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慧海劝张文祥暂时回红莲寺去,且等有机可乘的时候再出来报仇。张文祥道:“沈师傅是个修道的前辈,他老人家何苦庇护一个人面兽心的马心仪,使我郑大哥冤死九泉,仇恨不能伸雪呢?”慧海道:“你这话也就和孙耀廷说你一样了。各人有各人的私情交谊,不可一概而论。总之,你志在报仇,非做到决不放手。而沈师傅志在报德,非尽力保护马心仪,于心不安。但是他保护的,只能保护一时,不能保护终身。你何必定行在这时候自找麻烦呢?我因与两方都有交情,不愿意眼看着自己人动手相残杀。所以劝你回红莲寺去,暂且忍耐些时,自有你报仇的机会在后。”张文祥听了,低头不语。慧海接着说道:“我在四十年前,无意中得了一把好刀,真是削铁如泥,杀人不沾血。不过于今在我手里,已没有用处了。你将来报仇时是用得着的,我就送给你罢。”旋说旋起身掳起长袍,从腰间解下一把刀来,张文祥看那刀觉得很怪,刀叶连柄虽有二尺四五寸长短,三寸来宽,但是刀背还不到一分厚薄,变成个半月的钩儿。只见慧海右手握着刀柄,左手捏着刀尖,只一拉扯,刀叶登时拉直了。不过左手放开,刀叶仍旧转了过来。慧海举起来,向桌面上只一拍,那刀叶即直挺挺的,和寻常单刀一般模样。慧海指着这刀,笑向张文祥道:“这刀在我腰里四十年,也不知诛了多少贪官污吏,淫妇奸夫。因你也是一个侠义的汉子,才愿意送给你,可算得是你的一个好帮手。”说着,递给张文祥。张文祥连忙起身双手捧接,觉得轻如箬叶,口里自是极力称谢,心里不免有些怀疑。暗想:这们轻薄这们柔软的刀,使用起来,不但不能挡格人家的兵器,就是杀在人身上,又如何能着力呢,心里如此一怀疑,两眼便不由得怔怔的望着刀叶出神。慧海似乎看出了他怀疑的意思,既说道:“这种刀出在缅甸,每一把刀,须费一二十年的工夫才能锻炼成样,向桌面上一拍,就是这般直挺挺的了。不用的时候,不仅可以缠在腰间,并能盘成一圆饼儿,系在腰里。不过没练过武艺的人,不能使用罢了。就是会武艺的,初次使用,也难免觉得有些不称手。渐渐懂得了这东西的性格,便知道比一切的刀都好使了。”张文祥听了才明白这刀的来历。当下又称谢了一番,也向腰间缠了,遂作辞出来。临行前,慧海叮嘱:万不可在这时候去冒险报仇,白送了性命。

  只是张文祥是个热烈的汉子,一时怎能将报仇的念头完全放下?夜深还是偷进巡抚部院。无奈有赵承规时刻不离的保护着,张文祥一到马心仪睡觉的房屋上,赵承规就在暗中抛砖掷瓦警告下面巡守的兵士,总弄得张文祥没有下手的机会。张文祥虽是忿恨赵承规比恨马心仪还厉害,但自己的本领不是赵承规的对手,简直没有泄忿的方法,一连几夜都是空劳往返。这夜,在黑暗中忽听得赵承规的声音说道:“张文祥,你也太不识好了。我若不看在你师傅无垢和尚与你师叔慧海的情面上,谁耐烦三番五次的和你纠缠?你如果明日再不离开山东,就休怪我姓赵的不讲情。”张文祥耳里听得分明,眼前却不见有人影。仔细思量:慧海叮嘱的话,不能不听。只好暂让这淫贼多活几时,等他恶贯满盈了,再来取他性命。遂忍气吞声的离了山东,悄悄的回红莲寺来。

  他到红莲寺不多时,无垢和尚就死了。此时的知圆和尚虽则还年轻,然一则因他是无垢最得意的徒弟,二则因满寺的和尚当中,只有他是文武兼全的,众僧人都愿意推戴他做当家。张文祥回到红莲寺的时候,无垢曾几番劝他从此削发,他执意不从道:“我既削了发,披上了僧衣,便应该遵守戒律,不能再干杀人报仇的事。我只要大仇报了,立刻出家不问世事,”无垢见他这么说,只得摇头叹道:“孽障,孽障!要等到报了仇再出家,只怕已是来不及了啊。”张文祥也不理会,闷闷的在红莲寺住了两年。打听得马心仪已由山东巡抚升两江总督了,心想:这是我报仇的机会的,不相信赵承规直到今日,还在那淫贼跟前保护,遂即决定前去南京报仇。动身的时分,才对知圆和尚说道:“我此去南京,若不能将仇报了,誓不回来。前年在山东的时候,承慧海师叔送给我一把缅甸刀,他老人家原是送给我报仇时用的。但是这刀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在刀锋犀利无比,无论接连杀多少人,不至有卷口斫不断的毛病。坏处却在只能挥斫,不能戳刺。并且我习练了若干时候,还觉得用不惯。万一因这东西靠不住,误了我的大事,后悔不及了。我原有一把八寸长的匕首,已随身用过多年了,能刺透十层厚牛皮,不闻得响声。我还是带它去的妥当。这缅甸刀也非易得之物,就转送给老弟做个纪念罢。”边说边从腰间解下那缅甸刀来,交给知圆和尚。知圆料知是不能劝他不去报仇的,只得叮咛他小心谨慎。那把缅甸刀,从此就留在红莲寺了。后来陆小青遇着的,正是这把缅刀。

  且说张文祥身边藏了匕首,从红莲寺动身独自到南京来。此时赵承规虽早已不在马心仪跟前保护了,然马心仪自从在山东闹过那几夜刺客之后,知道张文祥不死,必存心替郑时报仇,因此防范得极严。尤其是夜间,每夜必更换几次睡处。到天明,连上房里的丫头老妈子,都不知道马心仪的睡处。张文祥夜深偷进总督衙门探了好几次,简直探不出马心仪睡在那里,不由得非常纳闷。马心仪在白天又不出来。张文祥从二月间就到了南京,直等到八月里,竟不曾一次见着马心仪的面。好容易等到中秋这日,才得着了八月二十日马心仪亲到校场坪看操的消息。张文祥这一喜就非同小可了,心想:这淫贼既亲自出来看操,便不愁刺他不着了。不过他是一个贵极人臣的大官,一般人都说,大富大贵的人,身边常有百神呵护。这话虽荒唐不足信,然我既要报仇,何妨且去城隍庙,拜求城隍菩萨,怜我一片苦心,在暗中助我成功。张文祥平时原不信神鬼的,这时却买了香烛,走进城隍庙,痛哭流涕的跪在神前默祷了一番。捧卦在手,祝道:“弟子这仇恨若这回能报的了,求连赐三回胜卦。这回报不了,就求连赐三回阴卦。”祝毕,将卦掷下,得了一回胜卦,心中欣喜。又掷又是胜卦,第三回还是胜卦。于是又祝道:“若就在八月二十日能报这仇,仍求菩萨连赐三回胜卦,不能就是阴卦。”想不到掷下去,乃是阴卦;再掷再是阴卦,掷三回还阴卦。张文祥不由得着急道:“菩萨既许弟子的仇能报,八月二十日是那淫贼看操之期。这日不能报,过后又如何有机会给我去报呢?说不得麻烦了菩萨,弟子只得细细的叩求明白:既是八月二十日不能报,若二十一日能报,仍求赐三卦回胜卦。”掷下去还是三个阴卦。又问二十二,也是三个阴卦。又问二十三,倒连掷了三个胜卦。张文祥心中疑惑道:“这就奇了。二十日淫贼出衙门看操,我倒不能报仇,错过了这个机会,那里再有给我下手的时候呢?城隍是阴间的官,总督是阳间的官。常言官官相卫,只怕是城隍爷有意庇护这淫贼,存心是这般作弄我。我忍气吞声的等到了今日,也只听天由命,顾不得城隍爷赐的卦象。二十日便是报不了,也得下手。”

  出了城隍庙,就思量要如何才能近马心仪的身,忽然暗喜道:“有了!从总督衙门到校场,没有多远的道路。总督出来,照例文武僚属,均得站班伺候。我何不办一副纱帽袍套,假装一个候补小老爷,混站在佐杂班子里面。南京几百名候补的小老爷,有谁能个个认识呢?等到淫贼在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才动手,还怕他逃得了?”主意已定,即买办纱帽袍套。只等到了二十日,就穿戴起来去站班。谁知度日如年的等八月十九夜,不做美的天,忽下起雨来。平常七八月的雨,多是下一阵便停止不下了。偏是这回的雨,下了整夜,二十日天明还不止。只下得校场里水深数寸,早饭后还沥沥淅淅的下着。马心仪只得临时悬出牌来,改期迟三天再操。张文祥到这时才信服城隍真灵验。

  到了二十三日,张文样起来穿戴整齐之后,当天摆了香案,跪地默祝他郑大哥在天之灵,暗中帮助他报仇成功。但是他毕竟不是做官的人,不知道官场的习惯。又是独自一个人,没有当差的去打听消息。想不到马心仪下校场的时候早,等张文祥赶去时,马心仪已到校场好一会了。校场上拥护马心仪的人太多,候补小老爷没原有近前的资格,恐怕被马心仪看出破旋,反为愤事。逆料看完了操回衙的时候,文武僚属还是免不了要站班伺候的,只得混在校场中等候。好在南京没有认识张文祥的人,而头上戴了纱帽,遮去了半截面孔,就是熟人,不注意也认不出来。任凭马心仪如何机警,如何防范,无如在山东时结下的仇怨,事已相隔三数年了,路也相隔数千里了,又正在官运亨通,志得意满的时候,有谁平白无故的想起几年前的仇人来呢?说到这里,又似乎是马心仪的恶贯已盈,合该死在张文祥手里。这日他下校场看操的时候,原是乘坐大轿,两旁有八个壮健戈什围护着去的。若下午回衙的时候,还是这般围护着,张文祥的本领虽高,匕首虽利,也不见得便能将马心仪刺死。偏巧马心仪看操看的得意,因回衙门没有几步路,一时高兴起来,要步行回衙。他是做制台的人,他既要步行不肯坐轿,谁敢免强要他坐轿?在他以下的大官,当然都逢迎他的意思,陪着他一同行走。一般小官,都齐齐整整的分立两旁,排成一条甬道,从校场直排到总督衙门的大门口。马心仪在四川做知府的时候,身体本来肥大,此时居移气,养移体,益发胖得掩着肚子如五石之瓢了。那时做官的人,最讲究穿着袍褂踱方步,以为威严。平日闲行几步,尚且要摆出一个样范来。此时满城僚属,都排班在两旁伺候,自然更用得着起双摆了。一面挺起肚皮大摇大摆的走着,一面微微的向两旁的官员点头。那知道已走近自己衙门了,猛然从身旁跳出一个袍褂整齐的官儿来,迎面打了一个跪,口称给大人请安。安字还不曾说出口,一把雪亮的匕首,已刺进马心仪的大肚皮里面去了,马心仪当下惊得哎呀一声,来不及倒地,张文祥已把匕首在肚皮里只一绞,将肚皮绞成一个大窟窿,肠子登时从窟窿里迸了出来。马心仪认明了张文祥,还喊了一声:“拿刺客!”才往后倒。可怜那些陪马心仪同走和站班的官儿,突然遇了这种大变故,没一个不吓得屁滚尿流,有谁真个敢上前拿刺客。只几个武弁的胆量略大,然也慌了手脚,只知道大家口里一片声跟着大喊:拿刺客!究竟也没人敢冒死上前。张文祥从容拔出匕首来,扬着臂膊,在人丛中喊道:“刺客在这里,决不逃跑,用不着你们动手捉拿。”众人见张文祥没有反抗拒捕之意,方敢围过来动手,将张文祥捉住,马心仪左右的人,已将马心仪抬进了衙门。马心仪双手抓住自己肚皮上的窟窿,向左右心腹人道:“赶快进上房去,将七姨太八姨太用绳索勒死,装在两口箱里,趁今夜沉到江心里去。施星标夫妇,也得即时处死,不可给外人知道。”吩咐了这番话才咽气。他左右的人,自然遵照他的遣嘱行事,柳无非姊妹和施星标夫妇,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是这般结局。马心仪其所以遗嘱将四人处死。因他在四川与郑时等拜把,及诱奸柳氏姊妹的事,若揭穿出来,自己的罪恶也很重,清廷必议他死有余辜,倒被张文祥得了一个义士的好名声。以为自己罪恶,当时除却张文祥,只有这四人知道,留着活口作证,总不稳便,不如赶紧一股脑儿杀却。事后由张文祥一个人供出来,事无佐证,同僚的官员,便好上下其手了。真亏他的心思有这般灵敏,身受重伤,命在呼吸的时候,尚有这种怕人的手段使出来。这桩惊天动地的大案,毕竟就因他使了这种手段,曾国藩才敢抹煞一切事实,凭空捏造出一段寻常匹夫报仇的情由,奏报清廷,险些儿把这个顶天立地的张文祥埋没了。

  当时张文祥束手就擒之后,有职责的官员,便提出他来审讯。他爽爽直直的说道:“你们毋须审问我为什么杀马心仪。杀人抵命,马心仪是我杀的,快将我杀了抵命便了。”这些问官,遇了这样重大的案件,岂敢就这们糊里糊涂的定案,不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无论如何诘问,张文祥只咬定牙根,一字也不肯吐出报仇的原由。当时南京的官府和人民,虽都能猜度这案子里面,必含有奸情,然因无从知道张文祥的来历,猜不透这奸情从何而起。马心仪是曾国藩提拔的人,一旦出了这变故,他恐怕办理不得法,连累自己,就奏请派他审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那时清廷也要办个水落石出,便准专钦命曾国藩专办这案。旁的官员审问张文祥的时候,张文祥不过不肯供出报仇一事由来。曾国藩来审问他,倒惹发了他的性子,横眉怒目的指着曾国藩大骂道:“你配来审问我吗?象马心仪这般人面兽心的东西,你瞎了眼,一力将他提拔,倒今日你还有脸来问我么?我没有话对你说。我杀了人自愿偿命,还有什么话说?”曾国藩究竟是一个学养兼到的大人物,被张文祥这们指手画脚的大骂,并不生气,反象很爱惜张文祥的,含笑点头,说道:“看你这般气概,倒是一个好汉。你做事,既是光明磊落,何不照实说出来,使大家知道?何苦担着一个凶手的声名,死得不明不白呢?”张文祥听了,冷笑一声说道:“你休想用这些甜言蜜语来骗我的供。我只知道你不配问我的话,我就有千言万语,宁死也决不对你说一个字。”曾国藩见他这们说,只得问道:“我不配问你的活,谁配问你的话呢?你的千言万语,必对谁才说呢?”张文祥道:“要问我的供,除了当今天子,就只有刑部尚书郑青天才配。此外随便什么人来,我只拼着一死,没有第二句话说。”曾国藩心想:刑部尚书郑青天,就是长沙的郑敦谨,果然是一个清廉正直的人。这厮既说非郑敦谨来不肯吐实,只好奏明圣上,求派郑敦谨来审。不知清廷准与否?张文祥又如何的吐供?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