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时间和空间的总和,天地万物的总称。

  现存中国古籍中,最早将“宇”和“宙”连在一起的,见于《庄子•齐物论》。《庄子•庚桑楚》解释宇和宙说:“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意谓宇是有实在而不限于方位、处所的,也就是空间,宙是有绵延长度而无本始、终末的,也就是时间。《庄子》用 “宇” 概括了实在的一切方位、处所,用“宙” 概括了实在的全部时间绵延。 战国末期的著作《尸子》说:“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因此,“宇宙”一词后来便被用来指整个客观实在世界。

  在战国时期的著作中,《管子》用“宙合”一词说明天地万物处在时间、空间之中,说“天地,万物之橐;宙合又橐天地”。“宙”即时间,“合”指六合(四方上下),即空间。《墨经》提出:“宇,弥异所也”,“宇,蒙东西南北”;“久,弥异时也”;“久,合古今旦暮”。认为时间范畴包括一切不同的具体时间,如古今早晚;空间范畴包括一切不同的具体场所,如东西南北。这里比较明确地说明,一般的时空范畴是从个别的“异时”、“异所”概括出来的。

  《淮南子•齐俗训》说:“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淮南子•天文训》说:“道始于虚霩,虚霩生宇宙,宇宙生气”。认为有生于无,宇宙有开端,不是无限的。东汉科学家张衡《灵宪》,认为人们所见到的天地,其形成过程可分阶段,其大小、距离可度量计算,但整个物质世界不限于此,“过此而往者,未之或知也。未知或知者,宇宙之谓也。宇之表无极,宙之端无穷”。指出人们观测到的天地是有限的,而整个宇宙在时间、空间上是无限的,还有待于人们进一步去观测。张衡在这里清楚地揭示了时间、空间的无限性。后来的唯物主义哲学家一般都肯定张衡关于宇宙无限的观点。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