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称谓

  名称:

  媳妇

  释义:

  1、xí fù(名)

  a、儿子的妻子。儿子的父母对儿子的妻子称呼。

  b、小辈或晚辈亲属的妻子(前面加晚辈称呼):孙媳/侄媳。

  2、xífu(~儿)(名)<方>

  a、妻子:他媳妇是教师。

  b、泛指结了婚的年轻妇女。

  3、xífu(名)

  年轻的妻子:老一辈认为,媳妇一词多指婚龄不长的,结了婚的年青女子。

电视剧

  片名:媳妇
4c540c8f9daaa.jpg
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国语

  集数:30集

  导演:斗琪

  主要演员:

  娟 子 饰 田 歌

  彭 玉婆 婆 徐淑贞 

  陈 锐 饰 高天羽 

  吕晓禾 饰 田 父 

  牛 飘 饰 田牧野

  刘文凤 饰 沈丹竹

  高 瑜 饰 田 唱

  范依辰 饰 高 壹

  姚 亮 饰 孟庆林

  李牧霏 饰 胡 燕

  郭 鹏 饰 花泪痕

  舒力生 饰 白阿姨

  何 强 饰 秦医生

  王向东 饰 舞蹈老师

  李 勇 饰 警 察

  陈学刚 饰 秘 书

  李秋芬 饰 主 任

  刘淑清 饰 大美人

  车亚丽 饰 老太太甲

  田 智 饰 老太太乙

  孙 艳 饰 浪荡女人

  庄美芝 饰 班主任

  李 波 饰 老 师

  安 宁 饰 高壹同学

  康 朋 饰 高壹同学

  苟宇聪 饰 高壹同学

  莫哲洪 饰 高壹同学

  赵 欣 饰 高壹同学

1.剧情介绍

  即将步入40岁的田歌,担任杂志担发行部主任;丈夫高天羽与她是大学同学,所在的工厂濒临倒闭;儿子高壹,正准备中考。一家三口平静的生活,因为婆婆的到来而被打乱。

  婆婆退休前是副县长,退休后性情大变,原本性格开朗的她现在整日疑神疑鬼如履薄冰。田歌把婆婆从老家接来,以为换了环境会让老人的情绪好转起来。不料,儿子高壹对奶奶很有意见,他精力旺盛,聪明却不好学,总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情。婆婆到来没几天,就因为高壹的言行不辞而别。更让田歌心惊的是,婆婆竟然割腕自杀。

  婆婆经抢救脱险,田歌成为众人谴责的对象。高天羽为妻子抱不平,遭到领导批评。委屈的田歌心疼婆婆,下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解开婆婆的心结,让婆婆高兴起来。让田歌头疼的,还有她父亲。老伴去世后,田父到乡镇企业发挥余热却总惹祸,尽管田歌一直悉心照料父亲,但父亲偏心眼,总认为一去日本八年的小女儿田唱才是最孝顺他的孩子。田父不满意田歌对婆婆的迁就,他动辄就以去日本投奔小女儿,要挟整日守在他身边辛苦操劳的田歌。田歌有苦难言,好在哥哥田牧野体谅她这个妹妹。

  田唱突然从日本归来,其实好面子的她早就在日本离了婚,她一直干的是写字楼里的清洁工,她打算回国发展。田唱自以为是、盛气凌人的臭脾气,让田歌在婆婆面前深感难受,可父亲还总是偏袒田唱。田唱出言不逊,不仅与嫂子沈丹竹打得不可开交,甚至指责姐姐田歌为什么不把婆婆送进精神病院。

  沉重的家庭负担,加之杂志社同事胡燕的使坏,让社领导对田歌产生成见,田歌的工作环境变得越来越差。与此同时,高天羽的事业也很不顺,受挫和误解让夫妻俩的感情起了波澜。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父亲与婆婆关系紧张,田歌两边受累;儿子打架生出事端,她操心不断;妹妹与嫂子的嘴仗,永远也打不完……田歌以她的善良宽容和女性的柔韧,默默承受着所有的是是非非,她知道,人到中年就是一个家庭的腰,腰是不能塌的。

  婆婆变化不定的情绪让田歌防不胜防,自杀的念头始终挥之不去。田歌悄悄到精神病院咨询,医生叮嘱田歌要做好思想准备,老太太患有重度抑郁症,治疗这种疾病不论对于患者还是家属,都犹如一场艰苦持久的拉锯战。为了婆婆的康复,田歌付出了巨大代价,事业的变故、婚姻的危机……整整一年,田歌的生活称得上艰苦卓绝,婆婆的病情渐渐好转,儿子也升入高中,丈夫在她的支持下东山再起。

  而就在这时,田歌和哥哥田牧野发现田唱网恋结识的男友是个骗财骗色的老手,田牧野派下属抓住骗子,逼他交出骗走的钱,不料骗子报了警,反咬田家非法拘禁。为了保住哥哥,田歌揽下责任,骗子受到惩处,田歌被刑事拘留,这个沉重的打击不仅让她丢掉工作,她还患上了抑郁症。在田歌行将自杀的关口,全家人用亲情唤回了她,曾经被田歌救治的婆婆,反过来帮助田歌走出疾病折磨的泥沼,家人还凑钱为她成立了一家印务社。

  新的矛盾总在出现,一向水火不容的父亲和婆婆竟然产生了夕阳恋。田歌很痛苦,她是个开明的女儿,她支持老年人再婚,她也可以为父亲和婆婆到婚介所各自去找老伴,可她就是不能容忍父亲和婆婆结合,父亲和婆婆一天天走近,田歌心里的痛苦就增加一分,她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已故的母亲。

  田唱的情感生活一塌糊涂,她又插足成为第三者,被人家老婆打上门来,幸亏田歌为她解围。田歌把报社同事大孟介绍给妹妹,没想到大孟吐露出的却是对田歌的暗恋,突如其来的感情让田歌方寸大乱。田唱指责姐姐家庭美满,又打着给她找对象的旗号给自己找情人,田歌对妹妹解释不清,田唱使出卑鄙手段逼姐姐交出印务社经营权,否则她就把田歌与大孟“私通”的事告诉姐夫。田歌由悲愤而心碎。在迷茫的日子里,高天羽无微不至地关心着田歌,夫妻二人终于敞开心扉。田歌明明白白地感受到,她和高天羽是相濡以沫血肉交融的夫妻,是不可分离的,她感激高天羽为她做的一切。

  田唱好高骛远不得人心,客户纷纷终止合作,工作人员集体离职,印务社被她经营得濒临倒闭。田歌以宽大胸怀重新接收印务社,田唱在姐姐面前不得不低头。担任领导职务的田牧野,多年来为家中提供金钱和物质保证,他以为这就是一个儿子应尽的孝道,然而他失败了,由于渎职,工厂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入狱前,田牧野恳求妹妹同意父亲和婆婆结婚,只有爱情能够帮助父亲度过儿子犯罪这道人生大坎。田歌为婆婆和父亲举行了一个温馨的婚礼,送别两位老人旅行结婚。

  田歌倒下了,她被查出患有肝癌晚期,高天羽泣不成声对天长叹:田歌是累倒的,他要把她拉回来,不让她走。田歌被推向手术室,她接受了所有亲人的拥抱,她的脸上漾出凄美的笑容……

2.分集介绍

  第一集

  即将步入40岁的田歌在一家杂志社担任发行部主任,丈夫高天羽和她是高中同学,在工厂担任劳资科长,儿子高壹面临中考,一家人的生活的幸福平静。高天羽的母亲原是县城担任主抓计划生育的副县长,退休后原本开朗的性格变得疑神疑鬼,孝顺的天羽夫妻请母亲来与他们同住,想换个环境让母亲的情绪好起来。田歌正向主编请假去长途汽车站接婆婆时,却接到派出所电话说儿子高壹和人打架。田歌急忙赶到派出所接回儿子,为了孩子的前途她央求哥哥田牧野托人给派出所说情,不要把事情告知学校。田歌费尽周折在车站派出所找到婆婆,怕老人着急没有告诉她孙子打架的事,婆婆却认为她故意不来接自己。高母到家后的举动更让田歌夫妇疑惑不解,老人整日郁郁寡欢,精神恍惚,深夜,突然割腕自杀。经抢救脱险,田歌全家不知所措,找看护日夜照顾老人,不想高母又从医院跑回了家。

  第二集

  高母晚上失眠,半夜起来在屋里游走吵醒了田歌,田歌看到婆婆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担心她再度自杀,天羽把门撬开,高母却发火说他们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夫妻二人对母亲束手无策。田牧野自己办公司,工作繁忙忘记了答应妹妹到派出所找人的事,田歌生气怪哥哥却遭到嫂子沈丹竹的不满。高壹在学校炫耀自己打架的事传到老师耳朵里,田歌被请到学校,老师告诉田歌高壹可能常偷着打游戏,同时警告她高壹的学习成绩很可能考不上高中。田歌和天羽把电脑搬出儿子的房间,他们批评儿子却让高母认为是指桑骂槐,收拾东西要回老家被孙子劝住。仍是无精打采的高母出门买菜,忘记关煤气使家里失火,幸好田歌及时赶到,高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责,田歌认为婆婆的心病是从领导岗位退下后寂寞所致。

  第三集

  在乡镇企业补差的田父回家休假,听说天羽的母亲给孩子们制造了诸多的麻烦,他发挥自己爱做报告的特长,开导高母要学习自己不给孩子们添麻烦,还拿出多年来得的奖杯奖状向高母炫耀。高母心情更加烦躁,摔碎了田父递到她面前的奖杯,田父心疼不已。自从田母去世以后,田父常常感到孤单,田牧野想让父亲出去旅游散心,田父却认为是儿女嫌自己麻烦,抱怨他们不够关心自己,一直惦记去了日本七八年的小女儿田唱,嚷嚷着要去日本投奔小女儿。田父为帮女儿又来高家开导高母,高母烦躁不安,告诉田歌说她父亲骚扰她,对她动手动脚。田歌急忙找父亲询问,田父极其气愤,要找高母理论被田歌拦住,田父委屈地要女儿找高母要个说法。高壹和奶奶在家受不了奶奶的唠叨,和奶奶顶嘴气走了高母。天羽和田歌从收容所找回高母,工作人员把他们当作虐待老人的典型进行了严厉批评。

  第四集

  高母的行为举止令田歌家完全乱了套,无法理解的田歌悄悄去医院咨询心理医生,医生指出高母这是典型的抑郁症,建议她带老太太到医院治疗。田歌把从医院带回的抑郁症资料拿给丈夫和儿子看,一致认为母亲符合抑郁症的症状。全家人旁敲侧击地暗示高母去医院治疗,高母气愤,认为自己没病。田歌和天羽只好尝试在家为母亲治病,田歌为婆婆制定了一套阳光生活计划,高母却毫无兴致,还是心情郁闷。田歌单位同事胡燕一直嫉妒田歌的发行部主任职位,她假借去探望高母暗中打听田歌的家事,高母告诉胡燕田歌对她不好,胡燕撺掇高母去杂志社反应家里的情况,事后又向主编添油加醋说田歌坏话。田歌发现家里有怪味,她和丈夫担心儿子吸毒,耐心询问教育高壹,儿子承认偷偷吸烟以后一定改。田歌想找哥哥帮忙给儿子换个环境好的学校,嫂子的冷言冷语让田歌失望地离开。

  第五集

  田歌带婆婆去健身中心跳舞来缓解压力,高母却和一同跳舞的老人讲述儿媳如何虐待她,田歌来接高母时老太太们对田歌的侧目而视,让田歌十分纳闷。田歌和高母路过高壹的学校时,发现儿子和同学到学校门口的小卖店偷偷吸烟,小卖店老板负责放风。田歌找同事大孟帮忙要报社写出批评报道,小卖店老板被派出所训诫。天羽训斥儿子,高母却认为他们夫妻在自己面前教训孙子是给她脸看,田歌只好带儿子出去谈心。高母告诉田歌自己严重失眠,再经不住所谓的阳光计划,说自己血坏了,还添了更多的病,吵着要回老家。田歌和天羽同意老人回老家,决定要带高母去医院全面检查身体。高壹在学校被人打了,原来小卖店老板知道报道的事是高壹母亲所为,找人报复高壹,天羽和田父找小卖店老板理论,田父警告老板不要再找外孙麻烦。田父坚持要到日本找小女儿,而田唱却坚决不同意父亲去日本,指责哥姐没有照顾好父亲。两难的田歌只好对父亲采取拖延战术,声称手续不好办。

  第六集

  田歌带高母到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却是全部正常,高母不相信医生的话,田歌和天羽诚恳地和高母谈话交心,列举出高母的重要性,恳求母亲再住一段时间,高母感到欣慰,答应再住一阵。田歌知道婆婆的心病是因为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寂寞所致,心生一计,特意为高母做了一块奖牌,以县委的名义发给婆婆,奖励高母几十年为县里做出的贡献。这份礼物让高母非常感动。天羽夸媳妇有办法,田歌笑称是从父亲那里受的启发,其实田父退休后的奖品都是自己定做的。天羽的工厂机构调整,他劳资科长被免,工厂给他三个月时间另找出路。高母的无理取闹让郁闷的天羽更加烦躁,他忍不住对母亲说出了工作上的挫折,请母亲多多体谅儿女的难处,让母亲不要告诉田歌,以免她难过。父亲要过七十大寿了,田歌到婚介所认真地为父亲物色了一位老伴,准备以此作为送给老人的礼物。田歌把在婚介所物色到的老太太照片给父亲看,父亲高兴的默许了。

  第七集

  田歌带父亲去和婚介所介绍的白阿姨见面,两个老人谈得很投机。田歌回家告诉高母给父亲介绍老伴的事,高母却让田歌多关心丈夫,不要光顾自己的娘家。高母找田父谈话,让他给儿女减轻压力,正巧遇到白阿姨到田父家做客。白阿姨过去在医院做护士有洁癖,田父很看不惯她对自己生活的指指点点,高母却趁机和白阿姨一唱一和地教导田父。天羽东奔西走找工作,却四处碰壁,单位都以他年龄太大而拒绝,天羽心情非常压抑。田牧野得知父亲从乡镇企业回来并不是休假,而是和人家闹翻了。田歌让哥哥想办法让父亲高兴起来,田牧野费尽心思终于想到了好办法,他带父亲去看一块墓地,想买下来等老人百年之后和母亲合葬。田父对儿子的做法无法理解,勃然大怒,一气之下住进了医院。高母到医院对田父冷嘲热讽,田父更加生气,拔掉输液管,坚决要去日本投奔小女儿。田歌打电话和田唱商量,田唱却突然告诉姐姐她马上从日本回国。

  第八集

  高母为儿子担心,怕儿子找不到工作被田歌瞧不起,她在网上打印资料给儿子找招聘单位,让儿子把下岗的实情告诉田歌,天羽没有答应。田唱从日本回来,田父看到八年未见面的小女儿泪流满面,提起自己迟迟办不下签证的事,田唱纳闷,田歌赶紧岔开话头。田唱却不依不饶偏要追究,责怪哥姐不好好照顾父亲,田歌发现田唱变得很自私。其实田唱在网恋一个叫花泪痕的网友,这次从日本回来也是为了见他,但花泪痕却是个感情骗子,在机场与田唱见了一面后就消失不见,田唱对花泪痕朝思暮想,充满期待。田歌给白阿姨打电话,请她为父亲庆祝生日,白阿姨高兴地来到田家,田唱却对她冷言冷语,将白阿姨气走。田唱到田歌家质问姐姐为什么要给父亲介绍老伴,是不是想把父亲推出去不管。高母看不惯田唱说话时的飞扬跋扈,和她争吵起来,田唱冷漠无情的要田歌带高母去精神病院看病。

  第九集

  田父过七十大寿,高母赌气不去出席,又去向舞蹈队的老太太们讲述儿媳对她不好。老人们指责田歌不孝,鼓动高母去田歌单位反映情况。在田父的生日宴会上,田唱向大家炫耀自己在日本的优越生活,沈丹竹对田唱的炫耀不以为然,故意和她攀比,看到哥姐的生活比自己好,自私的田唱怒火爆发,痛哭着说出自己在日本写字楼里做清洁工,而且早已离婚的实情。一场欢宴乐极生悲,田父含泪黯然离席。高母在舞蹈队再次触电自杀,老人们气愤地去找田歌的杂志社主编反映情况。听说高母再次自杀,田唱告知田歌自己得过抑郁症也自杀过,经过治疗已康复。田歌夫妻苦苦劝说高母去医院治疗,高母不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说是天羽下岗的事让她着急。田歌这才体会到天羽的难处,她让丈夫安心找工作,家里的事全交给她。田歌回单位向主编请长假,决定专心陪婆婆治病,当她看到上门告状的老人们的冷脸、主编冷淡地让她把工作移交给胡燕时,田歌非常委屈的地哭了。

  第十集

  田歌找到治疗抑郁症的秦医生上门为高母看病,秦医生诊断出高母得的是重度抑郁症,他让天羽做好准备,告知治疗过程将是一场艰苦持久的拉锯战。高母拒绝吃药就是田歌夫妻首先要克服的难关,因为高母不肯面对得抑郁症的现实,田歌用开假药方的方法骗高母吃药,然后两个人晚上轮流值班守护高母,防止她再次自杀。田唱很快就坠入骗子花泪痕的情网,花泪痕带田唱到自己租的别墅骗她说是自己的产业,为防止他人怀疑,他不让田唱把他们的关系透露给家人,田唱被蒙在鼓里。高兴地向家人宣布要在国内发展,她相信自己作为海归一定会得到重用,天羽劝田唱要脚踏实地,国内企业已经不再盲目迷信洋镀金,田唱讽刺天羽是井底之蛙,并一再刺激高母,让她去精神病院看病。田歌和田牧野并未揭穿父亲与乡镇企业闹翻的事实,而是夸奖父亲经验丰富,为安慰寂寞的父亲,牧野请父亲到自己工厂的下属商店工作,田父的心里得到稍许安慰。

  第十一集

  田父支持田唱留在国内找工作,请牧野田歌帮小妹寻找工作机会,并把田唱几年来寄给他的钱和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给了田唱,自私的田唱居然全部接受了,田歌兄妹对小妹自私的行为很有意见。高母初期服药反应强烈,又开始拒绝服药,田歌想招把药偷放到糖水里,换药瓶的办法骗婆婆把药吃下。田歌被婆婆折腾得筋疲力尽,她感觉自己也需要看心理医生了。天羽在单位工作不顺赌气想辞职,母亲的病又不见好转吵着要回老家,天羽不忍妻子辛苦操劳耽误工作,他准备送母亲回老家治疗。田歌送丈夫和婆婆到长途车站,却接到电话说儿子在音像店偷光盘被老板扣住。高母放弃回老家的打算和田歌夫妻一起赶到音像店找回了孙子,天羽气得动手打了高壹。田歌托大孟给妹妹介绍工作,大孟找朋友给田唱在开发区找到一份翻译的工作。田歌希望父亲再和白阿姨相处相处,小女儿坚决反对,田父最终只好放弃了再找老伴打算。

  第十二集

  田父一直对田歌心存芥蒂,责怪女儿在田母病重去世时在外出差,没有守护在母亲身边,田牧野动情地告诉父亲,自从母亲去世后,一直是田歌在支撑着这个家,甚至为了能陪在父亲身边,她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记者工作而改行到杂志社做发行,田父这才知道错怪了大女儿。田唱很欣赏大孟,老找机会接触大孟,大孟却推托自己有女朋友避开田唱,自负的田唱很生气,暗中认为姐姐和大孟有暧昧关系。高壹学习成绩不好,考上高中的希望很渺茫,田歌和天羽商量每晚陪儿子复习功课做最后的冲刺。高母的病情度过了第一个阶段的烦躁期,随后又出现反复,为给老人解闷,田歌带领全家携婆婆和父亲到风景区旅游两天,想让两位老人散心开心,田歌以心换心地和婆婆交流,让婆婆走出抑郁症的困扰。高壹向家人保证他一定要洗心革面,在最后的学期里好好学习,高母为鼓励孙子学习拿出五千元钱做奖学金,田父把钱给了田唱无法履行诺言,在亲家面前感到很没面子。

  第十三集

  全家在风景区游玩,高母突然对家人拿出自己立下的遗嘱,令大家大吃一惊。田父忍不住指责高母无事找事,两个老人又争吵起来,好端端的一次旅游不欢而散。田歌在两家人中左右为难不堪重负,精神压力越来越大,她向秦医生讲述自己的烦恼,秦医生告诉她也患上了抑郁症,让她注意调整心情按时吃药。田父回家向田唱借钱给外孙做奖学金,田唱讥讽姐姐安排旅游是为了向父亲要钱,田歌生气地告诉田唱不会要父亲一分钱。田歌休假结束要重新上班,她担心婆婆的病情,高母悄悄告诉田歌自己的病已有所好转,让田歌放心自己不会再自杀。同事胡燕一心向上爬,主编提拔胡燕做发行部主任和田歌轮流值班,胡燕暗中使坏,诬陷田歌带家人出去旅游是利用单位的业务关系。天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回原单位下车间干活,在科室待习惯了的天羽忍受不了繁重的体力工作,心情烦闷常去借酒消愁。田唱为了炫耀自己的幸福,让姐姐说服父亲让自己搬出来和花泪痕同居。

  第十四集

  田歌和田牧野不放心小妹和花泪痕来往,特意来到花泪痕的别墅。见面时,田歌兄妹对花泪痕的身份很怀疑,田唱却认为姐姐是嫉妒自己,要她不要干扰自己的生活。田歌为妹妹着急只能当恶人,希望父亲能阻止这场荒唐的恋爱,田父不但没有阻止成功,反而被田唱抢白一顿,田父一着急摔伤了腿。田歌胃疼不能去上班,书生气十足的天羽知道她在单位压力大,到杂志社给田歌请假并为家事向主编解释,结果弄巧成拙适得其反。胡燕趁机向天羽告田歌和大孟关系暧昧的恶状。天羽无法忍受工作和感情上的巨大压力,喝得酩酊大醉回家发脾气。在妻子和母亲的追问下,满肚委屈的天羽只能说出自己下工厂干活的事,心疼丈夫的田歌劝他换份工作,天羽为了维护男人的自尊拒绝妻子的建议。胡燕为了杂志社工资涨级的事上窜下跳,而最终投票的结果还是田歌胜出,胡燕更加嫉恨田歌。田唱为了花泪痕要做整容手术,田父坚决反对。

  第十五集

  田牧野把阻止小妹做整容手术任务的交给田歌,田歌只好去找花泪痕,让他说服田唱。花泪痕也表示坚决不同意田唱做手术,原来花泪痕一直以来都只是想利用田唱的感情骗她的钱,他不想田唱把他想骗的钱花掉。花泪痕爽快答应田歌说服田唱,他靠自己的花言巧语取得了田歌的信任。田唱得知姐姐找花泪痕的事,气势汹汹找上门,不知好歹地要姐姐不要多管闲事,并指责田歌勾引花泪痕。田歌委屈伤心地流泪,决定不再管田唱的事。压抑的天羽开始天天酗酒回家就找田歌吵架,高母左右斡旋,劝田歌原谅天羽。田歌找天羽谈心,才知道是胡燕在背后诬陷她和大孟的关系,田歌向丈夫说明她和大孟只是很好的同事关系,天羽也坦承是工作的压力使自己不自信,夫妻两人和好如初,天羽在母亲妻子面前承诺自己不再喝酒。田唱怀疑花泪痕和姐姐关系暧昧,花泪痕无法忍受田唱的无理取闹,动手打了田唱离家出走。

  第十六集

  田歌警告胡燕不要在背后搬弄是非,破坏她的家庭,胡燕仍不甘心,又偷出田歌和大孟出去采访的合影给天羽看,添油加醋说他两人关系不正常。不自信的天羽又对妻子产生怀疑,暗中跟踪大孟,回家后又对田歌不理不睬,田歌感到纳闷。田唱不去上班被公司开除,她对姐姐怀恨在心,向天羽诬告姐姐勾引她的男朋友,并且和大孟关系暧昧。田唱的话令天羽对妻子更加不信任,他回家翻田歌的衣柜想从中寻找妻子不忠的证据,田歌看到后生气地质问他,天羽当即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田歌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丈夫早做了离婚的打算。高壹觉察出父母闹矛盾,要他们在自己写的“不离婚合同”上签字,田歌为了孩子默默忍受。田父对小女儿谈恋爱的事不放心,要田牧野请田唱带花泪痕到家里做客,家宴还没开始,花泪痕称赞起田父的荣誉柜,田唱随口揭穿父亲给自己买奖品的秘密。这对把荣誉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田父来说,有如被人骂为骗子,小女儿的话深深地伤害了老人的心。

  第十七集

  天羽不顾母亲的劝告继续酗酒,田歌对丈夫忍无可忍,搬到父亲家住。高母两边劝说却仍不能缓解他们的关系。天羽到岳父家找田歌,让她为了高壹的中考暂时回家。他们在儿子面前装出和好如初的假象。天羽顾及自尊不肯对田歌说明闹矛盾的原因,田歌认为是天羽有了外遇,两人进入冷战状态。病情好转的高母为自己在舞蹈队和老人们说田歌坏话的事感到内疚,让田歌陪她去辟谣。心力憔悴的田歌,当她来到健身中心听到动感的音乐时,心理防线突然崩溃,她合着音乐不协调地疯狂发泄地跳起来……。田牧野带父亲从海南旅游散心回来,牧野却告诉田歌父亲对她婆婆很关心,父亲和婆婆微妙的关系让田歌更加心烦意乱。高壹中考成绩出来,未上录取高中的分数,田歌夫妻跑遍所有的学校,希望多花钱也要让儿子上高中,可是毫无希望。天羽回家看到儿子打游戏更加生气,忍不住打了儿子,高壹收拾衣物离家出走。借酒消愁的天羽醉倒在家,田歌半夜独自一人出去寻找儿子。

  第十八集

  田歌终于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找到儿子,原来高壹并没有走远,极度疲惫的田歌带儿子回家,当看到高母坐在大门口等她们时,田歌心里十分感动。高壹哭着表态,只要能让他上高中,他一定会努力考上大学,田歌没办法只好去求助哥哥。田牧野出差了,沈丹竹对此未置可否,请田歌慎用哥哥的权力资源。田歌失望地离开。大孟关键时刻出面帮忙找朋友给高壹联系了一所郊区中学落学籍,然后回市里中学借读,大孟带着田歌到郊区四处奔走。高母询问儿子和田歌闹意见的原因,天羽告诉了母亲田歌有外遇的事,高母看到儿子伤心难过,孙子又没有考上高中,彻底心灰意冷,她再次产生了结束生命的想法。而更为可怕的是,这次她竟然想带全家一起死,和她一起脱离痛苦。高母买了老鼠药放到汤锅里,盛好后准备让全家人喝下,这时田歌说出为高壹找到了读高中的学校的事,高母突然醒悟过来,立即把所有的汤全部倒掉,田歌天羽深感疑惑。

  第十九集

  高母承受不了内心对自己的谴责,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再次自杀。胡燕又到天羽面前说三道四,并说大孟为了田歌一直没有结婚,天羽万念俱灰,和田歌摊牌谈离婚,准备和母亲一起回老家生活。田歌回到父亲家里,和父亲哥哥哭诉天羽要和他离婚,她不能原谅丈夫对她的不信任,决定同意离婚。田牧野找天羽了解情况,天羽却告诉牧野是田歌爱上了大孟,不愿再继续维持他们婚姻。牧野被他们夫妻搞得莫名其妙,他分析出是天羽下岗后的自卑心理在作怪,让天羽找田歌当面说清楚,天羽顾及男人的自尊不肯再面对田歌。田歌知道是胡燕在背后搞鬼,她质问胡燕为什么在丈夫面前胡说,胡燕坚决不承认,和田歌吵了起来,主编却偏向着胡燕在中间和稀泥。大孟得知天羽对他的误会,向天羽说明他和田歌关系清白,告诉天羽如果真的和田歌有问题,就不会把他们的照片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天羽也渐渐感觉出是自己误会了妻子。在牧野精心的安排下,田歌和天羽在宾馆的房间见面,两人互道出隐藏在心底的话,误会彻底消除,夫妻俩紧紧地拥吻在一起……

  第二十集

  田歌和天羽告诉高母他们和好如初,高母很是欣慰,然而她内心更加不能原谅自己曾经想毒死全家的做法。她封闭自己,从早到晚一言不发,不停地洗锅洗碗,认为上面还沾有老鼠药的气味。全家人对高母的做法非常奇怪,可又问不出原因。天羽决定向自己所学的营销专业方向发展,为了掌握市场行情决定到单位的车队去压车,田歌把照顾婆婆的重担全部承担下来……

  第二十一集

  深夜,田牧野的司机在别墅等到了回来拿东西的花泪痕,花泪痕狡辩不肯承认骗钱的事实,司机等人把他痛揍了一顿。田歌急忙赶到别墅,发现花泪痕被打得满身是伤,感觉此事不妥,嘱咐司机如果有事全推到她身上。田歌追问花泪痕从田唱那里拿走的四十万元的下落,花泪痕拒不承认。田歌和警察带花泪痕到医院对峙,花泪痕继续田唱面前演戏,让田唱作证他和田唱是恋爱关系,钱是他们的共同财产。在派出所民警的严词追问下,花泪痕才承认自己是骗子的真实身份,他已经利用这种手段实行了很多次诈骗。而田歌却因非法拘禁被派出所拘留审查,全家人为田歌着急。田唱仍不知悔改,大吵大闹怪家人只关心田歌,田唱的一味自私使失语多日的高母忍无可忍,抓着田唱的脖子大声喊了出来。田歌被拘留审查七天,田父和高母两家人都痛心不已,深深体会到田歌一直以来为两家所作的付出,一直以来都在为别人着想。天羽到拘留所接田歌出来,她沉默不语,天羽带她到海边,田歌对着大海大声呼喊来发泄内心的委屈。高母给田歌准备了一桌可口的饭菜,田歌这才发现,婆婆恢复说话了。

  第二十二集

  田歌从拘留所出来后,内心非常压抑和恐惧,晚上常常被噩梦惊醒,天羽耐心地安慰她。回到单位后,在胡燕的挑唆下主编借口影响不好让田歌办内退。田歌无法接受退休的事实,对在拘留所的事也只字不提,把全部的痛苦都压在心里。田歌常常流着眼泪在家烧东西,把过去在单位的文件奖状全部付之一炬,家人对她小心翼翼让田歌更加心烦意乱。两家人分析田歌患上了抑郁症,让田唱给姐姐道歉,让田歌把心里的痛苦彻底释放出来,田唱不肯道歉,赌气要回日本,田父发怒让她尽快订机票走人。田唱看到父亲也不再护着她,才哭着告诉父亲她其实不愿意回日本。田父和高母在一起商量对策,田父请高母帮忙说服田歌原谅田唱,高母指责田父不能再护犊子,两个老人在争执中渐渐有了感情,相处越来越默契。天羽又因工作出差,高母觉察出田歌的情绪不稳定,担心田歌像自己过去一样想不开寻短见,时时留意田歌的举动。夜晚田歌精神恍惚地走在路上,根本不去留意对面开过来的汽车,幸好高母及时出现,一把拉住了田歌。高母又到牧野家,让牧野尽快想办法开导田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十三集

  田牧野猜想只要让父亲高兴田歌就会开心起来,他请来父亲过去的十几位老工友,在饭店摆局,为父辈们庆祝工作五十周年纪念。宴会上,田歌和牧野送上他们给父辈们做的精致像框,感谢父亲的养育之恩,田父眼里充盈着泪水,被儿女的孝心深深感动。田歌和牧野也为父辈们的深情感动,为父亲操持完宴会,田歌如释重负的离开了酒席。高母在家发现田歌放在桌上的存折和记事本,感觉事情不妙。她急忙赶到酒店,牧野告诉高母田歌已经离席,她让牧野赶快报警。牧野接到警方电话,得知田歌在乱石滩准备跳海,全家人急忙都赶到海边。田父和高母大声地呼唤田歌,劝她从岩石上下来,高母流着泪说出自己有过毒死全家人想法的秘密。田歌回头看了看家人,还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田歌被救了过来,高母建议送到精神病院治疗抑郁症,高母陪媳妇一起做治疗。得知妻子自杀,天羽急急忙忙从外地赶回来见田歌,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天羽和母亲用心地开导田歌,田歌在丈夫和婆婆的鼓励下说出了自己产生自杀想法的原因:在事业和家庭中,她感觉自己毫无价值了。

  第二十四集

  高母的抑郁症一天天好转,她开始关心媳妇的病情,她和田父商量解开田歌心结的方法是让田唱向姐姐道歉,并为田歌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内心受伤过重的田歌还是无法原谅妹妹,她拒绝接受妹妹的道歉。高母打算拿出自己积攒的八万元钱为田歌开个服装店,受抑郁症困扰的田歌却对婆婆的关心感到莫名得烦躁,认为是婆婆嫌弃自己没有工作。天羽跟车押送货物,途中遭遇抢劫,天羽为保护公司财产和歹徒搏斗受了重伤,田歌得知后没敢告诉高母,急忙赶到医院……

  第二十五集

  天羽身体恢复后,单位安排天羽到风景区疗养,陪天羽一起去,夫妻俩重新渡了一次蜜月。在丈夫无微不至的关心下,田歌对天羽敞开心扉,她明明白白地感受到,她和天羽是相濡以沫、不可分离的夫妻,她感激天羽为她做的一切。天羽感觉到田歌对自己过去在杂志社的工作仍是恋恋不舍,牧野和妻子商量出钱为田歌投资开一家印务社,沈丹竹坚决不同意,牧野苦苦做妻子的工作,最后丹竹同意丈夫的意见,但她要亲自担任董事长。亲人们细致入微的关怀让田歌淌下幸福的眼泪,她决定不会辜负哥哥和家人的期望,好好把印务社经营起来……

  第二十六集

  田歌心烦意乱,她告诉丈夫,天羽责怪田歌不该擅自拆开儿子的礼物,让她把做儿子思想工作的任务交给自己。高壹告诉父亲自己根本没有早恋,只是女同学一厢情愿,田歌这才放下心来。田歌在婆婆面前重提给父亲介绍白阿姨当老伴的事,暗示婆婆不希望她和父亲走到一起。田唱又惹出事端,她和有妇之夫谈恋爱,人家老婆打上门来,田唱下得六神无主。田歌息事宁人替田唱赔礼道歉。田家的脸被田唱丢尽了,田父气得拍案大吼,这次再也不护着田唱了,让她马上滚回日本。田唱流泪向姐姐倾诉,她现在心里极度失衡,也想和哥姐一样过幸福的生活。田歌心疼妹妹,极力地安慰她,让她和自己一起经营印务社。沈丹竹坚决反对田唱涉入印务社的工作,田歌只好又去央求哥哥给嫂子做工作。牧野想办法带妻子出去旅游散心,田歌趁机让田唱进了印务社工作。高母让田父也上老年大学,丰富自己以便更好地和白阿姨相处,田父急忙辩解对白阿姨并没有意思,而是和高母更有共同语言,高母言词躲闪着田父,争执中两位老人的手紧紧拉在一起……

  第二十七集

  田歌又发现了高壹和女同学的照片,她生气地质问天羽怎么和儿子谈的,竟然屡禁不止。田歌自己找儿子谈话,高壹却责怪母亲未经他同意擅自番他的东西,母子的交谈不欢而散,高壹感到自己不被尊重,赌气不再和母亲说话。田牧野出面替田歌分忧,为了让父亲和高母分开,安排父亲到陵风县补差。牧野和天羽的工厂联营,在陵风县合作生产化工产品,天羽主抓生产,事业进入顺利阶段。田父对牧野工厂存在的安全隐患非常担忧,而牧野又不听劝告,使田父很生气。田父打电话对高母抱怨自己的苦衷,高母瞒着家人去看望田父安慰他,两位老人情投意合,商量再婚的事情。天羽到了陵风县,出乎意料地看到母亲和岳父真地走在一起,他告诉二老他和牧野都同意他们的再婚,而田歌却非常反对,他和牧野让二老给他们时间去说服田歌。高母也注意到田歌把自己母亲的照片摆到床头,她觉出田歌不愿意她和田父在一起的心思,老人内心非常苦闷。

  第二十八集

  田歌心平气和地和儿子谈心,让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高壹答应母亲高中阶段不谈恋爱。高母心知田歌的想法,她不会轻易同意她和田父在一起,独自一人默默地回了老家。热心地大孟经常为田歌的印务社联系业务,田歌非常感激。大孟从杂志社辞职,要去其他城市发展,他临走来向田歌告别,表露自己爱慕田歌多年的心声,大孟的话令田歌非常震惊,她一向把大孟当成知己对待,分别时大孟紧紧地拥抱田歌,让她好好生活。而这一幕被田唱偷偷录了音。田唱以录音威胁姐姐,提出要做印务社老板,否则把录音给姐夫听。田歌由愤怒而心碎,她对妹妹的自私彻底绝望,气急下她动手打了妹妹。田歌暂时退出印务社,田唱掌握了印务社大权,工作上连连出错,加之她盛气凌人的态度,工作人员纷纷离职。沈丹竹见到印务社被田唱搞得一塌糊涂,愤怒地找田唱算账。心绪烦乱中的田歌收到匿名电子邮件,是情书,里面列举了她的种种优点,鼓励她发挥潜能接受挑战,田歌猜测是大孟所写。

  第二十九集

  田歌连续地收到了几封电子情书,可对方根本不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她想把这件事告诉天羽,可是天羽总是在忙根本没有时间听她说话。田歌更加心烦意乱,她把婆婆从老家接回来,告诉婆婆电子情书的事,高母帮田歌分析写信人。匿名人要约田歌到公园见面谈话,高母陪田歌一起如约到公园,另她们意想不到的事,竟然是高天羽捧着一束玫瑰花出现在田歌面前。天羽承认情书是他所写,原来大孟已对天羽把所有的事和盘托出,天羽能理解大孟对田歌的感情,所以想用这个浪漫的方法给田歌一个惊喜……

  第三十集

  田牧野因工厂事故被法院起诉,田歌为了哥哥的事和嫂子四处奔走。天羽一人到医院给田歌拿检查结果,医生的诊断结果让天羽感到如晴天霹雳:田歌的得是晚期肝癌。天羽把巨大的悲痛隐藏在心里,对田歌撒谎说是胆结石,让她马上住院。田歌从丈夫慌乱的眼神中意识到自己病情严重,她默默地为家人做最后的安排:送两位老人去旅行结婚;让妹妹今后多照顾父亲;到学校了参加儿子的家长会,安排好一切后她在丈夫的陪同下住进了医院。家人得知田歌患肝癌的事全都悲痛欲绝,田牧野取保候审后,急忙赶到医院看望妹妹……田唱对自己过去对待姐姐的做法后悔莫及,扑到姐姐怀里失声痛哭……父亲和婆婆匆匆从旅途中返回,赶在去医院的路上……田歌被一步步推向手术室,她在心底呼唤着爸爸妈妈,一遍遍地重复呼唤着“我爱你们”,脸上洋溢着凄美的笑容……

3.相关内容

  由北京博瑞杰国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投资制作拍摄的电视连续剧《媳妇》于2006年五一期间在珠海开机。该剧由著名导演斗琪执导,彭玉、娟子、吕晓禾、陈锐、刘飘等知名演员联合主演。《媳妇》是第一部以平民视角表现普通人家、寻常人物患上抑郁症后的悲喜与辛酸,捕捉平民老百姓最真实、最细腻、最动人,同时也是最博大的人文情怀。

  众所周知,在当今竞争激烈的今天,大家身边的很多人因各种压力都患有轻度或重度的抑郁症,随着抑郁症的扩大化,它已成为现代人一种越来越严重的心理疾病,也更加得到社会的最大关注。电视剧《媳妇》就是以此为切入点,讲述一位患抑郁症的老人和她媳妇家庭所发生的悲情故事。此剧是21世纪中年人的生活写真,表现了儿女反哺父母的人性挚爱。在剧中,彭玉饰演一位受重度抑郁症痛苦折磨的婆婆,整日疑神疑鬼如履薄冰,儿子媳妇把她从老家接来,以为换了环境会让老人的情绪好转起来,不料她竟然在媳妇家连环自杀……。娟子饰演的媳妇以她的善良宽容和女性的柔韧,默默承受着婆婆、老公、儿子和家庭社会各方带给她的重重压力,为最终走出生活的困境苦苦挣扎……她在疲累痛苦无奈中不知不觉地患上了抑郁症……最后抑郁成疾患上肝癌。整部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环环相扣,跌宕起伏。此剧的真实感人、催人泪下的剧情定能紧紧抓住观众的心。

  在《空镜子》、《浪漫的事》以及近期将在各台热播的电视剧《婆家娘家》中,彭玉都是以慈祥和蔼的老妈妈形象出现在观众面前,这次在《媳妇》中首次尝试饰演患抑郁症的变态老人,她本人对饰演这个角色非常认真投入,在原剧本的基础上自己又设计了很多生活细节来润色人物个性,使人物更加真实。刚刚在央视热播的《乔家大院》中又火了一把的娟子饰演彭玉的“儿媳”,剧中的娟子依然延续以往温柔善良的贤妻良母形象,展现出女性作为母亲、媳妇、女儿各个角色最为博大的情怀。在《高山下的花环》等影片中以出演严肃军人形象而著名的老演员吕晓禾饰演娟子的“父亲”,有意思的是,在这部戏中他与彭玉这位“婆婆”从话不投机、见面就吵的亲家发展成了一对相互体贴、相互照顾的黄昏恋老人,两位老演员的精彩演技一定会让大家大饱眼福。

  该剧于2007年年初陆续在全国各地电视台的黄金时间播出,观众们会看到娟子和彭玉倾注全部情感演绎的一对患难婆媳。

  一贯以饰演温柔慈爱母亲形象见长的彭玉在《婆家娘家》中扮演的仍是一位好母亲,在“女儿”李琳陷入生活的困境时倾尽全力帮女儿渡过难关,把一位善良慈爱、心胸博大的母亲形象饰演得形似、神似,深受老百姓的欢迎、爱戴。令观众更感兴趣的是,该公司正在珠海拍摄的另一部电视剧《媳妇》中,彭玉首次转型,挑战了一个自己从未演过的角色——一位患严重抑郁症的患者。众所周知抑郁症已成为现代人一种越来越严重的心理疾病,而让一个正常人去饰演抑郁症患者却并非易事。

  谈到在《媳妇》中饰演婆婆的这个角色,彭玉深有感触,首先她感到自己层次高了,说话变了。由于这次饰演的是一位退休的副县长,彭玉改变了过去戏中的说话习惯,笑称自己常常出现领导对下级说话的说教口吻。同时,她在饰演的过程中深切的感到笑少了,哭多了。因为自己在戏中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为使自己进入角色,平日里爱说爱笑的彭玉变得沉默了,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反复体会抑郁症患者的心态。这部戏中哭戏很多,饰演彭玉“儿媳”的娟子说,这部戏里很少能有特别开心的笑。彭玉饰演的抑郁症老人更是如此,她常常是哭得声嘶力竭,下了戏很久以后心情都不能平复下来。面对记者,彭玉一脸倦容地说:“我很累,真的很累。”可想而知,这个费心费力的角色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是个多么大的挑战!彭玉的女儿担心自己的母亲不能从角色中跳出来,彭玉请家人和观众放心,她还是那个开朗的彭玉,还是那个大家心目中健康快乐的彭玉。

  生孩子

  做饭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