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生平介绍

  1899年4月23日,纳博科夫出生于圣彼得堡。布尔什维克革命期间,纳博科夫随全家于1919年流亡德国。他在剑桥三一学院攻读法国和俄罗斯文学后,开始了在柏林和巴黎18年的文学生涯。

  1940年,纳博科夫移居美国,在威尔斯理、斯坦福、康奈尔和哈佛大学执教,讲授文学。以小说家、诗人、批评家和翻译家的身份享誉文坛,著有《庶出的标志》、《洛丽塔》、《普宁》和《微暗的火》等长篇小说。

  1955年9月15日,纳博科夫最有名的作品《洛丽塔》由巴奥林匹亚出版社出版并引发争议。

  1961年,纳博科夫迁居瑞士蒙特勒。

  1973年因其终身成就被美国授予国家文学金奖。

  1977年7月2日在洛桑病逝,葬于Clarens。墓碑镌文:“弗拉季米尔-纳博科夫,作家”(Vladimir Nabokov,ecrivan)。

创作评价

主要作品

  纳博科夫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一生的创作极其丰富多样,包括了诗歌、剧作、小说、传记、翻译、象棋与昆虫学方面的论文等大量作品,但他主要是以小说闻名于世,如《洛丽塔》、《普宁》、《微暗的火》、《阿达》、《透明物体》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

作品特征

  纳博科夫前后期的创作在基本主题和结构手段上的连续性是很突出的一个特征,从最初那部表现怀乡愁恩和移民生活的《玛丽》到他七十岁时所写的那部大掉书袋的探索乱伦爱情之作《阿达》莫不如此。

  纳博科夫否认自己的创作有政治或道德的目的,对他来说,文学创作是运用语言进行的一种对现实的超越,因为“艺术的创造蕴含着比生活现实更多的真实”,他认为艺术最了不起的境界应具有异常的复杂性和迷惑性,所以他的作品致力于用语言制造扑朔迷离的时空迷宫,制造个人的有别于“早已界定”的生活与现实,显示出一种华美玄奥新奇的风格;此外,纳博科夫在昆虫学方面具有的兴趣和研究方式也使他的作品对事物的观察与描述显示出一种细致入微和精巧的特色。

  纳博科夫作品的中心主题是以各种象征手段表达艺术本身的问题。表面上,《防守》描写下棋,《绝望》描写谋杀,而《斩首的邀请》是个政治故事。实际上,这三部作品都在议论艺术,而这些论述才是理解全书的关键。纳博科夫最优秀的俄文小说《才能》(1963)是他从模仿某类作品形式达到讽刺目的的创作手法的开始。

  他用英文写作的头两部作品成就不大,1954年,《洛丽塔》完稿后,“对几个上了年纪阅读能力差的人来说,是一部令人憎恶的小说”,于是先后遭到四家神经紧张的美国出版社的拒绝。此书在美国尽人皆知,是把它当做一本“黄书”来读的。从1955到1982年间,此书先后在英国、阿根廷、南非等国家遭禁。1955年9月,历经挫折之后,《洛丽塔》终于在巴黎得到奥林匹亚出版社认可,并获得出版。在宽容的法国出版后,屡屡被批评是一部非道德甚至反美的小说,也是由于这部小说一眼看去必定会产生的这种理解(即使在九十年代,情况也是如此。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在因特网上键入主题词“洛丽塔”,所搜出的全部网页中至少有百分之五十涉及到性和色情)。

  面对不同的议论,纳博科夫本人的回答非常明确:“在现代,‘色情’这个术语意指品质二流、商业化以及某些严格的叙述规则,那也是千真万确的。因此,在色情小说里,必须有一个个性描写场面。此外,书中描写性的场面还必须遵循一条渐渐进入高潮的路线,不断要有新变化、新结合、新的性内容,而且参与人数不断增加(萨德那里有一次花匠也被叫来了)。因此,在书的结尾,必须比头几章充斥更多的性内容。”纳博科夫也说:“《洛丽塔》根本不是色情小说。”

  这部小说塑造了一个无英雄气质的人物赫伯特。他对年轻少女有着不可抗拒的情欲。其实,这是纳博科夫的又一篇寓言故事,从淫欲来检验爱情。小说《苍白的火》(1962)是由一首长诗和对长诗的长篇议论组成。它发展并完善了纳博科夫作品独树一帜的结构形式。《艾达》(1969)是他最费解的作品,采用世系家族小说的形式,同时运用俄、英、法三种文字,并概括应用了以往作品中的一切主题。

荣誉

  除小说诗歌外,还发表过贬抑果戈里的评论,和4卷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的译作和论述。70年代,他的声望达到顶峰,被誉为“当代小说之王”。

个人特点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俄: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Набоков;英:VladimirVladimirovich Nabokov)(1899年4月23日 --1977年7月2日)是一名俄裔美国作家,1899年出生于俄罗斯圣彼得堡。他在俄罗斯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文学作品《罗莉塔》,但真正使他成为一个著名散文家的是他用英语写出的作品。他同样也在昆虫学、象棋等领域有所贡献。

  纳博科夫在1955年所写的《罗莉塔》,是在二十世纪受到关注并且获得极大荣誉的一部小说。作者再于1962年发表英文小说《微暗的火》。这些作品展现了纳博科夫对于咬文嚼字以及细节描写的钟爱。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是弗拉季米尔-德米特里耶维奇-纳博科夫和他的妻子艾伦娜所生孩子中年龄最大的,是家中的长子。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出生在当时地位显赫并且富有的家庭。他的孩童时代在圣彼得堡度过。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的家庭使用着三种语言俄罗斯语、英语、法语,所以纳波科夫在孩童时代就能讲三种语言。

生平事迹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爆发,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一家离开苏联,前往克里米亚,他们在那里住了18个月。在克里米亚的白军起义失败之后,纳博科夫一家离开苏联前往欧洲西部开始背井离乡的生活。在1919年从俄国移民之后,纳博科夫一家在英国定居,在英国,纳博科夫成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一名学生,有计划的学习斯拉夫语和罗曼语。

  在1922年,纳博科夫的父亲在德国柏林被俄罗斯君主制主义份子刺杀,原因是他尽力掩护了他们真正的目标PavelMilyukov,一位拥护宪法的在野党领袖。这一关于错误认知而导致误杀的情节,反反复复出现于作者的尤其是当角色因为误解而被暴力杀害时。例如,在《微暗的火》中,约翰-席德被错认为是Zembla之王而被刺杀。6月,纳博科夫接受剑桥法文与俄文学位,并迁往柏林与家人同住,以私人教授英语、法语、网球、拳击等维生。在1923年,他从剑桥大学毕业前往柏林。在柏林用VladimirSirin写作,获得了一些诗人与作家应有的名誉。

  1923年,纳博科夫母亲偕妹Elena移居布拉格,以V.D.Nabokov孀妇身份接受政府抚恤金。5月8日,纳博科夫于柏林一慈善化装舞会上,初识犹太律师之女薇拉(VeraSlonim),两人在1925年于柏林成婚。1929年,纳博科夫偕妻赴巴黎;1934年他们的儿子Dmitri出世;1937年,纳博科夫与薇拉移居巴黎,以避日渐蔓延的纳粹祸乱。

  在欧洲生活的这些年里,纳博科夫出版小说《国王、皇后、侍卫》、《圣诞故事》、《防守》、《眼》、《荣耀》、《黑暗中的笑声》、《天赋》、《斩首的邀请》、《礼物》,并发表和出版了一些翻译作品、诗集、诗剧和剧本。剧本《事件》与《华尔兹的发明》在巴黎以俄语上演。

  1940,纳博科夫一家搭"Champlain"轮赴美。1941年在纽约博物馆工作;1942年,任哈佛大学"比较动物学博物馆"研究员,每周三日于威斯利学院教授俄文。1945年,纳博科夫与薇拉成为美国公民;1948年,任康奈尔大学俄国与欧洲文学教授;1952年,任哈佛大学斯拉夫语文客座教授。这期间,他出版了《塞巴斯蒂安-奈特的真实生活》、《尼古拉-果戈里》、《俄国三诗人》、《庶出的纹章》、《故事九则》、《确证》等书。

  1955年,《洛丽塔》遭四家美国出版社拒绝后,由巴黎之OlympiaPress出版。1958年,《洛丽塔》在美国出版。这期间,他还出版了《菲雅尔塔的春天》、《普宁》、《纳博科夫十三篇》,并与独子Dmitri合译出版莱蒙托夫小说《当代英雄》。

纳博科夫文学讲稿

《罗丽泰》

  纳博科夫于1958年在美国以出版《罗丽泰》这本小说闻名于世而名利双收,他的一生充满传奇:他于1899年出生在俄国圣彼得堡的一个贵族家庭,1917年苏维埃共党政权成立时流亡到英国,并进入剑桥大学读书,后来移居德国和法国,1940年因为妻子薇拉的犹太人身份,为躲避纳粹迫害而移民美国。在美国成为家喻户晓著名作家之后,于1960年带着由《罗丽泰》一书所赚来的财富回到了欧洲,和妻子住在瑞士一家五星级旅馆直到1977年去世为止。

《花花公子》

  1964年他接受《花花公子》杂志访问时这样说:“我是美国作家,出生于俄国,在英国受教育修习法国文学,然后在德国住了十五年,却不太懂德语。”这是纳博科夫的简单履历,但是他旅美期间在卫斯里女子学院和康乃尔大学教授欧洲文学及俄国文学的杰出履历,却必须等到他死后,连续出版了《文学讲稿》、《俄国文学讲稿》以及《堂‧吉诃德讲稿》,大家才知道他除了写精彩小说之外,还是个极出色的文学教师和评论家。

《罗丽泰》

  对喜爱《罗丽泰》的读者而言,读《文学讲稿》可能会领教到纳博科夫迷人独特的另一面:他如何用与众不同的角度去看一本文学作品。《文学讲稿》令人讶异的地方不单是因为它评论文学作品的角度独特,同时还因为它是一本武断偏见却又深具启发性的文学导读教材。

《追忆似水年华》

  这显然是一本为上文学课程而准备的讲稿,纳博科夫成名后在接受访问时说过,他在课堂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必定事先经过周详谨慎的准备,都是用铅笔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来,并且经过不断修改(很难置信,他到死的时候都还不会打字),可见这有可能是一本多么不同凡响的文学讲稿;如果有关他的传记资料没有夸大,他所手写讲稿内容几近两千页之多,差不多是半部《追忆似水年华》的篇幅了。

  这本讲稿内容所选作品大约可看成英文系学生必读有关欧洲文学的书单:珍‧奥斯汀的《曼斯菲尔庄园》、狄更斯的《荒凉山庄》、福楼拜《包法利夫人》、史帝文生的《化身博士》、普鲁斯特的《去斯万家那边》、卡夫卡的《变形记》以及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等一共七本,其中《变形记》和《化身博士》还只能算是中篇而已。为什么是这些作品呢?这里充满独特偏颇的品味和无意间建立起来的选择。

  1950年他在康乃尔大学开欧洲文学课程,之前和当时著名评论家,亦即《到芬兰车站》一书作者埃德蒙‧威尔逊通信时,曾询问可否建议上课书单,其中至少包括两位英国作家。威尔逊立即提议珍‧奥斯汀和狄更斯,纳博科夫回信表示他从不读女性作家,她们属于不同层次范围,比如说说看,《傲慢与偏见》好看在哪里?威尔逊说,试试《曼斯菲尔庄园》,珍肯定是英国文学最伟大的六位作家之一(威尔逊权威地认为其它五位是莎士比亚、弥尔顿、史威夫特、济慈以及狄更斯)。纳博科夫勉为其难接受,备课时还真为珍的这本小说写出许多独到不凡的见解。我怀疑这本小说很可能是他这辈子所读过的唯一女性作家所写的作品,在文学上,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男人沙文主义者。

  在1950年代,纳博科夫算得上是后来罗兰‧巴特及苏珊‧桑塔格《反诠释》等所提倡“新批评”观念的先驱:文学伟大与否,不是看故事或意念的表达,而是看文字和风格。纳博科夫在本书中开宗明义讲得很清楚:“文字风格和结构是一本小说的精华,伟大的思想都是空洞的废话。”难怪他特别崇尚福楼拜和普鲁斯特;托马斯‧曼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号眼中钉,俄国文学中他的最爱是普希金和果戈里,而绝不会是托尔斯泰或陀斯妥也夫斯基,也就不足为奇。

  他讨厌的名家除了伟大的曼之外,还包括鼎鼎大名的康拉德和福克纳,为什么他会那么讨厌他们?坦白讲,到现在还是很少人弄得清楚,也许只是看不顺眼而已。至于他最痛恨的人则非弗罗伊德莫属,有一次访问时,对方提到有人用弗罗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去诠释《罗丽泰》,他当场气到快要跳脚了。

  纳博科夫当年教书时,准备这些讲稿,不管其中充斥着多少的武断和偏见,但不能否认的是,他藉此教导了学生学会使用尖锐的眼光去读文学作品,并从而学会思考与文学有关的一切,简单讲,就是学会读书和思考,这是他当时的学生后来回顾和他一起学习时受益无穷的地方。

  我个人二十年前开始在大学英文系教书时,接触纳博科夫这本讲稿,以及另一本《俄国文学讲稿》,多年来不管是课堂上引用他的教学方式或作品文本,或是课余为了乐趣的阅读,都是获益良多。至于对喜好阅读西方文学名著的读者而言,这肯定会是一本值得参考的书;事实上,从另一个角度看,它本身的写作风格即是一本精彩的文学作品,读来也是乐趣无穷的。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