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奥林波斯众神(瓶画)
帕尔特农神庙的浮雕:波塞冬、阿波罗、阿尔忒弥斯

  主要由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组成。神的故事包括天地的开辟、神的产生、神的宗谱、神的活动、人类的起源等。希腊神话里的神有新老之分。根据赫西奥德的记载,宇宙中最先生出了卡奥斯(混沌),“胸脯宽大的”盖亚(大地)、塔尔塔罗斯(地狱)和埃罗斯(爱)。卡奥斯生了尼克斯(黑夜)和埃瑞波斯(黑暗),这二者又生了太空和白昼。盖亚生了乌拉诺斯(天空)、高山和大海。乌拉诺斯成为世界的主宰,与盖亚结合生奥克阿诺斯、许佩里翁、伊阿佩托斯、忒亚、瑞亚、忒弥斯、谟涅摩辛涅和克罗诺斯等六男六女,还生了三个独眼巨怪和三个百手巨怪。许佩里翁和忒亚使世界有了赫利奥斯(太阳)、塞勒涅(月亮)和埃奥斯(曙光)。乌拉诺斯被克罗诺斯阉割,从他的血液中生出了巨神吉伽斯和复仇女神埃里尼斯。这两代就是希腊神话里老辈的神。克里诺斯和瑞亚也生了六儿六女,最小的是宙斯。宙斯推翻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世界的主宰。宙斯与他的哥哥姐姐得黑忒尔、赫拉、哈得斯、波塞冬等和子女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阿瑞斯、阿佛罗狄忒、赫菲斯托斯、赫尔墨斯等,就是所谓的“新神”,又称“奥林波斯众神”。这里提到的“新神”在希腊神话里统称12主神。在古典时代及以后的神话里,有些神失去了“新”和“老”的区别。例如,太阳神赫利奥斯原是老辈的神,自公元前5世纪开始即与“新神”阿波罗混同;埃罗斯也是最古老的神,后来却成了爱与美之神阿佛罗狄忒的儿子,调皮的小爱神。在文学作品中,希腊的神都是人格化了的形象,和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被描写成是永生的,在各自的领域内往往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力,他们的好恶对人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是神的某些别号和表征表明,在他们被人格化之前,人们曾经走过了从拜物教到万物有灵论的漫长历程。鹰被看作宙斯的圣鸟,天后称作“牛眼的赫拉”,阿波罗的修饰语往往是“月桂树”的派生词或包含它的复合词,可见这些神都曾与图腾崇拜有联系。英雄传说中有神话化了的历史事件,也有讲述远古社会生活和人与自然斗争的故事。传说里的英雄多是神和人所生的后代,每个英雄都是特定的希腊部落(后来是城邦)崇拜的对象。主要的英雄有佩尔修斯、赫拉克勒斯、忒修斯、伊阿宋(阿尔戈船英雄)、奥狄浦斯、阿基琉斯、奥德修斯等。以不同的英雄或事件为中心,形成了几个传说系列,如关于赫拉克勒斯的传说,关于忒修斯的传说,关于忒拜的传说,关于特洛伊战争的传说,等等。克里特、特洛伊、迈锡尼等地进行的考古发掘证明,有关这些地方的传说是以一定的历史材料为依据的,某些传说中的人物很可能有真实的历史人物作基础。

  除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外,希腊神话还包括不少解释某些自然现象的成因、某些习俗和名称的起源的故事。

  希腊神话产生于希腊的远古时代,曾长期在口头流传,是古希腊人的集体创作,散见于荷马史诗、赫西奥德的《神谱》及以后的文学、历史等著作中,因而同一个神话人物的形象或故事情节,在不同的作家笔下往往会有出入,甚至有互相矛盾之处。现在常见的系统的希腊神话都是后人根据古籍编写的。

  原始的希腊人处于生产力发展的低级阶段,在他们中间,天地日月,山川林木,一直到黎明的曙光,雨后的彩虹,无一不被神化。赫西奥德在叙述神的宗谱的同时,用神话的形式讲解了世界的起源。绝大多数的“老神”,如盖亚、乌拉诺斯、赫利奥斯等,几乎只是简单地人格化了的自然物。宙斯(雷电之神)、波塞冬(海神)、阿波罗(太阳和光明之神)等,都是自然物的化身,同时又是幻想中自然力的支配者。代达洛斯仿造翅膀、在空中飞翔的传说,更清楚地表达了人类征服和支配自然的美好理想。另一方面,在希腊神话中可以找到原始社会现象的反映,例如原始社会狩猎和放牧生活的某些特点,婚姻和家庭早期发展史上的各个不同阶段。关于阿马宗人的传说,关于墨勒阿格罗斯的传说,明显地带有母权社会的印记;奥瑞斯忒斯杀母为父报仇的故事(埃斯库罗斯),是父权制与母权制斗争并取而代之的反映。奥林波斯山上的众神有如人间的一个大家庭,宙斯就是家长,是这个家庭的统治者和保护者。因此,在希腊氏族社会解体的过程中,宙斯自然而然地就成了王权的庇护者。有史以后,他又被尊为城邦的保护神。

  希腊神话与古代希腊的宗教曾经密不可分。宗教崇拜在古代希腊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崇拜的对象就是希腊神话中那些主要的神和英雄,如宙斯、雅典娜、阿波罗、狄奥尼索斯、赫拉克勒斯等。对神的崇拜在希腊的城邦中为官方所提倡,雅典唯心主义哲学家苏格拉底即因“不承认城邦尊崇的神并引进新的神”,于公元前399年被雅典当局判处死刑。古希腊有很多宗教节日,其中重要的有敬奉宙斯的奥林匹亚节和尼米亚节,敬奉阿波罗的皮托节,敬奉波塞冬的伊斯特摩斯节,逢这些节日要举行体育竞技。雅典附近的埃莱夫西斯曾盛行崇拜得墨忒尔的秘密宗教仪式。某些希腊神话往往是有关的宗教崇拜的解释或补充,假如没有神话,就不能很好地理解那些宗教崇拜的意义;而假如没有相应的宗教崇拜,可能就不会出现有关的神话。马克思曾经指出,希腊神话作为宗教,实质上就是崇拜它们的部落或城邦。随着希腊城邦的衰亡,神话作为宗教就失去了意义,但作为古希腊人留下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却显示出永久的魅力。

  希腊神话又是古希腊文学艺术的宝库和土壤。相传名为荷马的盲歌手在神话传说的基础上创作了著名的史诗《伊利昂纪》和《奥德修纪》。赫西奥德的《神谱》是以长诗的形式系统叙述希腊神话的最初尝试。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的绝大多数剧作以神话的情节为题材。诗人品达罗斯等人和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他们的作品中也叙述了神话故事。亚历山大里亚时代以后出现了一批编写和叙述神话的作家,产生了研究民间创作的兴趣。诗人卡利马科斯、阿波罗尼奥斯等在神话方面具有丰富的知识。斯特拉博的《舆地志》和鲍萨尼阿斯的《希腊道里志》包含很多珍贵的神话资料。被认为是2世纪阿波罗多罗斯所写的《神话全书》,可以说是希腊神话的汇编。古希腊的艺术家,特别是雕刻家,如公元前5世纪的弥龙、波吕克勒托斯和菲狄阿斯,公元前4世纪的普拉克西特莱斯、斯科帕斯以及后来的阿革山德罗斯,也多以神话人物或情节为题材。

  希腊神话对古代罗马的神话和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古罗马神话要比希腊神话贫乏得多,但它吸收了希腊神话的内容,古代意大利的神尤皮特、尤诺、弥涅尔瓦等与希腊神话里相应的神宙斯、赫拉、雅典娜等相混同,具有他们特有的品质,并被赋予同样的经历。阿波罗在罗马神话中没有相应的神,便被罗马人原封不动地接受下来,成为罗马一个主要的神。罗马作家李维乌斯•安德罗尼库斯、恩尼乌斯、阿克齐乌斯、维吉尔等人从荷马史诗或希腊悲剧中受到希腊神话的影响。奥维德的《变形记》则完全是希腊神话的转述。

  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希腊神话在欧洲引起广泛的注意和浓厚的兴趣。莎士比亚用希腊神话作题材写了《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维纳斯与阿多尼斯》,他的其余作品中也有希腊神话人物的名字出现。17世纪后半叶法国作家高乃依和拉辛也有取材于希腊神话的作品。歌德和席勒在不少作品中利用了希腊神话的材料。在美术方面,意大利的达•芬奇和提香,荷兰的鲁本斯和伦勃朗,法国的普桑和布歇,都有取材于希腊神话的绘画。

参考书目

H.J.Rose,Modern Methods in Classical Mythology,1930. 

А. M. Лосев, Античная мифология в её историческом развитии,M., 1957. 

S.N. Kramer, Mythologgies of the Ancient World, 1961.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