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张安世(?~前62)

  中国西汉大臣。字子儒。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张汤之子。性谨慎,以父荫任为郎。汉武帝时,因其记忆力强,擢为尚书令,迁光禄大夫。汉昭帝即位,拜右将军,以辅佐有功,封富平侯。昭帝死后,他与大将军霍光谋立宣帝有功,拜为大司马。他为官廉洁,曾举荐一人,其人来谢,他以为举贤达能,乃是公事,岂能私谢,于是与之绝交。他生活简朴,虽食邑万户,仍身穿布衣,夫人亲自纺织。元康四年(前62)春,因病上书告老还乡,汉宣帝不舍。他勉强视事至秋而卒。在麒麟阁十一功臣中排名第二。

历史资料记载

简介

  安世字子孺,少以父任为郎。用善书给事尚书,精力于职,休沐未尝出。上行幸河东,尝亡书三箧,诏问莫能知,唯安世识之,具作其事。后购求得书,以相校无所遗失。上奇其材,擢为尚书令,迁光禄大夫。

生平

  昭帝即位,大将军霍光秉政,以安世笃行,光亲重之。会左将军上官桀父子及御史大夫桑弘羊皆与燕王、盖主谋反诛,光以朝无旧臣,白用安世为右将军光禄勋,以自副焉。久之,天子下诏曰:“右将军光禄勋安世辅政宿卫,肃敬不怠,十有三年,咸以康宁。夫亲亲任贤,唐、虞之道也,其封安世为富平侯。”

  明年,昭帝崩,未葬,大将军光白太后,徙安世为车骑将军,与共征立昌邑王。王行淫乱,光复与安世谋,废王、尊立宣帝。帝初即位,褒赏大臣,下诏曰:“夫褒有德,赏有功,古今之通义也。车骑将军光禄勋富平侯安世,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勤劳国家,守职秉义,以安宗庙,其益封万六百户,功次大将军光。”安世子千秋、延寿、彭祖,皆中郎将侍中。

  大将军光薨后数月,御史大夫魏相上封事曰:“圣王褒有德以怀万方,显有功以劝百寮,是以朝廷尊荣,天下乡风。国家承祖宗之业,制诸侯之重,新失大将军,宜宣章盛德以示天下,显明功臣以填籓国。毋空大位,以塞争权,所以安社稷绝未萌也。车骑将军安世事孝武皇帝三十余年,忠信谨厚,勤劳政事,夙夜不怠,与大将军定策,天下受其福,国家重臣也,宜尊其位,以为大将军,毋令领光禄勋事,使专精神,忧念天下,思惟得失。安世子延寿重厚,可以为光禄勋,领宿卫臣。”上亦欲用之。安世闻指,惧不敢当。请闻求见,免冠顿首曰:“老臣耳妄闻,言之为先事,不言情不达,诚自量不足以居大位,继大将军后,唯天子财哀,以全老臣之命。”上笑曰:“君言泰谦。君而不可,尚谁可者!”安世深辞弗能得。后数日,竟拜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数月,罢车骑将军屯兵,更为卫将军,两宫卫尉,城门、北军兵属焉。

  时,霍光子禹为右将军,上亦以禹为大司马,罢其右将军屯兵,以虚尊加之,而实夺其众。后岁余,禹谋反,夷宗族,安世素小心畏忌,已内忧矣。其女孙敬为霍氏外属妇,当相坐,安世瘦惧,形于颜色,上怪而怜之,以问左右,乃赦敬,以尉其意。安世浸恐。职典枢机,以谨慎周密自著,外内无间。每定大政,已决,辄移病出;闻有诏令,乃惊,使吏之丞相府问焉。自朝廷大臣莫知其与议也。

  尝有所荐,其人来谢,安世大恨,以为举贤达能,岂有私谢邪?绝井复为通。有郎功高不调,自言,安世应曰:“君之功高,明主所知。人臣执事,何长短而自言乎!”绝不许。已而郎果迁。莫府长史迁,辞去之官,安世问以过失。长史曰:“将军为明主股肱,而士无所进,论者以为讥。”安世曰“明主在上,贤不肖较然,臣下自修而已,何知士而荐之?”其欲匿名迹远权势如此。

  为光禄勋,郎有醉小便殿上,主事白行法,安世曰:“何以知其不反水浆邪?如何以小过成罪!”郎淫官婢,婢兄自言,安世曰:“奴以恚怒,诬污衣冠。”告署适奴。其隐人过失,皆此类也。

  安世自见父子尊显,怀不自安,为子延寿求出补吏,上以为北地太守。岁余,上闵安世年老,复征延寿为左曹、太仆。

  初,安世兄贺幸于卫太子,太子败,宾客皆诛,安世为贺上书,得下蚕室。后为掖庭令,而宣帝以皇曾孙收养掖庭。贺内伤太子无辜,而曾孙孤幼,所以视养拊循,恩甚密焉。及曾孙壮大,贺教书,令受《诗》,为取许妃,以家财聘之。曾孙数有征怪,语在《宣纪》。贺闻知,为安世道之,称其材美。安世辄绝止,以为主在上,不宜称述曾孙。及宣帝即位,而贺已死。上谓安世曰:“掖廷令平生称我,将军止之,是也。”上追思贺恩,欲封其冢为恩德侯,置家冢二百家。贺有一子蚤死,无子,子安世小男彭祖。彭祖又小与上同席研书,指欲封之,先赐爵关内侯。故安世深辞贺封,又求损守冢户数,稍减至三十户。上曰:“吾自为掖廷令,非为将军也。”安世乃止,不敢复言。遂下诏曰:“其为故掖廷令张贺置守冢三十家。”上自处置其里,居冢西斗鸡翁舍南,上少时所尝游处也。明年,复下诏曰:“朕微眇时,故掖廷令张贺辅道朕躬,修文学经术,恩惠卓异,厥功茂焉。《诗》云:‘无言不仇,无德不报。’其封贺弟子侍中关内侯彭祖为阳都侯,赐贺谥曰阳都哀侯。”时,贺有孤孙霸,年七岁,拜为散骑、中郎将,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安世以父子封侯,在位大盛,乃辞禄。诏都内别臧张氏无名钱以百万数。

  安世尊为公侯,食邑万户,然身衣弋绨,夫人自纺绩,家童七百人,皆有手技作事,内治产业,累织纤微,是以能殖其货,富于大将军光。天子甚尊惮大将军,然内亲安世,心密于光焉。

  元康四年春,安世病,上疏归侯,乞骸骨。天子报曰:“将军年老被病,朕甚闵之。虽不能视事,折冲万里,君先帝大臣,明于治乱,朕所不及,得数问焉,何感而上书归卫将军富平侯印?薄朕忘故,非所望也!愿将军强餐食,近医药,专精神,以辅天年。”安世复强起视事,至秋薨。天子赠印绶,送以轻车介士,谥曰敬侯。赐茔杜东,将作穿复土,起冢祠堂。子延寿嗣。

张安世墓地

  
陪葬品

南郊惊现两座“甲”字大墓

  2008年7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考古勘探时,大型“甲”字墓的出现引起了考古专家的特别关注。而随着墓葬的发掘,一系列的惊喜更是扑面而来。

  昨日,在对外公布正在发掘的凤栖原西汉家族墓地考古情况时,负责该墓葬群发掘的领队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张仲立说,这一西汉墓地规模大、规格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墓园中部的大型“甲”字大墓,专家为其编号M8。M8大墓总长有60多米,而其中的墓室部分长35米,宽24.5米,距离地面有15米。考古专家说,只有王侯级别的人员才可能具有如此“甲”字大墓。

  而在墓室东、南、西三个壁面,均有“之”字状的台阶,考古专家推测可能为修复时往上运土的道路。在M8的周围则分布着6座大小不一的陪葬坑,最长的有38米,最短的有6米。而在距离M8不远处,又现一座“甲”字大墓,但与M8相比,明显小了很多,专家推测为墓主夫人墓。

“驷马一车”疑为皇帝所赐

  在考古现场,考古专家史全平向记者描述大墓内的发掘更让人惊喜。
张安世墓鸟瞰图
在墓道中部的前箱,两千年过去了,黑色的木炭、周围的粘网依然保存完好,而底部则铺设着整齐的方砖。“这里出土了实用的‘驷马一车’两驾,极其珍贵。此外,还有很多冥车马。”史全平说,“驷马一车”是当时真的车马陪葬,两千年后,马匹只剩下白骨,车早已腐朽,幸运的是车马遗迹十分完整,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华丽。“车的豪华装饰、漆皮、华盖、青铜构件等物件,都具有帝王身份。”考古专家推测,该“驷马一车”应该为皇帝御赐。

千军战俑

  陪葬坑惊现“千军战俑

   在M8的周围,考古专家先后发现6座大小不一的陪葬坑。揭开一座座陪葬坑,惊现“千军战俑”,有陶俑、木俑。正在发掘的k6号坑内,数以万计的陶俑虽倒在坑内,却个个精神[1]抖擞,面部清晰,红红的嘴唇,浓黑的眉毛,还有着各种发式,有的神情凝重,有的面容祥和。“虽然陶俑这么多,却很难找到同样的脸。”史全平说。

  “这些陶俑与汉阳陵的陶俑相似,大约60厘米高。”张仲立说,现在虽然看着陶俑都是赤身裸体,没有胳膊,但在胳膊处都留有孔,而在坑内专家们还发现了盔甲的残片,可见这些陶俑原先都穿有各种各样的衣服。而在坑内,出土了大量的兵器铜镞、刀、箭等,还有十分少见的6金6铜的青铜钟,还有做饭用的陶釜。

长乐未央瓦

  “长乐未央”瓦当现身祠堂

  此次墓园祠堂的发现也显得十分珍贵。考古专家丁岩说,在祠堂还发现了“长
张安世夫人墓发掘现场
乐未央”的瓦当,这种皇家才用的瓦当,可见墓主人尊贵的身份,可能为御赐之物。

有望揭开古代军事秘密

  大小不等的6个陪葬坑,目前还有3座没有发掘,这3座内是否还存在着“千军战俑”?是否也站立在坑内接受人们的检阅?

  考古专家说,此次发掘中完整的军旅用品极为罕见,在我国古代军事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专家对陶俑的修复和墓葬的进一步发掘,是否能揭开古代军事秘密,目前还不得而知。据华商报

大墓主人是张安世

  “现在可以肯定地说,大墓的主人为西汉宣帝时的重臣,被封富平侯的大司马卫将军张安世。”张仲立说。

缘何认定

  墓室内没有墓志铭缘何认定为张安世之墓呢?考古专家丁岩告诉记者,在这个时期并没有墓志铭,通过多方资料均证实该墓葬为张安世之墓。

  张仲立说,史书对张安世墓葬记载得十分详细,安世赐茔杜东,将作穿复土,起冢祠堂。此次发掘地刚好与此验证。同时,在陪葬坑内发现了多枚军队的印章,上面刻有“卫将长史”、“军侯之印”等,而更为重要的一枚特殊的大型铜印,上面仅刻着一个字“张”,盖印章为4乘以7厘米,如此大的印章十分少见。另外,从墓葬的形制、规模及出土的文物分析,该墓葬应该属于“列侯”级别。从种种资料验证,为大司马卫将军张安世的家族墓。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