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不一会,陆小青绕到了山门前面,定眼细看山门上的匾额,幸依稀辨认得出,果是“红莲寺”三个大金字。上面两边角上,还有两个小些儿的,就形式猜去,大约是“敕建”二字。山门大开着不曾关闭,望见里面佛殿上灯烛辉煌,无数的和尚都身披袈裟,手持法器,念经的念经,拜佛的拜佛。那种又华丽又庄严的气象,使人在远远的望着,就油然生敬重三宝之心,不敢冒昧闯进去,扰乱他们的佛事。只得缓缓走进山门,拱立在佛殿下等候。虽隔几年没见知圆和尚了,然此时还认得出他正领率着众和尚拜佛。众和尚己有看见了陆小青的,但是都在一心拜佛,没一个肯作理会,只当不曾看见的一样。约莫经过了一顿饭久的工夫,功德才做完了。知圆和尚自走进佛殿里面去了,其余的和尚也都各归各的素房,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陆小青暗想:这才真是整齐严肃,怪不得远近的人,同声称赞红莲寺的法规好。不过他们都各自散了,我若再不上殿去,随便拉住一个:说出借宿的话头,一会儿都走散了,教我去那一间寮房里找谁呢?一这们着想,便提步往佛殿上走。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和尚,从众和尚中走出佛殿,迎面向陆小青合掌念了一声佛,现出极谦和的神气问道:“居士从哪里来?有何贵干?”陆小青连忙打拱,答道:“请恕冒昧,我是打从此地过路的,因贪着多走几里路,错过宿头,天色己晚,前面山路不易行走,只好来宝刹借宿一夜,当随缘奉纳香金。”老和尚就佛殿上灯烛之光,略略打量了陆小青几眼,说道:“原来是错了宿头来借歇的。这很容易,只是没好款待。”陆小青连声答谢。知客老和尚即引陆小青走下佛殿,到东边一所连三间的房内。陆小青看这房中陈设的桌椅,虽很粗劣很破旧,然打扫得洁净无尘。房中悬了一盏玻璃灯,灯光仅能看清房中的陈设,左顺两间的房门都开着,知客老和尚让陆小青坐下,问道:“居士既是错过了宿头,想必此时还不曾吃晚饭。敝寺的斋供,若不适口,只能充充饥肠,不嫌粗恶么?”陆小青忙谢道:“承赐地方歇宿,已觉心里不安,若再打扰,不大过分了么?”知客老和尚谦逊了一句,转身出去了。不一会,托出一个木盘来,盘里一小桶饭,两样素菜,就桌上摆好碗筷,让陆小青吃。陆小青正觉腹中饥饿了,看饭菜果不精美,知道红莲寺的和尚素来是饭食粗恶的,在势不能为招待俗客另办精美的饮食。有两样素菜,还是款客的排场。寺中和尚每餐都只有一样素菜。陆小青腹中正在饥饿的时候,虽是这般粗恶的饭菜,也一顿狼吞虎咽的吃了。知客老和尚点了一枝寸多长的小蜡烛,送他到左边房间里,四围靠壁都架了床,好像是特地预备给俗客睡的。知客老和尚道了安置,自将小蜡烛插在壁缝中去了。陆小青独自坐着太没有趣咪,只得倒在床上睡起来。

  睡了一会睡不着,烛光一灭,忽见房中有月光射进。不由得暗自好笑道:“我这番出门,连走了五天路,前四天都落在饭店里,虽不及在家时的饮食起居方便,然大致也还过得去。今日因是中秋节,不愿意辜负了良宵,在上午就打算今夜要拣一处风景好些的饭店落下,准备弄些酒菜赏月,也可借此以消客中寂寞。谁知在黄昏以前走过一处饭店,便直走到天黑,也再遇不着饭店了。幸亏有这红莲寺,素来喜与人方便,我才得了歇息之处。若不然,休说弄酒菜赏月,再走几里路,落店太迟了,各饭店都住满了旅客,还不见得能留一个安身的地方给我呢?即此可见是万事皆由前定,合该我今年应在这红莲寺里,过这种人世第一的寂寞中秋节,才会转那拣好饭店赏月的念头。若没有那样念头,前四日都是黄昏以前落店的,今日何独不然呢?”陆小青自拜罗春霖为师后,几年来都是每到夜间睡觉,头一落枕,便万念俱寂,合眼就悠然睡着了。前四夜在饭店里歇宿,也是如此。独这夜看见从窗格里射进来的月光无端的思潮起伏不定。辗转了几次,又忽然转念笑道:“中秋的明月,难道定要在有风景的饭店里,弄得酒菜来吃喝着才能赏的吗?这也未免太俗了,这庙里清高绝俗,正能替中秋的月光生色不少,只看从窗格里射进房来的这一点儿月光,有多明亮?我既睡不着,何不起来去外面欣赏一回?”一想到这里,雅兴顿增,一翻身就坐了起来。

  热天起睡,不须穿脱衣服,更觉便利。下床开了房门,步出这一座三开间的房屋,走廊底下出来,就是大佛殿下面的一个大坪。坪地都用四方石块铺着,平坦坦的,受那极清明的月光照着,就和结了一层厚冰的水面一般。坪的两边。安放了两只高有一丈的铁香炉,此外别无一物。陆小青反操着两手,仰面在月光中走了几转,觉得万物都静悄悄的,连风动林叶的声音都没有。心想:这寺里住了一百多个和尚,此时还不过二更时分,便各处全听不出一些儿声息,仿佛是一座无人的空庙,这种清规,确是旁的庙定中和尚所万万不能遵守的。认真说起来,出家人实在应该如此,方足使人钦敬,若出家人的起居饮食及一切举动,都和在家的俗人一样,就只剃光了头发,穿上圆领大袖的衣,便算是和尚,受十方供养,那简直是天地间的罪人,懒惰无业的游民,都不妨借着做和尚骗衣食了。只是可惜守清规守戒律的和尚,远处的寺院如何,我不知道。这方圆数百里以内,就仅有这红莲寺。怪不得这寺里的寺产丰富,原来寺里的和尚,待自己都极刻苦,待人却处处行方便,实行佛菩萨慈悲度人的志愿。有钱的人不想积功德则已,想积功德,不拿钱捐助在这种寺里,待捐助甚么地方呢?我父亲给我的那些遗产,我一个人哪里用得着那们多,我凭着胸中学问,手上的能为,也不愁一生谋不着衣食,何不将遗产提一半出来,捐在这寺里,替我父母做些功德呢?陆小青想到这一层,心里异常高兴,觉得这功德非做不可。

  此时的月光己渐偏西了,照得东边廊庑下安放了一口五、六尺高的大铜钟。随意走近前看那钟,是云白铜铸的,上面镌了制造的年月,计算已有百多年了。贡献的人,是一个做湖南按察使的。细看那钟并没有破坏,钟上打扫得干净,一点儿灰尘没有,好像是才安放在这里不久的样子。正待伸手摩挲,猛觉得佛殿上有一阵很怪异的风,吹得殿上悬挂的东西,都瑟瑟作响。陆小青不觉回头向佛殿上望去,那般庄严宏伟的佛殿上,只佛座前面,点了一盏悬挂的琉璃灯,以外别无灯火。琉璃灯的光线,四围都还明亮,只灯的底下是照例有一块篮盘大小的黑暗圆圈。陆小青朝佛殿上看时,那琉璃灯的寸长火焰,正在摇摇不定,因此灯底下的黑圆圈里面,有好几个妇人,集聚在那一块地方,齐向佛像叩头礼拜。陆小青不禁吃了一惊,暗想:这时分怎得有这们多妇人来拜佛呢?并且寺门关着,妇人从何处进来?不是奇了吗?一面心里这们想,一面再定睛看那灯下,却是一个也不见了,只依稀隐约的看见一群黑影,同时向佛座下藏躲的模样。陆小青随即吐了一口唾沫,低声呸了几下,说道:“这才是活见鬼了。我这两眼睛,自遇恩师之后,一日光明一日。近年来寻常人看不清晰的东西,我都能一望了然,昏花的毛病,一点儿没有了,若在五年前看了这情形,还可以疑是两眼昏花误认。于今我自信不至如此,不是活见鬼了吗?”当下举眼向殿上四周看去。

  陆小青初进红莲寺的时候,一因寺内的和尚都整齐严肃的念经拜佛。不知不觉的发生了一种敬畏之心,不敢随便抬头乱看。二因此来目的是在借宿,在未得和尚许可以前,无心浏览景物。因此虽在佛殿下拱立了多时,然佛殿上的情形,并不曾看明在眼里,此时才看出这佛殿从殿基到屋脊。那莲花座有一丈二三尺高,朱漆的莲花前,一片一片张开来,每片和门板一般大小,莲座前面的香案,也硕大无朋。佛像的两旁,排列着许多金漆辉煌的木龛,龛里约莫是五百尊罗汉的像。因离琉璃灯太远,只借着佛殿下明月反射的光,陆小青又立的地方太远,所以看不大明白。心里又转念道:“我为甚么只管站在这廊庑下,朝佛殿上呆看呢?这时又没有和尚往殿上做道场,索性上去瞻仰瞻仰不好么?”

  遂举步向佛殿上走去。才走了几步,偶一抬头,又分明看见那琉璃灯底下,拥挤着一大堆的妇人,向佛像中叩头礼拜。这次所见,比前次更多更清晰,前次大约只有十来个,这次就有二三十个了,陆小青既发见了这种怪异情形,只得立住不动,目不转睛的望着灯底下,仔细看怎生变化。说起来奇怪极了,陆小青一仔细定睛,便看出那一大堆妇人,并不是陡然出现的,明明白白的一个个从莲座下走了出来,向灯底下一挤,就掉转身叩头礼拜起来。每出一个都是如此。好像只有那灯底下的黑圆圈可以容身似的,渐出渐多,约计已有七八十个了。猛听得“喳嘈”一声,佛殿上的瓦,好像被猫儿踏碎了一片,这响声一出,灯底下的妇人,登时惊慌得往莲座下一闪,睁眼便一无所见了,陆小青如痴似呆的望着,也被那响声惊得清醒转来了。连连说:“怪事,怪事!”三步作二步真走上佛殿。心里自寻思道:“佛殿之上,是何等清净庄严的地方,如何会有这些女鬼,齐集在此呢?并且看这些女鬼拜佛神情,好像是伸诉冤苦,哀求佛祖超度的一般。这是甚么道理?我两次都看得明明白白,向这莲座下一晃就没看见了。刚才更看得清楚,一个一个从莲座下走了出来,莫不是这莲座下有甚么蹊跷?”

  看香案上有点不完的蜡烛,便拔了一枝,跳上香案,就琉璃灯火上点着,细细的照看莲座前面的莲花瓣。一片片都看了几眼,摇了几下,看不出一点儿可疑的痕迹,也摇撼不动。照到后面,毕竟被他看出一些破绽来了。原来其中有一片莲瓣,边上有数寸远的所在,特别的光滑,可以看得出是时常在这地方捏手的。就那光滑的所在,用手捏住一摇,不摇这下没要紧。只这们一摇,摇得那莲瓣往旁边一歪,里面跟着一股阴冷之气冲出来,只冲得陆小青皮肤起栗。古人说的好:艺高人胆大。虽则发现了这种可怕的情形,然陆小青仗着一身出色超群的本领。并不知道害怕。换左手捏住莲瓣,右手拿烛向冲出阴冷之气的所在一照。只见这莲瓣原是一扇洞门。莲瓣让开了,即时现出了一个洞口来。洞口里面,漆也似的黑暗,就有烛也照不见洞有若干洞,洞里有甚么东西。只觉得一股臭气冲入鼻孔,比无论甚么臭气都难当。使陆小青闻了,禁不住要呕。心里己猜着必是尸臭,正要想方法进洞里探看一个究竟,陡听得有脚步的声音,吓得陆小青忙噗的一口将烛吹灭,随手仍将莲瓣扶正。跳下来,将烛插在原处。打算回房再作计较,免得被和尚出来看见了,知道识破了他寺里的机关,不是当耍的事。再听脚步声音倒没有了,然在佛殿上徘徊也没用处。仍由东廊庑下,走进那三开间的房。脚才跨迸睡房,就见那个知客老和尚坐在床上,笑容满面的立起身迎着说道:“居士适从何来?”陆小青这时真是怀着鬼胎的人,忽看见老和尚坐房里,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不知他怎生支吾应付?且待第七十四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