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来历

  一,华夏为何意?

  “华夏”一词的本义即是:“华”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夏”为礼仪之大故称夏。

  “华夏”一词最早见于《尚书·周书·武成》,“华夏蛮貊,罔不率俾”。

  《左传•定公十年》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书经》曰:“冕服采装曰华,大国曰夏”。

  《尚书正义》注:“冕服华章曰华,大国曰夏”。

  可见,古人是以服饰华采之美为华;以疆界广阔与文化繁荣、文明道德兴盛为夏。从字义上来讲,“华”字有美丽的含义,“夏”字有盛大的意义,“华夏”本义即有文明的含义。

  1,知识小点。

   文化实际功能上分为人化和物化。

  A,人化,人之性情教化。B,物化,人之思想实体化!

  华夏二字在现实中的实体展示就是服饰和礼仪!

二,华夏的源地:

  河南洛阳的裴李岗,濮阳的45号墓穴,渑池仰韶文化等地,其出土的时间多在6000年之前,而且时间还可以上溯至万年,黄河流域在北方无疑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乃至整个中国,南方的水稻开种经过碳14的鉴定也是在万年的时间,谁才是源头我们可以这样来分析看待:

  河南宋豫人老师有讲到道法自然,蓝舍园老师提到《易》为群经之首,火文明之前的产物!也就是说华夏文明有一部分本身就是自然法则创造的文明,而后随着火文明的诞生,炎黄合族创造了华夏文明,这两部分才是真正的华夏文明的创造者,即自然和华夏先人!这也是为什么华夏文明自诞生起就会强调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原因!这个理念让华夏族迅速强大和适应环境,也成为这个文明坚定主导者和开发者,深刻的影响了人类的发展模式!

  有人认为华夏文明是地域文化的融合组成,表象看是如此,但这只是现在某些学者的融合论所致,这些地域上的文明源头还是一致的,可以看各新时代的玉器的琮,外方内圆,良渚上溯到6500年,而河图成书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二万五千年前,定义为华夏文明多分支说法可以接受!

  史前区域文化中没有易之理念和礼器外方内圆的物化展示,是需要仔细鉴别其族群!

特点

  当今人类的文明多是从人类使用火开始描述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那么火文明之前的地球是什么样的状态,有记录嘛?答案是有,记录他的正是华夏文明。这有什么区别呢?

  当今中国人常用马哲的话说,看事物要一分为二,但其理论中很少人对待地球文明是如此看法!并不全面。

  人类文明的发展就是对大自然破坏的过程,特别是人类掌握火的使用,诞生出复杂的社会分工,以及对地球格式化的改造!人类在破坏掉的环境中寻求真理,得到的很多是片面不全的伪真理,所以我们看到人类社会中诞生出的各种理论不断的被推翻,又有新的理论诞生,但还是会被推翻,因为这些后来的理论离没被破坏的地球太遥远了!那么华夏文明中对原始地球记载的是那部著作?就是《易》。《易》被成为群经之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易》是人类文明的钥匙,世界中各种文明,易都可以对其解释!

  了解了华夏文明的这个特点就明白为什么华夏文明在满清之前一直成为世界中心的原因,因为华夏文明为世界文明奠定了发展模式。

  1,何谓文明?

  “文”相对的概念就是“蛮”,蛮即大虫,虎,豹一类的蛮力动物,用蛮力捕食。“文”通“纹”指的是不通过使用蛮力而进化出花纹的一类动物,用鲜艳的外表来吸引,比如一只公鸡,如果你把它的羽毛拔光,鸡群的母鸡没一个会理它。由文不通过蛮力产生改变的就叫做文化,而文化要素的集合,形成一个系统,并对周边的国家产生深刻影响便是文明。文化要素不等于文明要素,有的族群的文化只是在其内部传播,但对于其他族群并不适用。有的族群的文化要素被全世界所公认上升为文明要素,但不等于就是其他族群的文化要素,还是属于原创族群的文化要素。比如西装,这还是西方的文化要素,而不是中国人的。我们的原创文化要素就是华夏。

  2,华夏文明要素的一些特征。

  我们复兴民族文明,就是复兴有别其他族群的文明,复兴汉族的原生态文明!寻找与其他文明的不同点!华夏就是我们汉族原生态的文明要素,曾经深刻影响世界。

  华:服章之美为之华;夏,礼仪之大谓之夏。

  服饰和礼仪的独特是其他族群一直效仿和借鉴的,日本,朝鲜,韩国,琉球,越南等先后从我华夏取经。除了这些文化要素,我们还有更多华夏文化要素。比如我们对夏夷和逆孝的定义!

  “夏夷之辨”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区分呢?很多人可能分不清,因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文明是世界上其它族群无法比拟的,让一些人以为我们的‘夏夷之辨’是文化的判断方法。文化区分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根据我们中国所有的文化典籍,包括我们文化发展的脉络,和文化的层次,也是解释不通的。为什么解释不通呢?从我们文明的层次来判断,我们文明的层次有‘家、国、天下’,也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你提的判断方法,首先必须符合‘家’这个层次的文化,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必须要一以贯之,何谓一以贯之呢?就是说你在你的文明体系里从始到终,从你的祖先贯通到现在。如果你的文化是贯通的,那就是正确的了。判断我们的文化正确和错误与否,就要从这两个方法去判断:一个是历史上能不能贯通,也就是从我们祖先,也就是从炎黄开始能不能贯通,因为从黄帝开始,文明开始固定下来,能不能贯通到现在;第二是能不能从文明的层次上贯通,我们的层次上怎么贯通呢,就是‘家、国、天下’会不会贯通,因为我们的一些判断标准会模糊不清,所以要把他搞清楚就要回到‘家’这个层次上。因此你要搞清楚‘夏夷之辨’,必须要看两个,也就是能否贯通炎黄这个历史以及能否贯通‘家、国、天下’这个层次。炎黄这个历史,这里就不谈了,因为我们以前都谈过,就是‘阪泉之战’后的炎黄合族,已经分析清楚了,‘合族’就是合的‘炎黄’,非炎黄就不算这个族类。

  这里就讲‘家’这个层次,因为你要判断我们的文化是否符合标准,你就要首先过哪关?就是‘家’这个关。就好象我们家的人一样,他要出仕,他要治国平天下,首先他就要‘齐家’,‘齐家’做不好就不要谈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就没他的份。所以,就要回到这个‘家’上,这个‘家’不是‘家庭’的家,而是‘家族’的家。哪个属于这家人,哪个属于那家人,我们怎么判断呢?就用姓氏,姓氏就是血统。这个张家的人和李家的人是怎么判断的,你是姓张氏的人就是张家的血统,姓李氏的就是李家的血统,在判断谁是谁家的人,就是这样判断的。

  那么,可能有人问,你讲一个这样的概念和‘夏夷之辨’有什么关系呢?我告诉你,我们的文化他都是要贯通的,‘家、国、天下’都必须贯通的,必须是一模一样的,既然在‘家’上他是用血统来划分的,‘国’上也是用血统来划分的,天下的族群也是用血统来划分的。如果只是‘家’上用血统划分的,而‘国’上不是用血统划分的,那就乱了,那就不符合我们祖先的训导了,不一以贯之,就不符合我们的文化‘齐家、治国、平天下’。你想想,在家的时候用血统判断,在国的时候用文化判断,在天下的时候用其它判断,那你说这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这个必须要追到这个家上,因为家是用血统来判断的,所以,国也是用血统来判断的。我们过去的国就是哪个家族的封国,他这个国可不是混乱的,今天是这个的,明天是那个的,他就是哪个家族的封国。但是在这个家族的封国之内,他允许别的家族在里面,甚至当官都是可以的,但是这个国一定是某一家族的,是某一分封家族的,与血统是一致的。那么,到这个天下,天下是谁的呢?这个家根据血统划分属于谁的,这个国根据血统划分属于谁的,那么这个天下也分属于谁的,这个天下,我们认为就是属于我们华夏的。也许有人问,凭什么属于我们华夏呢?我们祖先就这么认为的,所以你讲理论的时候,理论必须有立论的基础,这个立论的基础,他历史上就是这样立论的,他没什么可谈性的。这个天下需要诸夏人来统领的,为什么要诸夏人来统领,这个不需要跟任何人争论的,我们的祖先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你讲理论对不对,特别是我们华夏的文明,你记住有一条:和祖先是不是打架。我们华夏文化有一条判断标准,就是你做的东西对不对,就是你和祖先的一样还是不一样,如果你和祖先不一样,那就错了,如果你和祖先一样,那就对了,为什么?因为这是我们祖先立论的。所以,我们的文化就是这样传承的,孔子讲‘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就是说,我们的文化是述祖先的文化,我们的文化‘信而好古’。对我们过去的历史,我们是‘信’的,我们是‘好’的。‘信而好古’这个是原则,就象孟子批判杨墨‘无父无君’,他并不是说你这个理论怎么样,我们的祖先都是‘有父有君’的,你这个‘无父无君’就是禽兽。这个道理是什么呢?这个道理就是华夏的道理,就是你不符合祖先的就是错误的,你和祖先一样的就是对的。有人说,假如祖先错了怎么办?你要记住‘信而好古’,你没有权力去怀疑祖先是错的。所以,在讲我们华夏文化的时候,你要知道这个原则。有人说,那不是不让人思考吗?你要先知道这个概念,你只有进入一个更高的思考范围,才能懂得文化的境界是什么,如果一个文化都必须要用理论来辨别的话,那这个文化的境界就不一定高了,那么,他是什么呢?他是逻辑,他是知识。知识的层次,进入的时候,都要先懂他是什么,比如学勾股定律,你学这个知识,你首先要知道勾股定律是什么,他必须回答这个东西。

  最终必须要告诉你,文化他回答你两个东西最重要,第一是‘志’的问题,第二是‘气’的问题。关于‘志’,作为文化来讲,什么样的文化都没有作为奠定‘中心’的文化的志向最大,他是天下文化的中心,那么,这个‘志’就是很大了。还有就是这个‘气’,他要‘气贯长虹’,你这个‘气’不能今天口气很粗,明天就象游丝一样,那就不行了。所以,这个‘气’要一以贯之,浩然之气,要从上到下,从历史到未来都要养着。所以,他必然要告诉你和祖先一样,只有你和祖先是一以贯之的,他这个气才是永远不断的,才永远有那个浩然之气,才是贯通的。假如说你今天和祖先不一样,你的儿子和你不一样,你的孙子和你儿子不一样,这一百年和下一百年不一样,那你这个‘气’就必然断了。一个民族的文化一旦断了,那么这个民族,这个族群就该灭了。如果他的‘志’不是‘中心’的话,他的‘志’变成边缘了,变成附属了,那么这个民族就要马上退出历史舞台了。所以,一个民族的文化就要解决什么?就要解决他占据中心这个志向,还有就是一以贯之的气象,他的志向和他的气象就要合而为一,我们讲人要有‘志气’,这个是学习文化的基本标准。

  因此,你看我们的祖先,过去都是这样区分的,在家根据姓氏,谁家的血统就是谁家的孩子,在国分到谁家就是谁家的,这个天下就是我们华夏的。我们的祖先认为‘家族、国家、天下’是三个不同的层次,而这三个层次是贯通的,也就是说他的标准是一样的,如果标准不一样,也就是说你解释错误了。所以,我们祖先就把这个族群的划分采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血统的方法。采用血统的方法,也是‘法自然’的一种状态。就是最上古的时候,也就是原始的时候,包括荀子也讲过,韩非子也讲过,那时候的人不知道父母,他没有进入文明,他没有进入文明的原因就是没有用父系的血统对人进行划分。那时候的人还不知道父母是谁,就象这个禽兽是一样的。所以,用血统把人分开,这个属于这个家族的,那个属于那个家族的。用血统划分了以后,这个社会才有了根本的秩序,也就是说‘父系血统’划分是社会的一个基础文化,也就是一个基础的标准。而这个基础的标准在我们祖先这个地方优先把他系统化了,理论化了,也就变成了我们的‘齐家,治国,平天下’。也就是以父系血统划分人群,把他推广到社会,做成了三样东西:一个是‘家’,一个是‘国’,一个是‘天下’。就是在‘家’这个地方以‘姓氏’来划分,在‘国’这个地方以‘诸夏’来划分,天下的话,就以‘华夏’来划分,就这么简单。‘夏夷之辨’的基础理论是什么?就是血统划分,属于炎黄子孙的就是诸夏,非炎黄子孙的就是夷狄。我们对四周的夷狄有多种称呼,有的叫夷,有的叫蛮,有的叫狄,甚至到现在的时候,我们称呼西方的为鬼子,还有日本鬼子,西洋鬼子,其实夷狄和鬼子是一个概念,包括鞑虏、鞑子、鬼子、犬戎、蛮,都是我们的祖先对他们的特点的称呼,他们的身份都是一样的,非华夏,非诸夏,也就这么简单。他都是用炎黄血统来划分的,‘夏夷之辨’就是一个标准,就是血统的标准。

  ‘夏夷之辨’以血统为标准,那我们的文明怎么讲呢?文化这个标准不是用来辨别夏夷的,文化这个标准对内,就是在诸夏范围里用来划分正统与非正统的,就是‘孝和逆’的,而文化对外用在‘夷’那里是划分‘敌和友’的,他是我们的友邦,还是我们的敌人,就是说,他们朝贡朝拜我们华夏,他就属于我们的友邦,或是我们的附属。他不朝拜我们,也不给我们递书,什么也不给我们,也就是说,他就对你进行邦交,称你为中国,天子,中央之国,他就是夷狄,很多都是你的敌人,我们就是这样的区分方法。所以,通过‘夏夷之辨’和‘孝逆之辨’就把历史上的迷雾给拨开。‘夏夷之辨’就是用血统的方法把世界上所有的族群,也就是我们和其他的族群划分开来,就是我们和他们划分开来,就是把诸夏和非诸夏划分开来。诸夏是什么?就是炎黄子孙。非诸夏就不是炎黄子孙。就是把这个世界一分为二。你看西方也好,还是这个所谓‘中华民族’也好,你看他很复杂,其实没智慧。

  我们用到文化的地方,是作为二级概念。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最高明的地方,他知道‘位’,比如说‘圣人之大宝曰位’,要把一种东西彻底的分开,并且再对他们进行准确的定位,要靠不同的秩序来划分。就是说,你先用血统把族群分为两部分,这个不是种族主义,这个是很自然的划分方法,比如你姓氏李的和姓氏张的,哪家的人都是很自然的,哪家生下的孩子这个是自然形成的,不是他家生的孩子就不是他家的,这个叫‘道法自然’。所以一个东西,要准确,要合理,要持久必须要和自然是一样的。如果他和自然不一样,那叫‘闻士太多’,在区分最重要大道理的时候,根本不考虑文化,根本不考虑思想的。最大的文明,就是父系产生了以后,就是自然产生父系以后,作为辨别你我的一种标准,这种标准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把他给升华了。所以,在家用‘伦理’,在国用‘诸侯’的方法,在天下用‘夏夷’的方法。总之,天下区分方法不能和家的区分方法有冲突对抗,而‘家’的区分方法不能和自然相对抗,我们这个‘父系血统’就是一个自然。如果相对抗了,跟他有一点不一致,那都是错误的。因为我们的文化都是贯通的。第一级不要考虑文化,就是用自然的方法,炎黄子孙就是诸夏,非炎黄子孙就是夷狄,就是这样区分的,区分开了,就区分了你我,才能把我们和他们区分开来。有人说,你讲华夏文明讲到现在,突然天下不要文明了,我要告诉你,我们的文明是什么呢?凡事不要用错了,圣人之大宝曰位,任何东西你一旦越位,那你对华夏文明必然搞错了,搞混乱了。我们是一个文明很大的族群,但是文明不是乱用的,就是这个文明有严格的界限的,就是说你不能推出任何一步,比如你在家是讲孝的,在国是讲忠的,孝就不能从家推到国。因为这个自然不会有错,你人对他进行创造,进行闻士过的,他都是错误的。血统就是如何把族群划分的更准确,他就是找到那个自然的中,中道就是自然之道,哪个最中,我们祖先觉得血统划分下来最中,就是最好。

  血统划分了以后,再用文化划分第二级的东西就简单了。第二级怎么划呢?就是你这个血统把族群一分为二了,就是‘夏夷’之辨完成了。但是在这个‘夏’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在这个‘夷’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通过文明的标准,就是在我们祖先自己内部,夷狄呢,就不讲了,因为通过‘夏夷’之辨区分开来了。我们区分开了以后,下面就是对诸夏进行怎么样的定位,就是炎黄子孙怎么定位。我们把炎黄子孙区分开来了,就一定定位好了吗?其实还没有,还要进行定位。定位什么呢?就是在炎黄子孙中,符合华夏道统,也就是黄帝道统,到周以后是春秋大义。天子的政权符合道统,他就是正统,因为天子的政权符合道统的,他对祖先来讲,他就是孝子。否者这个国家就不是正统,非正统,因为他是非正统的,那么他的乱象就会频出,因为他的非正统就无以号令华夏,所以,他在管理华夏的时候,越管理越乱,谁都不会听他的,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是一个敬祖的民族,我们的宗教是祖先的宗教。所有的东西,当你的政权,当你的理论,当你的思想回答的东西都跟祖先不一样,就会出现什么呢?就是你无法号令炎黄子孙,炎黄子孙不听你的。有人说,我搞这套理论很好啊,我比祖先这个理论好多了。但是他不知道,我们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与祖先不一样就是非正统,你是逆统,你是逆,你就不能号令这个天下,号令这个炎黄子孙。理论就是这样的,惯性也是这样的。你不能觉得你的理论多好,多先进,不说你代表三个,代表三万个也不行。你说你是先进阶级,你再先进也不行。你搞再多出来,到最后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至于为什么?只能跟你讲,你符合祖先的就是对的,你不符合祖先的就是错的。也就是说,符合道统的,你这个天子对祖先来说称为孝,你就可以号令诸侯,如果你不符合祖先,那你就号令不了诸侯。有人说,我重新来搞一套,我把原来的好东西都搞出来一套,那也不行。他这个是有规范的,你必须了解道统的本质,道统的本质就是我们这个民族本性的延续和继承。率性之道,如果你连祖先的道统的延续性都不信了,你就根本没有认识到我们这个民族的本性是什么,也就是说如同你去银行取钱,你连卡的密码都不知道,你连这十几亿人的本性都不知道,你怎么去统领他们,你怎么去治理他们,你搞再多的理论,跟他们没有关系的。你这个银行卡搞的再漂亮,但不知道密码,你的理论搞的再好看,不符合道统,都是逆的理论。文化,思想讲到最后,到高处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一个方向和立场,也就是说,你的方向对不对,立场对不对。你的方向不对,你做的再多,再怎么做就是胡闹,南辕北辙。因为你去的这个地方方向就不对,你的马再好,你的马车再好,驾驶技术再好,你离他只能越远。我们为什么有个孝和逆?孝就是祖先的方向,就是你跟祖先的方向一致,你跟祖先的立场一致,你就是孝,你就是正统。你不和祖先的方向一致,你就是逆子,就是不孝,就是非正统。你是非正统就无以号令天下。我给你举个例子,一个家族里,你要在家族里统领家族,至少要遵循祖训,如果你连祖训都不遵守了,那我告诉你,你不足以统领这个家族,即便他能暂时统领这个家族,当他稍微有衰落的时候,马上就会有祸乱出来,照样统领不了。所以,孝逆之别就是告诉你文化的概念就是一个方向的问题,和祖先一致的就是孝子,就是正统,和祖先不一致的就是逆子,就是非正统。至于这个讲出来以后,你理解还是不理解,那是你的事情,但是,要告诉你,这个方向搞错,你做再多的理论都是白搭,最后南辕北辙。和祖先方向立场一致,是正统,是具有凝聚力和力量的,这个就是通过一种方法把我们的族群的秩序给奠定出来,这个方法就是‘孝逆之别’,就是正统和非正统的区分。

  对夷那部分,当有奉我们的文明来朝贡我们,那就称我们的友邦。如果他想毁灭我们的族群和文明礼仪,我们就称呼他们为夷狄,鞑虏,鬼子,就是这样的概念。所以,我们的历史就是这样划分的。当我们对内把符合正统的称为‘上’,把其它族群奉我们的称呼为‘友’,有正统和友,这样的天下,就是一个有秩序的天下。当我们把天下秩序建立起来以后,有两个问题要解决:一个是对内的伐逆,一个是对外的攘夷。为什么我们要讲‘尊王攘夷’,讨伐诸侯,天子对诸夏叫‘征伐’,诸夏对夷族叫‘剿’,‘剿灭’,‘攘’。这些都是不一样的,都是打仗,为什么叫法不一样呢,包括蒋公讲攘外必先安内?因为首先用血统把夷夏区分开来,对诸夏,那叫逆,叫伐逆,对夷那叫攘,叫驱除。对待炎黄子孙和对待夷狄的方法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汉奸也好,小偷也好,你先别管他,他们都是炎黄子孙,你先把他们划过来,划过来不是说就没有了,要伐逆。我们对待炎黄子孙内部,就是先把你定为‘逆’,定为‘逆’不是要先把你杀掉,你失德了,就要对你重新教育,重新教育以后,你归夏了,你从逆子变为孝子了,就把你原来的帐给勾销了,如果教育了你,你屡教不改,那就把你伐掉,天子征伐诸侯不会马上去征伐。当诸侯出了件事情,天子肯定要派出自己的钦差去把他训导一番,训导一番后,你还逆,就把你伐掉。当把这个人定位为逆后,他还具备了炎黄子孙的继承法权,但是剥夺了他正统的权利,当你不去掉自己的逆的身份后,就有可能会把你伐掉。就是说,他这种身份认定,既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否定。对我们这个民族进行合族,出现方向不一致,出现逆子很正常,就好象一个家出现不孝子是很正常的,你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回来,就是如何合族。这个‘逆’字包含了对其绝对的肯定和绝对的否定,所展现出对合族高超的智慧,他必须你去体会去思考才会明白。为什么我们用‘逆’的身份去定位他们,到最后会形成合族呢?就是说他有绝对的肯定和绝对的否定,也就是说他有绝对的肯定和绝对的否定,只要他抛弃逆子身份,他就会安全的回归华夏。因为里面包含了绝对的肯定,逆子回归了以后包含了绝对的安全。就好象一个人,他爸爸是不孝子,但他儿子不一定是不孝子啊,他儿子回老家,他说我不跟我爸爸那一套,我跟祖先那一套混,这里面包含着绝对的肯定,只要他回家,老家人是绝对不可能为难他的,我们有个规矩,就是只要逆子归夏,家人是不能惩罚他的,这个是绝对的肯定。除此还包含一种绝对的否定,就是你不回家,没说的,就只有把你干掉,这个就是伐逆。

  我们民族为什么用正统和非正统去合族呢?为什么用逆和孝去合族呢,不用别的?因为这个能合族,包含着一种高超的政治智慧,这不是用语言能给你讲清楚的。也就是说一群人用一种方法去统治这个国家,他要抛弃现在方法,他最大的危机是什么呢?就是安全问题。如果你这种理论不具备这种绝对的肯定,他就不会有这种安全感,他就不会抛弃他原来的理论,势必和你抗争到底。还有,如果它不具备绝对的否定,一旦里面一部分人出来以后,那这一部分人和那一部分人之间的斗争,从道义上来讲,也不具备号召天下。所以,他只有对‘逆’教导过以后,如果不回来,我有绝对讨伐你的权力。那么,他就具备了把这些逆清倒掉的理论,所以说‘伐逆’他就是我们道统的含义和诀窍。所以,我们的族群,他要用‘孝和逆’,正统和逆统来再划分这个族群内部。

  只有用这个血统将这个天下划为‘我们的’和‘非我们的’,完成‘夏夷之辨’,然后再在我们自己的族群内部完成正统和逆统之别,完成后,就完成了合族。这个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对族群的区分,定位,就是如何来保合诸夏,如何协和万邦,统领天下。这个就是一个秩序的标准。

  总之,我们的划分方法就是秩序的方法,分为血统和道统的方法。血统首先划分你我,然后道统对内划分族内的正统和逆统,也就是孝和逆,对外划分友和敌,这个就是两分法和秩序法。当我们按照这个划分以后,族群就会非常清楚,天下就正确的定位,不会有任何错漏,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丢掉一个家人,也不会抱回一个狼崽,就是这个概念。

华夏文明怎么认识地球!

  中国人对地球的传统认识一般为天圆地方,就是球体认识。不过舍园老师提到了华夏人的另一个认识就是外方内圆的模型,这个模型不仅描述了地球,其实还是宇宙有描述。目前的科技是无法测试到宇宙的边际,它一直在扩张,四维一直在扩张,而居其内的银河系,超级银河系,太阳系等都是自引的中心圆,很相似!所以古代有专门的占星术,除了司农等气候的预测,还有就是星体的变化对地球,人类造成影响的预测,现在我们的预测学中很少有这一分类。

华夏文明的延伸之谜

  1988 年1 月,75 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巴黎发表联合宣言,向全世界呼吁: 21 世纪人类要生存,就必须汲取2000年前孔子的智慧,必须重新认识东亚文明。一石激起千层浪,被视若全球人类未来希望的西方文明一时成为众矢之的,被指责为20世纪诸多社会危机的罪魁祸首。 这一现象很大程度上源于20 世纪后期的两大奇迹: 一是东亚崛起的奇迹。 二是海外华人创造的奇迹。这一切都使人体验到了延伸于海外的华夏文明之风采,也使人感受到了华夏文明的生命力之无穷。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