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人物简介

  
4ca2f59add27b.jpg
张培梅(1885—1938),,字鹤峰,晚年号陆一,原平王家庄乡泥河村人,1885年生。早年加入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历任团长、旅长、晋南镇守使等职,后因与阎锡山意见不一,归隐故里,抗战爆发后,才出任第二战区执法总监,最后因身为执法官不能执法,晋军一退再退,便愤然于隰县南午城镇服毒自杀,热血虽未洒疆场,效国之心永留芳。阎锡山评价张培梅:“你很爱国,你很壮烈,你以为晋民苦矣,国家危矣,不忍睹,不堪睹,君乃自了,遗其妻子,别其朋友,君乃自了矣!”

人物生平

入同盟会

  
4ca2f59c08098.jpg
张培梅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收养。在私塾读书时,尊师好学,尤其精研《周易》,19岁考中秀才。时值清政府日益腐败,外侮迭至,张培梅认识到只有武装斗争方能救国救民,于是投笔从戎,1905年考入山西陆军小学堂。1907年春,山西陆军小学堂选送成绩优异者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学习,张培梅就在其列。在保定求学期间,张培梅加入了同盟会,并参与组建上谷同盟会,被推为上谷同盟会敢死队队长。1910年,张培梅在保定防军速成学堂毕业后,回到山西新军第二标(团)任哨官(排长)。不久,山西新军拟设模范队,培训下层军官,同盟会趁机安插力量,逐步掌握了模范队,张培梅任二标模范队排长,传播革命思想,积极从事反清活动。

  辛亥太原起义前夕,张培梅与其他同盟会员一起策划起义之事,参与制定军事计划,太原起义军事行动基本上是按照张培梅具体计划进行的。在太原首义战斗中,张培梅临阵受命代理队官(连长),率兵随二标大队攻打巡抚衙门,表现勇敢。太原光复后,为防清军入晋,张培梅受命前往河北省阜平县的龙泉关部署军事,不久又随统带(营长)张玉堂率兵到代州(今代县),消灭了盘踞在代州的大同巡防队。接着,张培梅随张玉堂兵出雁门关,拟直取大同稳定晋北政局,但尚未到大同,便遇清军重兵堵截。同时,东线清军入娘子关,太原也相继失守。在这种情况下,张培梅率部转而西向至保德,与北逃的阎锡山部汇合,曾随阎锡山在塞外转战数月。1912年三月,张培梅与阎锡山一同回太原,升任团长。

征蒙作战

  
辛亥革命爆发后,外蒙古在沙俄的唆使下,趁机宣布独立,并在沙俄支持下举兵南侵张家口和归绥。内蒙古一些王公贵族也趁机叛乱,攻城略地,烧杀抢掠。北京政府派兵平叛,山西都督府也派遣张培梅北征。1913年,张培梅率军向绥西的山西军防地开拔,刚到包头,听说距包头西北200多里的麻忽兔友军被围甚急,便说服部下,亲自率军日驰夜行赶到麻忽兔,一鼓作气歼敌千余,迫使敌军退集百灵庙(今内蒙乌兰察布盟达尔罕茂明安旗),不敢轻易南下,归绥战局稍转危为安。此役张培梅以战功卓著升任旅长。

  是年冬,蒙军从后套自西而东,围攻五原,进占大佘太,威胁包头,绥西又陷危局。张培梅又率领健旅,大败蒙军,收复大佘太,驻节五原,肃清后套蒙军残匪,又协同友军攻克蒙军盘踞的百灵庙。自此,南侵蒙军攻势稍止。1914年春,张培梅回师太原,随即以少将参谋名义,解甲归里。

  在一年多的征蒙作战中,张培梅有勇有谋,每战必身先士卒,多次克服险情。一次,张培梅率一团士兵抵挡数千敌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张培梅派数十人潜至敌军背后山上,将树木伪装,又故意打枪诱敌。敌人闻声远望,见满山尽是军队,慌忙掉头全力攻夺山头,张培梅又派数十精锐尾随其后,痛击敌军,一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敌人不明真相,很快被全歼。又一次,张培梅率部与蒙军鏖战,士兵们一天没有东西可吃,他便亲自冒险到村子里寻找食物,回到阵地后先分给士兵吃,自己吃在最后。士兵们感动之余,全力投入战斗,很快取得胜利,并为以后的征蒙战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解甲归里

  1917年,张培梅出任阎锡山都督府参谋长。五月,西安警备司令郭坚受陕西都督陈树藩唆使,率兵东渡犯晋。张培梅受命任晋军总指挥,抗击郭军,经两个月交战,将其击败。七月,张培梅又以晋南镇守使驻守平阳(今临汾),绥靖地方,提倡实业,兴办学校,还曾亲自担任平阳某校体育教师,以军队严明纪律管理学生,鼓励学生强身勤学,为国效力。1924年,张培梅调任正太铁路护路司令,驻防石家庄,收到家书也不启封,专心任职。1926年四月,冯玉祥国民军在奉系张作霖和直系吴佩年的联合压力下,被迫退出北京,西走归绥。阎锡山与奉直两系联合,拟定晋军兵出大同袭击国民军后路。五月,国民军西路与晋军在丰镇、柴沟堡(今河北怀安)一线拉开战幕。此时已调回山西的张培梅亲随阎锡山到大同督战,并到前线视察,后晋级中将。

  1928年九月,绥远改省前夕,阎锡山以张培梅威名素孚,众望所归,委以绥远都统职。但张培梅却以“无德又无才,尤无功”为由,坚辞不就。张培梅秉性刚烈,遇事常与阎锡山有争执,更与阎锡山身边阿谀奉承之徒不睦,于是二次解甲归里。

  张培梅家世耕读,从小养成简朴的生活习惯,在外任职亦不追求奢侈豪华,退居故里更是衣食住行一切从简。他还经常躬亲稼穑,亲执犁锄,俨然一位老农。平时除用心研读兵书外,张培梅还特别注意身体素质的锻炼,每天鸡鸣即起,绕村步行十几里,风雪无阻。盛夏,赤臂迎坐骄阳下,严冬,疾步驰行雪地中。有人不解其意,问他何不安于享受,自找苦吃,张培梅回答道:“强邻压境,国难方殷,卫国抗战,正需军人,吾军人也,平时若不习于寒热饥渴,则战时何以胜敌人?”“九·一八”事变东三省沦陷后,张培梅愤慨之余,更专心研探兵书,以求克敌制胜之法。

抗战报国

  抗战全面爆发后,平津很快陷落,大同失守,晋北岌岌可危,张培梅遂向阎锡山上书请战,阎锡山以其治军有方,执法如山,在军中很有威望,委以第二战区执法总监重任。张培梅上任后,随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行营由太原移往抗日前线的代县太和岭口,在前线见到了周恩来等中共人士,听取了中共对抗战的意见。同时,他又与援晋国民党中央军司令、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磋商兵略,认为敌我兵器优劣悬殊,欲要胜敌,士兵必须殊死效力,战术上则应多采用夜袭战。作为执法总监,张培梅组织执法队,在各个战场督饬军队作战,严肃军纪,凡私自撤退者就地正法。雁门关、茹越口失陷后,繁峙代县告急,张培梅绕道返回太原。此时,前线紧张,后方恐慌,溃兵散卒劫掠扰民,张培梅一面严令第19军军长王靖国在崞县死守,堵击日军,又与原平守将姜玉贞亲谋坚守计划,一面严厉惩处代民将士,安定后方秩序。

  11日初,忻口、太原相继失守,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行营撤至临汾。张培梅与赵戴文坐镇隰县,督军御敌。1938年二月,日军大举进犯晋西,王靖国奉命据守隰县以北之石口镇,张培梅亲往前线商谈军务,并要王靖国坚守三日,结果第二天王靖国就擅目放弃石口防线,导致晋西各要隘相继陷落。张培梅为此大怒,一定要按军法从事,处决屡次违反军令赔误战机的王靖国,但王靖国是阎锡山的亲信,在阎锡山的庇护下早已逃之夭夭。张培梅一向以赏罚严明而闻名军中,抗战以来,督师作战颇有成效,但上年第61军军长李服膺因故战败时,张培梅认为李服膺本人无罪,要求从轻处理,结果还是被阎锡山判死刑;如今王靖国确属死罪,阎锡山却百般袒护,使之得以逃脱,张培梅气愤不过,认为自己身为执法总监,然罚不严,赏不明,不能执法于辱命之士,便是失职,无颜再见军中将士,便于1938年2月25日中午借故支走身边随员,又给写了一封告诫信,随后服毒自戕。当随员发现后,曾请赵戴文前往劝进解毒药,但被张培梅拒绝。第二天,部队由隰县午城镇移抵大宁县,张培梅于当日上午在大宁县城身亡,时年54岁。

评价

  张培梅一生,戎马倥偬,宦海沉浮,每受命于危难之际。廉洁奉公,恬淡名位,治军严明,信赏必罚。在抗战初期国民党军队大多抗战不力的情况下,张培梅能亲上前线,严厉督师抗战,实属难能可贵。

阎锡山祭文

  
4ca2f59e22217.jpg
鹤峰:你很爱国,你很壮烈,你以为晋民苦矣,国家危矣,不忍睹,不堪睹,君乃自了,遗其妻子,别其朋友,君乃自了矣。我则不作如是感。我国有二千年大一统之光荣,亦随有二千年大一统之遗毒,使维新革命均无大效,经此疯狂自损之日本军阀一大打击,必能去旧鼎新,而成现代化之国家。我不悲观。途中告我,君服毒得救矣,至宁(大宁)乃知君已矣,使我惨然。继思君结果矣,且有果结矣,遂转我念。君之清廉无积,我所素知,家庭生活我负其责,君可释念。

将军轶事

服毒殉国

  1938年2月,
日寇进攻晋西,第二战区司令部向吕梁山区转进。王靖国的十九军在川口负责堵击日军,王竟然不虎撤退。后又令陈长捷堵击,但陈也望风而逃。张怒不可遏,电请阎锡山:只要砍掉王、陈二军长的脑袋,太原必能即时收复。阎不同意,他一面痛心国土沦亡,山河破碎,一面深念自己身负执行军法重任,而军法不能执行,就服毒自杀,年仅54岁。

赶车

  有一回晋绥军出兵路过泥河村,一时陷入泥潭,车夫怎么也赶不过去,张培梅见此情景,就上前说:“还是老汉来吧!”遂夺过马鞭直向车上的士兵猛抽,并喝道:“哪有这等兵痞!”车上官兵着了痛,慌忙下车逃避,兵车顺利通过,士兵当时怒目对他,还想动手,后听说是晋南镇守使张培梅,连连道歉。张大骂一顿,并留一班长,专在河边守候,凡过河官兵,都必须下车。

过家门而不入

  张培梅每受命危难之际,家事即淡然置之。1924年,驻军石家庄,得家书而不启封。1926年,晋北之役,视察前线,两过家门而不入。抗战期间,出任执法总监后,行前不见家人,不嘱家事。后太原失守,家属辗转至隰邑,其间仅长子陶,因公请谒,其他以至夫人与子女,在他殉国前两个多月未见一面。

怒杀龚、刘二团长

  张培梅受命进兵石家庄,阻止吴军北上,令手下龚凤山和刘树蕃二团官兵构筑工事,以为战备。而龚已受阎锡山密示,保全实力虚张声势,所以对张的命令诸多敷衍,并谎报军情私勒民财。刘树蕃则事事看龚行事。这大大触怒了张培梅,他明知请示阎也于事无补,于是就集合指挥部人员开会,当场将龚、刘二团长逮捕,枭首示众。阎锡山闻知后大惊,以为张要反,准备行动,后在众人劝说下才罢了。

保驾阎锡山

  中原大战后,蒋介石通电阎、冯下野出洋,阎锡山不得不忍痛离开山西,准备逃往大连。张培梅闻讯后赶到河边,坚决要护阎赴津,阎深知其为人,故也允之。一路坐汽车乘火车,秘密到达天津以后,赵戴文也赶到。张一见赵来,大为不满,声言:“赵高来啦,我走,我走。”随即向阎叩了一头,便径自返晋,回其原籍。

归隐故里

  杀了龚、刘二团长以后,阎锡山对张培梅本来就有所不满,加上又因为扩充军队的事,和阎锡山的意见不一,发生矛盾,遂决心引退。他找到阎锡山,长揖一拜说:“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如果以后你有急难,我再来吧。”说完退出来就乘车回了泥河老家。阎锡山曾请其父阎书堂亲到泥河村挽劝他,他坚决不从,从此就隐居家乡,杜门谢客,栽花种菜,过起了田园生活。

后人追忆

  张祥麟1945年出生,是张培梅次子张敏之子。在他的记忆中,祖父张培梅是模糊的。他只记得因为张培梅,给他后来的生活带来了说不尽的灾难,“1958年祖父的灵柩从太原运回原平泥河村时,村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村口迎接,并有大幅标语‘抗日英雄’。那时我认为他很伟大。可没几年祖父又被认定为‘反动军阀’,我们家自然也成了反革命,父亲因为无法忍受接二连三的批斗而自杀。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不知道祖父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于是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

  张培梅除了张敏之外,还有两个儿子和5个女儿,他们在文革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张培梅的坟也被挖开。张祥麟回忆说,那简直是一个非人的年代。在那个年代他们所经历的苦难都是因为祖父。所幸的是我们现在生活都很好,祖父在天之灵,也应有所慰藉。

  张培梅,字鹤峰,晚年号陆一,原平王家庄乡泥河村人,1885年生。早年加入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历任团长、旅长、晋南镇守使等职。后因与阎锡山意见不一,归隐故里,抗战爆发后,出任第二战区执法总监,最后因身为执法官不能执法,晋军一退再退,便愤然于隰县南午城镇服毒自杀。

  对于张培梅的死,后人评价不一,大多数观点认为,张培梅是舍生取义,精神可嘉。张祥麟也是这样认为的。他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不断强调,张培梅是“自杀殉国”,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自杀。“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祖父没有其他的选择。他是想用他的死来唤起一个社会的觉醒。”

  “祖父不是一个军阀,他深明大义,参加过辛亥革命、参加过抗日战争。但他没有和共产党打过仗,而且和共产党很多要员关系甚好。他去世后,尸体要运往太原,朱德同志亲自写了路条,嘱咐沿途八路军要对其灵柩予以保护。那个路条我见过的,遗憾的是现在已经丢失。”

  “祖父生性刚烈,疾恶如仇,不畏权势。他两次归隐家乡,尽管身份地位特殊,但和老百姓相处甚好。在村里面,他生活俭朴。大多时候,他总是身着粗布衣服,手提粪筐捡粪。”

碑立民心

  
张培梅的故乡———原平市泥河村,原来的泥河村已经分为东泥河、中泥河和西泥河。东泥河村党支部书记梁爱萍自豪地说:“张培梅是我们泥河村的一个精神象征,我们要给他立碑写传,要给他塑像。在我们村,随便哪个人,差不多都能说出关于张培梅的一些轶事。张培梅的故居在中泥河村,村里83岁的老人张应会对张培梅的事了如指掌。他是张培梅的亲侄子。”

  在张培梅简陋的故居前,张应会老人动情地谈起关于张培梅的故事。老人年岁已高,口齿有些不清,需要旁人翻译。但他的记忆力相当好,张培梅讲话的很多原文,他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老人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人能帮他记录下他讲的故事,把张培梅的事迹写成书流传下来。

  和张应会一样,泥河村许多老人对张培梅都很有印象。在他们的记忆中,张培梅是一位慈祥的人,一位善良的人。他们记得张培梅是怎么样和他们说笑,怎么样济贫。讲起来,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张培梅的墓地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砖砌坟,孤零零地立在一片空旷的田地里。作为一名抗日将领,坟却没有墓碑!随行的一位村民说,早就应该立个碑了,要不然后辈们会记不起他。但东泥河党支部书记梁爱萍这样说:“他的碑已经立在了老百姓的心里。”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