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通常为一年)内物质资料生产部门的劳动者新创造的价值的总和,即社会总产品的价值扣除用于补偿消耗掉的生产资料价值的余额。在使用价值上,国民收入是由体现新创造价值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所构成。创造国民收入的物质生产部门,有农业、工业、建筑业和作为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内继续的运输业、邮电业以及商业等。

目录

决定国民收入增长的因素

  主要有:①社会投入物质生产领域的劳动量的增加。在社会劳动生产率不变的条件下,国民收入的价值量和使用价值量同社会投入的劳动量成正比。投入的劳动量愈大,国民收入的价值量和使用价值量就愈大,反之,就愈小。②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在社会投入物质生产领域的劳动量为一定的条件下,国民收入的使用价值量同社会劳动生产率成正比,社会劳动生产率愈高,国民收入的使用价值量就愈大,反之,就愈小。当社会劳动资源已得到较充分的利用、经济的发展达到较高水平的阶段时,发展科学技术,提高社会劳动生产率,是增加国民收入的主要途径,也是增加按人口平均计算的国民收入的根本途径。③生产资料利用的节约。这意味着社会总产品中用于补偿消耗了的生产资料的减少,从而使国民收入的使用价值量增加。

分配和使用

  国民收入在生产出来以后,要进行分配。分配过程分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初次分配是在参与直接生产过程的各方面当事人之间进行的。再分配则是在初次分配的基础上在物质生产领域和非物质生产领域之间,在国民经济各部门之间、各部分人之间进行的。在非物质生产领域从事活动的人,如国家行政人员、军人、文化和艺术工作者、教师、医务人员等,他们的收入是通过国民收入再分配形成的。国民收入再分配一般借助于税收、价格、保险费和国家预算等经济杠杆进行。通过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形成各个阶级、各个社会集团、各部分人、各个部门、各个方面的最终收入,最后作为消费基金积累基金分别用于消费和积累。

国民收入指标的经济意义

  ①国民收入指标综合地反映一国的经济实力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特别是,一国按人口平均计算的国民收入额,是反映该国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一项重要的综合指标。②国民收入的生产结构和经济成份结构指标综合地反映一国的国民经济结构。③国民收入指标综合地反映社会再生产中各种错综复杂的经济关系。在不同的生产方式下国民收入具有不同的社会性质,反映着不同的经济关系。例如,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民收入用于消费和积累的比例反映人民的目前利益和长远利益之间等经济关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者的消费部分与资产阶级的消费和资本积累的部分之间的比例则从一个侧面反映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经济利益对抗的关系。④国民收入的生产、分配和使用中的各种比例关系,例如,消费基金和积累基金的比例关系及其内部各部分之间的比例关系,是社会再生产中的重要比例关系,对社会再生产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⑤国民收入是反映宏观经济效益的综合指标,例如,国民收入的增长额同积累额进行比较用以考察积累的经济效益等。由于国民收入扣除了物质消耗的因素,避免了社会总产品中生产资料消耗的价值的重复计算造成的虚假现象,因而能够比较准确地反映社会新增的物质财富。由于国民收入指标的经济意义,世界各国都在进行国民收入的计算和分析。

资本主义国家计算国民收入的理论和实践

  资产阶级经济学,无论是古典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都不能正确地说明国民收入的本质、来源和分配的规律。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代表A.斯密,一方面承认劳动是所得的源泉,劳动创造价值,但另一方面他认为在社会产品的价值中不包括生产资料的转移价值,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产品的全部价值分解为工资、利润地租三种收入;劳动得工资,资本得利润,土地得地租;工资、利润和地租构成“纯收入”,并作出价值是由这三种收入构成的结论。斯密的这个庸俗见解,后来被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奉为教条。他们利用“斯密教条”,发展了古典经济学关于价值理论和再生产理论中的庸俗成份。例如,J.-B.萨伊鼓吹“生产三要素”,认为价值是由劳动、资本和土地三个要素“提供了生产性服务”的结果;工资、利润和地租是由此取得的相应的“收入”。萨伊提出了所谓“三位一体”的分配公式:劳动得工资、资本得利息、土地得地租。这就根本否定了劳动是创造资本主义国民收入的唯一源泉,掩盖了产业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马克思说:萨伊的“这个公式也是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的,因为它宣布统治阶级的收入源泉具有自然的必然性和永恒的合理性,并把这个观点推崇为教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939页)。

  “斯密教条”和萨伊的“三位一体”公式是资本主义国家计算国民收入的理论根据。这种计算抹杀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区别,否定各阶级和阶层收入的性质和来源的区别,把国民收入解释成全社会各阶级、各阶层、各种职业人员的收入总和。例如,美国按部门计算的国民收入,就包括政府官吏的薪金、非生产性的服务业收入、银行和保险业的收入等等。在薪金项内,既包括生产工人的工资,也包括经理人员的薪金等等。按照这种计算,不仅在物质生产领域中创造国民收入,而且在非物质生产领域中也创造国民收入,不仅从事物质生产的劳动者创造国民收入,而且凡是有收入的人,包括牧师、警察、军人、法官、食利者、赌场老板,等等,都创造国民收入,从而掩盖了劳动和资本、剥削和被剥削的对立关系。所以资本主义国家统计中的国民收入有极大的虚假性和欺骗性。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