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四个水手将孙癞子抬迸后舱,往舱板上一掼,就如死了的一样,一点儿知觉没有。船老板已提着酒葫芦跟到后舱来,伸手在孙癞子胸前额角抚摸了几下,知道已昏迷过去了,才用很低微的声音,对几个水手说道:“这东西实在可恶,险些把我急死了。要说他是内行罢?盘问他的话,他一句也回答不来。要说他是假冒的罢?他又似乎门门懂得,件件在行。我装酒给他时候,他那神气,不是好象已经识破我的关子吗?我正在急得不知要如何发付他才好,他却举起葫芦,咕罗咕罗的把酒喝下去了。这也是合该这东西的死期到了仿佛鬼使神差的,教他喝了这半葫芦药酒。这葫芦里我下了五倍的药,他只要喝了一口下肚,就包管他一个对时不得醒来。于今他喝下了这们半葫芦,便是有药去解救他,也不见得能醒转来。若就这们不去理会他,至多两三个时辰就得咽气。”

  船老板说到里,又听耳根前有人说道:“你的药下少了,只怕没有力量。”船老板心里一惊,连忙回头望了一望,向立在身边的水手问道:“是你在我耳根前说话么?”这水手愕然问道:“我们正听你说话,有谁在你耳根前说话呢?”船老板又看了看孙癞子,不由得独自鬼念道:“这就奇了。在装酒的时候,耳里就分明听得有人说话。那时舱里除了我,并没有第二个人,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疑心生暗鬼。于今又听得这们说,并且听那说话的,就是一个人的声音。这不是青天白日活见鬼吗?”随又问立在身边的水手道:“你刚才没说话,也没听有人说话吗?”这水手道:“我们四个人都在听你说话,怎么没听人说话呢?”船老板气得呸了这水手一口道:“你真是糊涂蛋。我自己在这里说话,难道我自己不知道,要来问你听得了么?”三个水手都说道:“我们只听得你说话的声音,不曾听得再有人说话。这舱里不是大家都看见的,并没有人进来吗?我们四个人跟你站在一块儿,若有人在你身边说话,如何能避得开我们的眼睛呢?”

  船老板也懒得回答这些无意味的话,只低头望着孙癞子的脸出神。一会儿,又伸手在孙癞子鼻孔上摸了几摸,胸膛上按了几按道:“天色还早,且让他们多挨一时半刻。”随将酒葫芦放在孙癞子的头旁边,笑道:“这里面还有半药酒,你既这们喜酒,何不一阵喝下去呢?”说着,和四个水手回到船梢上去了。前舱里的那客人,虽亲耳听了孙癞子在船头上了那些话,亲眼看见孙癞子只喝下半葫芦酒就昏倒不省人事,然因他是一个很诚实的商人,不知道世道的艰险,并不觉得这船可疑,入夜仍照常酣睡。

  约莫到了二更时分,船老板提了一把小板斧,悄悄从船舱走到前舱来。在星月朦胧之中,眼见一个人在船边上蹲着,好象伸着屁股向河里大便的样子。船老板心里一惊,暗想:莫不是那客人起来大解吗?怎么我们在船梢里没听得一些儿响动呢?我们自己人此刻都在梢里等着,没人出来。那个穷叫化早已醉得不省人事了。除却前舱的客人,没有第二个。他既在船边上大解,我何妨乘他不备,从容上去将他一斧劈翻呢?想罢,即将板斧藏在身后,行若无事的走到船头。看那人蹲着没动,不禁吓了一跳。船边上那里有什么人呢?连仿佛象人影的东西也没有。只得自认眼睛看错了。回身去拔前舱的板门。自己的船,当然绝不费事就拨开了。

  刚踏迸脚去,便听得舱里的客人在梦中翻身的声音,以为是客人醒了。恐怕被他听出声息,即停脚不敢动,不一会,又听得打呼的声音,便钻身到了舱里。那客人睡的地方,船老板是早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此时只要举起板斧。照着认定的所在劈下去就是了。只是这个船老板是个积盗,这种谋财害命的事,经验极多,举动很是谨慎。右手一面举起板斧,一面伸左手去摸索那客的头颅,恐怕一斧砍得不中要害,客人反抗起来,便大费手脚,谁知不摸倒也罢了,这一摸只吓得缩手不迭。原来摸着的头颅,一触手就觉得不象是前舱客人的。前舱客人是和平常人一般的头发,结成了条辫子,垂在脑后。此时所摸着的头颂,是乱蓬蓬一头短发,并且尘垢粘结。一触手,就心下思量道:这不是后舱里那个穷叫化的脑袋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呢?当下吓得缩回左手。忽然转念想道:管他是前舱的客也好,是后舱的穷叫化也好,横竖都是免不了要给他一板斧的。念头这们一转,那斧就登时劈下了。真是作怪!船老板在前舱一斧劈下,前舱被劈的人一点儿声息也没有,倒是后舱里有人连声哎呀哎呀的直叫。而听那叫哎呀哎呀的声音,一入耳便知道就是前舱的客人。

  这一来,简直把一个经验极多的积盗弄糊涂了。不过他毕竟是一个积盗,又仗着地方僻静,自己人多,并不害怕。伸手摸板斧,似乎没有粘着血水。心里一横,也不顾后舱里有人叫唤,又是一斧劈下去。想不到竟劈了一个空。刚待提起板斧,猛觉有人从背后一把拦腰抱住。来不及挣扎,己被那人很重的向舱板上一掼,只掼得头昏脑胀。心里虽明白遇了辣手,不赶快图逃没有活命。只是四肢百骸就如有千百条绳索捆绑了的一样,一动也动不得。舱里又漆黑,看不见把自己惯倒的是谁。只得放出极软弱的声音哀求道:“我这回瞎了眼睛不认识客人,求客人饶恕我一条性命,我下次再也不敢在江湖上做这生意了。”船老板尽管这们哀求,但是没人答应,也不听得舱里有什么声响,连后舱里叫哎呀的声音也没有了。只觉得船身微微的有些摇动,仿佛船已开行了的一样。

  船老板昏沉沉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直到天色已亮,船舱里透进了天光,船老板才明白清醒了。睁眼看舱里,一个人也没有,那客人已不知睡那里去了。自己的身体,塞在舱角落里。两手反操在背后,并没有绳索束缚。然因身体是蜷曲着嵌在那角落里的,两手又在背后,浑身无处着力,所以动弹不得。那把素来用着劈人脑袋的小板斧,就在身边横着。想起昨夜的情形来,仍旧疑心是在做梦。正打算要尽力挣扎起身,即听得那客人的口音在后舱里,发出很惊讶的声调,说道:“咦,咦,咦!昨夜是怎么睡的?如何会睡到这后舱里来了?怪道我昨夜做了一夜的恶梦。唉,你这个人的酒,也醉得太厉害了。怎么睡了整夜,到这时分还不醒来呢?”孙癞子这才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口里含含糊糊的说道:“好酒,好酒!好大的力量!”这客人笑道:“还在这里好酒好酒,你醉了一夜不省人事,此刻已经天明了,你知道么?”孙癞子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这客人道:“我怎么真个睡到你舱里来了呢?还是你睡到我舱里来了?”孙癞子抬眼看了看四周,说道:“这就奇了。你为什么在我舱里睡着呢?”客人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睡到这里来。”

  孙癞子伸长脖子,向窗缝里张了一张道:“船不是已开了头吗?我昨日自从喝了那半葫芦酒,简直就醉得一夜不得安宁。在梦中,好象是睡在你的床上。睡到二更分,忽然看见从船头上来了一个强盗,右手提着一把小板斧,撬开舱门,跨进舱来。伸左手在我头上摸了一摸,就是一斧头劈下。喜得那一斧的来势不重,我有头发挡住了,不曾受伤。只见那强盗,举起那斧头又劈将下来。我虽是喝醉了酒做梦,然心里明白,知道这一下是受不住的,连忙滚下床来,那强盗好象是瞎了眼睛的,我滚下了床,他也没有看见。一板斧朝空处劈了。我恨他不过,转到他背后,拦腰抱住他往地下一掼。那强盗的身体,就和纸糊篾扎的一般,只那们一掼,就掼的他不能动了。”孙癞子说到这里,这客人己跳起身,说道:“怪事,怪事!我昨夜做的梦,比你这梦还要吓人些呢。我也是梦见一个强盗,手提板斧跑来杀我。还没有跑迸我的房,这边房里又跑出一个强盗来,并听得这个强盗说:一斧劈死了,太便宜了他,让给我去慢慢的将他处死罢。说着,便将我连人带被褥一把掳起,抱到这边房间里来。一脚踏住我的胸膛,痛得我连声喊哎呀,好象就咽了气,不知人事了。直到刚才醒了睁眼看时,谁知真个睡到这舱里来了。”孙癞子道:“我两人做一般的梦,实在太怪了,我倒要到你舱里去看看。我记得在梦中一个提板斧的强盗,抱住掼倒在你舱里,看究竟有什么痕迹没有?”

  二人在后舱里说的话,船老板在舱角落里所得分明,心中也自诧异道:“原来他们都不过做了一场恶梦,我却实实在在的被掼倒在这里,受了一夜比上杀场还苦的罪。但是我不解这个穷叫化,喝下那们半葫芦酒,何以这时候不解救就醒来了呢,我再不挣扎起来逃跑,他二人走来看见了我这情形,不是要弄假成真吗?只可恨我船上这些帮手,真是些死人。我独自出来动手,一夜没回到梢里去,怎么也不出来瞧瞧。难道在这时候,一个个都能安心躲在梢里睡觉吗?这也实在太奇怪了。”船老板心里是这们忿恨,身体竭力向宽处挣扎,只是好象特地造了这们一个陷笼,将他身体陷住似的,无论怎么挣扎,气力都是白用了,耳内听得后舱里二人的脚声。看看从船边绕到前舱来了。船老板既挣扎不起,惟有紧闭两眼听凭摆布。

  孙癞子在前,跨迸舱,就掼着角落里的船老板,大笑道:“果然掼倒了一个瞎了眼的强盗。你看,不还在这里吗?”这客人看了,吃惊问道:“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哎呀,这里还果然有一把板斧呢。”孙癞子道:“我昨夜在梦中因为舱里漆黑,不曾看清楚强盗的面目,来,来,我们两人看个仔细,好象面熟得很!”这客人看了惊讶道:“这不是船老板吗?怎么说他是强盗?”孙癞子笑道:“是船老板么?那么我这梦就更真了。我记得梦中还到了船梢里,看见船梢里也有几个强盗,各人手中都拿了一把短刀,正要钻出来杀人。我也将他们一个一个掼倒在梢里,也正是这般掼法。这强盗既不曾逃跑,想必船梢里的那几个,也和他一样。”这客人道:“然则这条船不是强盗船吗?我们到船梢里去瞧瞧。”孙癞子道:“你去瞧瞧便了。我昨夜喝多了酒,今日还有些头昏,懒得去看。”这客人就独自去了。

  孙癫子凑近船老板的耳根、说道:“伙计,伙计!你为什么还只管躺在这角落里不动呢,我上船的时候便对你说过了,有生意大家做,我们都是自己人。你偏要在我面前装糊涂,不理会我,反而拿药把我醉倒。你将那灵丹子(江湖隐语称迷药为灵丹子)放进酒里去的时候,我分明在你耳根前说,教你多放些,少了没有力量,你听了倒不理我。你自己想想,若不是你那酒将我喝得死不死活不活。我如何会做出这们一回梦来?”船老板听了这些话,才知道这穷叫化是个有大能耐的奇人,果是自己瞎了眼睛,当面不认识,只得告哀求饶。孙癞子道:“我又不曾用绳索捆绑你,你要走尽管走,要逃尽管逃,求我干什么?”说到这里,到船梢里去看的客人已走回来,说道:“昨夜的事,真教我莫明其妙。怎么做梦都成了真事呢?这船上的水手,六个人做一堆躺着,手中的短刀,都还紧紧的握着,不肯松开。一个个睁开两眼望着我,也不说什么,也不动弹。我故意问他们:为什么拿着刀睡觉?他们一个也不回答。这到底是什么道理?我生长了四十多岁,连听也没人说过这种奇事。”孙癞子摇头道:“我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你问这位船老板,他是一定明白了。”这客人虽是个老实的行商,然眼见这船老板是个强盗,心里也就异常忿恨,厉声对船老板喝道:“你半夜手持板斧,偷进我的舱来,想谋我的财害我的命。喜得我命不该死。鬼使神差的将你是这般困住了,你还不照实供出来吗?怪道你昨夜不赶到码头上停泊,原来你这狗强盗不存好心。你老实供出你昨一夜的情形来便罢,若想支吾,我就要对你不起了。”旋说旋回头在舱里寻找了一根木棒,提在手中,做出要打下的样子。

  船老板苦着脸,说道:“不劳客人动手。我既到了这一步,难道还能隐瞒不说吗?客人不要以为我困在这里是鬼使神差,莫明其妙的事,昨夜若没有这位神仙,客人的性命早已没有了。我自己知道是我的恶贯满盈,才有今日,也用不着再含糊了。客人只道昨夜真是做梦么?都是这位神仙的神通广大。莫说救了你,你不知道。我被他老人家用法术软困在这里,也直到刚才方明白呢。我做了半生谋财害命的事,到今日能死在这们一位神仙手里,也算值得了。我这条船在这河里行过十多年了,每年至少也得做七八次谋财害命的案,只因我的手脚做得干净,没有破过案。不过老走江湖的人,久已疑心我这条船不大妥当就是了。然因为不曾破过案,尽管疑心也不能奈何我。不过坐我这船的很少很少,越是坐船的客少,我们便越好下手。这回合该我们要破案,因看不起这位神仙爷的仪表,三回五次的点破我,我仍不见机。咋夜在黑暗中摸着了神仙爷的头,还举板斧劈下去,这不是我糊涂该死吗?我如今说懊悔也来不及了,听凭神仙和客人怎么惩办便了,横竖拼着一死。只求神仙爷慈悲,不将我们送官。我死也不算事,送到当官去受种种的凌辱苦楚再死,就死也死得不爽快。”

  这客人见孙癞子救了他的性命,即双膝跪下,向孙癞子叩谢救命之恩。孙癞子拉了他起来,笑道:“这是你的命不该死。我因感念你在我要搭船的时候,存心想帮助我,到船头上问我去那里,我那时看你的气色不佳,才留心看这船上。若不然,我也懒得多管闲事。此刻我已将他们这些没天良的强盗软困在这里,这个为首的也己供认不讳了,只看你打算怎生发落他们,”这客人道:“我是一个无知无识做小本生意的人,这回承你老人家的恩典,救了性命,我身边带的三百多两银子,又没有被他们劫去,我实是感激不尽。至于应该怎生发落他们,听凭你老人家说了就是。”孙癞子点头道:“论他们的行为,委实是死有余辜。不过我们都不是做官的人,他们犯的国法,应该把他们送到官里去,只方才他求我们不要送官。我想将他们送官是容易的事,但是把他们送去了,我两人不是都得另行搭船到山东去吗?半路上搭船是很麻烦的,不如暂时依了他的不送官,好便饶了他们。他们从前做了恶事,将来还是逃不了恶报,我们可以不管他。若在路上伺候我们两人不周到,我要使他们吃苦,倒不费事,你以为我这话怎么样?”不知这客人赞成不赞成这个办法?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