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1091~1160后)

  南宋词人。字仲宗,自号真隐山人,又号芦川居士、芦川老隐。福建永福(今福建永泰)人。徽宗时为太学上舍生。政和年间始入仕,可能担任县丞一类小官。他在政和至宣和年间已有诗名,与当时学士文人苏坚、汪藻吕本中向子等同游。靖康元年(1126)金兵围汴京,李纲任亲征行营使,征召张元幹为属官。不久李纲被罢官,他也得罪去职。后复职任将作监丞。绍兴元年(1131)秦桧当权,他因不屑与奸佞同朝而辞官还乡,寓居于三山。绍兴八年,胡铨因上疏请斩秦桧等三人而被贬官,绍兴十二年又被削除官籍,遣谪新州,张元幹作〔贺新郎〕词为胡铨送行,又曾赠词李纲,表示对他们的仰慕与同情,绍兴二十一年秦桧得知此事,借故将他交付大理司处置,除名为民。绍兴二十五年秦桧死后,张元幹可能又从仕,但事迹不详。

  张元幹积极主张抗金,认为“议和其祸胎,割地亦覆辙”(《建炎感事》),坚决反对南宋统治集团的投降政策。后期退居瓯闽,也一直非常关心国家大事。他的学问、品德很受当时人们的称许。张元幹博览群书,文学修养很高。他特别推崇韩愈杜甫,文章又受苏轼黄庭坚的影响,《四库全书总目》说他的题跋“具有苏、黄遗意”。他曾向江西诗派诗人学习句法,很推许黄庭坚的“点化金丹手段”(《跋山谷诗稿》),重视“活法”,主张“文章盖自造化窟中来”,要求做到“自然成文”(《跋苏诏君赠王道士诗后》)。又反对因袭模仿,批评了“追逐前贤步武间”(《跋苏诏君楚语后》)的作风。他的创作正是以上文学主张的实践。他的诗不象江西诗派那样生硬、艰涩,如《建炎感事》、《感事四首丙午冬淮上作》等,表现了愤世嫉邪的感情和爱国思想,现实性较强。

  张元幹的文学成就主要在于的创作。他冲破了词写离别相思、绮罗香泽的传统题材范围,把时代社会的重大主题纳入词中。象他写的〔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石州慢〕《己酉秋吴兴舟中作》、〔水调歌头〕《同徐师川泛太湖舟中作》等,都是很优秀的爱国词。他的词真实地记录了沦陷地区“群盗纵横,逆胡猖獗”、“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的灾难,表现了对金人的深切仇恨和“要斩楼兰三尺剑”、“欲挽天河,一洗中原膏血”的强烈愿望。“底事中原尘涨”,“天意从来高难问”,则是表达了对统治集团昏庸误国和屈辱投降政策的极大不满。他怀念北方,多次写到“梦绕中原去”(〔虞美人〕“菊坡九日”),“老来长是清梦,宛在旧神州。”(〔水调歌头〕《和芗林居士中秋》)他在词中还常常表示对于抗敌救国的坚强信心,如〔陇头泉〕中写道:“整顿乾坤,廓清宇宙,男儿此志会须伸”。他的爱国词很受后人赞赏,尤其是送胡铨和寄李纲的两首〔贺新郎〕被称为压卷之作。《四库全书总目》说:“其词慷慨悲凉,数百年后,尚想其抑塞磊落之气。”这些词在题材和风格上对于后来辛弃疾爱国词派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另外,张元幹还有一些“伤飘泊”、“思往事”和记游赏的抒情、写景词,寄托了他报国无路、壮志难酬,不得已而啸遨山林,寄情诗酒的牢骚与愤慨。如〔满江红〕《自豫章阻风吴城山作》、〔水调歌头〕《追和》、〔兰陵王〕《春恨》及〔念奴娇〕《玩月》等,境界高远、空阔,情调豪迈、飘逸,显然是对李白诗、苏轼词的一种继承。所作小词,别具一格,如为人们所盛称的〔浣溪沙〕《别意》及〔临江仙〕《荼有感、〔踏莎行〕“芳草平沙”等,感情凄婉、细腻,语言明畅、清丽。《四库全书总目》称其“与秦观、周邦彦可以肩随”。毛晋也赞其词“极妩秀之致”可以与周邦彦姜夔并列(《芦川词跋》)。

  张元幹作品有《芦川归来集》10卷,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刊行本。其中收词3卷,180余首。又有双照楼影印宋本及《宋六十名家词》本《芦川词》。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