上禁苑西楼,望着魏徵灵车痛哭,非常悲哀。太宗亲自撰写碑文,并且书写墓碑。太宗不停地思念魏徵,对身边的大臣说:“人们用铜做成镜子,可以用来整齐衣帽,将历史作为镜子,可以观察到历朝的兴衰隆替,将人比作一面镜子,可以确知自己行为的得失。魏徵死去了,朕失去了一面绝好的镜子。”

  词义:

  郑文贞公:魏征在世时被封为郑国公,去世后,朝廷赐谥为“文贞”。

  衡山公主:唐太宗的女儿。

  羽葆鼓吹:手执羽葆的仪仗队和吹鼓乐队。羽葆,仪仗名,以鸟羽装饰。

  昭陵:唐太宗李世民的坟墓。帝王时代,皇帝在世时就营造坟墓。

  羽仪:仪仗中用羽毛装饰的旌旗之类。

  苑西楼:长安禁苑之西楼。

  本文记载之事,发生在唐太宗贞观17年(公元643年)。从魏徵“寝疾”,到“薨”,唐太宗的一系列的言和行,表现了魏徵的“平生俭素”和忠谏,更突出了唐太宗是一位清醒贤明的君主。特别是“三镜”之说,成为后世称道的名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