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1914年3月22日他被任命为少尉,并于同日被派往新组建的部队-第25步兵团“吕措自由团”。他在那个团一直服役到1919年2月,1914年8月克吕格尔被派往前线,并先后任排长,步兵团连长,机枪连指挥官和团副官。1917年他被调离那支部队6个月,并且被任命为第208步兵师参谋部军械主任。1919年2月-1919年8月,克吕格尔在一艘鱼雷艇上服役并于后来回到“吕措自由团”直到1920年5月战争结束。在一战中他3次负伤,并获得银制战斗负伤勋章,二级铁十字勋章,并于1915年2月17日获得一级铁十字勋章。因其在柏林与共产党人战斗声名显赫获得自由勋章。

  1920年5月,时任中尉的克吕格尔离开军队,从那时起到1923年他一直在柏林的一家出版公司做职员。从1924年到1928年他在柏林一家废品公司任主管,之后他开设了自己的公司,并于1929年11月16日加入纳粹党。

  克吕格尔1930年8月作为候补队员加入党卫队并且于1931年2月1日成为党卫队队员。在1931年3月16日被任命为突击队长后,他成为第三区的特别行动指挥官,直到1935年1月25日。但是,他于1931年4月3日成为冲锋队荣誉总队长,并且在4月底成为冲锋队“奥地利”大区领袖。1931年9月10日,他由恩斯特·罗姆委派接替保罗·古斯塔夫·舒尔茨指挥“奥地利大区总队”,并且在冲锋队领导人施藤内斯反叛被平息后试图重建这支队伍。克吕格尔领导这支队伍直到1932年7月初,并且在1932年7月-1933年3月接替Adrianvon Renteln同时担任国家社会主义者学校组织的负责人。另外他从1932年7月开始直到战争结束一直在议会占有一席之地。

  转到冲锋队最高指挥部以后,克吕格尔领导特殊参谋机构达一年时间直到1933年7月1日。从那之后他被任命为冲锋队训练部门领导人兼冲锋队边防守卫部队领导人直到1934年8月9日。虽然在“大清洗”之后边防守卫部队领导人被重新指定,但克吕格尔仍旧拥有这一职位并且在1934年成为冲锋对荣誉总队长。但是在恩斯特·罗姆死后,冲锋队在军事训练上的影响力被很大程度地缩减了。

  虽然身在冲锋队,但克吕格尔仍旧保持了对党卫队的忠诚,即使他与恩斯特·罗姆有很深的友谊,但有关不利于冲锋队的信息还是从他的办公室转达到希姆莱那里。这也就是为什么恩斯特·罗姆的继任者ViktorLütze拒绝克吕格尔再穿冲锋队制服并将他从所在职位调离的原因。

  1935年1月25日回到党卫队后,他从党卫队三级突击中队长直接晋升为党卫队高级总队长。虽然已经成为党卫队高级军官,但希姆莱直到1936年3月仍未决定任命他担任某个具体职务。

  从1936年3月1日到1939年10月的第一个星期,克吕格尔担任党卫队边防守卫部队巡视员,并且在党卫队人员招募与培训组织中从事同样的工作。他在1937-1938年间在希姆莱的私人参谋机构担任希姆莱的党卫队法庭的领导人,负责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以上职务的案子。1938年离开党卫队法庭后,克吕格尔于1938年5月16日被任命为党卫队骑兵部队的巡视员,直到1939年10月初被Wilhelmvon Woikowski-Biedau接替。

  1939年10月4日,克吕格尔被任命为罗兹地区的党卫队和警察部门负责人。他于10月9日到任,并在当月月底将指挥部搬到克拉科夫。作为“东区”党卫军和警察部队高级指挥,他对前波兰的地区政府行使了自己极大的权利。1941年8月8日,他授予当地警察职衔,1942年4月-1943年8月他是当地政府的国防安全大臣兼代理首脑。他对波兰人所表现出的残忍导致了1943年4月20日在他开车去办公室的路上的暗杀行动。经过与汉斯·弗兰克博士持续的权利斗争,他在该地区的全部职务被威廉·科佩于1943年10月22日取代。他又转到党卫队第七“欧根亲王”山地师受训(准备成为该师师长,1943年11月-1944年4月)。1944年5月20日被授予武装党卫队上将军衔后,克吕格尔于1944年5月下旬接替LotharDebes指挥党卫队第六 “北方”山地师,直到同年8月的最后一周被古斯塔夫·伦巴第接替。被晋升为军团指挥官后,他于1944年8月26日取代阿托尔·菲利普斯成为党卫队第五山地军军长,但是直到9月才实际指挥该部队。克吕格尔指挥该部队至1945年2月,然后被弗里德里希·杰克林接替。在指挥该部队时,他于1944年9月30日因过去在师级部队的指挥才能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希姆莱为他所写的推荐信如下:

  “敌人的意图:1944年6月25日,敌人用3个师的兵力从我师的北翼展开进攻。他们的目的是:在夺取我方最北部的要塞后,向Jeletjosero-Ssennosero的登陆地区推进,并进入我师纵深侧翼。之后他们想要占领Okunjewa-guba地区并且切断我军通往南方的通道。进一步向南到达Kiestinki岔口,控制唯一的补给线并切断Louchi地区两个师(第6党卫队步兵师“北欧”师和"Krautler"师师部)与补给基地的联系。

  此外,通过这次进攻所导致的后果是:在Ssennosero北部的俄军可能会向皮亚金湖北岸运动并占领这一地区(仅有芬兰空军的一个营在这里进行防御)。然后通过这里向库萨莫推进,这样整个部队的后方将落入敌人手中。库萨莫是18集团军后方补给的重要地区。同时,在坦克掩护下,敌人还可以攻击公路上的其它要塞以及党卫队第12"MichaelGaissmair."团的南翼。

  战斗的发展:1944年6月27日,敌人投入大量的兵力对我方进行了攻击,并且占领了最北部的两个要塞。我军立刻采取措施,党卫队摩托化部队(3个连)被派往Kapanez湖和Ssennosero的登陆地点。特遣队设法拦截进攻的敌人,给他们造成极大的伤亡,直到后续部队到达。司令部下属的轻步兵营(陆军)到达该师。正是克吕格尔果断地将该部队派往指定的地区。他们的任务是封锁Jeletjosero-Ssennosero峡谷,并解除敌人的第二个威胁,从Ssennosero的北方攻击皮亚金湖,克吕格尔派出摩托化部队和司令部下属的雪橇部队。他们组成“拉普兰”作战团在Ssennosero投入战斗。他们的任务是守住301地区附近的海峡。同时克吕格尔准备对Jeletjosero-Ssennosero地区强大的敌人进行攻击。他不得不换下在前线的轻步兵营,以增加攻击强度。

  战斗在1944年6月2日打响,我军投入了两个营,到1944年6月6日投入了三个营,并且造成Jeletjosero-Ssennosero地区敌人的重大伤亡,使得俄军不得不取消穿插计划并转入防守。同时,敌人的计划被我们在Ssennosero村的战斗部队所阻碍。俄军投入了大量兵力(一个步枪团,四个雪橇营)包围了我们的部队,并且在重炮的掩护下发动攻击试图消灭它。我们的部队顶住了敌人16天的攻击直到被撤换下来,并且造成敌人的重大伤亡。

  在这一决定性的时刻,克吕格尔不知疲倦地与作战部队在一起。他从不会延迟在危险地区的行军。通过他个性上的完美表现,他在短时间内克服了各种困难,无论是进攻还是对被困部队的支援。

  为了解救被围困在Ssennosero的战斗部队,司令部下属第139步兵旅(陆军)被派到该师。敌人已经估计到我们会通过攻击来解救被困部队,所以已经在Jeletjosero-Wikssosero作好防御准备。1944年7月14日,139旅对控制整个地区的150高地发起攻击,但是失败了。不顾旅指挥官的反对,克吕格尔在对部队重组后下令再次进攻。经过和攻击部队一起持续,密集的进攻,他终于在1944年7月16日占领了150高地。这次进攻证明了克吕格尔在现场的指挥能力,虽然遭到旅指挥官的反对,但他坚决选择进攻。在取得初步胜利后,139旅被分成3个营,彼此依托并面对西北方向驻扎在Ssennosero湖的西岸。他们缺乏到达Ssennosero并将敌人赶向北方的动力。只有在师指挥官的推动下,作战部队才释放出自己的能量并击退敌人。这样被围困的部队才得以获救,并且阻碍了敌人的计划(从Ssennosero向南或向西运动)。决定性的功绩:

  1.将敌人在Jeletjosero-Ssennosero的行动阻止在登陆阶段

  2.虽然遭到旅指挥官的反对,但仍然组织了对150高地的进攻。

  3.推动第139旅进入Ssennosero湖岸边面对Ssennosero村的狭长地带。

  领导功绩:快速指挥自己的部队,避免了在前线以及Jeletjosero-Ssennosero的狭长地区指挥上的犹豫不绝。立即开始对敌人展开进攻,并且给敌人造成重大伤亡,使他们不能在该地区再发动任何进攻。这样新到达的部队才可以立即采取行动,并打乱了敌人的计划。从空中和水路保证被困部队所需的给养,并打退敌人的反扑。集中一切资源恢复道路,正是良好的道路条件保证了在森林和沼泽地区作战取得的最终胜利。

  在危机时刻表现得坚定果断。没有被人数上超过自己的敌人所吓倒,而是完全信赖自己的部队具有超强的能力。克吕格尔的这种果断精神使得他在作为指挥官的两年时间内将部队训练成为高度机动并具有进攻精神的队伍。

  功绩:通过其具有决定性作用的指挥,使敌人遭受了重大的人员伤亡。消灭了敌人一个师并严重削弱了另一个师。通过这些战斗,敌人在Louchi地区包围第18集团军的计划失败了。如果敌人成功,将导致整个Louchi前线的崩溃,并出现前线的大溃败。

  敌人的伤亡:

  经确认的敌人死亡人数为2157人

  预计敌人死亡总人数为3000人

  预计敌人受伤总人数为4000人

  >OGq 1tM`F

  从他所指挥的部队离开后,直到1945年4月,克吕格尔没有在东普鲁士地区被赋予任何指挥党卫队或警察部队的权利。1945年4月,他被派到“南方”集团军接管指挥警察部队。他获得的荣誉包括:1939年式1914年一级铁十字勋章和1939年式1914年二级铁十字勋章(1943年7月和1944年5月15日),一级佩剑战功十字勋章和二级佩剑战功十字勋章(1942年5月),金制纳粹党徽(1939年1月30日),警察长期服役金制奖章,金制冲锋队体育运动证章,银制德意志骑师勋章,和二级奥林匹克奖章。除了战场经验较少以外,作为师指挥官他受到陆军上级部门的高度评价。

  没有发现他与他的哥哥有任何密切的交往,并且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弗里德里希·威廉是职业文职党卫队军官,热衷于追逐权利并且在管理其部门和占领区时表现非常残忍,但他的哥哥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军事指挥官。弗里德里希·威廉1922年结婚并且育有3个孩子。弗里德里希·威廉·克吕格尔1945年5月9日在库尔兰自杀。

  沃尔特·克吕格尔

  作为同样官至党卫队高级总队长并指挥武装党卫队的兄弟二人中的哥哥,沃尔特·克吕格尔1890年2月27日出生于阿尔萨斯的斯特拉斯堡。从柏林和拉施塔特的学校毕业后,他于1900年4月初进入位于卡尔斯鲁厄的军事学校学习。1906年克吕格尔转入柏林的军事总校学习,并于1907年毕业时成为军士长,次年被任命为中尉。

  1908年他首先是被派到第110"凯萨.威廉一世"掷弹团第2营,1914年8月被任命为该营副官。在一战中他先是指挥了该团的一个连,然后是一个营,后来他又指挥"Prinz Charles Anton vonHohenzollern"团第40营和普鲁士轻步兵团第二营直到1919年1月。1917年8月17日他被晋升为上尉。克吕格尔一直在西部前线服役,主要是在蒂罗尔和塞尔维亚,1919年10月11日他第二次负伤。除了获得受伤徽章,他还被授予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

  1919年1月至1920年,克吕格尔在鲁尔和库尔兰地区的"普菲弗尔"特遣队服役(也叫威斯特法伦州自由军)。他后又指挥第13防备团机枪连直到同年12月份。1920年12月到1921年的夏天,克吕格尔参加了一个名为"埃舍里希"的组织。1921年中他又加入了当时著名的"钢盔党"并成为Harzgau地区的领导人,他离开军队在哈尔伯施塔特的银行谋得一个职员的工作,并且在1925年退出"钢盔党"。从1926年到1930年搬到奥地利这段时间,克吕格尔是勃兰登堡的一位资产管理人。

  在奥地利,克吕格尔继续在卡林蒂亚从事资产管理人的工作直到1934年,并于1933年12月加入冲锋队。回到德国后,他成为冲锋队的训练教官。1935年4月30日他以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的身份加入党卫队,并成为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第2旗队第2突击大队的第一任指挥官直到1937年5月他因病离开。1937年5月-12月,克吕格尔担任了党卫军特尔茨军校的教官总监。10月份,他在党卫队"德意志"旗队担任了一个月的高级参谋。之后,他成为了该旗队第4大队指挥官。1938年11月1日,沃尔特·克吕格尔担任了刚成立的党卫队特别旗队领袖。该旗队由已被撤消的"德意志"旗队第4大队改编而来,他原来的部队由UdovonWangenheim.接替指挥。1939年1月30日克吕格尔被晋升为党卫队旗队长,1939年中期部队被撤消前,他一直指挥该部队,之后他还在反坦克,侦察和防空部队担任领导。

  1940年初,克吕格尔被晋升为党卫队区队长并且在职务上正式成为新组建的"警察"师的第一任作战处长直到后来西部战役后被尼古拉斯•海尔曼接替。

  沃尔特·克吕格尔(上左)身穿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制服配“日耳曼尼亚”领徽,稍后作为党卫队区队长佩带更早式样的徽章,这种徽章在他1941年在党卫队指挥总局时被更换。下面一张照片是克吕格尔与家人在一起。

  在当年的夏天他被授予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1940年6月13日和6月22日)。他的下一项任命是到党卫军指挥总局担任总监。不久,克吕格尔被临时任命为党卫队第一旅的指挥官,任期为一个月,后来他回到柏林并担任步兵总监同时担任武器检查办公室负责人直到1941年8月中。他的后一个职位最终被沃纳·巴洛夫接替。1941年8月10日在阿托尔·穆尔维斯特德阵亡后,克吕格尔再次被任命担任“警察”师的指挥官。他一直指挥该师直到1941年12月15日阿尔弗雷德·温伦贝格接替他。克吕格尔于1941年4月20日被晋升为党卫队支队长,党卫军少将。作为师指挥官,克吕格尔于1941年12月31日因指挥警察师在列宁格勒战役的出色表现而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

  从乔治·林德曼将军对克吕格尔的评价可以看出他杰出的指挥才能:

  “他具有与众不同的杰出个性。非常沉着,而且有条理并且坚定。具有勇敢精神并随时准备战斗。对战术内容非常理解并且受过训练。他领导他的师在卢加,克拉斯诺瓦尔德斯克,和Puschkin等地的战斗中获得荣誉。他是一个具有同情心的指挥官并且从部下那里获得信任和尊敬。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伙伴。”

  克吕格尔后又回到党卫军指挥总局担任武器视察员兼任步兵事物总监,并于1942年1月30日被晋升为党卫队地区总队长兼武装党卫军中将。他的指挥权后来被延伸,并成为党卫军指挥总局内Amtsgruppe

  1943年3月8日,由于党卫军"帝国"装甲掷弹师师长赫伯特·瓦尔负伤,克吕格尔被任命指挥该师。实际上他是接替了瓦尔的临时代理指挥官库尔特·布拉萨克,时间是1943年4月3日。他从1943年7月25日起获得长期指挥该师的权利。他领导帝国师参加了1943年夏天的装甲大战,直到12月下旬大部分装甲师经东普鲁士回到法国进行休整。党卫军第二装甲集团指挥官保罗·豪赛尔为克吕格尔获得橡树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所写的推荐如下:

  “1943年7月5日-16日德国在别尔哥罗德地区组织了代号为“壁垒”的攻击行动,"帝国"装甲掷弹师的任务是突破俄军在别尔哥罗德和托马罗夫卡之间设立的两道防线。糟糕的天气和坚固的敌人防御工事使得"帝国"师的进攻变得异常艰难。克吕格尔在研究作战地图时的谨慎仔细和他对部队进攻士气的鼓舞使得敌人的两道防线在两天内相继被突破。这使得该师能够向北攻击的更远。是指挥官的沉着与果敢使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在向北攻下Lutschl和加里宁之后,在部队开阔的右侧出现了危机,因此必须快速采取行动。

  苏军集结大量坦克准备进攻我军侧翼的计划被粉碎了,并且我军的最后一支预备队建立起有效的防御体系。那一天的战果是击毁敌人212辆坦克。在那段危险的时间里,该师果断实施了对敌人侧后方的攻击。党卫队总队长克吕格尔将危机转化为最终的胜利,他在那一天所下达的命令也被永久地记录在第四装甲集团军的历史上。

  1943年7月14-15日,该师经过在北方一系列成功的防御战后,突然对Praworo发动进攻。尽管道路条件非常不利,但他们最终还是建立了与第七装甲师的联系。这样就使处于右侧的敌人被包围了。党卫队总队长克吕格尔在这次胜利中充分发挥了他在指挥作战方面的杰出才能。

  该师被调动到米乌斯河前线以后,党卫队总队长克吕格尔接到命令:部队从右侧渗透并到达米乌斯河。虽然天气条件恶劣,道路状况也非常不利,克吕格尔仍旧率领自己的师到达了指定位置。1943年8月8日,帝国师夺取了防守斯特潘科瓦的主要阵地并对敌人展开追击,成功迫使俄军退回米乌斯河对岸并收复原来的阵地。党卫队总队长克吕格尔以他果断的指挥取得了对敌作战的胜利,击毁敌军26辆坦克并俘虏1400名敌人。

  随着西尔维斯特·斯塔德勒在法国指挥重新组建的“帝国”师,克吕格尔从1944年1月25日开始被委派到预备队。从1944年3月中到1944年7月25日,他被任命为武装党卫军"东部"集团军司令,该职务后来被古斯塔夫·克鲁肯贝格博士接替。在担任这一职务期间,克吕格尔于1944年6月21日被晋升为党卫队副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上将。克吕格尔后来接替KarlvonTreuenfeld成为党卫军第6装甲集群司令,指挥拉脱维亚部队,该部队被认为是最好的外籍党卫军部队,克吕格尔被第16军军长卡尔·希尔伯特推荐申请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并于1945年1月11日由希特勒亲自颁发。申请信如下:

  “在第三次库尔兰战役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俄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进攻了亨策战斗群的前沿。在此期间,安全部队和由拉脱维亚人组成的部队在主战线进行防御。到当天中午时分,俄军第19坦克军团成功的突破主战场并穿透我军炮兵阵地。炮兵被陷入了只能进行徒手战斗的境地,党卫队高级总队长克吕格尔几乎没有预备队可以使用。不但如此,到12月23日晚间,俄军还可以撕开亨策战斗群和第19拉脱维亚党卫军师的结合处。俄国人的意图是扩大在西北方向的突破口,进而夺取16军的北侧并导致其溃败。

  在此万分危急的时刻,克吕格尔将军坚决彻底地将自己的右侧及第93步兵师(174掷弹团)暴露给敌人。这样做并没有堵住缺口。于是克吕格尔将军不顾自己部队左翼所存在的危险,毫不犹豫的做出决定将预备队投入到第19拉脱维亚党卫军师所在地区。他命令从俄军楔形进攻编队的右侧进行反击。结果是:在Trenci地区,我们的部队被包围并且变的恐慌,之后在晚间敌人对左翼发动了进攻。敌人配备了强大的坦克力量,其中包括一部分原来准备进攻中部地区的坦克部队。他们通过森林和沼泽突破了第19拉脱维亚党卫军师的左翼并向Lestene推进。只有227师的部分被打散的部队还在被突破的地区进行抵抗。

  敌人的突破所带来的危险确实令我们害怕,因为部队经过连续的大量的战斗消耗,已经明显可以感觉到防御能力的下降。指挥官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表现的镇定坚强。克吕格尔将军保持了正确的决断力,不论在这些艰苦的战斗中有多危险,将第4装甲师的可用的预备队投入进攻,这在这次伟大的防御战役中是起决定性作用的。这一决定改变了战役的趋势

  敌人的攻击先头部队的要害遭到了猛烈的打击,伤亡惨重并不得不撤退(超过100辆坦克被击毁)。在1944年12月27日-28日晚间,我们能够在第一时间建立起安全的,组织完善的防御前沿。这样就打乱了敌人在第三次库尔兰战役11天以来的进攻。经过了困难的危险时刻将战役引向防御胜利。党卫军将军克吕格尔利用他坚定的领导和正确的判断取得了巨大的功绩。我为他所表现出的杰出的领导能力申请奖励。”

  1945年5月8日,当部队在库尔兰投降后,克吕格尔和一些军官准备逃往东普鲁士。但是在5月22日,克吕格尔一行人在东普鲁士与立陶宛边境地带的森林中被俄军巡逻队发现,为了避免被浮,克吕格尔开枪自杀。

  沃尔特·克吕格尔无疑是党卫军中最杰出的一位指挥官。有着极好的战斗指挥能力和战术头脑,能冷静地面对各种危机,并且是一名优秀的行政官和教官。他从来没有成为纳粹党党员,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充满了对他的技能,个性,勇敢,正直,和对部队的关怀的高度评价。他有教养并充满智慧,他的道德标准很高,并且毫不犹豫地惩罚那些敢于伤害平民和战俘的部下。他在指挥拉脱维亚部队时所体现出的领导能力被前拉脱维亚政府官员所称赞,并且他在北方前线所采取的行动为他赢得了防御专家的荣誉。克吕格尔的部队喜爱他,他从现实的角度去看待军事和政治上的各种情况,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总是从部下那里发现他们的长处。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