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概述

一、基本概念

  逼使它的敌人披上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来反对马克思主义。

  在恩格斯逝世后,德国社会民主党伯恩施坦公然提出对马克思主义的全面“修正”,故名。亦称伯恩施坦主义。伯恩施坦之后,主要代表是考茨基。修正主义用资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在哲学上背弃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鼓吹唯心论形而上学;在政治经济学上修改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竭力掩盖资本主义的矛盾,否认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在政治上宣扬阶级合作和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诱骗工人群众为谋取暂时利益而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否认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为共产主义这一最终目的而奋斗的任务。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随着帝国主义时代的到来,曾在欧洲各国泛滥一时,成为一种国际现象。

  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旗帜,领导全世界无产阶级同修正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斯大林逝世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赫鲁晓夫在一九五六年二月主持召开了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会上,赫鲁晓夫抛出“三和”(和平过渡、和平共处、和平竞赛)路线,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歪曲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的思想,并在所谓“反对个人迷信”的幌子下大反斯大林,竭力丑化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推行一整套修正主义路线。一九五八年底,赫鲁晓夫又使用阴谋诡计夺取了苏联部长议会主席的职位。一九五九年他通过苏共“二十一大”进一步推行修正主义,清洗老布尔什维克。最终在一九六四年被迫下台,另一位修正主义头子勃列日涅夫取代了其职位。苏联经过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统治之后,最终落得资本主义复辟的下场。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同志高举反修防修的伟大旗帜,同党内外一切修正主义者做了最坚决的斗争,试图进行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抵制修正主义和资本主义,但是由于以毛泽东同志为党中央的领导对局势的错误估计,以及被“四人帮”、林彪等反革命分子的利用,导致“文革”的十年悲剧。但无论如何,“文革”这种形式是一种全新的马克思主义的尝试,为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现在,修正主义正在以各种面貌出现并混入到党内,甚至窃居高职。所以,我们必须对一切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进行彻底的批判。如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说的:“修正主义,或者右倾机会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它比教条主义有更大的危险性。修正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口头上也挂着马克思主义,他们也在那里攻击“教条主义”。但是他们所攻击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的东西。他们反对或者歪曲唯物论和辩证法,反对或者企图削弱人民民主专政和共产党的领导,反对或者企图削弱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以后,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梦想恢复资本主义制度,他们要从各个方面向工人阶级进行斗争,包括思想方面的斗争。而在这个斗争中,修正主义者就是他们最好的助手。”

二、主要特征

  魏巍同志根据对苏东等国复辟资本主义的观察,总结出现代修正主义具有如下的特征:

  (一)打的是社会主义的旗子,走的是资本主义的路子,他们一般都依然打着马克思主义或种种社会主义的旗号,但却以实用主义的方法阉割其革命的灵魂。他们口头上挂着人民群众,实质上却代表着新旧资产阶级的利益,是以复辟资本主义制度为目的的。他们共同的手法是欺骗。因为他们深深懂得在社会主义国家内以反社会主义的面貌出现,是不得人心的,是无法得逞的。因此,他们往往以改革社会主义社会的弊端为名,干的却是改变社会主义制度之实。他们有时甚至只做不说,或者做成再说。他们是从来不说出自己真实的动机和目的的,仅仅以实用主义的口号和眼前的利益吸引群众,实际上却天天都在改变着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破坏着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一步一步地把人民引向资本主义的深渊。当人民觉察时大势已去为时已晚。戈尔巴乔夫其人直到前苏联社会主义大厦倾覆时才最后说出:“他一生的主要事业已经完成了”。原来他的本意就是要改变苏联的社会制度。他在回忆录中坦率承认,他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对共产主义怀疑的,并认为:“只有从这个制度的顶端,才能有效地改革这个制度。”他一生的事业确实完成了。

  (二)在国际问题上,对帝国主义妥协退让,实行无原则的和平共处,是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共同特征。因此他们必然放弃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旗帜和反帝的旗帜。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与戈尔巴乔夫鼓吹的“全人类的利益超过一切阶级、集团的利益”就是他们的口号。列宁说,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现在是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其实并没有过时,但却被他们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三)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现代修正主义的显著特征是推行全民国家全民党的主张,或借口所有制改造的初步完成,不再提或漠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包括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相当激烈的阶级斗争。他们这样做,实质上不过是放任资产阶级思想对无产阶级的进攻。前苏东等国几乎没有一国不是造成极端的思想混乱而垮台的。前美国驻苏大使马特洛克在其《苏联政变亲历说》中曾说:“只要苏联领导人真的愿意抛弃这个观念(指阶级斗争的学说),那么他们是否继续声称他们的指导思想为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无关紧要了。这已是一个在别样的社会里实行的别样的‘马克思主义’,这个别样的社会则是我们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这句话确实说要害处。放弃阶级斗争,是社会主义国家垮台的致命因素。

  (四)在建设路线上,他们共有的特征是对市场经济万能论和私有制驱动力的迷信。为了扫除改变制度的强大阻力,他们声嘶力竭地把计划经济贬斥为“斯大林的模式”,把它说得一无是处,而实际上却难以解释苏联为何在短短的时期内发展为如此强大的国家。其目的无非是以资产阶级有新自由主义来代替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以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来代替已经实现的公有制而已。

  (五)在依靠谁的问题上,他们天天都说依靠人民,依靠工人阶级,实际上却天天都在改变其主人翁的地位,收回其已经到手的福利,并且使其沦为资本的雇佣奴隶。而其真正依靠的却是党内外的资产阶级,把无产阶级专政演变资产阶级专政。

三、现代修正主义的表现

  一是政治文化的堕落和腐朽化。站在“先富裕起来”人的立场上,操纵各种宣传和媒介工具故意宣扬与推销“富人”的政治、思想、文化观点和理念——剥削别人有功和崇尚追求高档的生活方式,不断地向往吃、喝、玩、乐、嫖、赌的天堂。追求资产阶级的时尚风度,并随着资本主义复辟的深化和发展,从政治思想上加深了宣扬对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优越性,高唱金钱专制优于一切,并通过鼓励电影、电视、文学作品的具体神化描写,激发人们如何地实现发财致富转化为人上人的美梦、如何地过放荡的神仙般生活。

  二是正义和公平受到弱化。马克思主义被当作口号和骗人招牌——虚化为空无内容的壳,全面抛弃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和系统性原理的指导性,在建设社会主义和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情况下,对社会发展的腐朽被动地适应——入耳、入脑、入心,最后正义和要求公平的神经也只能麻木地进入了为获得资本而各自奋斗的角色,把捞钱摆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公务机构之中行贿受贿大到亿元之贪,小到一餐饭、一包烟乃至口头的阿谀奉承——无所不包,表现的差异仅只是与职位及权力的大小相关联;社会上的假政治、假政绩、假言论、假货物、假官员、假钞票、假信息、假事实无奇不有,艳羡大款们呼风唤雨、日进万金、灯红酒绿、夜夜欢歌的,在梦想达不到的情况下产生一种极强的失衡心理——世风日下——恨贫爱娼,为钱而发疯不择手段,又不断地朝着更高的消费目标迈进。

修正主义的产生及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实践

(一)修正主义的产生及发展

  自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对“双胞胎”正式登上人类社会历史舞台——资本主义社会的形成与发展,在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矛盾尖锐的斗争运动中,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也基本同时形成和发展起来。由于马克思主义革命的彻底性,论述革命理论中的完整性、严密性和科学性,在无产阶级中获得了崇高的声誉,成为了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行动指南。而修正主义一改以往的方法,也“崇拜”起马克思主义来,对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核心原理部分进行了“必要修正”,使之成为麻痹无产阶级斗志、调和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矛盾——实质上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工具,从而成为与马克思主义争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领导权的重要势力,大受剥削主义特别是资产阶级推崇和欢迎的东西,成为引导无产阶级中自身进行异化的一股强大力量和逆流,最终把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引入了岐途。

  1、修正主义开山的鼻祖——伯恩施坦

  修正主义形成体系并成为集大成者,是开山鼻祖伯恩施坦(1850—1932),因伯恩施坦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后不久的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曾首先提出对马克思的学说进行“修正”,从而公开地、全面地篡改马克思主义,故又称伯恩施坦主义。伯恩施坦1850年1月6日生于柏林一个火车司机之家,青年时期受反普鲁士君主专制运动的影响,具有了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思想,由于受到各种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并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后开始信仰社会主义。早期的伯恩施坦思想受马克思主义尤其是恩格斯的重大影响,在担任《社会民主党人报》主编期间倾向于马克思主义。早期的伯恩施坦在革命活动中明显地表现出机会主义倾向,曾受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严厉批评。因有力地批评了拉萨尔主义甚至得到了“正统派马克思主义者”的称号,并被恩格斯生前指定为遗嘱执行人之一。恩格斯逝世后,伯恩施坦又热情地赞扬拉萨尔主义并将拉萨尔誉为自己的“导师”,发展成为了长期担任德国国会议员、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的右派、修正主义的主要首领和标志性人物。

  2、修正主义重要继承者——考茨基

  修正主义最重要的第一继任者、创新发展者考茨基(1854—1938),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中修正主义的领袖、理论家。考茨基1854年10月16日生于布拉格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874年进维也纳大学哲学系学习,1875年参加奥地利社会民主党,1877年转入德国社会民主党,1881年在伦敦结识马克思和恩格斯,1883—1917年任德国社会民主党中央理论刊物《新时代》主编,并以此身份参加党的领导机构的活动,多次代表德国社会民主党参加第二国际的大会,成为第二国际的领导人之一。

(二)修正主义产生的根源分析

  “修正主义”是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的,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既有区别,又有着紧密联系的一种社会思潮,其最根本和最本质的,是主张以维护和巩固资本主义的存在与发展为前提。在维护和发展私有制特别是资本主义的存在方面,充当了与资产阶级同唱“双簧”的角色,在巩固和发展资本主义问题上,构成了与资产阶级同台“唱戏”的社会态势。修正主义在工人运动中的产生与发展,既有着十分复杂的历史根源,也有着十分复杂的经济根源和社会背景,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象。

  1.资产阶级的腐蚀拉拢。

  在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下,执政的资产阶级政党为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推行有利于自己扩大利益的“自由主义”、“民主主义”等方法和改良政策,采取有重点和巧妙的拉拢、腐蚀策略。一部分无产阶级中的意志薄弱者经不住金钱、美女、地位的诱惑被收买过去,由于在经济和其它相关方面得到资产阶级的支持与援助,遂成为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附庸,并积极为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的统治而摇旗呐喊、助威,变成修正主义的积极鼓吹者和代言人,成为资本主义社会里的一部分靠贩卖无产阶级与劳动大众利益,在社会革命运动中逐步发展成叛徒式的实践者和受益者。

  2.害怕革命者自动加入。

  当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异常尖锐残酷、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异常复杂的条件下,无产阶级中的一部分意志不坚强者或害怕革命的胆小怕事者,也会自发地跑到资产阶级的阵营里为资本主义的社会稳定鼓噪,帮助资产阶级劝说无产阶级不要采用过激方式进行暴力革命,生怕引起导并致所谓社会革命或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乱,而使生存条件更加恶化或失去生存条件,直接或变相地成为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的提倡者和主张者。

  3.成功人士的卖身投靠。

  地位已经处于无产阶级和劳动者阶级中的领导层或享有特权的部分人士,由于所处的特殊地位或已经实现了由“无产阶级”过渡为“有产阶级”的成功人物,即工人和劳动大众中参加了资产阶级政府的,或已参加了“民主政府”中的部分“管理工作者”。由于这些人在政治上、思想上、经济上、文化上,都变成了资产阶级统治集团阵营里的一个有机组成分子,成为了代资产阶级管理无产阶级劳动大众中的“贵族”或“官僚”,他们就自然而然地会站在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立场上说话,鼓吹“民主”地、“和平”地参加政府的好处,成为修正主义的积极提倡者、拥护者和推行者。

  4.资产阶级天然型俘虏。

  在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极少数天生成就的“资产者的性无产者的命”的所谓“无赖型”无产者,由于长期牌十分低劣的社会环境影响,造就了十分低下的社会地位,构成了十分不正常的社会心理,再由于长期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和私有制的束缚,在没有先进革命理论和杰出领袖的指导下,很难成长为自觉的革命分子。这部分人在其头脑里和血液、骨子中始终就生长着大量能够快速繁殖的私欲膨胀型细胞,是私有制和剥削主义的坚定支持者,压根就不会形成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基础意识,头脑里一个剥削阶级代替另一个剥削阶级的——改朝换代的意识特别强烈。这类人不管有事或无事都容易站在资产阶级一边从中捞些好处,不自觉地成为了资本主义的天然型俘虏。只要有修正主义的存在,就会自发地跑到其阵营中,变成忠实而坚定的追随者或执行人。

  5.狭隘民族主义。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当本国资产阶级非正义阵营与国外无产阶级或正义阵营的斗争十分复杂,涉及到国与国、正义与非正义、阶级利益与阶级利益之间的激烈冲突格局形成时,一部分狭隘无产阶级中的民族主义者,就会离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原则,不研究自己国家的言行是否代表正义还是非正义,而盲目地自发站在自己国家——资产阶级国家的立场上说话办事,支持代表非正义的国家反对代表正义的国家,变成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利益的追随者或捍卫者。

  6.盲目追求革命者。

  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定的环境条件下,由于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缺乏伟大的、正确的、意志坚强的、威信崇高的领袖人物来领导革命,形不成正确的目标和革命的路线,更缺乏正确的方针和政策、策略来引导。在这种情况下,当修正主义产生出来后,由于缺乏必要的斗争经验和斗争水平,在不一定的历史时期不能从根本上识破修正主义,也不可能对修正主义进行彻底的揭露和批判,很容易产生和形成很多不明真相的修正主义路线的追随者,构成修正主义能够产生、形成和发展的社会土壤与环境温床等条件,客观上会对修正主义的发展起到促进和保障作用,也将会导致修正主义势力的增强和泛滥。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修正主义

  修正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想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变种形式,表现为以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为最终目的,是以维护、巩固人类社会的私有制和人剥削人制度为目标的思潮和势力,其本质上的私欲膨胀性、相互联合协作性、国际性都有是十分显著的。自正式产生以后的一百多年来,就像瘟疫一样地在共产主义运动和无产阶级政党中传播开来,特别是当历史发展到了20世纪下半叶,这种瘟疫曾一次又一次地以执政党——共产党的特殊形式,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大规模地泛滥起来,一步一步地摧毁了共产党人向共产主义目标奋斗的先锋模范作用,把共产党改造成了一个个“社会民主党”,甚至是把共产党搞成了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的天然敌人;把社会主义制成了资本主义,把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引向了邪路和不归路,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造成了严重和甚至是致命的危害,导致了社会主义阵营的最终被瓦解。这之后短短几年时间里,又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先后把几乎所有的无产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搞垮,使这些代表正义力量的国家绝大多数走上了亡党亡国之路。

  1、苏联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操纵集团赫鲁晓夫修正集团,在强大的帝国主义集团势力和国内新生贵族势力形成的形势下,代表已经形成的新生资产阶级贵族势力集团,采取聪明的迂回战术,不断地阉割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本质,用部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否定整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用修正主义来替代马克思列宁主义。于1961年10月公开在苏共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提出“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全民国家”、“全民党”的“三和两全”等修正主义纲领的政治路线,推出欺骗性十分强的“在1980年前在苏联基本建成共产主义社会的口号和目标”。一是赫鲁晓夫集团在政治路线方面,全面推行和实施某些资本主义国家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在苏联已经不再是必要的,苏维埃国家已变成“全民的国家”,苏联共产党已变成“全体人民的党”。二是赫鲁晓夫集团在经济方面,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扩大集体农庄、农场自主权,进行工业、建筑业管理改组,用地区原则取代部门原则和把经济管理重心从中央移向地方,提倡利润原则、强化物质刺激等。三是赫鲁晓夫在对外关系方面,推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社会经济体系和平共处、和平竞赛的原则,认为世界大战并非绝对不可避免;在处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关系上,推行大国主义、大党主义和分裂主义,破坏共产主义政党之间的兄弟党准则,否定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内部发生重大分裂,苏共作出“鉴于赫鲁晓夫犯有主观主义和唯意志论的错误”,解除赫鲁晓夫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和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职务、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职务。但赫鲁晓夫开创的政治、经济、文化等修正主义局面并没有结束,仍然被勃列日涅夫及其领导的苏共较完整地保持下来,直至杰出的继承人戈尔巴乔夫上台,最后把苏联共产党搞垮、把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阵营搞到全面消失,才宣告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历史使命的胜利结束。

  戈尔巴乔夫的复辟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彻底“改革”,引发了苏联和东欧历史上思想、经济、文化领域的大混乱、大动荡,导致了1991年“8·19事件”的发生,并由戈氏亲自提拔的叶利钦发起了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运动,之后被迫辞去有名无实的“苏共中央总书记和苏联总统”的职务,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也随之名正言顺地宣告解体。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党和国家的最高位上推行民主化、改革与开放,想踊跃式地进行不动武、不流血的改革——回归资本主义,所以在西方世界里赢得了高度的赞扬和推崇,1990年3月获得了西方主宰的该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但由于是搞垮苏维埃联盟和覆亡苏联共产党的罪魁祸首,1992年被俄共开除党籍。

执政条件下修正主义的产生根源

  共产党领导人民大众推翻了资本主义而进入了社会主义,共产党虽然成为执政党,但由于社会主义不仅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存在着特殊的天然联系——前者由后者经过革命而形成,仍然存在和运用着大量资产阶级的法权,以及存在着许多可能让私欲继续膨胀的优厚条件,存在着相当数量的孳生资产阶级分子和修正主义者的土壤气候;而且国际上还存在着数量上占多数的资本主义国家势力集团,在军事上、经济上、经验上掌握着绝对优势的资产阶级势力集团。如果不时时警惕和防止,就很容易出现各种形式的与资产阶级志同道合的修正主义集团势力,甚至造成严重泛滥的后果,半途而废地把马克思主义开创的,经过亿万无产阶级流血牺牲获得的革命成果彻底断送。

1.旧社会残余势力的影响和作用。

  由资本主义脱胎而降生的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在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遗留下许多原社会存在与发展中固有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意识等方面的旧痕迹,存在着数量不少的小生产者和私有者,存在着势力不小且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就遗传下来的、根深蒂固的纵容私欲膨胀的旧思想、旧道德的影响和作用,从根本上来说这些势力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就不那么赞赏,很大一部分人谈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不知是什么,但谈起过去人吃人、人剥削人制度和曾有过的“辉煌”却津津乐道。

  失去生产资料和政治统治权的地主、资产阶级——剥削阶级,率领着小资产阶级和小生产者不断地鼓噪,凭借其在政治上的熟练老道和经济上曾有过的实力、信仰上的决心,不断地要争取到舆论上的发言权和控制权,通过特殊的“公民”参政议政权而发挥作用,妄图恢复能“随心所欲”发财致富的已经消灭了的资本主义社会,这些“理论”对社会主义社会里的劳动大众尤其是处于执政地位的领导层,必然会产生一定程度的腐蚀和瓦解作用,而且这些原剥削阶级总是要变换手法从执政的集团中寻找自己利益的代表人物,而这些当了俘虏的代表人物,就会利用其所掌握的“发言权”和“代言人”的位置,又总是自不而然地为其所代表的阶级利益伺机而动,遇有合适的条件就主张并推行走资本主义道路,执政党稍不警惕就会顺水推舟、“顺应天时,合乎民意”地推行起修正主义来——走资本主义道路。

2.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战略的实施。

  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帝国主义国家和资产阶级是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失去“亲兄弟”,而成长起一个天生与自己作对的掘墓人,总是要千方百计地推行其“胡萝卜加大棒”的战略,运用非法的政治和军事的高压措施、经济封锁手段;运用和平演变的战略和策略,通过合法的“经济援助”收买,或者是“相互协作”进行渗透,或提供“文化理论”研究探讨园地扩大影响,或谋求合适的政治上的“代言人”、或寻找经济上的“代理人”。帝国主义和大资产阶级通过潜心培养出数量相当的,其意识形态能够与马克思主义对立的,选择的发展道路是能够与社会主义相反的各种层次的“精英”分子,使之形成明里暗里与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较量的骨干。

  这些人应运而生的神通广大的“精英”和“能人”必然要按主子或明或暗的意图行事,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勾当。如果容忍其长期的存在,其发挥作用的重要阵地、占据领域与市场将会越来越扩大,其不断要求寻求走世界的“大同”道路——复辟资本主义老路的呼声也会越来越高,产生的能量和市场的范围也会越来越大。这样,修正主义的产生、发展的“灯”就会常绿、大门就会洞开,泛滥和猖獗的趋势也在所难免,复辟资本主义就会可能与时俱进地成了客观的实在。

3.革命队伍中的蜕化变质。

  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一方面是由于这种社会革命运动的主体是由坚持各种理论和理想的,包括各种阶级和阶层、各种思想的人组成的浩浩荡荡大军,金子和泥沙混杂、杂草和五谷并生,其中就不乏许多投机钻营之徒,也不乏许多意志不十分坚强者。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革命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或是在大革命的洪流席卷下不赞成甚至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物,也必然会由于某种特殊原因被卷入,这些善于伪装的机会主义者往往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的拥护者,以不同的形式加入到革命队伍中来。如果说这些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水平和革命性是表面的或短暂的,而谋求到比别人高一等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则,是根本所在和永恒的,所有的和一切的“主义”都是为自己转变成为上等人服务的。

  当这些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谋到理想的上等人位置后,其革命性就可能消耗殆尽或者说是到了尽头,主要的目标变成了采取各种最有效的办法竭尽心力地维护和发展已有的优越地位,甚至是千方百计地享受起“打天下坐天下”的上等人生活来——一群剥削阶级代替另一群剥削阶级,对一起奋斗过的劳动大众要么“施”点——“仁政”,要么发点——“善心”给予适当的安抚。如果说还有进取心,那就是再往上爬并把这种成功的奋斗永远固化下来,把劳动大众奋斗得来的幸福转化给自己的子孙万万代——希望尽快走资本主义道路——用“法律”的形式固定并保护下来。另一方面是革命运动中的一些意志不坚定或缺乏革命理论武装的追随者,也可能经受不住国内外资产阶级政治的、思想的、经济的、文化的、生活方式的引诱和拉拢,而逐步顺水推舟地发展或者蜕化变质后站到修正主义——资本主义的立场上,从实践当中感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生活原来是这么的丰富多彩,变成了修正主义的帮凶和积极实践的推行者。

4.知识分子产生的特殊作用。

  知识分子在各个社会阶段的历史中,都是构成社会及推动社会发展不可缺少的重要有机组成部分。在社会主义社会条件下的知识分子,同样是由学习和掌握、研究和发展、推广和应用各种科学、知识、理论的人员构成,是推进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一支生力军。但由于历史的惯性作用,有很大一部分的知识分子,天然存在着一种高人一等的遗传因素——精英意识,一部分还存在着一种天然的统治别人的意识——精英情节,对广大的劳动大众与自己平起平坐心里总是感到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总认为自己要高于工农劳动大众一筹,而且由于知识分子天然地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存在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上的交往关系,在接触中很容易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和腐蚀,也很容易掌握并接受一些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东西。

  知识分子头脑中的这些奇怪东西,包括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特有的政治、经济、文化形态的形式与内容,对提倡平等、和谐的人总报有一种逆反心理,对论述平等、和谐的理论总觉得不值一顾,遇有适合的条件或气候就会发作,就要对提倡平等、和谐的人及理论进行大肆攻击和任意贬低,自觉或不自觉地与修正主义形成一种一唱一和的格局及氛围,甚至是人为地故意妖化和魔化,自觉或不自觉地为提倡资产阶级的等级思想,复辟资本主义的等级制度创造理论及舆论环境,成为了修正主义在推行资本主义中自觉或不自觉的铺路人。

5.探索道路上可能造成的失误。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崭新的社会制度,由于没有现成的理论和可供借鉴的成功道路,逼着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革命者不断地探索、不断地总结、不断地健全完善,不断地有所创新、不断地有所发展,在探索发展道路的过程中,这就可能导致用百倍的精力奋斗,却收到微不足道甚至相反的效果,如果造成失误,还要承担失败的完全责任。这就需要革命的无产阶级队伍中,产生出一大批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为共产主义社会而奋斗终身的杰出领袖集团。否则,将可能走进半途而废的死胡同。

  资本主义在战胜封建主义已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其在政治、经济、文化、民主、法制等方面建设,也已经历了好几世纪的历史,其成功之道堪称博大精深,其精神的糟粕性和巨毒性既十分强,也十分丰富,虽然有许多可供借鉴的经验,却更多的是为数不少很容易中毒的精神鸦片。在社会主义的建设中,如何对资本主义的成功之道进行借鉴,借鉴的范围是哪些,借鉴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每个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慎重处理和严肃对待的问题。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不乏其主观上是要把社会主义的事办好,实践中要么生搬硬套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模式,要么全盘引进资本主义的管理模式。这样的方法倒也简单,运行起来得心应手,出了问题也有解决的国际惯例可以遵循。但却从根本忽视了自己的国情——坚持把马克思主义根本原理并同自己的实际相结合,走出自己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之路;或者走与社会主义根本原则相反的道路——取消公有制——维护和扩大阶级分化和加深剥削程度,忽略社会公平和社会公正、按劳取酬和共同富裕。这些难于确定变动因素,都很容易导致精明人办傻事——不知不觉滑到修正主义的泥坑中。

6.权力高度集中是公开横行、泛滥的利器。

  纵观社会主义国家所走过的政治体制轨迹图来看,基本上都是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建立起了高度集中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模式,这既有社会主义社会要彻底消除资本主义社会无序竞争蔽端的原因,也有被帝国主义全面而又重重包围的客观原因,还有社会主义建设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打歼灭战的现实原因,再有无产阶级领袖威望崇高的历史原因,更有的就是长期一党一人执政难变的特色原因,等等。

  权力高度集中的体制,如果最高权力是掌握在坚定的无私奉献的马克思主义者手里,所赋予的所有权力都用到为无产者和劳动大众谋福利上,用到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上,这种高度集权应该说是非常必要,更是不可缺少的。倘若这种高度集权的最高权力被私心严重的资产阶级野心家和阴谋家所利用,甚至篡夺,这些人掌权后通过运用手中所掌握的权力,操纵各级政治、经济、军事组织为自己谋取福利来,用集权所赋予的各种能量实行起资产阶级阶级专政,把无产阶级的权力转变成为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狼牙大棒,虚化、乌化和污化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千方百计打击和迫害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费尽心机地采取各种手段把广大工人农民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物质大厦基础,不断地转化为自己和少数人的私有财产,进而合理合法地对工人阶级和劳动大众进行分而治之式的无情剥削、压迫,使用国家的镇压大权把劳动者再次沦为名符其实的一无所有的无产者。

  也由于新产生的无产者在资本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多重压迫下,没有人承头也不敢承头起来反抗——争取自己的天然权力,更缺乏必要的组织领导而导致——势单力薄和相互孤立无援的状况,劳动大众又被现代修正主义整体地推到了革命前的境地——弱势群体。在这种情况下,这种高度的集权的体制,很容易转化成为限制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再次进行革命运动的桎梏工具,变成资产阶级阴谋家和野心家为自己私欲膨胀的温床,变成修正主义能够相当长时期内公开泛滥的利器。

修正主义手法与本质

  马克思主义天生就是指导无产阶级如何掘资本主义墓的彻底革命理论,所以一出现就遭到资产阶级的切齿痛恨,马克思主义者理所当然地、天然地成为了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敌人。而修正主义的天然祖宗是资产阶级,骨髓深处唯有资本主义是可以追求的正统目标,天然就是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盟友——只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手法不同罢了,是天然与马克思主义势不两立的敌人——把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运动引向邪路上。

  纵观修正主义的罪恶形成和发展史历史都是一脉相承,其产生和发展有着各种特定的历史根源——纷繁复杂的政治、经济条件和社会、文化条件,无论是在资产阶级执政的资本主义社会里,还是在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社会里,都存在着产生修正主义的特殊环境,修正主义正是在这些条件下不断地孕育、发展,也就是说是在特定环境条件下,存在着马克思主义与各种各样社会思潮、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与帝国主义的向外扩张、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斗争异常复杂的情况下,修正主义都可能不断形成和发展、壮大起来的,并在一定条件下能够发展成占统治地位的反动思潮。

  修正主义的在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革命的不同历史时期的产生与发展,是有着其深层次的条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等社会基础的,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不同的特定形式表现出来,本质和主要特征却是一脉相承的——换汤不换药。对于修正主义来说,虽然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也有着大小之分和涉及范围程度之别,但从修正主义的实质上来分析,却都是从根本上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使马克思主义变成各式资产阶级都能够共同享用的东西,使之蜕化为毫无生气、缺乏革命性的玄学与闲学,总是打着各种旗号——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变换着各种手法——采取公开或隐蔽的手段和方式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创造各种理论——对革命的本质进行“修正”和“阉割”,使马克思主义变成不阴不阳的怪物,变成资本主义的可以直接利用工具。

  修正主义在社会中的出现并占据主导地位,彻底地败坏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声誉——使深受修正主义之害的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原理看成一堆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无用之物,严重损坏所有共产党的崇高形象——使深受修正主义之害的人民把共产党都看成了一伙名符其实的政治骗子,摧毁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所具有的天然彻底革命性——使深受修正主义之害的人民把社会主义社会看成了实实在在的陷阱。

  一、夺取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话语霸权

  二、故意淡化或抹杀阶级与阶级斗争的存在

  三 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马克思主义

  四、用社会主义之名推行资本主义

  五、借口代表人民而为资产阶级利益奋斗

  六、用阴谋诡计代替革命的鲜明光明正大性

  七、用腐朽和剥削代替公平与正义

  八、用国际霸权代替无产阶级国际主义

  修正主义一词,是在共产主义运动中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歪曲、篡改、否定的一类资产阶级思潮和政治势力。产生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由于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使它的敌人披上马克思主义的外衣来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毛主席早在1957年就教导我们说: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这就是修正主义。 1958年,毛泽东在谈修正主义时说: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而且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如果这样的共产党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人民就要自发组织起来,以武装的革命坚决打 倒 假 共 产 党!推翻其在中国的罪 恶统 治!并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附着在这个奸伪集团上的官 僚买 办汉 奸势力。说修正主义是最坏的主义,是因为,他们拒绝多党制,却接受私有制。他们排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却接受一党执政的特权。完全违背了两种不同社会形态的制度设计。简言之,就是无法无天。修正主义的典型特征和主要表现就是,对外曲服投降,对内使用最暴力的手段镇压人民的反抗。以维纟他们的统治。在完全扭曲了的社会中,财富迅速向少数权贵阶层集中。贪腐盛行,法制沦丧。人民的权利得不到保障。修正主义往往从否定阶级和阶级斗争开始。不承认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特别是否认社会主义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也就同时否认了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的具体形式——无产阶级的专政。 修正主义的最终结果就是,当各种不利因素积聚到一定程度时,引发新一轮的革命。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