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情节

  结婚乃人生一大乐事,所以办婚事又称办喜事。办喜事当然离不开喜神,旧俗,新娘坐立须对正喜神所在的方位,但这方位何在,就要请教阴阳先生了。

  阴阳先生对于喜神方位,还有一套说法,收入清朝乾隆年间成书的《均纪辨方书 喜神》中:

  喜神于甲巳日居艮方,是在寅时;

  乙庚日则居乾方,是在戌时;

  丙辛日居坤方,是在申时;

  丁壬日居离方,是在午时,

  戊癸日居巽方,是在辰时。

  阴阳先生推算出喜神的方位后,新娘的轿口必须对着该方向;新娘上轿后,要停一会,叫作“迎喜神”,然后才能出发。

  迎喜神时,可在历书中查询喜神的方位。

历史

  旧时,北京妓院中还有这种习俗:大年初一天刚亮,妓女要拉上相好的去走“喜神方”,即寻找喜神所在的方位,认为“遇得喜神,则能致一岁康宁;而能遇见白无常者,向其乞得寸物,归必财源大辟”。

  喜神并无特殊形象,完全是福神——天官的翻版。与其它婚俗、性俗相比,拜喜神的风俗似乎迷信色彩更浓一些

电影《喜神报仇》

  戏班女工小珍大意将压衣箱之喜神翻转,惹来一场大祸!首先,小珍被杀,而当地谭司令官垂廷花旦玉容美色,花与师兄白玉楼相好,班主与戏班中人为谭收买,合谋杀死白玉楼,更诬陷白是奸杀小珍之凶手。白玉楼鬼魂为报冤仇而将戏班中人陆续杀死,谭司令寿辰之日欲向花玉容逼婚,白之鬼魂出现,与新加入之武生萧元庆联手尽歼奸徒!

《喜神》电影内容

  青山沟村李村长的儿子李小山下月六号结婚,李村长两口子忙着找张罗婚事的捞头忙(方言:农村主持红白喜事的人)。李村长想借儿子结婚的机会,在村儿里带头煞一煞大操大办请客随礼这股歪风,村长媳妇寻思这些年给别人随礼少说也随出去好几万,如今轮到自各家儿子结婚,怎么的也得捞回来点,这过日子不能光出不进。

  村长请官二舅做捞头忙,村长媳妇想把儿子的婚事交给河西青山湖村的马大辫操持。为此,两个捞头忙在村长家不期而遇。村长请官二舅,有村长的理由:前些日子官二舅的红白理事会成立,村长作为“地方官”亲自到场,答应将儿子的婚事交给官二舅操持,让官二舅的红白理事会做回开张的生意。

  村长媳妇请马大辩,也有村长媳妇的道理:在青山湖、清山沟这十里八村,马大辩做捞头忙那是有口皆碑,最主要的,是村长媳妇想通过马大辩做捞头忙,把这些年随礼随出去的钱往回捞捞。当爹妈的有当爹妈的道理,毕竟是儿子李小山的婚事,李小山创业道上的的朋友杨乐出主意说,不如让官二舅和马大辩来一个招投标,看谁最后中标。

  第二天,官二舅和马大辩拿着自己的标书,来村长家碰头。想着结个婚能收十四五万的随礼钱,李小山在当村长的爹上大坝施工现场督阵的工夫,通过妈的嘴,将操持婚事的事交给了马大辩。马大辩“中标”,开始履行自己的诺言,为给老李家捞回十四五的随礼钱组建请客团,分金、红、黄三中请柬,按照户口册上的名字,挨家挨户送请柬。

  马大辫不管军烈属、五保户、残疾人、困难户挨家送请柬逼着送礼的做法,在村里引起不好的影响,官二舅看不过眼,决定帮助村长煞煞这股歪风。官二舅从大坝工地赶回来,及时制止了家里的闹剧。村长辞了马大辩请官二舅,李小山未过门的媳妇孙小华那边当初请官二舅,如今官二舅让姑爷家给请走,孙小华的爹只好请马大辩。

  一场风波过后,李小山和孙小华的大婚按期举行,村里应邀前来贺喜的老少爷们,因为不用随礼钱,个个喜笑颜开。官二舅一手主持婚礼,马大辩作为新媳妇孙小华的娘家客横挑鼻子竖挑眼。官二舅本着和为贵的思想,处处化解马大辩挑起的风波,将一场新人新婚,办出既秉承传统又不失时尚的新气象。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