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赵振武对柳迟、陆小青二人述那老和尚搭天桥的事,述到众人中有人大呼天桥搭下来了的时候,柳迟截断话头问了那们一句。赵振武不慌不忙的笑道:“自然是真个有天桥搭下来了,只是众人看那天桥,不过有两尺来宽。因为起了极浓厚的雾,看不了多远,但是确见有两盏云灯。灯光能照透重雾,眼力足的少年,能隐约希得见两盏天灯之中,有一个仿佛似门的黑洞,大家都断定那黑洞便是天门。罢仔细定睛一瞧,这座天桥,就是从那天门里搭出来的。想看天桥的人虽多,敢上天桥的却少,立处与天桥相近的几个人,趔趄不敢上去。立在远处有的想上去的,又被人多拥挤住了,一时走不到桥前,只急得大喊道:“前面的人想登天堂的就得快走,没有这种福分的,就得赶紧滚开些,让我们好上去!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岂可错过?有多少修道的人,勤修苦练一辈子,还不能上天堂。我们若不是蒙活佛临凡指引,谁知道玉帝有这道意旨,连搭三夜天桥来接引凡夫呢?’在前面的人,所得后面的人这们说,登时都鼓起一腔勇气,同声应道:‘不错,不错!我们记得活佛曾说过的,我等若是尘缘未尽,暂迸不能脱离尘世的,到天堂游观一会,仍可由天桥上走回尘世来。活佛吩咐的话,决没有虚假!我们即算没有登天堂的福分,到天常上去开一开眼界也是好的。’这些人说着,真个举步向天桥上走去。”

  “凡事难于创始,没有人奋勇上前,大家都存心观望。一见有人走第一,以下走第二第三的,就接着争先恐后了。当时也没人在旁数,大约已走上去二三十人了,忽然两盏天灯同时熄灭,天桥跟着往上一收,天门也随即关闭了。已走上天桥的人,一个也不曾掉下,只在天桥刚收上去的时候,隐约听得半空中“喀喳”响了一声,于是来不及上去的人,同声喊道:‘天桥收了,天桥收了!’有许多跺脚叹息,归咎各自的福命薄不能走这条捷径上天堂的。有归咎天桥太收快了的。有怪立在天桥跟前的人,既自己无福上去,就应该赶紧走开,让一条路给旁人上去的。总之,无一个不以未得走上天桥为可惜。那二三十个已经走上天桥去了的,各人家中都有亲戚六眷及地方邻居前去道喜。都说,这样上天堂,就和修道的白日飞升一样,一人得道,鸡犬同升,将来各家都是要得好处的。相信最笃的人,以为不得上去,是由于心不虔诚,多有在元宵节这一日,斋戒沐浴,焚香祷祝虚空过往神,保佑他得上天堂。满城人如发了狂的一般,简直没人敢说半句轻慢侮辱的话。”

  “这夜到大西门外去看的,比昨夜更多了。昨夜有些等不及回去了的,都后悔不迭,这夜誓必等到天明!这夜的天桥,比昨夜却搭的早些了,才到三更时分,便和昨夜一样,陡起一天浓雾,浓雾一起,天灯即悬挂出来,天桥也就接着搭下来了。昨夜悔恨不曾上去的人,今夜一见天桥,一个个争先向天桥跑。约莫已跑上去了五六十个,地下的人正接连要往上跑,天桥忽然收了,天灯也熄了,天门也关了。须臾之间,一阵怪风突起,吹得云消雾散,一轮寒月当空,天上除几点寒星而外,甚么东西也没有。地下想上去不曾来得及的人,都捶胸顿足的哭起来,长沙是这般一连闹了两夜。如此奇怪消息,传播得比甚么还快,四乡的人,二三里远近的,都赶到省城来看。

  “那时是我高祖赵星桥做湖南巡抚。听了这消息,明知没有真个搭天桥的事,不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老人家也猜度不出。逆料两夜上天桥的人,必无生还之理。心里着急长是这们闹下去,一则妖言惑众。煽乱人心。二则一般无知无识的愚民相率是这般平白无端的枉送了性命,也太觉可怜可悯,待出示禁止妖言,不许众人在大西门外集聚罢,只因天桥天灯,确有那件东西,经数千百人的眼睛看见的。要出示禁止一般愚民上去,告示上面须说出一个不足信的所以然来。自己既不知追究竟,几句空空洞洞的官样文章,如何能禁得住那一般愚民呢?他老人家都急得无可奈何,只得瞒着满衙门的人,独自改装一个平常人出来,打听外面的议论,并查访两夜上天桥的实在情形。

  “在大西门外搭天桥的地方,勘验了好一会,看不出一点儿可疑的痕迹。当下找了一个接连看过两夜搭天桥的船户问道:‘你记得那两盏天灯悬挂在甚么地方么?’船户答道:“我当时看的最清楚,两次的天灯,都悬挂在一处地方,没有移动。天灯的光亮,仿佛看见是淡绿色的,若不是有那们厚的雾,我连远近都能看的出来。’他老人家一听船户这们说,就觉得这里有可疑之处,连忙问道:‘天灯悬挂在天上,你怎么能看得出远近呢?’船户伸手向那方一指,说道;‘确实就在那地方,虽是在雾里看见,但我驾了半生的船,在河江里遇雾,是极寻常的事。我两只眼睛,看雾也看惯了,不过前昨两夜的雾,比平日浓厚几倍,所以我只对看得出那地方。毕竟离地下有多远,不敢乱估。’他老人家就船户指的方向看去,好像就在岳麓山顶上,他老大家连问了几遍,船户断定是那地方。船户走开后,他老人家独自远望着岳麓山顶山神。

  那时天气晴明,从大西门河岸到岳麓山顶,照弓丈量起来,虽也有好几里路,然山顶的树木房屋,尚能历历看得分明。忽见那山顶上有两只黑鸟,一上一下的翱翱飞舞。有时冲天高举,健翮凌云;有时敛翼卑飞疾如星火。我高祖心想:相隔这们远。平日山顶上有人,立在这里尚看不清楚,如何能看见飞起来的鸟雀呢?这必是我的眼睛发花,不是真个有这们两只鸟在那里飞舞。一时心里虽这般疑惑,然放不下就此不看个仔细。用衣袖将两眼揉了几下,自觉很光明了,再定睛看那山顶,实在是有两只黑鸟,飞起来的时候,并能看得出两鸟的肚皮上,都有一块白毛。我高祖看得仔细了,不禁大吃一惊!暗想,这是从那里来的这样两只怪鸟?若不是比寻常鸟雀高大到数百倍,相离这们远,决看不见。方才船户说天灯悬挂的地方,就是岳麓山顶上,而此时又凑巧看见,这般两只怪鸟,我何不趁现在天色尚早,亲到山顶上察看一番?若因此看得出一些儿形迹来,能设法将前昨两夜的事弄明白,岂非地方人民之福?我高祖生性极强毅,胆量又极大,主意一定,便雇了一只划船,顷刻就渡河到了岳麓山下。抬头看两只黑鸟,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只是既到了山下,不能因看不见两鸟,便不上山,振作起精神,一口气走上山巅。举眼向四处一望,飞来飞去的小鸟很多,再也寻不见那大鸟的影子,其他可疑的形迹,更是一点也看不出。在山顶上立了些时,觉得上山很吃力,身体异常疲乏,口里也渴得厉害,只得走迸云麓宫去。

  “刚跨进山门,只见一个童颜鹤发的道人,迎面走了出来,显出很诚谨的样子,向我高祖行礼。说道:‘贫道早知今日有贵人降临,只因不便远迎,尚希原谅。’那道人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好像怕旁人听去的样子。我高祖那时虽己在湖南做了一年多的巡抚,然不曾到过岳麓山。这道人是谁,更没有见过。这回微服私访,连衙门里左右的人都不知道,这道人怎么说早已知道今日有贵人降临呢?这不是很奇怪吗?并且道人既是知道我高祖是贵人,这日会到云麓宫来,何妨大大方方的出来迎接。说这几句客气话,又要是这门低声,怕人听见做甚么呢?我高祖当时着实吃了一惊。欲待不承认自己是贵人,因料想这道人必有些来历,决难赖过去,只得答礼谦逊。那道人不再开口说话,即邀我高祖到里面一间楼上。那楼上陈设得非常精雅,毫无尘俗之气,已有一个白须老头,笑容可掬的立在楼上,好像知道有客来,特地起身迎讶的样子。看那老头的头顶光溜溜的一根头发没有,颔下那部雪白的胡须,倒十分茂密,飘飘过腹。面目慈祥,风神潇洒,和这道人一样的仙风道骨,不是寻常年老人的气概,使我高祖看了肃然起敬。

  “道人指着老头介绍道:‘这位是贫道老友吕宣良,江湖上人称他为金罗汉的便是。因知道大人今日想为民除害,必亲身来这山里探看,我愿助大人一臂之力,所以在此恭候。’我高祖一听这话,又是惊讶,又是欢喜,连忙向吕宣良拱手道:‘幸会,幸会,难得老先生如此古道热肠,但不知前昨两夜那种奇离的景象,究竟是何妖魅,竟敢如此横行?两位想必知道详细。’吕宣良笑道:‘老朽是山野之夫,举动言语,素来放淡惯了,不知道礼节,望不见怪。这楼上是我这位道友静修的地方,四围窗壁,都贴了符录,不问甚么妖魔鬼怪,都不敢到这楼上来。我们无论如何纵谈,都不要紧,若出这楼门一步,我便不敢回答了。’我高祖才想起进山门时低声说话的情形来,原来果是怕有妖物在旁听得。

  “吕宣良又接着说道:‘我们这位道友,因生性喜种梅花,又喜画梅花,就自称梅花道人。在这楼上已七十多年了。前、昨两夜那种景象,非妖非魅,乃是一条数千年的大蟒。相传禹王治水的时候,这大蟒就在洞庭湖里兴妖作祟。禹王用法术将他拿住,锁在岳麓上飞云洞里,因恐年深锁坏,又逃出来害人,当时并刻画一道符篆在一块大石碑上,就用这石碑堵住洞口,把飞云洞封了。这碑便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禹王碑。也是合该长沙的人民要遭劫!几千年来,不曾有人敢将禹王碑污秽。偏几个月以前,忽有一只母狗,在禹王碑旁边深草里面,产了一窝小狗,糊了许多狗血在禹王碑上,将碑灵污秽了。这大蟒身上锈锁练,久已锈断,只因有这一块碑封住洞口不能冲出来。既污秽得不灵了,哪里还禁得他住呢?就在产小狗的这夜,冲出洞来,出洞便化一个老和尚,来云麓宫求见梅花道人。道人知道这东西阴毒异常,接见必受其害,不敢出面。云麓宫大门上,有这人的符篆,他也不敢冒昧进宫里来。

  “这几个月内,他每日到城里化斋。我这道友就知道他是存心欺骗愚民,好落他的圈套。他的本身,能大能小。小的时候,和平常的水蛇无异。大时十数丈数十丈不等。发威的时候、充其量能长至百多里,昂头与衡岳齐高。他因为显出本身来,虽在黑夜。也容易被人看出,所以前、昨两夜特地先喷了一天浓雾,然后显形。他的心思,原想欺骗得一般愚民都信仰他到了极点,以为真是上天堂捷径的天桥,源源不断的走上去。那天桥到底是甚么呢?就是他本身上的一条舌头。大人请想:他头在这岳麓山顶上,舌头能伸过河去,使一般愚民认做天桥。可想见他的身体,有多们长,有多们大!’我高祖听了这些骇人的话,在正月那们寒冷的天气,都惊得遍体流汗,即截住问道:‘那们长大的身体,当时却在何处呢?’

  “吕宣良笑道:‘地下那有好安放他的所在,当时仅有头搁在这山顶上,身体还悬在半空中。依他几个月的处心积虑,本顶算只须三次,便能轻轻巧巧,吃尽一省城的人民,亏了这位道友在这山上,不容他如此作恶,特地找我来做帮手,然我和道人都没有收伏这东西的力量,仅能使他略略受创,不得安心吃人。两夜都乘他刚将舌头伸过河去的时候,同时各赏了他一剑,所以两夜都只走上几十个人,他就负痛不能不将舌头收回。若不是这们对付,只怕省城里的人民,此时已存留不到一半了。道人算定这东西,非有大人这般福分与刚正之气的人,断不能伤损他,预知大人今日必亲临此地,已为大人准备了软胎弓,雕翎箭,箭簇上并敷好了见血封喉的毒药,凭大人的威福,虽未必能取他的性命,使他终身残废,也可减退他不少的恶焰,料他以后不敢再来肆毒了。’

  “我高祖见说前、作两夜,因有吕宣良和梅花道人两个,在暗中各刺了大蟒一剑,舌头才收得那们快,使满城的愚民,免遭大劫,一时心里感激真是不可言喻。立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两人作了两个揖道:‘我在受朝廷重寄,作一省封疆大虽,坐视人民被毒蟒吞噬,不能解救,真教我愧作欲死,苟非两位道长仁爱为怀,救人民于毒蟒之口,这样亘古未有奇祸,出在长沙,我便万死也不足以蔽辜了,只是虽承两位道长的仁爱,已替我准备弓箭,无奈这恶物在伸舌头吃人的时候,身体悬在天空,又在夜深雾厚之际,寻常弓箭如何能射伤他呢?并且说起来愧煞,我的射法平常,更久疏弓马,没得倒打草惊蛇,恶物不曾受伤,反惹发了他的毒性,益发肆无忌惮,那却怎么好咧?’梅花道人大笑道:‘这不过凭仗大人的威福,假手大人射他而已。若专凭本领去射他,休说大人射他不着,就是养由基来,也奈何他不得!’

  “梅花道人话才说到这里,只见一个小道竟走进楼来,直到梅花道人身边,凑近耳朵低声说了几句话,只见梅花道人脸上登时露出惊疑的样子。我高祖以为,必是那毒蟒在外面又有了甚么举动,道童前来报信,所以道人现出惊疑的脸色。我高祖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惊慌不定,呆呆望着梅花道人,看道人有甚么言语举动?只见突然伸手向吕宣良一指,笑道:“哦,是了,一定是你两位高足干的玩意,不能胡乱怪火工道人!’吕宣良也现出吃惊的样子,问道:“甚么事是我小徒干的?’梅花道人笑道:“去年有一个猎户,送两条腊鹿腿给我。我一向因没有嘉宾,不舍得弄来吃。今日难得有贵人光降,早就吩咐火工取一条好生烹治出来,饷宴贵客。此刻小徒来报说:‘两条腊鹿腿,素来是挂在厨房里的,昨夜还看见挂在原处,方才打算取下来,不知怎的两条腿都已没有了。’小徒说曾屡次听得火工道人说,这们肥的鹿腿,好生用文武火炖出来,想必好吃得很,可惜师傅不教炖了吃,我们也就没有这样口福。火工道人本来嘴馋,又曾说过这些想吃的话,因此疑心是他偷吃了。我想火工道人虽说嘴得,究没有这们大的胆量,岂有他偷吃了,我推算不出来道理?并且即算他忍不住馋,竟敢偷吃,至多也不过偷吃一条。我此刻虽不曾推算,然估料偷我这两条腊腿的,必是你两位高足无疑。’不知这两条腊腿究竟是何人偷吃的?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