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一二一”四烈士之一

人物简介

  
4c6513b091eb9.jpg
张华昌,1929年11月生,云南省曲靖县(现曲靖市麒麟区)人。1945年秋,考入省立昆华高级工业职业学校。1945年12月1日学生运动中光荣牺牲。

人物生平

  张华昌自幼喜读中国的古典小说《三国演义》、《水浒》等,颇受英雄侠客的豪情义气感染,逐渐养成嫉恶如仇、刚直倔强、助人为乐的品格。张华昌在曲靖读完小学、初中。他学习十分努力,成绩优异,喜欢写作和体育运动,注意锻炼身体和意志力。进入昆华工校后,受昆明相对自由民主氛围和环境的影响,在地下党和“民青”组织的团结教育下,张华昌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成为学运积极分子,走在民主运动前列。

少年勇士

  1945年11月25日晚,张华昌参加了在西南联大举行的反内战时事晚会,深受鼓舞。面对国民党云南地方当局对学生反内战活动的高压行为,表示强烈愤慨。他积极投身于昆明学生的反内战、争民主的罢课运动,目睹了反动军警镇压学生罢课等行为,产生了强烈的反抗精神。12月1日,当国民党暴徒闯入西南联大师范学院四处殴打学生时,师院部分学生猝不及防,被迫退入仅一墙之隔的昆华工校求援。正在宿舍休息的张华昌闻讯后率先冲出来,顺手提着他平时锻炼身体使用的体育器械垒球棒,带着数十名同学越墙进入联大师院,他毫不考虑个人的安危,冲在最前面,与武装暴徒奋力抗争。只见他手里挥舞着垒球木棒,边驱逐暴徒,边护卫身边同学的安全。经过昆华工校学生与联大师院同学共同抵抗,暴徒被赶出联大师院校门,学生们立即关闭学校大门。穷凶极恶的暴徒们哪里肯罢休,他们把联大师院的大门砸破,从门洞中扔进两枚手榴弹,当场炸伤多名学生。张华昌头部也被炸伤。同学们将他搀扶着退致院内休息,不料暴徒紧随其后冲进学校院内,又用棍棒猛击已经倒在小柏树下的张华昌。经同学们奋力援救,才将张华昌送到医院抢救。张华昌终因伤情太重,救治无效牺牲。牺牲时,年仅16岁,是“一二·一”四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被人们称为“一二·一运动殉难的少年勇士”。

“一二·一”惨案

  1945年11月25日,昆明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英文专科等4校学生自治会联合举行时事晚会,讨论如何制止内战,有6000余名大中学生参加。国民党当局派大批军警包围会场,并以步枪、机枪和小钢炮进行武力威胁、恫吓。26日,昆明市30000余学生举行联合大罢课,以示抗议。反动当局变本加厉,30日,指使特务分子在昆明街头多次围攻、殴辱、绑架、杀伤学生。12月1日上午11时,国民党当局派出大批“军官总队”队员和武装特务,向各校进攻。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学生李鲁连、云南省立昆华工业学校学生张华昌被炸倒殉难;已受伤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女学生潘琰,为扑救别人,遭暴徒猛击,被戳数刀,惨烈牺牲。昆明私立南菁中学教师于再,因阻止特务投弹,被特务推向手榴弹爆炸处,而英勇捐躯。一天内,特务暴徒先后杀死手无寸铁、要求和平民主的教师和学生4人,重伤60余人。这就是著名的“一二·一”惨案。

政工师张华昌

个人资料

  男,高级政工师。1944年7月出生,山东威海人。中共党员。1987年毕业于辽宁大学。现任民航东北管理局调研室副主任。

主要业绩

  从事工会工作多年,在担任局工会副主席期间,带领工会一班人开展双增双节、保证飞行安全、提高服务质量为主要内容的各种劳动竞赛,组织职工提合理化建议,有力地推动了全局安全生产和经济效益的提高,仅1994年全局就增收823万元。坚持以安全生产为中心,注重打基础,从班组人手。每年有100多天深入基层调查研究,指导基层开展建设职工之家活动。基层工会中,有一个获“全国模范职工之家”,两个分别被民航工会、辽宁省总工会命名为“模范职工之家”。1990年被民航工会授予“优秀工会工作者”称号;1995年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优秀工会干部”称号。

发表论文

  《浅谈企业的双增双节》、《突出位置,强化维护》、《浅谈民主评议干部》、《把群众的柴米油盐放在心上》等15篇。

整形美容专家张华昌

基本信息

   医生姓名:张华昌

   性别:男

   中国美容与整形十大风云人物、中国美容与整形坐标人物 

  所属医院:中国美容整形医院、山东鲁中整形美容研究院 

  职称:整形外科学教授、韩国大韩整形美容产业协会客座教授

  擅长项目:精做个性化双眼皮 无痕特效祛眼袋 个性化更佳隆鼻(颞 太阳穴 下颌)面颈部除皱 修改脸型 特效瘦脸 不良眉整复上睑下垂矫正 动态酒窝再造 唇裂二期修复;特效祛疤洗眉洗纹身 祛痘痕痤疮 唇齿整形 耳部整形 三角眼 秃发 头颈部肿块整形;丰胸美乳隆胸去疤 小乳平乳垂乳整形 巨乳缩小 乳头内陷矫正 乳头乳晕缩小 男性乳房女性化整形 乳腺增生乳房纤维腺瘤微创微痕切除;减肥美体整形腹壁整形 丰乳翘臀 瘦小腿;微创微痕除腋臭 嵌甲(甲沟炎)防复发术;产后整形 妊娠纹整形;根治雀斑老年斑胎记;无痛脱毛 嫩肤 植发去红血丝;妇科整形 处女膜修补再造 阴道紧缩 阴唇缩小;男科整形 阴茎增粗延长 包皮包茎整形 包皮过短过紧过长修复包皮环切术后包皮过紧过短及环状狭窄所致功能障碍修复 改良包皮环切(术后无环状狭窄所致功能障碍)生殖整形;特效祛烟疤汗管瘤;脂肪瘤血管瘤腱鞘囊肿等各种体表肿瘤与囊肿的微痕改良切除 多指并指斜颈包茎等先天畸形整形 唇牙舌颊部整形颈背腰腹臀部整形 烧烫创伤畸形整复;特效祛疤痕 剖腹产疤痕 各种手术后及全身各部位各种原因所致疤痕微痕整复;非手术美容 高科技美容爱贝芙美容 微创美容 激光美容 E光美容 皮肤美容 中医美容抗衰美容等全身各部位百余种美容整形手术;修复不满意美容手术,鼻、乳房等器官缺损再造。

   张华昌简介

   中国美容与整形十大风云人物、中国美容与整形坐标人物、整形外科学教授

履历

  先后就读、毕业、研修于山东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整形外科研究所的相关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心理咨询与治疗、整形美容外科等专业。

   1982年7月始,在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综合三级甲等医院)工作。

  1995-1996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整形外科研究所研修整形外科专业,期间并荣获病案书写评比三等奖。

   1996年创建淄博市中心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专业。

   1998年当选中华医学会山东淄博分会理事、山东淄博市整形美容外科专业委员会 主任委员。

   2000年被国际卫生医学研究院聘为整形外科学教授。

   2000年被香港现代医学研究中心聘为高级研究员。

   2002年晋升整形美容专业高级职称。

  2002年创建山东淄博鲁中整形美容外科研究所,2008年山东淄博鲁中整形美容外科研究所升级为山东鲁中整形美容研究院。

   2003年被聘为山东省淄博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成员。

   2003年当选中华医学会山东淄博分会医疗美容专业委员会 主任委员。

   2003年当选中华医学会山东淄博分会医学美学与美容专业委员会 主任委员。

   2004年当选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 国家级委员。

   2004年被选为中华医学会山东省医学美学与美容专业委员会 省级委员;山东省康复医学会整形美容外科专业省级委员。

  张华昌教授任《管理心理学》主编,并兼任《中华医学研究杂志》、《中华医学进展杂志》、《中华医药杂志》、《中华新医学杂志》、《美国中华医学进展杂志》等专家委员会常务编委。

  2004年在山东省率先投保“美容与整形医师责任保险”,开辟了国内职业医师投保责任险的先河,是国内第一份整形美容医师责任险,此举对开展整形美容业务所面临的风险及受术者的合法权益均提供了有力保障。

   2005年当选中华名医、百佳中华特色名医之星。

   2006年当选中国美容与整形十大风云人物。

   2006年当选中国保健科技学会医学美容学会理事会理事,中国保健科技学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国家级主任委员。

   2006赴韩国并被韩国大韩整形美容产业协会聘为客座教授。

   2006年当选山东省十大医药新闻人物。

   2006年当选中国美容与整形坐标人物。

   2006年当选中国美容与整形十大经营人物。

   2007年当选为淄博市整形美容学会 会长。

   2008年当选山东省医师协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 省级委员。

   2008年被聘为《中国现代医生》杂志(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主管、中国医学科学院主办)编委会特约编委。

   2008年被评为淄博市优秀科技工作者。

   2009年当选东南亚地区医学美容学术大会第三届医学美容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2009年当选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二届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 国家级委员。

  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中华医学会主办的《中华整形烧伤外科杂志》、《中华医院管理杂志》等刊物上发表论著、论文30余篇;获省市级以上整形美容专业科研成果一、二、三等奖及整形美容专业优秀学术论文二十余项。发表的整形美容专业论著入选:《CHINAMEDICALABSTRACTS(Surgery)》、美国《MED.LINE》、《IndexMedicos》;并荣获《医学美容奖》、《特殊贡献奖》、《美的使者》等荣誉称号……。他不仅可以治疗整形美容专业专业领域内的各种先天畸形、烧烫创伤畸形、体表肿瘤、激光美容;进行双眼皮、去眼袋、隆鼻、面部除皱、唇裂继发畸形矫正、丰胸整形、吸脂减肥、去疤整形、男性乳房肥大症微痕整形等全身各部位百余种整形美容手术;还应用娴熟的整形外科技术修复不满意美容整形手术,实施鼻、乳房等器官的缺损整形再造。

  张华昌教授的优秀业绩曾多次被省市级及《光明日报》、《中国专家人才库》、《现代名医大典》、《中国专家人名辞典》、《世界文化名人辞海》、《导师风采录》、《淄博日报》、《淄博晚报》、《淄博科技报》、《山东信息报》、《市场报》、《经济日报》、《人民日报》等国家重点主流媒体报道。

门卫值班员

人物小档案

  张华昌 男 初中文化 39岁 湟中县丹麻乡沙尔湾村人。

从业经历

  2003年7月以前在州县务工,2003年8月,在省城黄河路家属院收发室上班。

个人心语

  守职尽责是我最大的乐趣。

新闻事迹

  西海都市报

  2007-12-04 06:48

  青海新闻网讯 

  住在黄河路家属院的居民们,每天见面次数最多的可能就是门卫值班人员张华昌,居民都亲切地叫他张师傅。张师傅,中等身材,体格健壮,一条腿略有残疾。见到他时,他正认认真真地询问进出大门的陌生人。张师傅四年多来,一直默默无闻辛勤工作。 

  一年四季,每天一大早,居民都会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特别是冬天,每次下了雪,他担心住户们出单元门后行走不方便,更怕老人小孩摔跤,就从四个单元门口到家属院大门扫出几条路。有时他7点前扫一遍,雪还没有停的时候,他还会从头再扫一遍。院子里一年到头都干干净净,居民的心情非常舒畅。 时间一久,居民们发现,门卫的工作并不那么简单。张师傅每天还要负责分发报纸、汇款单、信函,清运四个单元的垃圾,还要负责收缴48户人家的水电费、卫生费,虽然上下楼梯非常吃力,但他不辞辛苦,一次次上门收取。 

  张师傅每月的收入只有400元,留下自己够用的之外,还要给乡下的老父亲和弟弟寄去一些,虽然工资不高,但他一直都很努力。说起家人,张师傅的眼圈立刻红了。他的父亲和弟弟在乡下居住,母亲前两年已经过世。虽说一直一个人生活,但他还是要靠辛勤的劳动撑起一个家。收发室就是他的卧室兼厨房,10平方米左右的收发室被他整理得有条有理,干干净净,每天他从北侧大院里提水或拉来生活用水,自己做饭洗衣,日子过得很充实、很滋润。 

  当问起今后的打算时,张师傅憨厚地笑了,然后说:“继续就这样干着吧,守职尽责,保障家属院的安全,是我最大的快乐。”

  (作者:燕卓)

翻译工作者

翻译作品欣赏

  瞪羚

  (Gazella Dorcas*)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被施了魔法的小东西:随意选取的两个词

  怎能达到纯正韵律的和谐一致——

  它在你体内有节奏地搏动,犹如你的身体摇摆?

  枝状的角与竖琴,从你的额头向上生长,

  你的相貌在微笑中经历着爱的乐章

  那歌词,像落在某人脸上的

  玫瑰花瓣一样轻盈,他

  把书放到一旁,然后闭上眼睛:

  设想着你:每条紧绷的腿仿佛一杆

  装满弹药的枪,当你侧目静听

  它们猛然跳起而不是射出:就好像

  一名少女在幽僻之地戏水

  忽然听见树叶沙沙作响,转身窥探:

  林中的水塘已映照在她的脸上。

  *瞪羚的拉丁文名目。

  2006/7/29

  The Gazelle

  (Gazella Dorcas)

  Enchanted thing: how can two chosen words

  ever attain the harmony of pure rhyme

  that pulses through you as your body stirs?

  Out of your forehead branch and lyre climb

  and all your features pass in simile through

  the songs of love whose words as light as rose-

  petals rest on the face of someone who

  has put his book away and shut his eyes:

  to see you: tensed as if each leg were a gun

  loaded with leaps but not fired while your neck

  holds your head still listening: as when

  while swimming in some isolated place

  a girl hears leaves rustle and turns to look:

  the forest pool reflected in her face.

   天鹅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在尚未完成的苦役中跋涉

  仿佛双腿被捆绑着,我们一路蹒跚,

  就像天鹅笨拙的步态。

  然后死去,抛弃一切,不再感受

  我们每日立足的坚实的大地——

  就像天鹅降落湖面时的急切,

  水温柔地迎接它,

  仿佛带着敬畏和愉悦

  然后又从它的两侧退下;

  在天鹅的尊贵,甚至冷漠中

  带着无限的漠然与清醒,它

  俯身向前滑翔——

  2006/ 7/ 30 凌晨

  The Swan

  The laboring through what is still undone

  as though legs bound we hobbled along the way

  is like the awkward walking of the sawn.

  And dying-to let go no longer feel

  the solid ground we stand on every day-

  is like his anxious letting himself fall

  into the water which receives him gently

  and which as though with reverence and joy

  draws back past him in streams on either side;

  While infinitely silent and aware

  in his full majesty and ever more

  indifferent he condescends to glide.

   成年人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这一切伫立在她身上,整个世界

  伫立在她身上,带着敬畏与优雅

  她像树木一样站立,径直向上生长,没有形象

  却又满是形象,仿佛上帝的约柜

  庄严地,压在一个民族身上。

  而她忍受了这一切:忍受了

  光一般迅疾,短暂,消逝已久

  无边辽阔以及尚待了解的一切:

  平静地仿佛一个打水归来的妇人,扛着

  满满的水罐。直到在人生的中途,

  她改变形象,并为将来做准备,

  第一条白色面纱缓缓降下,轻柔地

  滑过她敞开的脸庞,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再不能被掀起,以某种方式

  只给她所有的问题一个答案:

  在你里面,在那个曾是孩子的你里面。

  2006/7/30 凌晨

   The Grownup

  All this stood upon her and was the world

  and stood upon her with all its fear and grace

  as trees stand, growing straight up, imageless

  yet wholly image, like the Ark of God,

  and solemn, as if imposed upon a race.

  As she endured it all: bore up under

  the swift-as-flight, the fleeting, the far-gone,

  the inconceivably vast, the still-to-learn,

  serenely as a woman carrying water

  moves with a full jug. Till in the midst of play,

  transfiguring and 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the first white veil descended, gliding softly

  over her opened face, almost opaque there,

  never to be lifted off again, and somehow

  giving to all her questions just one answer:

  In you, who were a child once-in you.

失明的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像其他人一样,她坐在餐桌附近。

  但细瞧之下,她与他人握杯的姿态

  略有不同,当她手拿茶杯。

  她一度微笑。它却几乎盈满痛苦。

  人们用餐完毕,是时候该站起了

  而不情愿的姿态犹如是机会选择了他们。离去

  穿过许多房间(他们边谈边笑)

  我看到她了。她就远远地跟在后面

  其他的人神情专注,仿佛即刻有人

  要在盛大的集会前献上动人的歌声;

  她的眼里,盈满灿烂的愉悦之光

  就像荡漾在水塘上的粼粼波光。

  她缓慢地尾随其后,花了很长时间

  就仿佛过道上有许多障碍似的;

  然而:又好像它们一旦被克服,

  她就将超越所有步伐,迅速飞起——

  2006/7/30

   Going Blind

  She sat just like the others as the table.

  But on second glance she seemed to hold her cup

  a little differently as she picked it up.

  She smiled once. It was almost painful.

  And when they finished and it was time to stand

  and slowly as chance selected them they left

  and moved through many rooms (they talked and laughed)

  I saw her. She was moving far behind

  The others absorbed like someone who will soon

  have to sing before a large assembly;

  upon her eyes which were radiant with joy

  light played as on the surface of a pool.

  She followed slowly taking a long time

  as though there were some obstacle in the way;

  And yet: as though once it was overcome

  she would be beyond all walking and would fly.

   夏日暴雨来临之前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突然间,某种——不可名状的事物

  已从围绕在你四周的绿色之中消失:

  你感觉它正一步步向窗户迫近

  没有一点声响。在附近的树林中

  你听到行鸟①科鸟急迫的叫声

  这使你想起某个人的《圣·杰罗姆》②:

  如此巨大的孤独与激情只源自

  一声叫喊,它对暴雨强烈的渴求

  立刻便会得到满足。墙壁,以及挂在上面的

  古老的肖像,恭顺地从我们身旁退下,就好像

  他们不应该听到我们正在谈论的事情。

  此刻,光线映照在已褪色的挂毯上:

  童年漫长冰冷无常的

  光线,当初令你如此恐惧。

  译者注解:

  ①处为一个字,在汉语中发二声的heng。Heng科鸟,鸟类的一属,体形较小,嘴短而直,前端略膨大,翅膀的羽毛长,只有前趾,没有后趾。多群居在海滨一带。

  ②处的名称,为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画家丢勒的作品。

  2006/7/30

   Before Summer Rain

  Suddenly from all the green around you

  something-you don't know what-has disappeared;

  you feel it creeping closer to the window

  in total silence. From the nearby wood

  you hear the urgent whistling of a plover

  reminding you of someone's Saint Jerome:

  So much solitude and passion come

  from that one voice whose fierce request the downpour

  will grant. The walls with their ancient portraits glide

  away from us cautiously as though

  they weren't supposed to hear what we are saying.

  And reflected on the faded tapestries now:

  the chill uncertain sunlight of those long

  childhood hours when you were so afraid.

   父亲年轻时的一张肖像

  作者 里尔克 译者 张华昌

  眼里全是梦。眼眉仿佛能感受到

  遥远之物。在他嘴唇的四周,弥散着

  鲜艳又魅人的气质,尽管他并没微笑。

  在一条条装饰的丝带之下

  帝国军官的制服显得有一丝瘦削:

  腰间佩带着有筐形护腕的剑柄。而双手

  一动不动,彼此交叠在一起

  此刻,几乎已看不太清楚,仿佛它们

  早已抢先消失在遥远的尽头。

  而其余一切,似乎都隐藏在

  自身的帷幕中,如此模糊不清以至我不能

  理解这个形象,当它渐渐消融在背景之际——

  呵,在我逐渐消失的手里

  是一张迅速消失的相片。

   Portrait of My Father as a Young Man

  In the eyes dream. The brow as if it could feel

  something far off. Around the lips a great

  freshness-seductive though there is no smile.

  Under the rows of ornamental braid

  on the slim Imperial officer's uniform:

  the saber's basket-hilt. Both hands stay

  folded upon it going nowhere calm

  and now almost invisible as if they

  were the first to grasp the distance and dissolve.

  And all the rest so curtained with itself

  so cloudy that I cannot understand

  this figure as it fades into the background—

  Oh quickly disappearing photograph

  In my more slowly disappearing hand.

译者后记

  里尔克是我习诗以来最崇拜的大师。他是最伟大的了,在我所了解的诗人行列中。没有比他再伟大的。但由于里尔克是用德语写作,而我本人对德语又是一巧不通,所以必须声明的是,这些译诗,全部是从“英语诗”中翻译过来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些诗仿佛是些“二手货”。尽管译者力求完美,但这些译文,毕竟是从“翻译中再次翻译”而得来的。所以相比原文,难免失之谬误。如果那位懂德语又研究过里尔克诗的方家,愿意向我赐教,我当然欣然接受,并致以万分的感激。此外,还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些译文中的部分译文,译者参考了灵石岛网站灵石先生的译文,特此感谢。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