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孙耀庭脚不点地的到了石床跟前,只见老头从袖中摸出一个烧饼模样的东西来,递给他道:“我这里没有饭讨,你肚子饥了,就吃了这个饼罢。”孙癞子双手接着吃下肚去,登时不但不觉得肚中饥饿,并且分外精神了。当即听那老头问道:“你这小叫化是从那里来的?如何会跑到我这洞里来讨饭?”孙癞子答道:“我是看牛的,不是讨饭的。我骑在牛背上正待回家,走到半路上,牛忽然如发了狂一般的回头飞跑,直跑到这山上才停住。天又下起雨来,我为避雨,就爬迸这里面来了。”老头答道:“你在谁家看牛?”孙癞子说了那家主的姓氏和小地名。老头似乎不懂得的,又问道:“你那地方归那县那府管辖?”孙癞子答道:“归浏阳县管辖。”老头现出沉吟的神气,说道:“浏阳县不是在湖南长沙府境内吗?此去至少也有一千里路程,如何就跑到这里来了?”说时,伸手抚摸着孙癞子的头顶,揣骨看相似的揣了一会,用中指按着脑后的一根骨,说道:“原来你头上有这根仙骨,有求仙访道的缘份。我这洞里,便是有道之士也不容易进来,你此来自非偶然的事。你年纪小,大约也不知道这里是甚么所在。这山是天下有名的四川峨嵋山,凡是修道之士,每年必借着朝峨嵋来此聚会一次,非有大本领的不能进这洞府。你的缘分不浅,就在这里住着罢,等到有机缘再送你回家乡去。”孙癞子平日脑筋是糊里糊涂的,自吃下那个饼子,忽然明白了,自然知道跪下去,拜求老头收他做徒弟,老头也就欣然应允。

  从此孙癞子便从这老头学道,才知道满室的白光,就是从老头身上发出来的。老头传他修炼的方法,他很容易领悟。洞里四时皆是春和气候,不冷不热,老头除了传授孙癞子修炼方术之外,终日只静坐在石床上,不言语不饮食。每日从袖中取出两个烧饼给孙癞子吃,也不知道饼从何来。口渴了就房子石壁上,有一个小窟窿,是用木头塞住的。拔出木塞,即有一线极清冽的泉水流出来,可用手捧着止渴。在这里面,不但不知道冬夏,并不知道昼夜。老头吩咐他每到房中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不可胡乱走动,只许闭目静坐,依照传授的方法修炼。

  初时,孙癞子并不知道何以房中会忽然漆黑?遵着老头吩咐的,哪里敢乱动一下。好在老头传他修炼的方法,正是要坐着不动的。房里光明的时候,心里不容易宁静,倒不如漆黑的好做工夫。是这般的在洞中修炼,也不觉的经过了多少时日,只记得有无数修道的人,曾来洞里聚会过四次。聚会时所谈论的言语,孙癞子听了都摸不着头脑。来时没人从洞口走迸,散时也没人从洞口走出,一个个都是霎霎眼就不看见了。直到第四次聚会时,老头才教孙癞子拜见那些修道的人,告知他某个某个的名姓。孙癞子自会着许多同道的人,才知道这老头叫做毕南山祖师,已曾经尸解过七次了,为当时剑仙中资格最老,本领最大的一个。童身修炼,比存了身的容易。毕南山曾对孙癞子说过每年聚会一次的话,孙癞子经过四次聚会,是已修炼过四年了。这时孙癞子的工夫,也就不甚浅薄了。渐渐知道房中忽然漆黑的缘故,是因毕祖师每夜在亥子相交的时候,必到山顶最高之处,修炼到日出才回洞,不过不知道修炼的是甚么道法?

  孙癞子静极思动,要求每夜同到山顶上去。毕南山道:“你要同去不难,但是非传给你几种防身御侮的法术,冒昧出洞,难保不受惊吓。”当下就传授了几种法术给孙癞子。法术确是不可思议的东西,只要得了真传,顷刻之间便能自由使用,与学会了多年的并无分别。孙癞子既学会了法术,这夜便能跟着他师傅到峨嵋山顶上。他存心要看师傅在山顶如何修炼,这夜银河高挂,月色空明。孙癞子已有四年未见天日了,此时见了这般清秋景物,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正要借月色看看四山形势,只见师傅右手仗剑,左手捏决,剑尖向空一绕,口中念念有词,登时剑尖上射出一线白烟来,越射越远,在空中凝而不散。转眼之间,白烟就变成了一天浓雾,整整的笼罩了这座峨嵋山顶,星月之光,都黯然无所见了。孙癞子低头看自身,与在洞中一样,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忽觉眼前有光一闪,急朝光处看时,原来是从他师傅的头顶上射出光来,这一道光直冲霄汉,浓雾被冲开了一个洞,月光即从圆洞中照在他师傅身上,仿佛是在房子里开了个天窗,由天窗里射出来的月色,从天顶射上去的那道光,与月光融合,已分不出谁是月,谁是光了。他师傅从容盘膝坐在一块石上,也和坐在洞中石床上一般,闭目垂眉,不言不动。孙癞子见山顶都为浓雾所罩,不辨高低路径,不敢走动。料知师傅一时是不会回洞去的,遂也就他师傅身旁坐下来,自做工夫。直到月影西斜,他师傅才收了一天浓雾,带他回洞。第二夜又带他出来,是这般在山顶上又修炼了几个月。他师傅渐渐的许他白日出洞外玩耍了。

  这夜,他跟着他师傅在山顶上起雾,刚将山顶照例的笼罩了,耳里忽隐约听得有一下钟声。那声音悠扬清远,孙癞子知道山下有寺,估量这钟声必是从寺里发出来的,毫不在意。谁知那钟声过去,浓雾顿时没有了。正自觉得奇怪,看师傅也似乎现出很惊疑的神气,才收剑盘膝坐好,又立起身来,重新作法。这回的雾,比平常来得更浓厚,一霎时就弥漫了山顶。接着又听得一下钟响,说也奇怪,钟声过去,又是天清地白,浓雾全消了。孙癞子看师傅的神情,好象有些着慌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师傅,我听得出这钟声是伏虎寺里发出来的,一定是伏虎寺的秃驴,知道师傅在这里起雾,有意和师傅斗法?”毕南山听了,摇头不做声,将指头捏算了一会,说道:“卦象和平,不是有人和我斗法。”说话时,钟声又响了。毕南山点头道:“这是伏虎寺里撞幽冥钟,只好让他撞过了再说。”孙癞子心里不明白,何以伏虎寺里撞幽冥钟,山顶上会作不起雾?见师傅已闭目凝神坐着,不敢追问,仍疑惑是和尚有意为难。直坐到子时过后,幽冥钟停歇了,毕南山方起身作雾,照常修炼。从这夜起,寺里每夜撞幽冥钟,毕南山就每夜须等到钟声过后,才能修炼。孙癞子实在纳闷不过。

  这日,趁白天走出洞来,径到伏虎寺找当家和尚说话。这时伏虎寺的当家和尚了空,虽是一个有道行的好和尚,只是并没有神通法术。孙癞子走进伏虎寺,见一个小沙弥正在殿上烧香。他也不知道甚么礼节客气,即唗一声,说道:“你们当家和尚是那个,快去叫他出来,我有话说。”小沙弥倒吃了一惊,回头看是一个癞头叫化便也没好气的答道:“你是那里来的烂叫化臭叫化,敢到这里来吆喝、撒野?还不给我滚出去。”孙癞子大怒道:“你这小秃驴骂我吗,我且打死了你,再和你当家的秃驴算帐。”孙癞子在洞里虽是不曾练武,然由修道得来的武艺,比从一切拳教师所练的武艺都高强得多,外强中干的小沙弥,那里是他的对手。只一只手捏住小沙弥的胳膊轻轻一提,就提得双脚离地,往地下一放,就倒在地下不能动弹,只得张开喉咙“哎呀哎呀”的叫痛。这一叫,叫得里面的了空和尚听见了,连忙出来问是甚么事?孙癞子正指着小沙弥骂道:“你若再不去把你们的当家和尚叫出来,我止三拳两脚就取了你的狗命。”

  了空和尚一路念着阿弥陀佛,走近孙癞子跟前,合掌当胸,说道:“小徒有甚么事开罪了施主,求施主念在他年纪小,宽恕他这一遭。若是不能宽恕,就请将事由说给老僧听,老僧自当惩办他。”孙癞子见了空这们温和客气,倒觉不好再恶狠狠的说话了,只得按一肚皮怒气,掉转脸将了空打量了几眼,见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和尚,慈眉善目,满目春风,不由得也用很和缓的声口手指小沙弥说道:“我到这寺里来,并不是找他说话,只因有事特来会会这里的当家师。叵测他不但不肯替我传话,反开口就骂我烂叫化臭叫化。我是个多年在山中修道的人,役闲工夫在衣服上讲究,他不应该见我身上衣服不好,便骂我,叫我滚出去。”此时小沙弥已爬起身来辩道:“我为甚么先开口骂你,你自己不讲理,没名没姓的向我吆喝,开口就要我把当家和尚叫出来,谁是你家的当差,谁吃了你的饭,要听你的叫唤?”这几句话说得孙癞子恼羞成怒,又待发作了。了空却即向小沙弥叱道:“不许多话,进去罢。”随即又对孙癞子合掌道:“小徒不懂事,老僧自会责备他。请问施主要找老僧有何见教,请进里面来坐着好说话。”了空当将孙癞子引到一间客室坐下。

  孙癞子说道:“我此来不为别事,就为每夜跟我师傅在山顶上修道,亲耳听得你这寺里打钟,使我师傅的雾作不起来,以致我师傅每夜得迟一个时辰修炼,这亏吃得不小。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不得不来问个明白:你这寺里究竟是谁存心和我师傅作对?你是当家师,必然知道,请你交出这个人来,我自和他说话,不干你当家师傅的事。”了空听了,茫然摸不着头脑似的说道:“施主这话从那里说起,这寺里的僧人,从来安分守法,一点儿不敢胡为。令师是甚么人?这峨嵋山顶上,并没有寺院、房屋,令师每夜在甚么地方修道?何以知道是因这寺里打钟才作不起雾来?”孙癞子道:“你不要装成这糊涂样子。我师傅是谁,你不知道,还可以说得过去,因为僧道不同门,平日没有来往。至于你自己寺里每夜打钟,难道你也可以说不知道吗?”

  了空笑道:“老僧为甚么装糊涂,山寺里打钟打鼓,是极平常的事,早夜都是免不了的。施主于今说寺里不应该打钟,打钟便使令师不能修道,是存心和令师作对,教老僧怎生能不糊涂呢?”孙癞子想了一想,说道:“我看你的年纪已这们大了,确是一个好和尚的样子,料想你是不至无端作恶,与我师傅为难的。只是你这伏虎寺里的和尚不少,你得仔细查一查,看半夜三更撞钟的是谁?平常这寺里打钟打鼓,我也曾听得过,并不妨事。只近来每夜在亥子两个时辰之内,一下一下很慢的撞着,你这里钟声一响,我师傅在山顶起的浓雾就登时被钟声冲散了,害得我和师傅都坐在山顶等候,到今日已将近一个月了。”

  了空听到这里,不住的哦了几声道:“老僧明白了,这钟是住在山下的一个绅士,为要超度他去世的母亲,托老僧替他撞的幽冥钟。这钟须撞到四十九日。不错,今日已撞过了二十九日,只差二十日了。这钟撞起来,在幽冥的力量是很大,但是何以撞得令师的雾作不起来,老僧却不明白。”

  孙癞子见了空说的果是幽冥钟,和毕南山说的相对,便问道:“幽冥钟是甚么钟?”了空道:“就是和佛殿上所悬挂一般的钟并无分别,不过撞时所持的经咒不同罢了。”孙癞子道:“每夜撞钟的是谁?就是你吗?”了空道:“不是老僧。寺里有一个聋了耳朵的老和尚,今年八十六岁了,历来是他专管撞幽冥钟。他因老态龙钟,又聋了耳朵,已有二十多年不出寺门了,除替人家撞幽冥钟以外,终日只是持佛号不歇。老僧能担保他,决不知道有令师在山顶上作雾,存心用钟声将雾冲破。”孙癞子摇头道:“这话只怕难说,我不相信不存心与我师傅为难,一天浓雾会无缘无故的被钟声冲破。从来雾不怕钟,钟也不能破雾,可见有人从中弄鬼。你且带我去瞧瞧那钟,并还见见那撞钟的和尚。”了空点头道:“可以,就请同去。”

  说着起身引孙癞子走到寺后一所孤另另的楼房跟前。这所房子的形式奇特,从顶至底,足有五六丈高下,却只最下一间房屋可住人。这间房屋之上,高耸一座钟亭,亭里县挂一口铁钟,一根长绳垂下,系在撞钟的木棒上。撞钟的坐在房中,只须将长绳牵动,那木棒自然向钟上撞去。孙癞子问道:“半夜撞的就是这口钟吗?”了空道:“正是这口钟。这钟已用过了七八十年了,原是专为撞幽灵钟而设的。撞钟的老和尚正在房里念佛,施主看他可象是一个存心和令师为难作对的人?”孙癞子跨迸房间,只见一张破烂的禅榻上,盘膝坐着一个伛腰驼背的老和尚,双手念着一串念珠,口里咕噜咕噜的念着,那根撞钟的长绳,就悬在右手旁边。和尚的手脸都污垢不堪人目。头顶上稀稀的留着几根短发,原是白的,大约因积久不洗,已被灰尘沾得着又粗糙又黄黑了,仿佛成了一堆秋后凋零的枯草。孙癞子走近前,劈面问道:“这几夜撞幽冥钟的是你么?”老和尚慢慢的抬起枯涩的眼睛,望了一望,摇头不答,口里仍继续着咕噜咕噜。孙癞子见他摇头,只道是不承认夜间撞钟的是他,忿忿的回头问了空道:“他说夜间撞幽冥钟的不是他,你怎的对我说假话?”了空笑道:“他何尝这们说了,无论甚么人和他说话,他都是摇头不说甚么,因为他的耳朵异乎寻常之聋,简直连响雷都不听得,听不懂人家说的是甚么,所以不能回答。二三十年来多是如此。就是老僧教他撞钟超度亡魂,也得写字给他看,口说是不中用的,老僧出家人,岂肯说假话?施主不要多心,请回去对令师说,夜间作不起雾,多半是另有缘故,不与幽冥钟相干。”

  孙癞子看两个老和尚的情形,也觉得不象是存心和师傅为难的人。然心想:师傅作法起雾,我亲眼看见的已有半年了,没一夜不是剑头一绕,便是浓雾弥漫,惟有幽冥钟一响,就如风扫残云,消灭得干干净净。这口钟,据当家师说,已用过七八十年了。我小时曾听得人说,一切物件,都是年久成精。莫不是这口钟顺悬在高处,年深月久,吸受得日精月华多了,已成了妖精,在暗中与我师傅作对?两个老和尚自然不知道。我既到这里来了,不管他是也不是,且把他毁了,免得我师傅每夜耽延修炼的时刻。即算毁错了一口钟,也不值了甚么。想罢,觉得主意不差,遂对了空说道:“我也相信你和这个聋和尚都不至与我师父为难,但我师傅每夜在山顶上修炼,非有浓雾将山顶笼罩不可,近一个月以来,确是因为这口钟响使我师傅作不起雾来。我于今并不归咎你们,只毁了这口钟就没事,我毁了之后,你们要撞幽冥钟,换过一口使得。”

  了空惊道:“这却使不得。这钟是伏虎寺的,不是施主家里的,不能由施主毁坏。”孙癞子道:“这钟妨碍我师傅修道,如何由不得我,难道倒要由你吗?”了空道:“你怎的这般不讲理。若是伏虎寺的东西,可以这们听凭外人前来毁坏,一点儿不讲情理,那还了得吗?我不做这寺里的当家师,轮不到我过问,既是我当家,这钟就不能由你随便毁坏。”孙癞子笑道:“你只怕是老得糊涂了,我要毁坏你这口钟,难道还要问过你肯不肯么?我老实对你说,我此刻就在动手毁了,看你有甚法子阻拦?”了空听了,气忿得没有回答,以为这口钟高高的悬挂着,要毁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估料象孙癞子这般一个叫化,不多邀些帮手来,一个人是决不能行强将钟毁的。心中暗自打算:这伏虎山寺里已有几十个和尚,齐集在这里保护这口钟,倒看他如何动手毁坏?

  了空正自这般计算,只见孙癞子抬头望着那口钟,自言自语的说道;“究竟夜间撞得我师傅作不起雾的,是不是这个东西,我何不试撞一下,看声响对也不对?”一面是这般鬼念着,一面举起右手,伸直一个食指,做出敲东西的手势,向那钟敲去。真是奇怪,食指在地下一敲,钟便应手“噹’的一声响了,比用木棒撞的还响得清澈,只响得坐在房里念佛的聋和尚都抬起头来,看这钟何以不撞自响。孙癫子接连又敲了几下道:“一点儿不错,正是这东西作祟。”了空不禁惊惧起来。心想:看不出这样一个后生,竞有如此法术,这就不能不恳求他了。连忙对孙癞子陪笑道:“你要毁坏这口钟没要紧,只是得请原谅,这钟亭的工程不小,非费极大的手脚,不容易将这们大的一口钟悬挂上去。并且偌大一个峨嵋山,就只伏虎寺有这座钟亭,实在是因建造一座,非有绝大誓愿,经十多年募化不能成功。今以虚无渺茫的事将他毁坏,岂不太可惜了。”

  孙癞子圆睁两眼,喝道:“你刚才还那们硬,这时又软起来了吗?不行,不行,你只知道你这钟亭的工程不小,却不知道我师傅修炼的工夫更大呢。”说罢口中念念有词,跟着将左手握着拳头,仿佛抓了甚么东西对钟放去的样子。这一来不好了,孙癞子的左手五指刚放开,脱手就是一个大霹雳,连钟带亭子都劈落到山下去了。钟破亭裂的响声,震动数里。坐在钟亭底下念佛的老和尚,闻声倒打了一个哈哈,就这们赴极乐世界去了。满寺的僧人一齐惊得来寺后探看,孙癞子也不作理会,劈了钟亭,就大踏步往外走。众僧人向当家师问了情由,大家不服,要追上去将孙癞子扣留,向他师傅论理。了空摇手止住道:“这也是一场魔劫,躲不了的,由他去罢。他有邪术,我等不是他的敌手。”众和尚听了才不敢追赶。不知这幽冥钟被毁以后,毕南山是如何的说法?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