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战前政治军事形势

  1806年,第四次反法同盟建立,10月,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率领大军亲征普鲁士,在耶拿战役,法军开辟了两个战场,成功歼灭了普军。接着在短暂休整后,1807年,法军和俄军又开始在波兰和东普鲁士展开激战。经历了普图斯克战役和艾劳会战后,6月14日,在马伦哥会战7周年纪念日,法军在弗里德兰交战。

战役经过

  本次战役对拿破仑击败第四次反法联盟并且掌控整个中东欧具有转折性意义。

战场态势

  拿破仑在夺取但泽之后再次变更了交通线。由于索恩离南方太远,他便将其前进基地移至但泽,现在其交通线可经马林堡、马林韦尔德和埃尔宾向前延伸。

与本格尼森的海尔斯贝格之战

  6月4日,兵力已增至十万人的本尼格森(俄罗斯统帅)开始发动攻势,向内伊军进攻,当时内伊军正据守在古茨泰特和阿伦施泰因之间一个暴露的突出部。内伊被迫撤至帕萨尔格河彼岸,但拿破仑当即以第一军、第三军、第四军、第七军和拉纳军反击,结果挽回了局势。在这次战斗中,贝尔纳多特负伤,拿破仑遂派其心腹爱将维克托将军(4)接任第一军军长。现在,拿破仑决定主动出击,把俄军一举赶出东普鲁士。全军以缪拉的骑兵军和苏尔特的第四军为总前卫于6月8日向前推进,但俄军在海尔斯贝格已构筑了一个坚固的设防营地,6月10日,双方在此交战,法军伤亡惨重。不过,拿破仑推进其左翼以迂回本尼格森的右翼,切断其与供应基地柯尼斯堡之间的联系。俄军被迫退出海尔斯贝格向巴滕施泰因撤去。

  6月12日,拿破仑进占海尔斯贝格并于次日抵达艾劳,该地正是四个月前双方损失惨重又胜负未决的战场。本尼格森继续向弗里德兰撤退,可供他渡过阿勒河的地点就剩这最后一个,阿勒河在流经弗里德兰以后便在韦劳与普雷格河汇合了。

  弗里德兰,俄国人现已改名为普拉夫丁斯克,是位于柯尼斯堡东南二十七英里,艾劳以东十五英里的一个小镇。拿破仑迅即决定夺取这个战略要点以阻挠俄军撤退。他现有两条阻截路线可供选择:一条在阿勒河西,另一条在阿勒河东。西路较短也较容易,可直达俄军的前进基地柯尼斯堡,他们在那里囤积了大量的给养装备。但从战略眼光看,这条路线仅能把本尼格森逐回其通过里加和科弗诺的交通线,而拿破仑又不能深入俄国腹地去追击他们。但东路,虽绕道弗里德兰,却可以切断俄军在柯尼斯堡和提尔西特之间的交通线,将本尼格森赶入宽十七英里,背靠波罗的海的柯尼斯贝格半岛,使之困守一隅。

  当时曾充任幕僚在拿破仑帐下供职,尔后成为著名的军事评论家的约米尼认为,拿破仑本该取东路进军,可实际上他却选择了西路,沿阿勒河的左岸进军。当然,如果走东路作大迂回运动,部队会多走弯路,其右翼也必然会暴露在敌方的攻击之下,同时也大大增加了补给方面的困难。

  但无论选择哪条路线,弗里德兰均为首要目标,拿破仑遂决定从巴滕施泰因以其主力直取弗里德兰,而派缪拉的骑兵军,达武的第三军和苏尔特的第四军组成左翼负责将莱斯托克军往北逐至柯尼斯堡。拿破仑本人随主力东进弗里兰德,本尼格森的主力正在那里扼守着阿勒河的渡口。这次东进,莫蒂埃的第八军为左翼,内伊的第六军为右翼,拉纳居中,近卫军和维克托的第一军在中路军之后作总预备队。

弗里德兰会战爆发

  6月14日,恰值马伦哥会战七周年纪念日。拿破仑多少有点迷信吉兆,便决定在那一天给本尼格森以迎头痛击。上午3时,他就进攻本尼格森在弗里德兰的桥头堡向各军军长发布了下述作战命令:

  内伊元帅为右翼,从波兹南直趋索特拉克,……拉纳元帅居中,从内伊元帅的左侧,海恩里希多夫向左散开直到波兹南村对面。乌迪诺的掷弹兵突击队暂为拉纳的右翼,但要逐渐移至其左翼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拉纳元帅应尽可能将其所属各师疏开配置,以构成两条作战线。莫蒂埃元帅为左翼,扼守海恩里希多夫和柯尼斯堡的道路,并从那疏开与俄军的右翼对峙。但莫蒂埃元师则无需前进,因为整个迂回行动是以左翼为枢轴而由右翼实施的。

  埃斯佩恩将军的骑兵和格鲁希将军的龙骑兵与左翼的骑兵协同,以便敌军一旦在我右翼兵力的强大攻势下被迫后撤,即乘胜追击予敌以最大限度的杀伤。

  维克托将军和近卫军的骑兵和步兵在格隆霍夫、波的克姆和波兹南之后构成预备队。

  拉豪塞的龙骑兵师由维克托将军指挥,拉图尔-莫堡的龙骑兵师由内伊元帅指挥,南苏蒂的重骑兵师配属于拉纳元帅,并与拉纳预备军的骑兵协同动作。

  我将和预备军在一起。

  整个进军由右翼发起。至于进攻的进展,由内伊元帅掌握,内伊必须听候我的命令撤离。

  右翼的攻势一开始,凡我方参战炮兵应以恰当的阵列迅速开火以掩护右翼进攻。

  这道命令言简意赅,令人叹为观止。一方面,他将其计划晓谕各军军长;另一方面,他又授予他们相机行事的权力,以确保其计划的实施。上述村庄既已被法军占领,因此其村名也为各单位所熟悉。拿破仑手上还握有一支有份量的预备队,同时各兵种间的密切协同也得到充分的保证。

  拿破仑很快就看出了本尼格森的俄军阵地的战术弱点。敌桥头阵地毫无纵深可言,五万俄军挤在一条狭窄的河谷之中,其后只有一座桥梁,同时,这条河流也不利于防御,由于阿勒河逶迤回环,形成了几个突出部,这就使法军炮兵可以纵射俄军阵地的各个地段。

  拿破仑在中午时分将其指挥所移至预备队阵线的中央,内伊、拉纳和莫蒂埃三个军也完成了进攻的部署。下午五时三十分,拿破仑发出了前进信号。内伊指挥其突击纵队向弗里德兰教堂进攻,但一接近俄军阵地就遭到俄军毁灭性炮火的迎击,内伊军畏缩不前,结果尽管拉图尔-莫堡的龙骑兵在俄军翼侧英勇冲杀,法军的攻势仍毫无进展。这时,指挥维克托军炮兵预备队的塞纳尔蒙将军将其三十六门大炮一起投入战斗,他把这些大炮推进到阿勒河边的一个拐角处,向弗里德兰的那座桥梁纵射。三十六门大炮一齐开火,对下面河谷里的俄军纵队顿时产生了震撼作用。内伊率领他的军无比英勇地从右翼直扑敌阵,拉纳军则从中央向前推进予以支援。下午八时许,内伊军拿下了弗里德兰。是夜,本尼格森的残部向北,朝普雷格河边的韦劳退却,法军骑兵则乘胜追击。

战争结束及其影响

  弗里德兰大捷是拿破仑极其辉煌的军事成就之一。这次不同于奥斯特里茨,因为事先他没有机会侦察战场,对于敌人的意图也一无所知。但是,他从骑兵的报告中已弄清了敌人的位置,并获得了有关地形的充分情报,从而使他能以娴熟的技巧调兵遣将,指挥裕如。尽管从战略角度看,他只不过把俄军赶回到了他们的交通线,但他在弗里德兰的战术胜利事实证明具有决定性意义。次日,本尼格森在韦劳渡过普雷格河并向涅曼河上的提尔希特撤退。交战双方都伤亡惨重:俄军参战四万六千人,损失了一万人;法军八万六千人中损失了一万二千人,但拿破仑的近卫军和维克托军的主力,除其炮兵外,都未参战。俄军还有八十门大炮落入法军手中。

  同日,缪拉与苏尔特和达武也将莱斯托克的普鲁士军从艾劳往北一直赶到了柯尼斯堡,并在普鲁格河左岸立住了脚。普军继续撤退,缪拉又继续追击,一直追到提尔希特。

战后结果

  弗里德兰战役后拿破仑成了欧洲中部及西部的实际统治者。

签订合约

  6月19日,本尼格森请求休战,拿破仑立即接受。他无意也无力深入俄国腹地,因为其交通线延伸得越远就越脆弱。现在除涅曼河以北的梅梅尔地区外,他已占领了整个普鲁士领土。同时,他也急于同沙皇亚历山大达成协议以先发制人,对付奥地利可能的敌对行动。6月25日,拿破仑和亚历山大在涅曼河中游一只设有篷帐的木筏上举行会晤。塔列朗抵达但泽,也奉召参与拟订和平条款。经过十四天的谈判,拿破仑终于在7月7日与沙皇签订了提尔西特和约,两天之后又与普鲁士签订了和约,到月底返回巴黎。

战后和平条约内容

  依战后和平条约,普鲁士放弃他所占领的波兰大公国。普鲁士还将易北河与莱茵河间的所有土地割给拿破仑和莱茵同盟。普鲁士同意将军队减至42000人,并支付给法国14000万法朗战争赔款,如不支付赔款,法军将永远占领普鲁士。俄国承认法国组建的华沙大公国,并同意与法国结盟反对英国。

  在普俄之间,它建立了一个华沙大公国作为缓冲国,由萨克森的傀儡国王弗里德里希·奥古斯塔统治。在易北河以西的普鲁士领土上,他又建立了一个名为威斯特法利亚的王国,由他那不成材的小弟热罗姆·波拿巴充任国王。然而,尤为重要的是,俄国也被他拉了过来,成了他对英经贸战中的一名盟友。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