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4c403183d5b27.jpg

目录

人物简介

  张丹枫,梁羽生武侠名著〈萍踪侠影录〉的男主角。

  父亲:张宗周(张士诚后人)

  身份:瓦剌右丞相之子,《散花女侠》中四大剑客之首,《联剑风云录》和《广陵剑》中的天下第一高手

  师傅:谢天华

  师祖:陈玄机

  妻子:云蕾

  儿女:曾在《散花女侠》书中有一女,后续小说中未提及

  弟子:于承珠、张玉虎、陈石星、霍天都

  隔世弟子:孟华

  人物形象: 白马书生

  武器:《萍踪侠影录》一书中是白云剑,《广陵剑》一书中是白虹剑

  武功:万流朝海元元剑法,玄功要诀,无名剑法,双剑合璧

  暗器:梅花针

  出场作品:《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广陵剑》

  提到作品:《武林三绝》《云海玉弓缘》 《冰河洗剑录》《游剑江湖》 《牧野流星

  初次登场:《萍踪侠影录》第三回,时年约二十出头

  最终谢幕:《广陵剑》第七回逝世,时年约七十余

出场描写

  一路无话,第三日来到阳曲,这是汾酒集散之地。入到城来,只见处处酒旗招展,云蕾腹中饥渴,心道:“久闻山西汾酒的美名,今日且放怀一喝。”行到一处酒家,见门外扎着一匹白马,四蹄如雪,十分神骏。云蕾行近去看,忽见墙角有江湖人物的记号,云蕾好奇心起,步上酒楼,只见一个书生,独据南面临窗的座头,把酒低酌。东面座头,却是两个粗豪男子,一肥一瘦,披襟迎风,箕踞猜枚,闹酒轰饮。云蕾旁观者清,只见这两人貌作闹酒,却时不时用眼角瞥书生。

  书生服饰华贵,似乎是富家公子,他独自饮酒,一杯又复一杯,身子摇摇晃晃,颇似有了酒意,忽而高声吟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摇头摆脑,醉态可掬,咕嘟嘟又尽一杯。云蕾心道:“这酸秀才真是不知世途艰险,强盗窥伺在旁,却还放怀喝酒。”

  ——《萍踪侠影录》第三回 陌路遇强徒 偷施妙手 风尘逢异士 暗戏佳人

谢幕描写

  张丹枫低首冥思,往事一幕幕从心头揭过,有多少欢乐,有多少哀伤……“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

  琴声戛然而止,陈石星抬起头来,只见张丹枫俨似老僧入定,仍然是动也不动。

  陈石星叫道:“师父。”不见张丹枫回答,吃了一惊,大着胆子,走过去将他扶起来,这才发觉张丹枫已经死了!

  一代武学宗师,在人间难得一闻的琴声之中去世,死得十分“洒脱”,可是陈石星却不禁伤心欲绝了。正是:

  入门方一日,洒泪悼师亡。

  ——《广陵剑》第七回 要诀玄功传弟子 广陵绝曲悼宗师

线索事迹

  《萍踪侠影录》:阳曲酒楼破庙戏云蕾;黑石庄夜访石英取宝图;晋王墓双剑合璧胜黑白摩诃;获鹿化敌为友毕道凡,惺惺相惜张风府;青龙峡调虎离山解救张风府,双剑合璧胜点苍二老;京城面见于谦剖析敌情,暗助云重夺得武状元;苏州快活林豪赌赢名园,太湖西洞庭山泛舟寻宝藏;孤身被困地底获奇书,双剑扬威石阵除奸邪;献宝藏共抗外敌,护地图北上京城;土木堡劝说正统帝,解救张风府;助于谦保卫京城,探瓦剌再出边关;阳曲城紫霞报讯,六樟山群魔大会;雁门关再战乌蒙夫,紫竹林初谒萧韵兰;太师府舌战也先,石塔上保护正统;愕罗部结盟共抗也先,故居诀别云蕾;唐古拉山结识上官天野,师徒四人合斗魔头;巧计助云重,泥沼陷敌骑,存心解恩怨,假手托医书;也先兵围丞相府,云重舍命抗金牌,脱不花拼死解救,张宗周服毒自/杀。结局:恩怨了了,与云蕾同隐江南。

  《散花女侠》:收于承珠为徒隐居太湖;夺门之变后远走大理;沐王府打败阳宗海,点苍山大战众魔头;送波斯公主到京城,赴英宗鸿门宴;指点霍天都,解救毕擎天,最后把于承珠许给了叶成林。

  《联剑风云录》:京城教铁镜心诈死脱身,打败乔北溟,入宫迫使皇帝不再追究贡物劫案;崂山正邪巅峰对决,再次击败乔北溟。

  《广陵剑》:秒杀三大魔头,收陈石星为徒,当夜逝世。

人物点评

  “亦狂亦侠真豪杰,能哭能歌迈俗流。”

  最完美的侠

  在梁羽生看来,张丹枫是最完美的侠。

  将武侠小说的传奇故事与中国历史的具体真实背景结合起来,是梁羽生的首创。他的新派武侠小说,每部几乎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从盛唐晚清,千多年浩瀚历史风云,在他笔下都曾波翻云涌,扑朔迷离。既有正史的不朽,更多的是野史的传神。他着眼的是江山,着重的是江湖。在描绘社会动荡,外忧内患,改朝换代,诸强纷争的特殊历史阶段,诸如“安史之乱”(唐朝)“土木堡之变”(明朝)以及金元对峙,元明之交,明末清初……风云翻滚的时代江湖儿女的可歌可泣,无人能出其右。

  《萍踪侠影录》中的张丹枫。

  惟有《萍踪侠影录》中的相国公子张丹枫,志向远大,满腹经纶,才调高华,潇洒不羁,“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最能表现梁羽生治国安邦的抱负,抒发爱国爱民的博大情怀。

  这毫不奇怪,没有一个作家,会在自己的作品以及自己所创造的人物中,没有留下自己的思想的痕迹,生活的原型。

  正如曹雪芹写出了《红楼梦》,张爱玲写出了《倾城之恋》,巴金写出了《》。

  梁羽生很自然就会写出《萍踪侠影录》和张丹枫。

  据说,儒家是把世间社会问题和我们的私人生活、人身修养联系起来的,不同于西方的文明,是信奉“造物主”起家的。

  张丹枫是在良史之忧氛围下产生的人物。

  他既秉承了儒家文化的血缘——有着强烈的入世精神,又有着江湖儿女的豪迈洒脱——视功名利禄为浮云。

  所以,他除了是一位才调高华的名士外,还是一个胸怀安邦志,铲除世间不平的快客,更是一个心连广宇襟怀坦荡的的民族英雄。

  张丹枫所处的朝代,距今已有五百多年了,有人曾怀疑地问梁羽生,作为那个时代的贵族子弟,张丹枫能具有那么多进步思想么?

  梁羽生当时的回答是商量式的,并不是那么断然肯定。但在今天我们看来,张丹枫这个形象,除了作者过于钟爱,赋予他的性格过分纯粹之外,其他的都是有着真实的可能性存在的,作者的本身条件和时代的环境都给这种可能性提供了相当好的机缘。

  梁羽生是把张丹枫放在国家的命运和一个家族称霸雄心的尖锐矛盾中描写的。他的先祖,其实和明太祖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他们都曾逐鹿中原,张家先祖以私盐贩子而崛起,却败于叫化子出身的朱元璋,被朱元璋沉尸长江。所建立的大周,也已风流云散,仅在苏州留下了快活林旧居和一个藏宝点。

  张家的后代,直到张丹枫的父亲张宗周也以复仇为念,远避蒙古,数代帮助瓦剌整军经武,欲借瓦剌兵力与明朝再争江山。为此,不惜恶待明朝派去的使者,又闹出了一场苏武牧羊二十年的新公案。云靖一家家破人亡,全是拜张宗周所赐……正所谓,国仇未报,家仇又添。

  张丹枫作为张家第三代,肩上所负的重担当是苦不堪言:明朝天子固然要防范他,云家后代亦要追杀他,而瓦剌国王也不见得会重用他。何况瓦剌国中还有一个居心叵测、凶残毒辣的太师也先在处处设梗,事事刁难?张丹枫可谓是步步惊心,时时留意。

  他的侠士风度正是在这种蒺藜满布的环境中体现出来的,在几代人的苦心经营中,在残酷的现实提醒下,他渐渐看穿了父祖辈们为一家一姓争天下,不惜借助外族的做法,是狭窄自私、不顾百姓死生存亡和国家社稷利益的。为此,在明朝内忧外患的深重危机下,他帮助曾留下一代英名于世的于谦抗击蒙古军的入侵。凭着一身惊人武功,滔滔辩才,肩负国家民族重任,奔波于塞北中原之间,屡建奇功。

  他的名士风格也是在刀光剑影中确立的,在作品的第三回中,他才显身,显身之后有好长时间又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胸有丘壑,却从不矫情饰俗;能歌善饮,却不见轻浮;侠骨柔肠,却充溢浩然正气。

  他的不拘性情,让人想起了同样善哭纵酒的另一典型——晋时代的名士阮籍,但他又绝不似阮籍以及稽康等人的消极避世。

  他的才调高华,让人想起了长歌“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大才子李白,但他又没有李白的过于恃才傲物。

  他的心胸见识,让人想起了《虬髯客传》中的那位见李世民即“推抨敛首”的真汉子。但虬髯客献资产助李世民,是迫于“天命不可违”,张丹枫的献出藏宝,却是为了社稷平稳,苍生安宁。

  所以,熟知梁羽生的龙飞立才在他的《剑气萧心梁羽生》中对此大加赞赏,说梁羽生的张丹枫要比虬髯客境界更高一筹。

  所以,当七十年代的香港佳视首播《萍踪侠影录》连续剧时,千万观众都为陈强所扮演的张丹枫着迷。

  在读者和观众心目中,张丹枫首先是一位民族英雄,他所被大众看重的,也是他的侠骨,而不是柔肠,虽然其实他二美兼备。

  如此,云蕾等人的形象岂不成了陪衬?

有关爱情

  “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赶上江南春末杳,春色花容相照。”

  张丹枫和云蕾之中一样有着爱情的“错谬性”,不同的是,造成匹勒姆斯和西丝比的爱情的“错谬性”是那头游荡在桑林中的凶猛的狮子,而横亘在张丹枫和云蕾之中的障碍却是家族仇恨。

  当我们看到张丹枫和云蕾初萌情愫,云蕾知道张丹枫是自己家族仇人的儿子,刚刚为张丹枫的为国为民的胸怀所感动,轻责自己不能圆于一家一族的鸡虫之争,云重又出现了,强烈禁止她和张丹枫在一起。好不容易得到哥哥的“批准”,和张丹枫并辔在天山深处,却又被突然出现的父亲充满仇恨之火的眼睛所炙伤……

  林清玄就把这一切都用因缘的无常来解释,在《清凉菩提》里,他这样说:

  所有的爱情悲剧都是因缘的变迁和错失所造成的,它也没有一定的面目。在围墙的缝隙中,爱的心灵也可以茁壮长大,至于是不是结果,就要看在广大的桑树下有没有相会的因缘了。

  大陆有专门研究新派武侠小说的学者曾认为: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创作,从观念、方法到实践都有自己的鲜明特色,有自己的独门奇招或绝招。那就是,擅写侠——侠客,尤其是名士型侠客;史——是将武侠小说的传奇故事与中国历史的具体真实背景结合起来;诗——不仅继承了中国叙事文学传统的讲、唱结合的形式和规范,同时又发展成自己的独具一格的创作套路;女——女侠形象系列的成就超过了其男侠系列;雅——优雅、古雅、雅致、美雅,其审美追求可以用崇高而又优美来概括。

  这种论点从整体上说是对的,但梁羽生也有“失控”的时候。

  因为个案就摆在我们面前,在《萍踪侠影录》中,云蕾的形象就大大逊色于张丹枫,以至小说被拍成电视剧后,香港的观众纷纷疑惑地相询:云蕾有什么好呢?

  张丹枫对国家忠,对爱情忠。而云蕾一知道他是仇人的儿子时,即便自己已暗生情丝,依然觉得永藏于胸前的那块羊皮血书,似一座大山,重重压在她的心上,强迫着她,要她复仇!

  张丹枫却已决定,今生今世,决不与她动手,她要杀便杀罢了。

  后来,张丹枫被困在太湖底下,乍见天真可人的澹台镜明,马上就想起了云蕾,并不避忌讳跟她说起了云蕾。两人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足见张丹枫的情真:

  张丹枫见她笑语盈盈,在珠光宝气映照之下分外妩媚,心中一动,说道:“我的小兄弟见了你一定会欢喜你。”澹台镜明说:“什么,你的小兄弟?我为什么要他欢喜?”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自幼失了亲人,孤苦伶订,没有人和他玩,你和他一般年纪,不正是可以做个最好的朋友吗?”澹台镜明怒道:“什么?要我陪你的小兄弟玩?哼,我不喜欢和臭小子玩!”其实张丹枫也是“臭小子”,澹台镜明一说之后,立刻又发现自己说话的破绽,不觉面上又泛起红潮。只听得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不是臭小子。”澹台镜明道:“不是臭小子是香小子呀。哼,香小子我也不喜欢。”张丹枫笑道:“也不是香小子,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澹台镜明一怔,道:“是小姑娘?”张丹枫道,“是呀,是小姑娘。我认识她时,她女扮男装,我叫惯了她小兄弟,老是改不过口来。”澹台镜明见他提起“小兄弟”时,说得十分亲热,不知怎的,心头突然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竟是平生从未有过的感觉,但也是一掠即过,面上并没有现出什么,可是张丹枫已似察觉了什么,心中叶这少女颇感歉意。

  爱一个人,总会为她而骄傲,总会因她而微笑或忧愁,何况是张丹枫这样从不矫情饰俗的人?

  本来,她是一个仙女般的少女,不但令书中人物惊艳,读者也觉得神怡目夺,且看:

  忽见繁花如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少女,白色衣裙,衣袂飘飘,雅丽如仙……那少女又从树上跳下,长袖挥舞,翩之如仙,过了些时,只见树枝蔌蔌抖动,似给春风吹拂一般,树上桃花,纷纷落下。少女一声长笑,双袖一卷,把落下的花朵,又卷入袖中。悠悠闲闲地倚着桃树,美目含笑,顾盼生姿……

  只见花荫深处,一个少女,手持短笛,缓缓行来。这少女穿着一身湖水色的衣裳,衣裤轻扬,姿容绝艳,轻移莲步,飘飘若仙……

  梁羽生总是在强调她“如仙”、“若仙”般的形象,只是,这么一个仙气为骨的人儿,怎么却是一个“无明”之女?处事莫名其妙,毫无逻辑和理性。

  她也爱张丹枫,她也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恶果,她也知道在国家民族内外交困的关键时刻,一家一族的仇恨,无疑是鸡虫之争;但她怀中的血书,总像鬼魂一样无休止地缠绕着她,使她像受了催眠一样,听从它的指挥,不能自已。

  梁羽生安排张丹枫和她的大团圆结局,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贯彻他的创作理念,他很主张各民族间的和睦相处,主张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在国家利益面前,任何个人恩怨、门户纷争、集团利益,都应该予以抛弃,所以才有了现今这个光明的尾巴: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赶上江南春末杳,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日丽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相对云蕾,另一个少女的形象反而更显个性,也更可爱。

  那是蒙古国中的脱不花。

  脱不花是瓦刺太师也先的独生女,从小和张丹枫一块玩大的,成年之后,一腔少女情怀便系在张丹枫身上,但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瓦刺的时候,张丹枫还未能察觉她的真情,出中原之后,又有了云蕾,更兼又惮着也先的居心不良,有一段时间,张丹枫对她颇为反感。

  其实她的一颗少女心,就像玉碗里盛着新落的雪片,里外都晶莹剔透。

  但是脱不花太单纯了,她根本不是她父亲的对手,云重被还羁留在瓦刺的前国王金牌召走,让脱不花的希望落了空,看着已近五更了,围在张府门外的大炮已对准了目标,只等时辰一到,便即放炮,脱不花什么都顾不得了,一人一骑就冲到了张府。

  以她单纯的女儿心性,以为凭她是也先的女儿,蒙古兵都会听她的,谁知,那些官兵们倒不敢把她怎么样,反而是她的父亲不放过她,为了把自己的心腹大患除掉,当父亲的把自己的女儿也出卖了。

  然后,就到了脱不花人生中的最后一幕了,这一幕不仅让张丹枫看呆了,读者也看呆了:

  她堵在炮口,捻熄了火绳,神色十分可怕,谁上来拉她就杀谁。

相关诗词

  作者:梁羽生

  七绝两首

  [作者]:梁羽生

  [体裁]:七绝

  [年代]:当代

  长江万古向东流,立马胡山志未酬。

  六十年来一回顾,江南漠北几人愁。

  中州风雨我归来,但愿江山出霸才。

  倘得涛平波静日,与君同上集贤台。

  踏莎行

  [作者]:梁羽生

  [体裁]:词

  [年代]:当代

  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可怜踏尽去来枝,寒村漠漠无由面。

  人隔天河,声疑禁院,云魂漫逐秋魂转。

  水流花谢不关情,清溪空蕴词人怨。

  浣溪沙

  独立苍茫每怅然,恩仇一例付云烟。断鸿零雁剩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情倩谁传?

  清平乐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赶上江南春未了,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涉及小说

  《还剑奇情录》说张丹枫的师祖陈玄机,是“前传”

  《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讲的张丹枫和云蕾的徒弟于承珠 、张玉虎等。

  《广陵剑》是写张丹枫临终时收的弟子陈石星与云蕾之侄孙女云瑚

  《牧野流星》是写张丹枫的隔世弟子孟华

  除了以上直接提到的以外,梁羽生的小说里还间接提到过张丹枫,如《云海玉弓缘》中,厉胜男战胜天山派掌门唐晓澜,就是为前代一雪败招之耻——张丹枫曾指点剑法于霍天都(《联剑风云录》),此人最后创天山剑法,并在徒弟晦明禅师手中发扬光大而创天山派;而厉胜男是厉抗天之后,学习的是乔北溟的武功,此二人在《联剑风云录》中败于张丹枫。这应该是梁羽生的小说里最后提到张丹枫的了。

影视演员

  刘松仁

  
黄海冰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