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张亚勤简介

基本信息

  张亚勤:男,汉族,籍贯山西太原,1966年出生于山西太原市。
4c726ca4005d8.jpg

人物生平

  197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大学毕业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研究生。

  1986年就读于乔治·华盛顿大学

  1989年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12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是当年中国最小的大学生。他拥有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及学士学位,毕业于哈佛大学高级企业主管项目。

  1999年加入微软,是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创始人之一, 并在2000-2004年担任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MSRA是享有盛誉的全球顶级计算机研究机构,被《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评选为全球最引人瞩目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

  他于2003年创建了微软亚洲工程院(ATC),为微软公司的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做出了杰出贡献。

  2004年晋升微软公司资深副总裁,回到微软总部掌管微软全球移动及嵌入式产品 Windows Mobile以及 Windows CE 平台。

职务

  他是领导微软进入PC 之外市场的核心领军人物。

  张亚勤博士现任微软全球公司资深副总裁、微软大中华区副董事长、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负责微软在中国的科研及产品开发的整体布局。同时作为微软大中华区战略决策委员会成员,他与该委员其他会成员一起,领导微软在大中华区统一战略的制定,推进微软在该地区的业务发展、市场策略及本土自主创新。

微软中国简介

  目前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拥有3000多名员工,是跨国公司在华规模最大的综合性研发机构,也是微软公司在美国之外最大基础研究、技术孵化、产品研发及产业合作的研发基地。

  微软在大中华区拥有5000多名员工,是微软全球化战略的重点。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在张亚勤博士的领导下整合了微软十多年来部署在中国的研发资源,包括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五大产品部门和战略合作部。

主要成就和贡献

成就

  张亚勤博士1999年加入微软,是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创始人之一, 并在2000-2004年担任院长兼首
张亚勤
席科学家。MSRA是享有盛誉的全球顶级计算机研究机构,被《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选为全球最引人瞩目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他于2003年创建了微软亚洲工程院(ATC)。他为IT产业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做出了杰出贡献。2004年他晋升微软公司资深副总裁,回到微软总部掌管微软全球移动及嵌入式产品Windows Mobile 以及 Windows CE 平台。他是领导微软进入PC 之外市场的核心领军人物。

  加盟微软之前,张亚勤博士在美国 Sarnoff公司工作,任多媒体实验室总监,主要负责数码影像、MPEG、高清晰度电视、多媒体网络、多媒体信息系统的研发工作。加盟Sarnoff之前,他在美国GTE 实验室任高级研究员。

  1997年,年仅31岁的张亚勤博士被授予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 ( Fellow of IEEE ) 称号,成为该协会100年历史上获得这一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他拥有60项美国专利,并发表了500多篇学术论文和专著。张亚勤博士是很多高科技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参与过多种国际技术标准的制订,同时担任多个国际技术标准委员会的成员。他还担任IEEE杂志及出版物的主编,是全球20所大学的客座或名誉教授。

荣誉

  张亚勤博士在国际上获得过诸多专业奖项和荣誉,包括1998年美国电子工程师荣誉学会授予的“杰出青年电子工程师奖”,1997的“年度最佳研究工程师奖”,2004年由IEEE会颁发的“行业先锋奖”,RichardMerwin 奖和数十篇IEEE最佳论文奖。美国工程师学会授予张亚勤博士 “2005年度美国华裔工程师奖”及“2006年度美国亚裔工程师奖”,以表彰他为世界科技进步做出的杰出贡献。他也是美国杰出华人组织“百人会”的成员(Committeeof 100),积极推动中美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的交流。

  张亚勤博士是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活跃人物。他担任多个省市的政府顾问和20所大学的校董或名誉教
张亚勤
授。 他被政府和媒体授予 “2008年度最佳企业公民”奖、“2008年度最佳中国经营者”奖、“2007 IT年度领军人物”、“2007十大科技英才”、 “2007双十人物”、“2004中国教育特殊贡献奖”、“2006中国十大软件领军人物”、“2007中国十大CEO”。

  2009年1月9日最新消息,中软国际(00354.HK)9日晚间公告称,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兼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博士将接替陈永正,出任中软国际非执行董事。

  中软国际公告称,张亚勤与中软国际并无任何服务合约,不收取任何报酬。陈永正为原微软大中华区CEO,现已离开微软。微软在2005年曾向中软国际战略投资2000万美元,成为其股东之一。微软为中软国际提供开发平台及软件开发外包订单。

解读张亚勤

他这样建立微软天才方程式

  
4c726ca745f02.jpg

  12岁,他成为中国年纪最小的少年大学生

  23岁,他递交了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历史上惟一的满分博士论文

  31岁,他获得电气和电子学研究领域全世界最高学术荣誉

  现在,他是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首席科学家

  天赋造就了成长 12岁独自踏上求学之路

  1978年9月,12岁的张亚勤背着小包站在太原火车站与母亲告别。开往合肥的火车载着他难以掩饰的兴奋和梦想。在应该上小学的年纪,他上了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进进出出科大校园时,没有人分得清张亚勤是大学生还是旁边附小的小学生。

  张亚勤的天赋一直很耀眼。11岁上高中时,他已经跳过好几级。“那个时候我在家里看妹妹,看了一年。她睡觉的时候我就借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书看,看着看着就都看明白了,一下子看进了高中。”张亚勤直接参加了初中升高中考试,还考了最高分。

  在科大少年班,他有被淹没的感觉,“去了后才发现别人都比我强。宿舍里一问别人的分数,上床比我高,对面床也比我高。前一个学期的考试成绩都在后边。”

  从第二个学期开始,他的成绩又开始直线上升,排到了前头。到最后一个学期,考研究生时,他已是全校第一名。

  那是张亚勤别样的金色童年。

孩童般度过大学生活

  在科大,他和其他少年班学生一样,有最好的老师,吃最好的食堂,还有人帮着洗衣服。思想、工作、生活、起居,都被关照得细微周全。

  而心灵的丰富与滋养更值得怀念:“眼界完全开阔了,在自由的校风中感觉很舒展。著名的科学家都去演讲,美学音乐什么都听,对交响乐都入迷了。”

  小学的年龄上着大学的课程,成天跟比他大十几岁的同学在一起,张亚勤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变得少年老成。他活得很性情,完全是孩子心态。“我早晨睡懒觉,中午起来就吃饭,回来睡个午觉。下午又去踢球了。晚饭后七八点钟才开始学习。玩得太多,挺长时间都没有上过课,以至于老师找我谈话”。

  他用孩子的眼睛,孩子的思维想事情:反正考进来了,动力有点消失了,也没有家里人管,爱干嘛干嘛呗。

  也没有觉得辛苦,也不知道为什么学习,张亚勤就这样高兴地、朦胧地度过了美妙的大学时光。

读博时才体会到成长

  科大硕士毕业的时候,张亚勤面临几种选择,一是在国内读博士,一是到德国学管理。那时他出国的愿望不是特别强烈。“当时在谈恋爱,她在科大读书。我对国内的一切都很眷恋。”

  后来一位通讯方面的大师级人物来中国讲学,看中了张亚勤。张亚勤就做了他的学生。1986年,张亚勤成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博士。在那里,他做着尖端的研究项目,学业顺利。博士资格考试时,他又制造了新闻:考出那个学校历史上惟一一个满分。老师到现在都为他骄傲。“那个时候我觉得学东西特别有意思,看什么一下子就看懂了,有感觉。那个时候我才开窍,才长大。”

  当时张亚勤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科学家。到1994年时,张亚勤已经在权威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上百篇论文,相当有名气,总被学术会议特邀作报告。

  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也是博士毕业,但他说:“我不适合做研究,做研究得是亚勤那样的天才。”

  
4c726ca832a38.jpg

温厚造就了乐观 他的身上没有疲倦感

  张亚勤说话的声音和外表都给人很温厚的感觉。他能不经意间“检查”你杯子里的水是不是需要添,也会很周到地让你先选择坐在哪个位子上。可以判断,他非常在意别人的感受,也是愿意与世界和谐相处的人。

  与张亚勤对话,你感觉不到任何与坎坷、沧桑、消极相关的字眼。他的世界里似乎永远阳光、和谐。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话,说到高兴处笑得很尽兴。遇到谈得来的人,就是再忙,也总是任时光在不知不觉间流淌。

  “我跟这个世界很少冲突,一般都比较和谐。”他语调平静,没有疲倦感、隔膜感。

  12岁就独自一人坐20多个小时火车,张亚勤也没有觉得不适应。“我6岁就开始自己坐火车。”进入美国的生活,张亚勤与异国文化、同学老师,科研环境都和谐共处。张亚勤把这归结为“喜欢学习”、“糊里糊涂地什么都不在乎”。简单自足的生活最温暖

  但他真的从来没有过挫折吗?5岁的时候,张亚勤的父亲就去世了。博士论文都做到了一半,才发现同一个题目别人已经做过了,只好改题目重来。“但我不觉得懊丧,总比全做完了到答辩时才发现好吧?再说,做同一个题目的还是位很有名气的人。”这种思维方式,成就了张亚勤平和简约的心态,这种心态像保存在特富龙涂层中一样,从未被破坏过。

  因此,张亚勤活得一直比较简单而自足。在美国读书时,“我和女朋友(现在的爱人)两个人整天出去玩,开个破车到处跑,从华盛顿开到佛罗里达,中间也舍不得住酒店,老吃快餐,挺快乐的。”现在他的办公室里摆着太太和儿子、女儿的照片,温暖洋溢。

  张亚勤在美国当学生会主席时,天天搞活动,跑前跑后,成天帮别人帮得高高兴兴。国内企业代表团到华盛顿访问时,他去接机,是当时著名的“免费司机”。
张亚勤

  “当时大家关系都很近,一到周末都在一起,特别有大家庭、团队的感觉。很值得怀念。”与很多中国留学生在国外活得很封闭不同,张亚勤的朋友遍天下。

感性造就了丰富 随意而为尽显性情

  张亚勤平静清谈的思维,足以提醒我们,他作为一个学者的真实。事实上,他是活得很主动,很尽致的人。他的性格是多元的,有着庞杂的爱好:交响乐、美学、跑步、游泳,跳舞、去酒吧和朋友神聊。

  像很多高智商的人一样,他很重视感觉,也相信感觉。“我是个很情绪化的人,情绪好的时候,有很多灵感。不好的时候,做的事情比谁都差。”微软的人也都说:“亚勤感性、率真。身上没有盔甲,不需要戒备。”

  要是去旅游,张亚勤基本不会想好去什么地方再出发,而是“把车子到处乱开,边走边想。有好玩的地方就停下来。”

  现在任职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的张亚勤,感觉到理性的重要性。“做研究时,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有感觉时一个好的idea(想法)就出来了,理性思考是有,但决定是往往是突发性的。我突发性的决定一般都得到了支持。而我希望自己更成熟些,更理性些。”

给予他人最自由的空间

  天赋与炫目的成功经历,注定了张亚勤心灵的明澈与舒展。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张亚勤营造了讲究团
张亚勤
队精神、和睦相处的氛围。员工说,在这里每个人都很透明,管理和运作的方式也很透明。每个人都是他本来的面目,不是因制度而改变过来的人。

  张亚勤“管理”研究院这么多“聪明人”的方式是:给人自由的空间,因为每一个人定位是不一样的,要给他更多的责任。管理者要有胸怀,包容不同的工作方式,往往一些很聪明的人性格会比较特别一点,管理者必须有一种包容的心态去帮助他们。学者们的个性不同,要赋予他们不同的环境,创造不同的思维空间。

  在数次员工大会,张亚勤说:“如果5年之后我仍然是这里最资深的人,最有名的人,那就证明研究院的失败。”现在,3年前进来的学生们都已能独当一面了。

敏感于点滴的生活细节

  在张亚勤的记忆内存中,更多的是感性的、“难以忘怀”的镜头。“我离开GTE公司到微软中国研究院时,走的时候公司专门开了个Party聚会)……回到自己工作过4年的办公室,几十人一个一个地走进来,他们都是我招进来的,我们拥抱告别……情景真的很感动。”工作上的同事,很多人成了他终生的朋友。

  张亚勤讲的另一个故事更能证明他性情的一面。“在华盛顿上学时,从我住的地方到学校要走20分钟,路过白宫,前面经常有游行、集会、元首访问什么的。一天早上,我看到一个女士坐在白宫前面,举个牌子,上面写着反核战争之类的话。她很年轻,不到30岁的样子。1998年我回去时,她还坐在那儿,看起来已经很老了。我感觉很伤感。她如此执著,为了一件事情,为了一个信念,用了一辈子的时间。”

  

天真造就了灵感 宽广的思维得益于好奇

  张亚勤在很多生人面前表现得不如在熟人面前收放自如。几家研究院院长在一个电视论坛上见面,张亚勤“抢”上话的机会并不多。他做很多事情还是以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要考虑周围人怎么想,考虑到周围的生存环境。

  张亚勤几次向记者说起几位诺贝尔大师的事。几位大师曾应研究院之邀到中国做巡回讲学。“他们有的都90多岁了,但都有孩子的眼睛和孩子的心灵。对事物的好奇没有因为年龄而减弱,而变得漠然。”事实上,这种好奇的天真正是张亚勤具有并倡导的。

  张亚勤有一套独特的研究方法论:“一定要和最好的人合作,一定要和不同领域的人合作,跨学科合作往往是最有效的。”9年前做视频通讯时,张亚勤和做无线通讯的朋友一块吃饭。就因为当时张亚勤灵机一动,想到了跨领域,1993年,他们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个在无线通讯上传输视频的系统。

以淡泊心态接近成功

  了解张亚勤的人都知道,他虽然总处于“最好”的位置上,却不是执著于第一的人,反而是怎么样都挺高兴。他自己也承认:“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第一。我觉得尽自己的努力,和最好的人为伍最好,做第二,第三也挺好。人应该在内部外部找平衡。”

  张亚勤总有多维的目标,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没有关系,还有别的。就是现在问他不做院长行不行,他也会说“当然行,哪天我做院长不高兴了,可以做大学教授。”

  回到中国之后,对于张亚勤来说,做技术权威的愿望就像大海中小小的浮标,虽然还在那里,却已不是绝对焦点。“回国后我最大的感觉是使命感,我能影响的是更多的人。”张亚勤受邀定期到全国各大学演讲。每一次演讲他都会想起自己做学生的时候,对讲演者虔诚的吸收心态。

  一旦张亚勤决定在一个新领域超越,那就离实现目标不远了。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