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词语“弃妇”

基本信息

  【词目】弃妇

  【拼音】qìfù

  【词性】名词

  【释义】同“弃妻”。

  【英文】deserted wife;divorced wife

详细解释

  被丈夫遗弃的妇女。

  唐顾况《弃妇词》:“古来有弃妇,弃妇有归处。今日妾辞君,遣妾何处去?”清钱谦益《嫁女词》之三:“况我非弃妇,何能不汍澜?” 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五:“宋无名氏《九张机》,自是逐臣弃妇之词,凄婉绵丽,绝妙古乐府也。”[1]

唐诗《弃妇》 

作品信息

  【名称】《弃妇》

  【年代】晚唐

  【作者】刘驾

  【体裁】五言律诗

作品原文

   弃 妇

  回车在门前,欲上心更悲。

  路旁见花发,似妾初嫁时。

  养蚕已成茧,织素犹在机。

  新人应笑此,何如画蛾眉![2]

作品鉴赏

  这首诗细腻地描绘了一位弃妇被赶出门的一瞬间的心理活动。女主人公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倾诉了她遭受遗弃的哀怨和痛苦。语言朴素无华,感情真挚深厚。

  这位女子的独白是从出门时开始的:“回车在门前,欲上心更悲”。这是她哀戚的触发点。作为一个妻子,她无端被丈夫抛弃,内心是十分痛苦的。而一旦真要回车离去的时候,其悲切之情就更加难以形容了,所以说“心更悲”。开头两句总摄全诗。因为下面所要抒写的内心活动,都是发生在欲上回车之时;一个“悲”字,又是贯彻全诗的感情线索,突出了事件的悲剧性。接着,这位女子讲述了几件事情,表明自己是不该被驱赶的。其一,她说自己正值芳龄之时,也曾有过如花的容貌:“路旁见花发,似妾初嫁时”。以花喻貌,不为新奇。但这里是就眼前的景物触发出来的联想,十分贴切自然,既符合人物的心情、活动场景,又巧妙地暗示出女子的容貌。女主人公表白,自己也曾是如花美眷,如今竟无端遭到抛弃,实在令人伤叹。其二,她说自己又是个擅长操持家务的人:“养蚕已成茧,织素犹在机”。既能“养蚕”,又能“织素”,其精于养织的本领和勤劳朴素的品格,不言而喻。其中“已成”、“犹在”等词语正显示出其辛勤不辍的情形。女主人公觉得,自己又能勤俭持家,如今竟无端被遣,的确令人伤心。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要遭抛弃的呢?这位女子哀叹道:“新人应笑此,何如画蛾眉”!“画蛾眉”,古代女子以黛色画眉,细长如蛾须。即言女子妆饰。表面看,这是弃妇以猜度的心理作出的推论。实际上,此为反话正说:做妻子的,不管能怎样勤于持家都没有用处,只要整日着妆打扮就行了!这里不仅暗含着对其丈夫耽于美色的批判,而且更主要的是,表明这位女子虽平日并未更多注意打扮,但是她具有一种纯朴勤劳的品质,在各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从而,“见妇之不当弃也”(《唐诗别裁集》)。《全唐诗》收此诗时,最后还有四句道:“昨夜惜红颜,今日畏老迟。良媒去不远,此恨今告谁?”但细吟之下,倒使人觉得《唐诗别裁集》将其删掉后,全诗含而不露,诗的韵味更加醇厚了。

  刘驾是晚唐的一位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这首诗写得婉转含蓄,蕴藉自然,非常细致地描写了弃妇的内心活动过程,展示出弃妇的“怨而不怒”(《唐诗别裁集》)的满腹苦情,令读者产生无限同情之感。与此诗相比,中唐诗人顾况的《弃妇词》,则写得又怨又怒。既有“物情弃衰歇,新宠方妍好”的哀怨,又有“余生欲有寄,谁肯相留连”的决绝,更有“回头语小姑,莫嫁如兄夫”的话。这在倡导温柔敦厚的沈德潜的审美目光里,刘诗自然“高于顾况之作”(《唐诗别裁集》)。其实,这两首诗展现了两个不同性格的弃妇形象,表现出作家的两种不同的创作风格。[2]

作者简介

  刘驾

  (822—?)唐代诗人。字司南,江东人。与曹邺为诗友,俱以工于五古著称,时称“曹刘”。初举进士不第,屏居长安。公元849年(大中三年),唐王朝收复河、湟失地,刘驾献《乐府》十首表示祝贺。公元852年(大中六年)登进士第,官终国子博士。其诗敢于抨击统治阶级的腐化昏庸,能够反映民间疾苦。辛文房称其“诗多比兴含蓄,体无定规,兴尽即止,为时所宗。”(《唐才子传》卷七)《全唐诗》录存其诗六十八首,编为一卷。[3]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