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柳迟和陆小青回身扑奔红莲寺,才走了二十多里,忽见前面一个跛脚叫化,蓬头散发,满面泥垢,身上衣服破烂不堪,肩下搭着七个布袋。手中撑着一根拐杖,甚是粗壮。弯弯曲曲的,左一个节,右一个包。虽看不出是甚么树木,只是一望便能知道这拐杖的分量不轻,一颠一跛的迎面走来。拐杖所点之地,一个一个的窟窿,和牛足踏在烂泥里的形迹一般。柳迟曾在叫化队里混过几年,分得出叫化的资格等第。当下看了这叫化,便只声向陆小青道:“你瞧前面来的那叫化,是一个寻常的大叫化么?”陆小青望着笑道:“看他那根讨米棍,倒是不小,叫化手里的棍是准备打狗的,甚么恶狗能受得起这们一棍。只怕是一个有些儿来历的人,不是寻常的叫化。”

  二人说话时,那叫化已拐到了眼前。原是低着头只顾走的,至此因二人立在旁边让路,那叫化忽然抬头向二人望了一望。柳迟一看那叫化的两只眼睛,真是神目如电,威势逼人,不由得心里一惊。暗想:这人那里是叫化,分明是有大能为的人假装的,但不知是甚么人?为甚么要假装叫化?正踌躇着想向这人打招呼。忽见他对陆小青笑道:“陆少爷久违了!”陆小青望这人打量了一眼,不觉“哎呀”了一声,问道:“你老人家不是那年替先父治伤的常师傅吗?近年来我时常想慕师傅,只恨不知道师傅的住处,无从拜访。想不到今日在这里遇着了,师傅此刻打算去甚么地方?”

  看官们看到这里,大约不待在下表白,也都知道这个常师傅,就是第一集书中,因押解三十万两饷银,在罗山遇盗伤足的常德庆。常德庆当下见问,笑道:“我是个乞食糊口的人,哪里有一定的去向,你打算去哪里呢?”陆小青道:“我原是要到长沙省城里去的。不料在半路上出了差头,险些儿把性命都送掉了,于今要到红莲寺去。”柳迟见陆小青对常德庆说实话,心里甚是着急,当面又不好阻止他,只好轻轻在陆小青的衣角上扯了一下。但陆小青的话已说出,一时提不回来,虽不继续言说下去,然常德庆听了那几句话,已似乎很注意的问道:“在半路上出了甚么差头?于今到红莲寺去干甚么呢?”陆小青因柳迟在他衣角上扯了那们一下,又听了赵振武说这事不能声张出去,心里很后悔自己说话太鲁莽,不该露出半路出差头和去红莲寺的话来。不过话已说出,常德庆又很注意的盘问,一时哪有可以遮掩的话呢?只急得红了脸望着柳迟。柳迟知道陆小青这时心里是很窘的,便挽着陆小青的手,对常德庆道:“改日再会罢。此时实在有点儿很要紧的事去,不能在此地多耽搁。”说毕,二人提脚便走,只听得常德庆哈哈大笑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打算保人家么?”柳迟一听这话,心里不由得动一下,不知不觉的停步回头问道:“这话怎么讲?”常德庆不作理会,支着拐杖只顾一颠一跛的往前走。

  陆小青低声对柳迟道:“这常师傅是个异人,先父在日,是极钦佩他的。我记得先父常说常德庆的能耐,大约不可思议,那时我浏阳人正为争赵家坪的事和平江人相打,我浏阳打输了,先父受了重伤,命在呼吸,多亏了常德庆师傅前来医治。据常师傅说,先父受了平江人的暗器,那暗器名叫梅花针,非练剑和修道的人不能使用。我先父痛恨切齿,誓必报这仇恨,当面哀求常师傅帮助。常师傅当时虽不曾明白应允,然后他那时的神气,对于那个使用梅花针伤人的人,确也非常忿恨,不过从那回医治先父的伤以后,便不曾再见他到我家来了。第二年平、浏两县的人又在赵家坪相打。使用梅花针的也不见再来,常师傅也不曾到场,我浏阳人却打胜了。后来我先父仿佛听得人说,常师傅就为争赵家坪那回事,曾邀集多少能人,和使用梅花针的本人及其师傅、师兄弟等,大大较量了一次,好像两边的本领都了不得,没分出谁胜谁负来。

  “我彼时因年事太轻,又专在读书用功的时候,听了也不在意,不曾追问个究竟怎样,总而言之,这常师傅是个有绝高本领的。他刚才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话,其中必有道理。我想,红莲寺既是那们一个万恶的所在,里面能人不少,并且我昨夜窥破了他寺里的底细,那知客僧将铁板门关上,原是要置我于死地的,想不到有你在屋上帮助我逃了出来,我料他们此刻必已有了准备。我二人就有登天的本领,也敌不住他们数百个凶恶的和尚,不如回头去追上常师傅,求他帮助,同去除了那个万恶的害人坑,搭救卜巡抚。”

  柳迟踌躇道:“这事只怕向他说不清,我师傅既叮嘱我不许露面,我想露面尚且不可,怎好拿这事去向人说,胡乱求人帮助呢?你不知道我师傅的神通,是通天澈地的,若是我干不了的事,决不至差我来干。你如果害怕不敢前去,尽管请便。我师傅原是差我一个人到红莲寺搭救贵人的,想不到却先救了你。我明知红莲寺的僧人恶毒厉害,论本领你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一则因师命不可违,二则我也略知数理,算定这回心事虽是险恶,只是好在帮助我成功的人很多,并且无须我去求助,所以我敢大胆前去。”陆小青道:“安知这常师傅不就是帮助你我成功的人呢?我的性命,若不蒙你搭救,昨夜早已断迭在红莲寺了,死里逃生的人,还有甚么害怕?我想不先不后的,偏巧在这时候遇见常师傅,也可见得是你的数验了。常师傅既是不约而来,自然无须你去求他帮助,但是总得向他说一番。你还是可以不露面,我去追上他向他说,好么?”柳迟听了,不好再说不肯,只得微微的点头。陆小青即回身向常德庆走的那条路追赶上去。

  追过一个山嘴,就见常德庆撑着那根拐杖,在前面一颠一跛的走着。陆小青一面跑,一面喊道:“常师傅请停步,我有话说。”常德庆随即掉过头来问道:“甚么事?”陆小青已跑到了跟前,说道:“你老人家听了我说去红莲寺的话,便说甚么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我仔细思量你老人家这句话,我此去红莲寺,必是凶多吉少。我不在这里遇着你老人家便罢,既有缘遇着了,就得求你老人家助我一臂之力。红莲寺那种万恶的地方,你老人家必早已知道,他们如今竟敢将一省的督抚软困在里面,不放出来,这还了得。”

  常德庆听了,且不回答,只探头朝陆小青后面望了几眼,问道:“和你同行的那小子呢?他不是暗中扯你的衣角,不许你和我说话吗?怎的你独自追来,对我说出这些没头没脑的话?”陆小青红了脸说道:“我那朋友并不是不许我和你老人家说话,实在因心里着急,恐怕在路上多耽搁了误事,所以挽着我走。求你老人家大度包容,不要见怪。”常德庆笑道:“不干我的事,我怪些甚么!你不追回来找我,我就懒得说。你听了我泥菩萨过江的话,便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也难得你有这般机警,我看在你亡故的父亲面上,老实对你说一句:你既不为官作宰,又不当差供职,管甚么督抚被困的事,休说你此刻只有罗春霖传授的这点儿能为,够不上管这些闲事。便是有再大些的本领,事不干己,也以不过问为好。你想去长沙,就和我一同到长沙去罢。”

  陆小青摇头道:“这却使不得,不是我敢不听你老人家的吩咐,也不是我仗着这点儿能耐,爱多管闲事,只因男子汉大丈夫,受了人家的好处,不能不尽力图个报答。”常德庆很诧异的问道:“你几时受过那督抚的好处吗?”陆小青道:“不是,督抚与我分隔云泥,那有好处给我。我于今安心要求你老人家帮助,不能不向你老人家说实话。我昨夜因是中秋节,想找一个地方好的饭店歇宿,倒把宿头错过了,只得在红莲寺借宿。半夜在月下徘徊。无意中看见了许多女鬼在佛前礼拜,忽然屋上一声瓦响,那些女鬼登时都钻进那莲花台下去了。我赶到莲花座跟前看时,原来座下是一个地洞,我想佛殿乃清净庄严之地,如何会有鬼魂出没,如何会有地道呢?心里正在疑惑,谁知回到睡处,那知客和尚已坐在我床沿上,说我已窥破了他寺里的暖昧,勒逼我非立时剃度出家不可!我不依从,他就抽刀要杀我。我正待举刀迎上去,却不知道那秃驴为甚么忽然将刀抽回去不砍下来,并来不及的往门外跑去。那秃驴刚跨出房门,拍的一声就将一扇铁板门关上了,我被禁在房里,想冲破屋瓦逃走,谁知那房子的悬皮屋梁都是铁的,只冲得头发生痛,不曾冲得出来。那秃驴出去,耳听得带了许多人向那房子奔来。你老人家替我设想:在那时急也不急,就亏了刚才和我同行的那位朋友,他因为到红莲寺想搭救卜巡抚,正在我被禁的屋上躲着,将悬皮屋瓦打了一个窟窿,才把我救了出来。于今卜巡抚还不曾救出,我自然应该帮同他去救,才是道理。”

  常德庆点头道:“原来是这们一回事,救你的那人姓甚么?他为何要去搭救卜巡抚?”陆小青低头想了一想,说道:“我那朋友原是不肯露面的,不过我既来求你老人家帮助,便不能不说实话。他与那卜巡抚并不相干,他是奉了他师傅的命而来的。他姓柳名迟。据他说,他师傅姓吕,名宣良,绰号‘金罗汉’。好像在江湖上很有些声名。大约你老人家也认识。”常德庆睁开两眼望着陆小青说到这里,仿佛忍耐不住了的样子,摇着手,说道:“不用往下说了!我不但认识他,并且时时刻刻想他,只苦会他不着,今天难得有你对我说实话,有他的徒弟来了,没当面错过。我愿意出力替你们帮忙,就此一同到红莲寺去罢。”陆小青不知道昆仑派与崆峒派积有仇怨,也听不出常德庆的话来,以为真个肯出力帮忙,当下喜不自胜的引常德庆走回来。走到与柳迟分手之处,却不见柳迟的踪影了。一听路旁的山里树林中,有妇人、小孩的说笑声音。陆小青道:“那柳迟本是站在这里等候的,此刻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这山里有人说笑,莫不是上山看去了?你老人家同到山里去瞧瞧,好么?”常德庆现出不耐烦的神气,说道:“既约了此地等候,为甚么不等你回来,就独自跑到山里去呢?我懒得上山,你自去叫他下来便了。”陆小青便不勉强,只得独自跑进树林里面寻找。但是这山里的树木非常茂盛,几步外就树木遮断的望眼,看不见人物,而听那说笑的声音,却很明晰,并听得出有柳迟的声音在内。依着发声的所在寻去,甚是作怪。寻到东边、一听说笑声,又仿佛在西边发出来。寻到西边,再听得笑声又仿佛到了南边。寻来寻去,只是见不着,寻得陆小青心里焦躁起来了,叫了几声柳大哥,也不见柳迟答应。心想:这不是青天白日遇见鬼了吗?怎么这们一块巴掌大的地方,听得说话的声,见不着说话的人呢?

  柳迟并不曾对我说有同来的女伴,我上山的时候,分明听得有年轻女子的声音在内。我曾听得人说,常有少年人被狐狸精迷了的事。柳迟年纪很轻,人物又生得漂亮,莫不是真个有狐狸精来采取他的元阳,使神通将他迷在树林中?我肉眼凡胎,所以看不见他们。常师傅的本领大,请他上山来,必能把狐狸精的法术破了。柳迟昨夜救了我的性命,我何能坐视不救他?

  想罢,即向山下奔来。才跑出树林,就见常德庆已撑着拐杖,正一颠一跛的朝山上走。一见陆小青,便带气说道:“怎么只管教我在路上等着,连回信也不给我一个呢?那小子十九是逃跑了。你还是同我去长沙罢,不要多管闲事!”陆小青道:“他是奉了他师傅的命,特地前来救人的,无端的怎肯逃跑?不过这事很是蹊跷,我分明听得是他的声音,和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在树林里说话,并有一个男小孩子的声音,夹在里面说笑。估计那发声的所在,至多不过十来丈远近,不知是甚么缘故,再也见不着他们的面。”

  常德庆偏着头听了一听,点头道,不差,那说笑的声音,我耳里也分明听得。”随即举眼向树林中望了一望,笑问道:“你以为是甚么道理?”陆小青道:“我知道他是一个人到红莲寺来的,并没有女人、小孩子同行。若是偶然遇着的,好人家女子,决没有和面生男子是那们说笑的道理,听说有种狐狸精,最会迷惑少年男子,采取元阳。我料柳迟必也是遇着那一类妖精了。你老人家的本领大,千万救他一救!”常德庆哈哈大笑道:“甚么狐狸精,有这大的胆量,敢在青天白日虽迷人,你那里知道,这是那小子有意在我跟前卖弄神通的。嘎,嘎!我不知道你是吕宣良的徒弟便罢,既知道你是那老贼的徒弟了,今日狭路相逢,只怕由不得我做人情,放你过去!”说罢,举左手向树林中一照,随手起了一个霹雳,只震得山摇地动,树林跟着一起一伏,如被狂风摧折。把个陆小青惊得浑身发抖起来,心里才明白常德庆是和柳迟的师傅有仇,怪不得柳迟不肯露面,不许说实话。不由得十分懊悔自己不该鲁莽。常德庆本已走过去了的,自己不该不听柳迟的言语,将常德庆追回来,又把实情对常德庆说了,以致好意弄成了恶意,若常德庆真个把柳迟打死了,自己不是恩将仇报吗?陆小青心里一着急,就不知不觉的双膝朝常德庆跪下来,身体筛糠也似的抖着,说道:“柳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和你老人家没有仇怨,何以是这们给他过不去呢?”

  常德庆满面的怒容,还不曾回答。只见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那孩子生得眉目如画,齿白唇红。头上二三寸长的短发,用红丝绳结成五个角儿,身上穿着花团锦簇,俨然一个富家公子的气概。常德庆觉得这孩子生得可爱,正很注意的看着。不提防那孩子的身法真快,还相隔两丈远近,只见他头一低,双脚一垫,已比箭还急的,对准常德庆怀中撞将过来。常德庆知道不妙,想躲闪那来得及,“哎呀”都不曾叫出,已被那孩子一头撞中胸膛,就是一个仰天倒栽葱,骨碌碌滚到了山下。

  常德庆曾练过多年内功的身体,平日刀剑都砍刺不入。想不到那小孩头上的五只角儿,竟比五只钢锥还来得锋利。胸膛上险些儿被撞成了五个窟窿。常德庆身体才着地,就待跳来和那小孩拼命。无奈栽下来是背脊着地地躺着,他原是断了一条腿的人。终不能像有两条腿的一般便捷,仰面朝天躺着的时候,更不大好使力,必须翻一个身才能爬起来,刚翻过身来挣扎,想不到那孩子真刁狡,不先不后的,正在常德庆背脊朝天的时候,饿鹰扑兔也似的扑将过来,只用脚尖在常德庆背脊上一点,正点在穴道上,常德庆禁不住身体一软,鼻尖擦地,伏在地下动也不能动了。不但全身的本领施展不出,就是一肚皮的法术,和多年的苦功炼成的飞剑,也因被那小孩在无意中点着了穴道,浑身登时失了知觉,一点儿不能使用了,只耳里明明听得那小孩在背上笑道:“你这个臭叫化,真不自量!从哪里学会了一手掌心雷,就随处拿来献丑。我们坐在树林里说话,与你这臭叫化有甚么相干,平白无故的用得着下这种毒手。我若不取你的狗命,你也不知道你小爷爷的厉害。”当即觉得头顶上的乱发被小孩抓住了,背脊上如失了千斤重负,身不由己的被小孩提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听得山腰里有妖滴滴的女子声音喊道:“弟弟放手罢,这叫化不是外人,原是我们家里的小伙计。且放下来问他,为甚么无端下毒手打人?”常德庆听声音,想不起是谁。等那小孩放了手才抬头看时,不由得两眼冒火、七窍生烟。原来他认识山腰里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背父母跟丈夫私逃的甘联珠小姐。登时想起甘二姆姆的老命,虽是断送在吕宣良的神鹰爪下,然当日若不为甘联珠背父图逃,吕宣良帮助桂武,又何至有那种惨事闹出来。就是今日用掌心雷去劈柳迟,也无非为那回的事,寻报吕宣良仇不得,杀了他的徒弟,也可以消消胸中的恶气。谁知这贱丫头偏巧也到这里来,我知道这贱丫头除了练就了一身惊人的武艺而外,并没有别的本领。也是我今日合该倒霉,略不小心,倒被这小鬼头欺负了。这里面必然还有能人,若不然,我一掌心雷也就把他们昏倒了。只是我受了这小鬼头这般凌辱,自后也没有面目见人了。不管他里面还有甚么能人,我情愿把这条命拚了。

  常德庆将心一横,即仰面向甘联珠骂道:“我想不到你这贱丫头还有脸来见我!我不把你杀死,你祖母也死不瞑目”说罢,一拍后脑,只见一道金光射出,直向甘联珠头上飞去,说时迟那时快,那小孩笑嘻嘻的叫了一声好宝贝,也从脑后射出一道白光来,对准那金光横截过去。常德庆一见白光射出,好像知道敌不过的样子,忙伸手将金光招了回来,改变了一副很和悦的面孔,对那小孩作揖,说道:“好本领,使我钦佩之至!请问你的尊姓大名?”小孩也伸手招回了白光,笑道:“你是打算问了我的姓名,好日后报仇雪恨么?我也不伯你,我姓陈,名继志,红姑就是我的母亲。我母亲的神数,知道你这臭叫化为甘家报仇,要害金罗汉徒弟的性命,特差我和表嫂来救的。你知道么?”常德庆叹了一口气道:“昆仑派有这们多的能人,哪得不强盛。”旋说弯腰拾起拐杖,一颠一颠的走了。

  且说甘联珠见常德庆走后,向树林中招了柳迟出来,说道:“你此时用不着先到红莲寺去。我料常德庆受了这番凌辱,知道有能人在此,他们是与红莲寺贼秃通气的,必然去红莲寺通信。那些贼秃原没有逃避之心,有常德庆去通消息,便不怕他们不急急逃避了。你可在此等候那中军官带了官兵前来,再一同到红莲寺去,免得和那些贼秃见面厮杀起来,又结下无穷的仇怨。我奉了姑母的命,和表弟到这里来,就是要借常德庆的口,去说些厉害给红莲寺的贼秃听,所以是这般做作。”柳迟问道:“现在卜巡抚还被困在红莲寺里,不怕那些贼秃杀了他泄忿么?”甘联珠笑道:“那些贼秃若能把卜巡抚杀死,还等到此刻吗?”

  柳迟不懂这话怎么讲,正待发问,只见陆小青从树林中探头探脑的走了过来。陈继志一见面,就指着对甘联珠笑道:“昨夜见鬼的那人来了!”边说边掉过脸望着陆小青,说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知道么!”陆小青听了,摸不着头脑,也望着陈继志发怔。陈继志道:“我昨夜用梅花针救了你的性命,你还不知道吗!”陆小青只得陪笑说道:“只怪我的本领太低微,实在不知道在甚么时候,承情救了我的性命!”陈继志道:“昨夜那贼秃举刀要劈你,你可知道那刀是甚么刀?”陆小青道:“我认得是缅甸刀。”陈继志道:“你既认得是缅甸刀,就应该知道缅刀的厉害,是能削铁如泥的,怎么倒举着胳膀迎上去呢?那刀若真上劈下来,不但你这条胳膀登时两断,说不定连头带肩劈成两半个。

  “那时我和表嫂戴了我母亲给的遁甲符在头上,能隐形使人不看见,已在红莲寺守了三昼夜了。寺里贼秃几次想害卜巡抚,都是我在暗中用梅花针打在贼秃的光头上,有发根遮掩住了,使他们看不出来。直到昨夜,贼秃举刀来劈你,我想打他的头来不及,只得向他的脉腕打去。你的命虽然救下,只是我这把戏却玩穿了。贼秃中也有好几个是练剑的,齐出来和我两人作对。我因家母不许我两人露面,恐怕被贼秃破了遁甲符隐不了形,给他们知道了是家母的主使,只好退出红莲寺来。”柳迟笑道:“到底还是非露面不可!”甘联珠道:“在常德庆跟前是这们露面,是不妨事的。常德庆为甘家的事向你寻仇,我自不能坐视不救,这另是一桩事。崆峒派的人便不讲道理,也不能因此结怨。”陈继志对甘联珠道:“我们的事情已了,好回去消差了罢。”陆小青忙恭恭敬敬的作了两个揖道:“承两位救我的命,只好铭感在心,徐图报答。”陈继志笑道:“我是向你说笑话的,哪里算得了一回事。”甘联珠率着陈继志已走了几步,忽回身叫了声“啊唷”说道:“还有一句要紧的话,忘记向你们说。”柳迟忙问甚么话?不知甘联珠说出甚么要紧的话来?且侍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