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复原图

目录

简介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额骨
有些学者认为,当时已会制造骨角器。除狩猎外,可食的野果、嫩叶、块根,以及昆虫、鸟、蛙、蛇等小动物也是日常的食物来源。

  在北京猿人住过的山洞里有很厚的灰烬层,表明北京猿人已经会使用火和保存火种。

  
北京猿人复原雕像

北京猿人的发现

  这处遗址是1921年8月由瑞典的地质学家安特生和美国、奥地利的古生物学家师丹斯基发现的,1927年起进行发掘。1929年12月2日,中国考古学者裴文中发掘出第一个完整的头盖骨,而在此时期所发掘出来的头盖骨却在1941年时下落不明,成为历史上的一个谜团。现存唯一真标本是1966年从顶部堆积层发现的一个北京人头盖骨的模型。后来又发现了石制品、骨角制品。当年参与挖掘的中方人员包括后来的院士贾兰坡先生,随着他的去世,一批当年挖掘的照片无人整理保管。

中国的直立人化石

  通常称为北京猿人、中国猿人。出自北京市西南郊周口店附近的一处洞穴堆积中。这处堆积是1921年发现的,1927年起进行发掘。1929年12 月,在这里发掘出第一个完整
北京周口店遗址
北京人头骨,此后又发现石制品、骨角制品和用火遗迹。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周口店发掘中止。50 年代后又出土若 干人类化石。把前后的发现都计算在内,已经出土属于40多个个体的人类化石,10万多件石制品和骨角制品,近百种哺乳动物化石,上百种鸟类化石,以及用火留下的大量灰层。这些发现使这里成为世界上材料最系统、最丰富的直立人遗址。北京人的发现意义重大,证明了直立人的存在,明确了人类发展的序列,为“从猿到人”的学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1991年,北京人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北京人在人类进化历程中已走过很长的路,但其外貌仍保留了不少原始性状。如头骨低平、眉嵴突出、面部短而吻部前伸;脑量平均仅1000多毫升,大约只及现代人的2/3;身材粗短,男性高约156厘米,女性约144厘米;腿短臂长,头部前倾 ,给人以似乎站立不稳的印象。实际上其
四肢骨已与现代人接近,能够步履稳健地直立行走。

文物特点

  北京人从居住地附近的河滩、山坡上挑选石英、燧石、砂岩石块 ,采取以石击石的方法打制出刮削器 、钻具、尖状器、雕刻器和砍斫器等工具,用来满足肢解猎物、削制木矛、砍柴取暖、挖掘块根等种种需要。有些学者认为,当时已会制造骨角器。除狩猎外,可食的野果、嫩叶、块根,以及昆虫、鸟、蛙、蛇等小动物也是日常的食物来源。烧焦的朴树籽在洞内成层地发现,美洲的印第安人至今还食用这种野果。鹿、羚羊,也许还有野猪、水牛等大动物,偶尔也会成为北京人的猎物,它们的骨头常常在洞内出现,上面往往有清楚的砍切痕迹。北京人会用火,成堆的灰烬说明当时已能很好地管理火。科学家根据出土的动物和植物化石,得知昔日周口店一带森林茂密、水草丰盛,气候一度比今日华北温暖。随着全球性的气候波动,这里在几十万年间也曾发生冷暖、干湿的频繁交替。北京人会用火则大大提高了他们适应环境的能力。

  研究发现,北京人通常几十人结成一群。寿命很短,大多数人在14岁之前就夭亡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1987年12月批准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世界文化遗产

发现和意义

1918年

  中国北洋政府矿政顾问、瑞典地质和考古学家安特生在周口店发现一处含动物化石的裂隙堆积。1921年,安特生和奥地利古生物学家师丹斯基等人在当地群众引导下,在龙骨山北坡又找到一处更大、更丰富的含化石地点,即后来闻名于世的北京人遗址——“周口店第1地点”。1921和1923年,先后发掘出两颗人牙,并定为人属。由于这一发现,1927年在周口店开始进行大规模的系统发掘,由瑞典古脊椎动物学家B.步林和中国地质学家李捷主持。当年又发现1颗人的左下恒臼齿。北京协和医学院解剖科主任、加拿大籍解剖学家步达生,对先后发现的3颗牙齿进行了研究,给这一从未见到过的古人类定了个拉丁语化的学名——Sinanthropuspekinensis(曾译“北京中国猿人”,原意应为“北京中国人”)。美国古生物学家葛利普(1870~1946)则给了它一个俗名:“北京人”(Pekingman)。现在已把他的“属”、“种”和爪哇人合并,另建立了一个“亚种”,改称为“北京直立人”(Homo erectuspekinensis)。

1929年

  在中国考古学家裴文中(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独自主持下,于12月2日下午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这一消息的公布,震动了世界学术界。在此之前,虽然德国的尼安德特人、爪哇的“直立人”(见爪哇人)和德国的海德堡人的遗骨已经问世,但这些发现由于保守思想的束缚并未得到学术界的公认;即使在持进化论的学者当中,对于人类的起源问题和这些发现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的地位,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自从北京人头盖骨发现以后,特别是随后又发现了石器和用火遗迹,直立人的存在才得到肯定,从而基本上明确了人类进化的序列,为“从猿到人”的伟大学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1937年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发动了侵华战争,周口店的发掘工作被迫中断。当时已发现的北京人头盖骨共有5个,此外还有头骨碎片、面骨、下颌骨、股骨、肱骨、锁骨、月骨等以及牙齿147颗。这些珍贵的标本,于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全部在几个美国人手里弄得下落不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口店的发掘得到恢复。多次发掘,又发现北京人的牙齿5颗,下颌骨一具;1966年还从靠顶部的堆积中发现一个残破的头盖骨。此外,又从1937年前发现的碎骨中认出一段上臂骨和一段胫骨。如果把前后的发现都计算在内,总共得到了属于40多个个体的北京人化石。同时,发现了不下10万件石制品,以及丰富的骨器、角器和用火遗迹。北京人遗址的材料,在全世界发现的同一阶段人类遗址的材料中,是最丰富也是最系统的,为研究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及其文化提供了可贵的资料。

地层堆积和年代

  北京人遗址的堆积物厚40米以上。上部的34米为含化石的堆积,依岩性变化自上而下可分为13层,主要由洞内崩坍的石灰岩碎块和流水带入洞内的粘土、粉砂等残积物构成。在堆积物中还有北京人用火留下的灰烬。较大的灰烬层有4个,第4层的灰烬最厚处超过6米。从第13层以上发现动物化石,这一层还出土了几件石器,表明已有早期人类活动。

根据动物化石的性质

  第11~13层的时代与遗址以南约1.5公里的周口店第13地点相当。后者亦为洞穴堆积,发现有石制品、灰烬、烧骨和哺乳动物化石,是周口店一带最早的遗存。和北京人遗址第1~3层时代大体相当的,有周口店第15、第4和第3等地点。其中周口店第15地点出土的材料最丰富,有大量动物化石和石制品,还有灰烬和烧骨。另外两个地点遗物不多,但在第4地点曾发现一颗人牙,从而成为周口店地区除北京人遗址、山顶洞遗址以外又一个出土人类化石的地点。这3个地点的时代,有的研究者根据存在赤鹿等时代较晚的化石的事实,认为可能已经到了晚更新世的初期。

对于北京人遗址时代问题的研究

  有一个发展过程。当初,安特生和师丹斯基认为是上新世。到了20年代末,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1881~1955)和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家杨钟健等,以动物群的性质为主要依据,判明这个遗址属于比泥河湾期晚而比黄土期早的中更新世。60年代蓝田人遗址发现后,有人提出将华北中更新世划分为早、晚两期的主张,早期以含公王岭动物群的蓝田人遗址为代表,晚期以含周口店动物群的北京人遗址为代表(见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1976年后,采用铀系法、裂变径迹法、古地磁法等多种方法,测定了北京人遗址的年代,得知第13层以上为距今70万至20万年左右,第14层以下早于距今70万年。

体质特征

  
北京猿人复原像

北京猿人头骨

  的最宽处在左右耳孔稍上处,向上逐渐变窄,剖面呈抛物线形。这与现代人头骨的最宽处上移到脑颅的中部不同,和尼安德特人相比也低一些。北京人的头盖骨低平,额向后倾,虽已比猿类增高,但低于现代人,比尼安德特人也稍低。北京人的脑量平均为1043立方厘米,介于猿和现代人之间。他们的头盖骨比现代人约厚一倍。眉嵴粗壮,向前突出,左右互相连接。颅顶正中有明显的矢状嵴,头骨后部有发达的枕骨圆枕。北京人面部较短,吻部前伸,没有下颏。有扁而宽的鼻骨和颧骨,颧骨面朝前,这表明他们有宽鼻子和低而扁平的面孔。下颌骨的内面靠前部有明显的下颌圆枕。他们的牙齿,无论齿冠或齿根都比猿类弱小,齿冠的纹理也简单,但比现代人粗大、复杂得多。另外,犬齿和上内侧门齿的舌面,有由底结节伸向切缘的指状突;上内侧和外侧门齿的舌面为明显的铲形。北京人的头部保存的原始性质和爪哇人相似,因而它们同属于直立人发展阶段。北京人的门齿呈铲形,有宽鼻子和低而扁平的面孔,下颌骨内面靠前部有下颌圆枕等,又表明他们具有明显的现代蒙古人种的特征。

北京人的下肢骨髓腔较小

  管壁较厚(股骨的髓腔只占骨干最小直径的三分之一,现代人则占二分之一;胫骨的髓腔更小),但在尺寸、形状、比例和肌肉附着点方面都已和现代人相似,这证明他们已经善于直立行走。北京人的上肢骨除了髓腔较小管壁较厚外,和现代人的接近程度更甚于下肢骨,说明他们的上肢已能进行与现代人十分相似的活动。北京人的身高,从发现的一条比较完整的股骨长度推算,约为1.56~1.57米。

北京人的文化

  北京人的文化遗物包括石制品、骨角器和用火遗迹。石器以石片石器为主,石核石器较少,且多为小型。原料有来自洞外河滩的脉石英、砂岩、石英岩、燧石等砾石,也有从两公里以外的花岗岩山坡上找来的水晶。北京人用砾石当锤子,根据石料的不同,分别采用直接打击法、碰砧法和砸击法打制石片。其中,用砸击法产生的两极石核和两极石片,在全部石制品中占有很大比重,并构成北京人文化的重要特色之一。第二步加工多用石锤直接打击,以一面打制为主,并且绝大多数由破裂面向背面加工。

北京人的石器

  有砍斫器、刮削器、雕刻器、石锤和石砧等多种类型。他们挑选扁圆的砂岩或石英砾石,从一面或两面打出刃口,制成砍斫器。这类石器的尺寸较大。“刮削器”系用大小不同的石片加工而成,有盘状、直刃、凸刃、凹刃、多边刃等形状,是石器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尖状器”和“雕刻器”数量不多,但制作比较精致,尺寸小,有的只有一节手指那么大小,制作程序和打制方法比较固定,反映出一定的技术水平。(见彩图“北京人”的尖状器)在世界上已知的同时期的遗址中,还从没有听说过精致程度堪与相匹的同类石器。石锤和石砧是他们制作石器的工具。从石锤上留下的敲击痕迹可以看出,北京人善于用右手操作。此外,在一些未经第二步加工的石片上,往往也发现使用过的痕迹。

北京猿人的石器

  
北京猿人使用过的石器
以细小石器为主要成分的北京人石器,是华北旧石器时代两大文化传统之一,即“周口店第1地点(北京人遗址)-峙峪系”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个传统不但在华北,而且自旧石器时代中期以后在西南、东北等地区也有着广泛的影响(见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

北京人的洞穴堆积中

  ,有许多破碎的兽骨。有的研究者认为,其中某些是北京人制作和使用过的骨器。例如,截断的鹿角根既粗壮又坚实,可以当锤子使用,截断的鹿角尖可以作挖掘工具。从这些鹿角上可以看出,北京人已掌握了在要截断的地方先用火烧,使之容易截断的方法,又例如,许多鹿头骨只保留着象水瓢似的头盖,上边有清楚的打击痕迹,多数经过反复加工,保留部分的形状也相当一致,可以看作是舀水的器皿。有的肢骨顺长轴劈开,把一头打击成尖形或刀形;有的骨片在边缘有多次打击痕迹,也可作工具使用。不过,有些学者对北京人是否制作和使用骨器持相反意见。

  在北京人洞穴里的灰烬层中,发现许多被烧过的石头、骨头和朴树籽,还有一块紫荆木炭。灰烬有的成堆,说明他们已能很好地管理火。虽然目前还无法证明北京人已能人工取火,但他们显然学会了保存火种的方法。

自然环境

  北京人住地的北面是重叠的高山,西面和西南为低缓的群山所环绕,东南方是广大的平原,在龙骨山的东边有一条河流。北京人在这里居住的时期,气候和自然环境屡经变化。早期偏冷,可能还处于明德-里斯间冰期的初期,喜冷的动物如狼獾、洞熊、扁角大角鹿、披毛犀等在动物化石中占优势。中、晚期较温暖,喜暖的动物如竹鼠、硕猕猴、德氏水牛、无颈鬃豪猪等占优势。由于发掘出安氏鸵鸟和巨副驼等动物化石,证实这里有过干旱的时期,出现过草原甚至沙漠。而水獭、居氏巨河狸、河狸等喜水栖动物的发现,又表明这里也曾出现过大面积的水域。

生活

  北京人穴居,从事狩猎和采集。在灰烬中发现的敲破的烧骨,表明他们已经知道熟食。在严峻的自然条件下,北京人依靠群体的力量进行着艰难的生存头争。季节变化、自然灾害、猛兽侵袭、疾病困扰,无一不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威胁。从化石测知的数十个北京人个体的年龄告诉我们,他们的死亡率极高,这也可反映出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当恶劣。

北京猿人生活时期的部分动物

  当北京人生活在周口店附近的时候,那一带的气候比现在温和湿润。当时的地形,北边是高高的群山,连接着北京的西山,西边和西南是婉蜒起伏的山丘。山上山下长满了各种树木和丰茂的野草。凶猛的剑齿虎和狼、熊等野兽,聚生于森林中,出没于山野间,威胁着北京人的安全。当时剑齿虎的形态和大小同现代的虎近似,上犬齿扁平,有的前后有锯齿,利如短剑。剑齿虎捕捉食物时,口张得很大,非常凶猛。北京人因为常常同猛兽搏斗,而丧失生命。他们成群地出去打猎,主要是猎取肿骨鹿、梅花鹿、野羊和野马等。

不是中国人的祖先?

  按照现在学术界最广泛承认的说法,现代东亚人是大约五万年前从非洲到达东亚的人类的后代。而研究发现,北京猿人和今天的中国人也没有关系。

  这一点远未定论。

  国际学术界对于古人类起源于非洲的问题争论不多,但近几年对于现代人起源问题却有较激烈的争论。以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科学家为典型的不少学者以基因检测得出的数据为依据,认为大约20万年前出现在非洲的现代人,其后代在大约13万年前走出非洲,迁徙并取代了欧洲、亚洲的古人类。

各国研究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人类遗传学中心的科学家金力与中国一些科研单位合作研究后也撰文指出,目前的基因证据并不支持中国的智人(亚洲黄种人)有独立起源的说法,相反他们认为,4万年到6万年前源于非洲的现代人到达中国南部,并逐渐取代了亚洲大地上的古人。

  然而基因研究的可靠性存在争议,科学家们通常只关注占线粒体DNA序列7%的“控制区”,其他区域的变异情况被忽略了。

  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吴新智研究员表示,与基因证明相比化石证据更重要,因为它们更直接。许多人之所以接受古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说法,是因为人们在那里发现了400多万年前以及150万年到300万年前能直立行走的人类化石。他认为化石证据表明,中国的现代人类起源于本土的早期智人。50多年来,中国考古学家先后在云南元谋、陕西蓝田、安徽和县等地发现了60多处古人类化石地点以及千余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大量化石和考古证据证明,从以北京猿人为代表的直立人到现代中国人,中间没有间断,是河网状不断推进附带少量杂交而来的。

  法国古生物学家伊夫·科庞也认为,现阶段化石比基因证据更能说明问题。他认为亚洲的现代人与亚洲的古人类之间确实存在连续演化关系,在中国看到的各时期亚洲人化石有一系列共同特征。“很难相信我们现代人都是起源于非洲的”。

  基因检测推断人类起源只是看问题的一个角度问题,这只是一种间接证据,仍属于推测。科学家检测同属非洲种的欧洲尼安德特人化石,古碱基对只有380左右,而人体的碱基对共有约30亿个。以检测少量的遗传物质来推测整个人类的起源,其可靠程度可想而知。

  非洲说之所以流传广泛主要是媒体断章取义大力宣传的结果,从事基因推测工作的科学家对其工作的可靠程度和制约因素是有所交代的,但媒体宣传时往往对这一部份避而不谈以达到其吸引视听的目的。

世界考古发展

19世纪中叶

  世界上掀起了一股寻找人类祖先的风潮,从欧洲到非洲的广大区域,遍布了西方探险家的足迹,然而,半个世纪过去了,人类的史前世界仍然是未解之谜。

  19世纪末,苦苦寻觅的探险家最终将注意力转向了东方,而中国,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始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魏敦瑞

  德国人,国际知名的古人类学家,1935年的春天,他也赶到了中国。在北京协和医学院B楼的办公室里,他接手了一项梦寐以求的工作,全面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的发掘和研究。

上世纪20年代

  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在周口店的山洞,发现了一枚类似人类的牙齿化石,于是在1927年展开了一场正式的发掘。

  然而发掘的结果令世界震惊。从石器、用火的遗迹到完整的猿人头盖骨,周口店将人类的历史起码向前推进了50万年,立刻,这里被认定为人类起源的圣地。

  面对这样一个难得的研究契机,魏敦瑞感到异常兴奋,他夜以继日地投入了工作。但是,后来的发现给他带来了更加巨大的惊喜。

  1936年的冬天,中国学者贾兰坡连续找到了三颗猿人头盖骨,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回一次发现如此多的古人类头骨。

  魏敦瑞整天对头骨爱不释手,在他眼中,它们非常完美,但奇怪的是,头骨上总有一些裂纹和孔洞,看起来竟象是伤痕,这让魏敦瑞一时迷惑不解。

  而就在北京的魏敦瑞不断迎来好消息的时候,世界各地对祖先的寻找也从没有停止过,虽然很多发现都无法与北京猿人媲美,但史前世界也开始被一点点披露出来。

  只是,随着人们对原始人类的了解越来越多,一种不安的感觉弥漫开来。

史前猿人

  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考古学家发现了欧洲的史前人类——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和四肢骨骼,只是他们异常破碎,足足有650块,而且骨骼上还布满了击打过和烧过的痕迹。

  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破裂的也很严重,以至于有人猜测是被人砸破头吃了脑浆。

  1924年在南非还发现了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可是对于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发现者之一雷蒙·达特博士肯定地说:显然,他们的脑袋都被同类打破过。

  越来越多的发现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世上最骇人听闻的事情——人吃人!

  那么,史前时代的北京猿人也和人吃人有关吗?

北京猿人与中国的关系

  但是,北京猿人的发现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代表着一种荣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经历了近百年内忧外患的中国社会积贫积弱,1929年北京周口店发现了第一颗猿人头骨,当时所有人立刻意识到了它意义非凡,甚至在场的摄影师激动到连发现者的头部都没有拍到。

  北京猿人将人类历史提前了50万年,这一发现使中国成为了当时全人类的发源地,那种骄傲和自豪多年都保留在中国人的心中。

  备受赞誉的北京猿人怎么会和人吃人有关,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史前世界

  笼罩的阴影也还不会影响魏敦瑞,他满怀着期待,原始人类的生活画卷已经开始在他面前缓缓展开。

  50万年前的北京周口店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山间鸟语花香,北京猿人就在这里创造了灿烂的生活。

  他们会打制各种工具,周口店猿人遗址还保留着大小不同,材质不同,用处也不同的各种石器。

  他们也能够猎取种类繁多的动物,甚至凶猛的剑齿虎,在猿人们团结一致的行动中都会沦为被捕杀的对象。

  北京猿人更会灵活地使用火,火不仅给他们带来光明和温暖,也孕育了人类文明的诞生。

  在周口店发掘出的这些灰烬层中,人们就可以清晰地看出炭灰留下的深色痕迹。

近代发现

  但是,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爆发不仅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从此改变了北京猿人的研究走向(15“)。

  由于日本人的入侵,周口店的发掘工作被迫停止,魏敦瑞将所有的出土物送到了美国人的协和医学院里保存起来。

  在清点遗骨时,他注意到,十多年的发掘累计出土头盖骨14件,其中比较完整的5件,肢骨残片14件,还有一些牙齿和下颌骨。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头骨数量,因为头骨最能反映人类的体质特征,可是仔细想过之后,魏敦瑞却又感到奇怪,为什么其它部位的骨骼会如此之少呢?

  在周口店出土的其他动物化石就表现出完全相反的结果。它们的躯干骨和四肢骨都是多于头骨,这也符合一般的常理,因为每个动物的肢体骨骼在块数和体积上都比头骨多得多,只是北京猿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常呢?

  魏敦瑞仔细回忆当时遗骨出土时的情形,这些北京猿人的遗骨埋藏在两万多立方米的区域,散布在15个地方,他们埋藏的情形十分特别:

  这是一个埋藏猿人下颌骨的地方,可是在他旁边,考古人员发现了石器,而在稍远一点,又发掘出了动物化石,这并不符合通常的情形。

  通常的情况下,原始人捕获了猎物,就会用石器剔肉削骨,再砸开动物的头颅和骨骼,吸食脑髓和骨髓,吃完后就留下了石器和动物骨骼。

  因此,人类化石是不会同动物化石和石器一起出土的,因为只有动物才是人类捕食的对象。

新的思考

  可是北京猿人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寻常的发现呢?

  会不会是发掘时遗漏了肢骨?这似乎不可能,因为发掘出的骨块,无论多么破碎,都不会被随意抛弃;更何况标本运到北京后,又要经过研究人员的按类分选,连细小的骨碴他们都能挑的出来。

  难道是受到了自然力的破坏?可是这里却发现了大量的动物肢骨,自然力绝不会单单破坏北京猿人的骨骼。

  那么是某种外力将猿人头骨带进山洞的?比方说水。然而,考古发现,凡是出人骨的地方都没有水流经过的迹象,那究竟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意大利罗马,享誉世界的文明古城,但1939年在这里却有了一个同北京猿人极为相似的奇特发现。

新的发现

  那是在罗马西南部的一个美丽小岛,齐尔切奥角,1939年2月25日,一次日常的考察工作,考古人员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20万年前的神秘山洞。

  在山洞深处一个用石块围成的圆圈中心,底朝上摆放着一颗人的头颅。在离石圈不远的地方,仿佛陪葬似的,放着三堆动物的骨骼,它们分别是赤鹿、牛和猪。可是,让人惊异的是,那颗人的头颅底部有一个大洞,整个头颅也破裂的很严重,象是遭受过有力的打击。而且,整个山洞中没有发现人体其余部位的任何骨骼,竟然孤零零地只剩下了一颗头颅!

  意大利的发现和北京猿人在这一点上非常相似:他们的头骨和肢骨数量的比例都极为不相称,齐尔切奥角的山洞中只留下了1颗头骨,而北京猿人有5个比较完整的头骨和极少量的肢骨。不过意大利的发现,还带着一种暴力的痕迹,莫非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果然,没多久,意大利的专家就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

得出结论

  研究人员首先测定这是一个20万年前的欧洲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的头骨,可是接着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他们却断定,他头部的右侧明显遭到过凶狠的击打。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专家认为,这颗头颅底部大洞的边缘,参差不齐,而不象自然力作用的那样相对平滑。

  因此,在20万年前的意大利,很可能这个尼安德特人丧生在同类手下,还被残忍地割下头带回洞里,砸开颅底吸干了脑髓!

  虽然意大利尼安德特人和北京猿人的现场情形极为相似,但是魏敦瑞当时也还没有将北京猿人和人吃人联系在一起,他认为,如果发掘遗漏、洞穴坍塌、水流的原因都无法解释北京猿人头骨和其他部位骨骼的数量不相称,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今天在非洲的草原上,生活着一种甚至让狮子都望而生畏的动物,它们就是地球上最凶残的食肉动物之一——鬣狗。

史前时期的鬣狗

  更加让人胆战心惊。从周口店的发掘来看,那个时期的鬣狗体格极为庞大,甚至超过了今天的东北虎,并且这种也爱吃死尸的动物牙齿尖利,撕咬力惊人,在周口店遗址中就发现了大量鬣狗带有碎骨的粪便化石,说明鬣狗嗜血成性,甚至连骨头也不会放掉。

  而鬣狗和北京猿人的关系极为密切。在猿人洞遗址中,北京猿人和鬣狗相互交错的化石堆积层清晰地表明,洞穴最早的主人应该是鬣狗,50万年前的时候,北京猿人开始入住这里,从此,双方交替占领洞穴,进行了长达数十万年的殊死搏斗。

  那么,在争夺洞穴的过程中,凶残的鬣狗会不会连猿人尸体中的肢骨也一起吞掉,只留下了没有肉的头盖骨呢?若真是这样,它们就一定会在猿人的骨骼上留下齿印或爪印,魏敦瑞开始仔细寻找。

  但是,魏敦瑞翻来覆去都没有在北京猿人的骨骼上找到鬣狗咬过的痕迹,因此不可能是鬣狗吃了人的肢骨,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是北京猿人自己,将头颅带到洞穴里的!

  难道,北京猿人会是专门猎人头颅的食人族?接下来的发现似乎更加支持了这种观点。

  根据当时对古人类的了解,魏敦瑞认为,出土的北京猿人的头骨和肢骨发展极不平衡。北京猿人的头骨是一种既保留了猿的特征,同时也具有人的性质的头骨,但是它显然与猿头更加接近。

  他们的脑壳很厚,大约是现代人的一倍。尤其他们下部膨大,上部收缩,而现代人恰恰相反,下部窄小,上部膨大,因此北京猿人的脑子不算大,只有现代人的一半。

  但是,虽然北京猿人的头部显现出更多猿类的特点,可他们的肢骨却和现代人的极为接近,已经基本具备了现代人的结构,也就是说,北京猿人完全可以象现代人一样行走甚至奔跑。

  这不禁使魏敦瑞产生了疑惑。

  当时通常认为,人能成为万物之灵,因为人的活动由大脑支配,因此,在进化中,大脑的发展应该走在肢体的前面。可是,北京猿人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难道,在50万年前的周口店曾经同时生存着两类人,一类人头脑发达,另一类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而这种大脑的差距可能导致了在饥饿状态时人吃人惨剧的发生,头脑简单的沦为了头脑发达的猿人的猎物?

  又一个的冬天过去了,魏敦瑞在北京的时间眨眼也有3年了,此刻窗外春意已现,魏敦瑞却无心欣赏,北京猿人身上不断出现的问题,使他感到有些疲惫。

  当魏敦瑞抱着心中始终存在的谜团,进行更细致研究的时候,他突然在头骨上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伤痕!

  1929年发掘的第一个头骨顶骨表面有多处凿痕;

  而在1936年发现的第一个头盖骨的额骨左侧和顶骨上有很深的切痕;

  第二个头骨的顶骨中部有一块陷下去的、大约1.5厘米直径的,浅而不平的圆凹痕,而且从凹痕处发散出裂纹,仿佛是遭到了某种尖状物的击打,并且在这个头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最后在第三个头骨的顶骨上居然有一个近三厘米的矢状深切痕!

北京猿人头盖骨失踪之谜

  “人类有许多东西都可以不要,但有一样东西却永远不能舍弃,那就是延续我们血脉的老祖宗。‘北京人’丢失之谜,是一个包含着创造与毁灭、文明与野蛮的跨世纪之谜。”

  对于为什么要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76年后,遗失化石64年后,再度寻找“北京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所长高星如是说。

  7月2日,在“北京人”的老家,北京市房山区,当地政府正式宣布成立“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至此,中国首个在政府领导下,统一协调民间积极性和政府力量,在全球范围寻找“北京人”的机构诞生了。

半个多世纪以来

  中国人对“北京人”的寻找、再发掘似乎变得比它的发现还要重要。难道这一切只是单纯地为了化石本身所具有的科学价值吗?

  1929年,中国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在位于北京房山区的周口店发现了一颗完整的头盖骨,这就是“北京人”头盖骨。这一发现把最早的人类化石历史从距今不到10万年推至距今50万年。“北京人”头盖骨的出土被学术界誉为“古人类研究史中最为动人的发现之一”。

  根据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提供的资料,周口店北京人遗址1927年正式开始发掘,此后的10年间,周口店猿人洞中先后发掘出土5颗完整和比较完整的头盖骨。

  发掘出的“北京人”化石起初一直保存在北京协和医院。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军队侵占了北京,但当时协和医院是美国的机构,悬挂星条旗,侵华日军铁蹄一时不敢踏入。这时,“北京人”化石在这个“保险箱”里还安然无恙。到了1941年,日美关系越来越紧张,为了使“北京人”化石不被日军抢走,协和医院与重庆政府协商后,决定把化石送到美国暂时保管。

战争爆发

  然而,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日本军队迅速出动,占领了北京、天津等地的机构。极具科研价值的5颗“北京人”头盖骨,连同牙齿147颗、头骨碎片、面骨、下颌骨、股骨、锁骨等,以及全部山顶洞的人类资料,就在这次转移到美国的途中神秘失踪,留下了一桩至今难解的历史悬案。

  对于头盖骨丢失的巨大遗憾,裴文中先生痛心不已。在去年举行的裴文中诞辰百年生平事迹展上,高星对记者说,“1982年9月,裴先生弥留之际牵挂的还是这件事。”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现者之一、著名古人类学家贾兰坡之子贾彧彰说,从日本投降以后,一些学者和民间组织一直在搜寻这些头盖骨化石,但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房山区相关部门在1999年也发起过“世纪末的寻找”,后来可能因为资金不足也没有持续下去。

最新进展

  贾彧彰说,从目前来看,有些线索都不太真实,找到“北京人”“我觉得希望不是特别大”。其实,找“北京人”有助于增强中华民族的自我教育,提高青少年的民族意识。今年正好是抗战胜利60周年,让全民族都意识到“北京人”头盖骨这个宝贵财富是在日本侵华期间丢失的,我觉得这是它的意义。

  据高星介绍,关于“北京人”的去向,各种推测很多。有的说它们已被日军破坏,有的说它们被运到了日本,有的则认为已被送抵美国。此外,还有猜测化石已石沉大海、在日军撤退时被留在韩国釜山、可能仍在天津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高星说,我们曾追踪过许多线索,最后证明都不是“北京人”。“北京人”头盖骨丢失时间长,目前有价值的线索不多,这次再度搜寻“北京人”将是一项艰难的工作,找到的可能性有多大还不敢说。但是寻找“北京人”并不是单纯地为了化石本身所具有的科学价值,它们承载着深厚的历史情结和民族情结,如果能找回化石,不但是一批文物的回归,而且是找到日本侵华的又一个罪证。

  多年来,寻找“北京人”的工作一直停留在民间操作和学者呼吁的层面。1998年,以贾兰坡为首的14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呼吁有关人士行动起来寻找“北京人”化石。此次房山区成立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工作委员会,是第一个由政府领导的行动机构。

  已经丢失的“北京人”倘若有知,也会感觉到这64年的寻觅,是中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痛。

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位于北京西南48公里处,遗址的科学考察工作仍然在进行中。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中国猿人属北京人的遗迹,他们大约生活在中更新世时代,同时发现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生活物品,以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8000年到11000年的新人类的遗迹。周口店遗址不仅是有关远古时期亚洲大陆人类社会的一个罕见的历史证据,而且也阐明了人类进化的进程。

概 况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位于北京市西南48公里房山区周口店村的龙骨山。这里地处山区和平原交接处,东南为华北大平原,西北为山地。周口店附近的山地多为石灰岩,在水力作用下,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天然洞穴。山上有一东西长约140米的天然洞穴,俗称“猿人洞”。1929年在此洞中首次发现古代人类遗存后被称“周口店第一地点”。

  周口店遗址区是中国华北地区重要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周口店第一地点——即“北京人”遗址。这一遗址是1921年由瑞典学者安特生首先发现的,此后又有多名学者对其进行了发掘。1927年加拿大学者步达生对周口店遗址进行正式发掘,并将周口店发现的三枚人的牙齿正式命名为“中国猿人北京种”。1929年中国考古学者裴文中在发掘中出土了“北京人”第一个头盖骨,轰动了世界。

  周口店遗址历经80余年时断时续的发掘,科考工作目前仍在进行中。第一地点现已发掘了40余米,但还不到洞内堆积的一半。在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出土的猿人化石、石制品、哺乳动物化石种类数量之多以及用火遗迹之丰富,都是同时代其它遗址所无法相比的。

  在周口店第一地点发现用火遗迹,把人类用火的历史提前了几十万年。遗址中发现有5个灰烬层、3处灰堆遗存以及大量的烧骨,灰烬层最厚处可达6米。这些遗迹表明北京人不仅懂得用火,而且会保存火种。

  遗址中还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石制品,原料均来自于遗址附近,石制品多为小型器,器型种类繁多,早期石器较粗大,砍砸器居重要地位。中期石器形制变小,尖刃器发展迅速。晚期石器更趋小型化,石锥是这一时期特有的石器。

  根据出土物可以证明,北京猿人在大约距今70~20万年的时期内居住于周口店地区,过着以采集为主,狩猎为辅的生活。其早期为距今70~40万年,中期为距今40~30万年,晚期为距今30~20万年。北京人是属于从古猿进化到智人的中间环节的原始人类,这一发现在生物学、历史学和人类发展史研究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文化遗产

  “北京人”头盖骨(额骨)化石真品。这件“北京人”头盖骨化石,是1966年在我国著名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先生主持下发掘出土的一块额骨化石,也是目前保存在国内的惟一一件“北京人”头盖骨(额骨)化石真品,与失踪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属于同一时期。

  震惊中外的发现

  “北京人”的发现,为人类起源提供了大量的、富有说服力的证据。大量事实表明,“北京人”生活在距今50万年前到20万年前之间,是属于从古猿进化到智人的中间环节的原始人类,这一发现在生物学、历史学和人类发展史的研究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揭开人类历史的序幕

  早在旧石器时代的初期,“北京人”已懂得选取岩石,制作石器,用它作为武器或原始的生产工具,在与大自然进行斗争中改造自己,表明“北京人”已经学会使用原始的工具从事劳动,这是人和猿的根本区别所在。

把人类用火的历史又提前了几十万年

  在“北京人”居住过的洞穴里,发现厚度达4—6米、色彩鲜艳的灰烬,表明“北京人”已懂得使用火、支配火、学会保存火种的方法,是人类由动物界跨入文明世界的重要标志。

  为研究北京生态环境变迁史提供依据

  通过对“北京人”及其周围自然环境的研究,表明50万年前北京的地质地貌与现在基本相似,在丘陵山地上分布有茂密的森林群落,其中栖息着种类丰富的动物种群。但也曾出现过面积广阔的草原和沙漠,其中有鸵鸟和骆驼栖息的遗迹,表明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北京曾出现过温暖湿润和寒冷干燥的气候状况。

  北京人及其文化的发现与研究,解决了19世纪爪哇人发现以来围绕科学界近半个世纪的“直立人”究竟是猿还是人的争论。事实表明,在人类历史的黎明时代,从体质形态,文化性质到让会组织等方面,的确有过“直立人”阶段,他们是“南猿”的后代,也是以后出现的“智人”的祖先。“直立人”处于从猿到人进化序列中重要的中间环节。到目前为止,“直立人”的典型形态仍然是以周口店北京人为准则,周口店遗址依然是世界同期古人类遗址中材料最丰富、最系统、最有价值的一个。周口店遗址是当之无愧的人类远古文化的宝库。

周口店猿人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世界文化遗产。

  龙骨山是周口店一个不大的小山,1929年裴文中先生首先在龙骨山猿人洞中发现一具最完整、距今五十多万年古猿人头盖骨,1936年贾兰坡先生又先后在猿人洞发现3个古猿人头盖骨;迄今为止共发现6个,被命名为“北京人”。在离猿人洞一百多米远的山顶洞中,还发现了距今一至三万年的“山顶洞人”头盖骨。可惜的是在二次大战期间,其中5个距今五十多万年的北京猿人头盖骨神密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1966年在同一地点又发现了2片五十多万年前古猿人额骨和1片枕骨,它们属于同一个体,这是人们知道下落的唯一北京猿人头盖骨。

  为了纪念周口店遗址博物馆建馆五十周年,2003年9月21日上午10时,这个古猿人的额骨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运回周口店,这是这个头盖骨在它被发现37年后重回周口店,第一次公开展出,展出至10月7日(此次展出不含与此额骨属同一个体的枕骨)。

电影:北京猿人

  影片介绍

  
4c51bf5f9102e.jpg
导演:佐藤纯弥

  主演:王祖贤 哀川翔 Kent Gilbert 长谷川初范

  类型:电影 剧情

  地区:日韩

  片长:90 分钟

  语言:原声对白 中文字幕

  剧情介绍

  侵华战争时期,日本人将掠得的北京猿人头骨偷运回国,途中沉没,成为一桩疑案。当年日本人将头骨化石偷运回国,隐藏几十年后,在和平环境下重新进行研究。他们将头骨化石中的DNA残片提取出来,进行培育,然后送入太空,据说这样便可以凭借太空中的粒子幅射,使其蕴育成熟。不料,载着北京猿人胚胎的飞船失事,坠入海岛,而北京猿人却成功地诞生了。

  而王祖贤扮演的中国美丽女间谍的使命就是将北京猿人偷运回国,从此便和日本科学家展开了明争暗斗。最后,双方不分输赢,而是达成了共识:北京猿人不是任何一国的财富,他们属于大自然。于是,猿人一家三口和一只同样由基因技术复制出来的猛玛象被放归了自然。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