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简介

地址

  巴士底狱

  
Bastille Saint-Antoine

  在法国巴黎市区的东部,有一个巴士底广场。200年以前,举世闻名的巴士底狱曾经耸立在这里。

历史

  巴士底狱始建于14世纪,原是一座防御外来侵略的军事要塞。它由8个巨大的塔楼组成,塔楼之间由高24米,宽3米的城墙相连,城墙上筑有枪眼,配置重炮;四周环绕一道宽26米,深8米的壕沟,只有吊桥与外面连接,被视为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塔楼高100英尺,围墙很厚,上面架着15门大炮,大炮旁边堆放着几百桶火药和无数炮弹。它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巴黎,活像一头伏在地上的巨兽。从16世纪起,巴士底狱逐渐失去军事要塞的作用,成为一个禁锢政治犯的重要监狱。凡是胆敢反对封建制度的著名人物,大都被监禁在这里。巴士底狱成了法国专制王朝的象征。

评价

  现代的法国历史学家对于巴士底监狱给予一些比较中肯的评价:当时的巴士底监狱实际上是全法国生活条件最好的一个监狱,并且不是巴黎人民所畏惧的王朝的象征。巴士底监狱被攻占那一天,巴士底监狱里发现只有7个囚犯,大部分是被自己人关押的贵族家庭的精神病患者。自从1879年,为了纪念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建立,法国政府宣布把7月14日定为国庆节

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

源头

  多少年来,人们像痛恨封建制度一样痛恨这座万恶的巴士底狱。许多人曾经作过推倒巴士底狱的尝试,可惜都没有成功。然而,人们的希望没有落空,他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巴黎的警钟长鸣,工人、手工业者、城市贫民纷纷涌上街头,夺取武器,开始了武装起义。

  法国人民早就痛恨国王、僧侣和贵族。教士是当时法国封建社会的第一等级,贵族是第二等级。其他各种人都归入第三等级。第一、第二两个等级的人数不过20多万,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但是,他们有钱有势,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法王路易十六就是他们的总头子。他同教士贵族狼狈为奸,弄得民不聊生。新兴的资产阶级也因为政治上没有权力而受到欺压。
路易十六

  18世纪后期,国王和他的大臣们眼看国库空虚,就用尽一切办法搜刮钱财,好继续吃喝玩乐。为了这些,他还在1789年召集已经停止了175年的“三级会议”来筹款。可是,第三等级的代表识破了国王的诡计,他们趁开会的时机,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限制国王的权力,把三级会议变成国家的最高立法机关;第二,改变按等级分配表决权的办法,要求三个等级共同开会,按出席人数进行表决。国王路易十六听了这些要求,暴跳如雷,认为第三等级大逆不道。他偷偷把效忠王朝的军队调回巴黎,准备逮捕第三等级的代表。消息传出来以后,巴黎人民群情激愤,怒不可遏。于是,酝酿很久的一场大革命就这样爆发了。

发展

  1789年7月13日这一天,手执武器的人群攻占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地,巴黎市区到处都有起义者的街垒。到了14日的早晨,人民就夺取了整个巴黎。最后只剩下巴士底狱还在国王军队手里。

  “到巴士底去!”起义队伍中响起了呼喊声。起义者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涌向巴黎的最后一座封建堡垒。

  7月14日,共有954人参加攻打巴士底狱,其中最年长者为72岁,最年幼者仅8岁。用大炮轰断吊桥铁索的是一位洗衣坊总管。第一个冲进巴士底狱的是一位木匠。

  守卫巴士底狱的士兵从房顶上和窗户里向起义者开火,塔楼上的大炮也开始轰击。

  冲在前面的起义战士被暴风雨般的火力压住,无法接近巴士底狱,大家就从周围的街垒向巴士底狱还击。他们没有大炮,只有从各处寻来的一些旧炮,甚至几百年前铸造的长满铁锈的古炮也加入了战斗行列。他们没有炮手,只有一些自告奋勇的人出来开炮,一个名叫肖莱的卖酒人居然成了炮手。然而,这些古炮和旧炮在被战斗激发起昂扬情绪的起义者手里,终于发出了轰鸣。一排排炮弹撞击在监狱墙上,打得烟雾弥漫,砖屑纷飞。可是因为围墙太厚,还是无法攻破,而起义者已经有了伤亡。

  1个小时过去了,战斗没有什么进展,围攻巴士底狱的人却越来越多。人们十分着急,有的人干脆拿着两个火把,勇敢地冲到拱门前,把要塞的卫兵室和军人食堂点着了火,可是对于要塞和塔楼还是毫无办法。一个假发制造师想用火把点燃要塞的硝石库,但没有成功。有人喊道;“用松脂混在一起,烧敌人的大炮!”但是炮位太高,根本够不着。

高潮

  这时候,从阵地后面又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我们现在需要真正的大炮和真正的炮手!”于是大家镇静下来,都在等待着,张望着。两个多小时以后,一门威力巨大的火炮被拉来了,有经验的炮手也找到了。不一会儿,猛烈的炮火射向巴士底狱。一部分守军终于举起白旗投降了。吊桥徐徐放下,起义群众冒着另一部分拒降的守军射来的弹雨,冲了进去。

影响

  攻占巴士底狱成了全国革命的信号。各个城市纷纷仿效巴黎人民,武装起来夺取市政管理权,建立了国民自卫军。在农村,到处都有农民攻打领主庄园,烧毁地契。不久,由人民组织起来的制宪会议掌握了
人权宣言
大权。这一年,制宪会议颁布了“废除一切封建义务”的“八月法令”,紧接着又通过了著名的《人权宣言》,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了“人身自由,权利平等”的原则。

  制宪会议曾作出决定,授予攻打巴士底狱的人民们“巴士底狱征服者”称号和一枚以巴士底狱为图案的勋章。后城堡被夷为平地,改建为巴士底广场,建有纪念碑。

  
卢梭
法国大革命的发生有着深刻的思想根源。在18世纪上半叶,著名的思想启蒙运动就以不可阻挡之势深入人心了。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等杰出的思想家和哲学家提出了一系列资产阶级的民主思想,抨击封建专制制度,为大革命的爆发准备了条件。

巴士底狱的神秘往事

引子

  巴士底狱,这个阴森可怕的名字,真令人毛骨悚然。可我只看到它的塔似的身形,没有围墙,没有大门,没有电网,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用脚手架围拢起来的塔身。

探索

  原来,早在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攻占了巴士底狱,捣毁了它,拆除了罪恶的象征,当年的监狱已经不复存在了。目前塔身高52米的青铜柱“七月圆柱”,是在巴士底狱原址上修建的七月革命烈士碑。

  我穿过密集的人群,走近它,用照相机记录下它的身躯,心中掀起一层寒冷的波纹,我暗自念叨着:作家思想家伏尔泰就曾两次被关押在这里,一位启蒙思想家的青春热血曾在这里被监禁,不得腾翔啊!我的照相机在抖动。

  巴黎人告诉我,巴士底狱原来是一座抵抗英国入侵的军事堡垒,1380年~1422年改为王家监狱,占地2670平方米,由高墙和八座高30多米的塔楼围护,四周有深沟,宽24米,设吊桥进出。

  历史变迁,人民亲手将监狱埋葬了,又亲手建立了革命的记忆———青铜柱。巴士底狱不见了,但那把监狱的钥匙至今还在。它不在法国,却在美国波托马克河一个小岛的维尔农山上,那里是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生前的住宅,法国拉法耶特将军将这把钥匙作为纪念品送给他的老友华盛顿。

  就我在巴士底狱旧址逗留的时分,翻译小尹告诉了我发生在巴士底狱里一个未被揭开的秘事。那是在1703年,也就是法皇路易十四在位的第60年,一个神秘的人物在巴士底狱中逝世。他在被囚禁的34年里,一直戴着一具天鹅绒面罩,掩盖他的真实面貌。

  一位法国公主在写给英国皇室友人的一封信里提到这名“老囚犯”。信中写道:“多少年来,有个人一直戴着面罩,住在巴士底狱,至死不除,两名武士永远守在他身旁,只要他一摘面罩,便会把他杀死......这里必然有些蹊跷,因为除此以外,他受的待遇很好,住得很舒服,各项供应无缺。但没有人晓得他是谁。”浪漫派小说家大仲马写的《铁面人》那本书,把天鹅绒面罩改成铁面罩。他的小说使一般人都认为,这身世不明的囚犯不是法皇路易本人便是他的孪生兄弟。

  但还有更神秘的解释。从1669年此犯在敦克尔刻港被捕起,一直受到严密控制。他被解往都灵(当时为法国领土)附近的皮诺罗监狱的时候,狱长圣马斯曾经接到一道批文:“如果他向你说起日常生活范围以外的任何问题,你便以处死来威胁他。”圣马斯每次调离转到另一监狱,这名囚犯也随着移监,一路用轿子抬着他走,轿子用蜡纸密封,以防好奇者窥探。1698年圣马斯调到巴士底狱,这时那名囚犯已经被捕30年了。

真相

  这个犯人到底是谁?政治家及学者奎克斯武勋爵认为,这个神秘人物是法皇路易十四的亲生父亲。路易十三与奥地利的安妮结婚后22年未生育,后来分居。可是,分居14年后皇后竟然生下一子,就是路易十四,而他的父亲很可能就是这个被囚禁的人。据传,因路易十四生相与他极其相似,所以,路易十四下令将他隐藏起来。至死时,仍使用假名:尤斯塔奇·道格·职业仆役。

  这个隐秘多年的故事,为巴士底狱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在那个皇帝专权的时代,帝王们可以为所欲为,不仅可以杜撰历史,也可以宰割人生。

  我虽然看不见巴士底狱的真正面貌,却体味到那个旧时代的黑暗与严酷。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