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孙癞子存心要打听邓法官如何被妖精害了的情形,喜得浏阳人都很关心邓法官的事。就是平常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只要是邓法官的,浏阳人多欢喜传说。无论老弱妇孺,随便在甚么地方遇见了邓法官,多是笑嘻嘻的要邓法官使点法术玩玩。邓法官生性欢喜炫耀本领,有人要求他使法,他完全拒绝的时候极少。常有少年妇女在路上行走,忽然裤带做几截断了,裤子掉了下来,赤条条的没一些儿遮掩,被路人看得羞的哭起来。及至拾起裤腰来找裤带时,却又是好好地并不曾断。遇了这种时候,不用疑惑,不用打听,人人都知道必是邓法官在附近,有人要求他使法。有时少年妇女在路上走着,忽然觉得要小解,急涨得片刻都不能忍耐,每每的来不及解裤子蹲下去,真是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直弄得下半身透湿,寸步难移,不待说是窘状毕露。在这时候,必有一大堆人在附近山顶上,或高阜之外拍手大笑。虽人人知道是邓法官的无聊举动,然被作弄的人,只有哭泣,连骂也不敢骂一句,因为骂了他更有的是苦吃。

  邓法官其所以专喜轻薄少年妇女,却有个缘故。据传说他在醴陵曾收了一个徒弟,将符本给徒弟带回家中练习。那徒弟是有老婆的。学法术的人,有许多禁忌,而最要紧是不能与老婆同房。年少的老婆不甘寂寞,劝说丈夫又不肯听,气忿不过,乘丈夫不在家中的时候,将邓法官的符本,塞在马桶里面。丈夫回家不见了符本,诘问老婆,老婆也不隐瞒。把个丈夫气得要死,夫妻打了一架。丈夫跑到邓法官家,将情形告知师傅。邓法官这一气也非同小可,忿然说道:“这种不顾廉耻的贱妇,留在世上有何用处。不如杀死了的干净,”当即发出飞剑,去杀那老婆。想不到那老婆身上正在经期之中,飞剑到她身边的时候,凑巧坐在马桶上,将月经带握在手中,飞剑是通灵的东西,受不得污秽,不敢近前去刺那老婆,只在老婆左右前后飞绕。那老婆低头坐在马桶上,忽见眼前一亮,抬头看时,只见一条丈来长的青蛇在空中围着自己旋转,心里明白不是自己丈夫使的法术,便是邓法官使的法术。也不害怕,顺手提起月经带,对准青蛇掼去。那青蛇即时落地,变成了一柄三尺来长的剑。那老婆还恐怕他有变化,起身涂了些经血在上面。   后来邓法官为污了这把剑,足费了二年多苦工夫,才将这剑修练还原,赌气不在醴陵住了。那徒弟就是王大门神,也赌气不要老婆了,情愿跟着师傅学法。邓法官便因此不欢喜少年妇女。常说:少年妇女只知道淫欲,为要遂自己的淫欲,无论如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有时连性命都可以不顾,廉耻是不待说不放心上。这类少妇,尽可不必重视她,尽可任意轻薄她,邓法官的这般存心,所以在浏阳专一欢喜寻少年妇女开心。有些生性淫荡的少年妇女,不知邓法官存心轻薄他们,见邓法官和他们谈风话,以为他是一个喜嫖的人,倒找着邓法官亲近,要求邓法官玩把戏给他们看。

  邓法官的把戏,本是随时随地都喜玩给人看的。合抱不变的大树,邓法官只须用一口寸来长的铁钉,插迸树身里面,次日看这树,就枝枯叶落的死了。浏阳四乡的大树,是这般被邓法官钉死了的,已不计其数了。只南乡社坛旁边有一枝古梨树,老干撑天,己多年不结梨子了。这树的年代虽不可考,然至少非有数百年,不能长得这般高大,这般苍古。邓法官在夏天里,每日坐在这树下歇凉,不曾用铁钉将这树钉死。这日,也是他的劫数到了。不知因甚么事走社坛前经过,见梨树下已有几个乡里人就地坐着闲谈。细看那几个,都是素来会面认识的。那几个人见是邓法官来了,齐立起身来笑道:“好几日不见邓法官的把戏了,难得今日在这里遇着,我们正在谈论,没有会寻开心的人在一块儿玩耍,就是人多也觉得寂寞。有你邓法官来了,我们便不愁不开心了,请一同坐下来歇歇,玩几套把戏给我们瞧瞧,”

  邓法官笑道:“我玩把戏给你们瞧,你们是开心,只是这们热的天气,我不坐着乘凉,却来玩把戏给你们看,不是自讨苦吃吗?”边说,边一同坐下来。众人问道:“我们听说浏阳又来了一个法术高强的人,叫甚么孙癞子,有一天曾和你斗法,将你的头颅扣住不放,害得你出了满头的汗,还亏了看的人替你求情,孙癞子才放你走了。这话传遍了满城,是不是果有这们一回事?”邓法官摇头道:“孙癞子和我开玩笑的事是有的,不过他的本领有限,我并不怕他。那日的事,满城的人都知道是我差神鹰将头颅夺回的,谁也没替我求情。”众人道:“你既不怕他,他找你开玩笑,把你的头颅扣住,你为甚么不去报复他,使他知道你的厉害呢?”邓法官道:“他与我无缘,我去找他干甚么?”众人听了,知道是掩饰的话,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

  其中有一个年老些儿的人,忽向邓法官说道:“昨日我那邻居张婆婆的儿子张一病了,原是要请我迸城去接你来画符的,那知道还来不及动身,张一便两脚一伸死了。”邓法官问道:“是发了急痧症么?死得这么快。”这人道:“要说是急痧症,却又和平常的急痧症不同。平常的急痧症,多是肚里痛,或吐或泻,或是一倒地就人事不知,遍身发黑。张一的病不是这样,张婆婆说是被狐狸精缠死了。究竟不知是也不是?”邓法官笑道:“狐狸精缠人,那里有一缠就死的道理。张婆婆何以见得是狐狸精呢?”这人道:“近一个月以来,张一本来身体瘦弱得不像个人样子。我虽是和他邻居,因平日来往不密,也没人留神他是病了。直到昨日,忽见张婆婆慌急得甚么似的跑过我这边来。说道:“不得了,我儿子病得要死了,要请许大叔替我去城里将邓法官接来。”我问她儿子忽然得了甚么病,这们厉害?他说:他昨日起床就如痴如呆的不说话,饭也没吃多少,刚才陡然倒地,口吐白沫,也不知是甚么症候,看神气只怕是……

  张婆婆说到这里,即凑近我的耳朵,说道:“只怕是有妖精作祟,非请许大叔去城里将邓法官接来,旁人不容易治好。”我听了觉得奇怪,当即跟张婆婆到他家里看张一时,果然还倒在地下。要说不省人事,口里又“叽哩咕噜”的说个不了。口旁流出许多白沫,两脚直挺挺的不动,两手忽伸忽缩,好象要推开甚么东西的样子。我看了,也疑心不是害病。因见张婆婆只有这一个儿子了,若张一有个三长四短,眼见得张婆婆非出外讨饭不能过活。天气虽热,也只得帮他向城里跑一趟,想把你请去瞧瞧,谁知等我回家穿好了草鞋要走,还没走出大门,已听得张婆婆一声儿一声肉的号陶大哭起来了。我吓了一跳,再跑去看时,张一竟自咽了气了。天气又热,张婆婆又没钱办丧事。幸亏张婆婆有留着他自己用的一口棺材,地方上人恐怕张一的尸臭了,害得地方闹瘟疫,就拿张婆婆的棺材把张一睡了,马马虎虎的抬到山里埋葬。张一死后,张婆婆才敢说出来。

  原来张一在一个月以前,每夜睡了,就象有人和他在一床说话的样子。张婆婆听了,问过几次。张一只回说是说梦话,并没有和他说话的人。张婆婆每夜听得,越听越亲切。前几日又问张一,并对张一说:你近来的脸色很是难看,身上也瘦得不成样子,你若再隐瞒不说出真情来,岂不是害了自己。张一知道瞒不过,才说:有个姓黎的姑娘,就住在这个社坛不远,年纪十六八岁,生得美丽非常,在一月以前,因那日天气热的厉害,张一打从城里回家,因喝了几杯酒,走到社坛,天色已黄昏时候了,酒涌上来,觉得身子疲乏,就坐在这一棵梨树下歇息歇息,刚待合上两眼打一回盹,忽觉有人在肩上轻轻拍了一下,惊醒看时,乃是一个姑娘。这姑娘就是姓黎的,问张一为甚么坐在这里打盹?张一见了女人、素来是欢喜偷偷摸摸的,大约当时见了这姓黎的姑娘,就干了不顾廉耻的事,并且还约了每夜到张家相会。张婆婆心里疑惑是狐狸精,口里却因张一吩咐了,说黎姑娘是不曾许配人家的姑娘,每夜来张家的事,不能使外人知道,遂不敢向人说。直到昨日张一快死了,还不敢大声说妖精作祟的话。那妖精说住在社坛旁边,我想我们不是时常在这树底下乘凉吗,有谁见过甚么妖精呢,据你看,张一究竟是不是妖精害死的?”

  邓法官听了,冷笑道:“黎姑娘竟敢是这般作祟害人,我真不曾想到。可惜许大爷昨日不到城里接我,”这姓许的答道:“我还没走出大门,张一便已咽了气,还接你来做甚么呢?”邓法官道:“在断气一个时辰以内,我还有法可设。这虽是张一该死,但是,妖精也实在太可恶了。”众人听了,都问道:“到底是一只甚么妖精?是狐狸精么?”邓法官生气的样子答道:“那是什么狐狸精,老实说给你们听吧。”说时,伸手向老梨树一指道:“就是这棵梨树,年久成了妖精,大约张一那次坐在这下面打盹的时候,因喝醉了酒,心里有些胡恩乱想,所以妖精能乘虚来吸取他的元阳。”众人都吃了一惊,一个个抬头望着梨树出神。姓许的“哎呀”了一声,说道。”这却怎么了,这梨树正在大路旁边,来来往往的,在这下面歇息的,每日不知有多少,谁知道坐在这里,心里便不能胡思乱想,将来不是还要害死好多人吗?”

  邓法官道:“这事我不知道便罢。既知道了,岂能袖手旁观。我到浏阳,已不知道钉死了若干树木,只这梨树我没下手。就因为他生长在大路旁边,枝叶茂盛,可以留给过路的人乘凉避雨。于今他公然敢出来兴妖作怪,我怎肯饶他?”旋说,旋从怀中探出一口寸多长的铁钉来,口中念念有词。弯腰拾了一个鹅孵石,将铁钉钉入树身。回头向众人说道。”你们瞧看罢:到明天这时分,便教他枝枯叶落,永远不再生芽。”姓许的向树身端详了一会儿道。”依我看像这们大的梨树,就用刀斧劈去半边,只要在土里的根没有伤损,也不至于枝枯叶落。这一点儿长的铁钉,仅钉在他的粗皮上,不见得能教他死。”邓法官笑道:“你不信,明天来瞧着便了。”众人接着又谈论了一会,才各自散回家去。

  次日,邓法官也觉放心不下,知道这梨树不比寻常,恐怕真个一铁钉钉不死,给地方人看了笑话,亲自走到社坛来探看。只见昨天在场的几个人都已来了,齐起身迎着邓法官道:“你看,这树的枝叶,果已枯落得不少了,大概是因这树的年数太深远,生气比寻常的树足些,所以一日工夫,不能教他完全枯落。”邓法官抬头细看那荫庇数亩的枝叶,己有一大半枯黄了,心里也认众人所道的不错,连忙点头道:“是生气太足,枝叶太多的缘故,任凭他的命根有多们长,也挨不到明天这时分,不愁他不死个干净。”于是大家又坐下来谈话。

  正谈得高兴,忽有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妇人,肩挑一担蔑箩,缓缓的从城里这条路上来,那妇人身上衣服虽是破旧,倒洗濯得很清洁,一望就使人知道是个农家勤奋的妇人。肩上担子,似乎有些分量,挑不起,走得很疲乏的神气。走近社坛,便将担子放下,离众人远远的坐着休息,箩上面有盖,看不出箩里装的是甚么东西,众人看这妇人的容貌,倒生得甚是齐整,眉梢眼角,更见风情。不由得几个悄悄的议道:“这妇人没有丈夫的吗?怎么一个女人,会挑着箩筐在外面走呢?”邓法官低声问姓许的道:“你们也都不认识这妇人是那里的么?”姓许的点头道:“且待我去问问她,箩筐里甚么东西?挑到甚么地方去?”

  说着,从容起身走过去,陪着笑脸问道:“请问大娘子,这萝里挑的甚么东西?从城里挑出来的么?”妇人也不抬头看姓许的,只随口应道:“半担宜昌梨子。”姓许的听了是宜昌梨子,很高兴的接着问道:“挑回家自己吃吗?”妇人微微的叹了一声道:“我若有钱能吃半担梨子,也不自己挑着在路上走了。”姓许的道:“不是自己吃,是贩来到乡下发卖的么?”妇人低头应是,显出很害羞的样子。众人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后生看了,心里不免冲动起来,也走过一手将箩盖揭开,说道:“好宜昌的梨子,卖多少钱一斤?”妇人踌躇道:“不好论斤的卖。大的卖三文钱一个,小的五文钱两个。”后生拈了两个,在手中掂了掂轻重道:“大的两文钱一个,肯卖么?若是两文钱一个能卖,我就做东。这里共有八个人,十六文钱卖八个,大家解一解口渴。”妇人摇头道:“两文钱一个买我的小的,我都贴本。两文钱一个,只能由我拣选最小的。”后生伸手在箩里翻了几翻道:“十分小的倒少。也罢,就由你亲手拣选几个看看。”后生一说做东的话,大家都欢喜得甚么似的,登时围住一担箩筐,想吃不花钱的梨子。

  邓法官素来不能看见生得标致的妇人,一见了标致的人,浑身骨头骨节都和喝了酒的一样,不得劲儿,定要逗着那妇人,说笑一阵风情话,才开心快意。不然,便得使用法术,害得那妇人当众出丑,羞忿得无地自容。平时既习惯了这种行为,此时自然也改变不了。见妇人从箩里拈出一个最小的梨子,递给那后生。后生摇头不接道:“这个太小了。你卖我两文钱一个,像这们的小的,也值得两文钱吗?”妇人还不曾回答,法官已笑嘻嘻的说道:“由大娘子亲手拣选的,你如何还说值不得?大娘子若肯亲手送到我口边,那怕就教我出十文钱一个,我也说值得。”后生笑道:“你不出钱,专说便宜话,有甚么不值得。”邓法官道:“你以为我不舍得花钱么?这样小东西,算得甚么,你们大家尽管吃罢。三文一个也好,五文两个也好,你们尽量吃便了。看共吃了多少?由我还钱就是。”姓许的笑道:“邓法官说这话是要作数的,我们不讲客气。”

  邓法官也不回答,伸手拣大梨取出来,每人两个分送了。后生接了梨子,笑道。”我们不妨就是这样吃,只是邓法官说过了,大娘子若肯亲手拿梨子送到他口边,他出十文钱一个。大娘子就使一个送到他口边罢,这有甚么要紧。送到口边,和送到手里,有何分别,大娘子既辛辛苦苦的出门做这种小生意,只要伸一伸手,就多赚几倍的钱,出钱的说值得,赚钱的难道反不值得吗?”妇人含羞带笑的望了邓法官一眼道:“那有这们呆的人,我的手上又没有蜜,送到口边与送到手上,不是一样吗?为甚么肯多出几倍的钱?”邓法官道。”我的话倒不是骗你的,我欢喜你亲手送到口里,觉得好吃多了,你真肯拿着给我吃,不用我自己动手,就要我吃一个算四人的价钱,我也情愿。你不信,我先交钱,后吃梨子,还怕我说假话骗了你么?”姓许的指着邓法官,向妇人说道:“我能担保他决不骗你,他是城里有名邓法官。你是个乡下居住的人,不曾闻他的名。若是住在城里的人,便是三岁小孩,提起了邓法官三个字也知道。”妇人点了点头,向邓法官打量着,笑道:“你的手又没害病,无端的教我拿着给你吃,这们多的人看了,不是难为情吗?”邓法官道:“有甚么难为情,快拿给我吃罢!你看,他们每人吃一个,已将吃完了。“一面说,一面从腰里掏出一把散钱来,约摸也有七八十文,安放在箩筐盖上。妇人笑道:“何必认真先拿出这些钱来,你既定要吃我手上的,也好,我就拿给你吃罢。待我选一个顶好的出来。”在萝筐里翻来覆去的挑选了一会,果选了一个茶杯大的梨子,用自己的衣袖揩抹一阵,真个笑盈盈的送到法官口边。不知邓法官究竟吃了这梨子没有?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