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祭人头桩(佤族)
牛头桩

Wa national religion

  中国佤族固有的宗教。该族约29.8万人(1982),分布于云南省西盟、沧源、孟连、澜沧、耿马、双江和镇康等县。其中部分地区虽有佛教基督教的传入,但其固有的宗教信仰,仍然相当流行。

目录

神灵崇拜

  西盟佤族各氏族每年的祭祀活动都以祭水神为开端。届时全村男子参加。先由管水祭司接新引来的第一筒水,进行祈祷,并用这筒水在他家煮饭。除了以氏族或村寨为单位的集体祭水外,许多家庭还常单独进行祭祀,以祈求水源常年不断。火也是佤族主要祭祀对象,沧源县佤族每年新年要祭火神,以米、饭、盐、菜和火灰为祭品,由村长主持祭祀仪式。祭毕,以干竹子摩擦出“新火”,各家用火把引燃带回家去。

  佤族认为主宰万物的最大神灵为“木衣吉”,或称“梅吉”。每年祭祀三五次不等。每次祭祀,杀猪一头、鸡数只。如遇灾祸,则以村社或部落为单位,举行大祭。

木鼓崇拜

  西盟和沧源等地的佤族普遍崇拜祭器木鼓(梅克劳格)。他们认为木鼓可以通神,无论是祭祀或氏族械斗都要敲击木鼓。平时将木鼓供奉在村中最高大的树下。有些地区还专为木鼓盖房。氏族成员环居周围,以求木鼓庇护。

  木鼓既被认为可以通神,因此制作时,则要举行宗教仪式。西盟佤族在砍伐前要对树鸣枪两响,意在惊走树魂。制鼓前还要宰牛祭祀。参加者除分食牛肉外,并在宰牛地彻夜歌舞。木鼓每次制作一对,并分“雄雌”。公鼓小,母鼓大。木鼓内腔的大小深浅不同,蒙皮后可以敲打出几种不同的音响,并根据祭祀、报警、巡夜和跳舞等不同要求,擂动敲击。

猎头血祭

  西盟佤族过去在农作物种植或收获季节,有以部落为单位,结合血族复仇猎取仇寨人头的祭典。包括猎头、接头、祭头和送头等一套仪式。指挥猎头的首领由卜卦产生。猎到人头后,先放在木鼓房下的人头桩上,并在人头上撒火灰,让火灰同人头血一起滴落于地面,然后每家分血灰少许,在播种时同种籽一起撒到地里,认为可得丰收。(见彩图)

  在血祭中,虽认为人头是一种最高的献祭品,但对猎获的人头怀有敬畏感,故反过来又将人头作为祭祀的对象。祭头仪式分为集体和家庭两种。集体祭祀以部落为单位。在猎到人头后,先在建寨最早的老寨供祭,然后在分寨轮流祭祀,最后仍送回老寨。家庭祭祀仪式一般在太阳偏西时举行。先由接头人从祭司家的祭台上取下人头,交给两个未婚妇女抬到木鼓房。路上,猎头者在前,家人随后,鸣枪击鼓。到木鼓房后,将人头放在祭台上,并向人头撒米,祈求赐福。然后抬着人头绕木鼓房转九圈,边转边跳,再沿原路将人头抬回祭司家,转交另一家祭祀。各家祭祀完毕,再抬回木鼓房,由祭司将其置放于专供人头的竹架上。集体祭祀要杀猪宰牛献祭;家庭祭祀也要以猪、鸡作祭品。每年农历四、五月播种前后,还要举行送头仪式。届时,由祭司和老人将上次猎获的人头骨送到村外林间的人头桩处。

〖HT〗


  随着佤族社会的发展,猎头血祭也逐渐发生变化。据传,最初由武装猎取改为购买人头(被出卖的多为奴隶)。以后又用死人之头或狗头来代替。部分地区改为杀牲祭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猎头血祭已经绝迹。

祭司

  西盟佤族多数称祭司为“窝朗”,少数称为“芒那克绕”。窝朗原来是氏族祭司,多由酋长兼任。按照传统,每个氏族有两个窝朗:一个管木鼓,一个管水。管木鼓的窝朗地位高于管水的。管木鼓的窝朗每年举行两次木鼓祭,一是制木鼓,一是盖木鼓房。管水的窝朗负责主持村寨集体祭水仪式。祈求水流畅通。各家也分别请他祭水。窝朗世袭,一般由长子继承。无子则由养子、兄弟、族人继任。窝朗地位特殊,居住大屋,且有特殊装饰,屋脊两端有交叉状的木刻燕子,其中一端屋脊置有木刻的男性裸体坐像。盖房仪式十分隆重,落成后还要用牛血、石灰、木炭等在四壁画上各种图画。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