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4c9eb03d6f788.jpg

目录

个人履历

  张俊宏(1938年—),字景涵。台湾地区政治人物。原为民进党籍,现已退出民进党,为无党籍人士。台湾省南投县南投市人。

  张俊宏的父亲张庆沛曾经当过20年小学校长,并且担任过两届南投镇镇长。张俊宏与1957年考取“国立”台湾大学政治系,毕业后于1964年在台大政研所取得硕士学位,1967年张俊宏与许荣淑结婚,张俊宏虽然与许荣淑成婚,但是张俊宏也与林慧珍有长达二十五年的婚外情;张俊宏与许荣淑虽已签离婚协议书,尚未正式登记。之后张俊宏在中国国民党的“吹台青”政策之下,前往国民党中央党部任职。1971年,张俊宏与其他知识分子共同发行《大学杂志》,发表“国是”诤言,批判当时国民政府的“法统”问题与“主权”问题;1972年张俊宏与许信良等人共同写作《台湾社会力的分析》一书,指出政治改革必须有根深柢固的社会基础。

成就及荣誉

  1973年张俊宏参选台北市议员,以些微选票败北,1975年张俊宏与黄煌雄黄华等人创办《台湾政论》杂志,旋遭查禁。1977年张俊宏于南投县参选台湾省议员并且当选,与林义雄余陈月瑛并称“党外十三人组”。之后张俊宏出任《美丽岛杂志》总编辑,1979年于“美丽岛事件”中被捕,张俊宏被军事法庭判处八年有期徒刑。

  张俊宏于1988年出狱后出任民主进步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并且成立“台湾政经研究室”,提出“地方包围中央”的策略,民进党也在1989年的县市长选举中夺下六个县市的县市长。1991年张俊宏出任民进党不分区“国大”代表,并且于1992年于台北市当选“立法委员”;1993年张俊宏辞去民进党秘书长一职,并且于1994年参与台湾省长的民进党党内初选,但败于陈定南。1995年起张俊宏开始担任民进党不分区“立法委员”,并且于1998年、2001年获得连任。2000年陈水扁当选“中华民国总统”后,张俊宏曾经出任海基会副董事长。

个人其它信息

  张俊宏在民进党内被归类为“美丽岛系”的代表人物。1996年施明德辞去民进党主席之后,张俊宏曾经担任民进党代理主席;1998年张俊宏参与民进党第八届党主席选举时,败于林义雄。张俊宏也曾经组成“新世纪办公室”进行党内派系的运作,但并不成功。而张俊宏也曾经组成民主电视台与全民电通公司,以突破国民党的媒体垄断。

  近年来,张俊宏以经商为主,加以其政治思想与民进党渐行渐远,而被党内同志视为“孤鸟”。2007年5月18日,张俊宏批评,政党轮替对台湾民主化是好事,但是民进党执政七年来“只完成‘打天下’的革命,没有做到‘治天下’的革命”,不仅失去当年带领台湾人民走出威权统治的“党外精神”,党的领袖更缺乏气魄与雄心去主导未来“政治中国”走向民主化的发展趋势。他感叹,民进党执政七年来,只会在权力分配过程持续恶斗,党内初选只会讲究政治纯度,格局愈走愈小,执政者实在应向台湾人民悔罪。他又说,中国不可无“道”(民主),台湾不能无“德”(法治)。

社会评价

  2007年11月7日宣布参选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后停止竞选活动。

  前海基会副董事长、许荣淑分居的丈夫张俊宏于2009年7月16日传真一份声明稿到媒体,这份名为“蓝绿团结共治,一致对外救台湾”的声明,正式宣布他将参选南投县长。幕僚表示,张俊宏正在南投跑基层与基层座谈,近日内将召开记者会说明参选历程[1]。

全民电通掏空案

  2006年6月,海基会副董事长张俊宏和同居女友林慧珍因为涉嫌掏空全民电通,并从中获利新台币1亿5千多万元,经过台北地检署调查后,依照背信、伪造文书等罪名,将张俊宏和林慧珍等人提起公诉。其中,张俊宏被求处有期徒刑七年、林慧珍则被求刑六年。2007年10月11日,全民电通宣布解散、清算,10万张股票分割转让。[2]2007年10月25日,全民电通掏空案一审宣判,张俊宏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林慧珍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三个月。

一国一制

  2007年5月18日,张俊宏公开倡议,海峡两岸未来应可实行“一国一制”,共同推动民主直选。他强调,在全球政经情势快速变迁之际,民进党若只会搞“台湾独立”,最后的命运只会走向更悲剧的“台湾孤立”。他说,台湾的政治领袖应展现气魄与雄心壮志,延续台商过去二十年来对“经济中国”发展的贡献与影响力,带领中国走向政治民主化;两岸即刻三通、齐办奥运、共同推动实现民主直选最高领导人,都是实践目标的可行方案。他认为,阿拉伯小国的崛起,应让两岸获得启示:唯有超越统独窠臼,共同谋求中国民主发展,始能有效确保两岸和平与繁荣。

  2007年6月11日,张俊宏以“一国一制,大破大立;中道百合,觉醒台湾”为题,在媒体刊登广告,倡议台湾应该提出“一国一制”来回应中国政府的“一国两制”。在广告中,他指出,两岸关系僵局在于“认同”问题,要解开国家认同就必须大破大立。他说,面对中国政府“一个中国”政策,马英九的“一中各表”与谢长廷的“宪法一中”都是消极、逃避的对策,无法摆脱“一国两制”紧箍咒。他说,只要北京当局愿意推行“一制”,台湾接受“一国”不仅放心、也属公平;当然,此“一制”指的就是民主、法治的现代管理。他强调,“道”是民主,“德”是法治,民主法治即为“中道之治”;中国既称“中道之国”,当然不可无“道”。他说,一旦中国接受民主与法治的制度,则中国统一将继欧洲美国统一之后,带动大亚洲的统一;成为其中一员的台湾,将与有荣焉,何惧之有?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