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陆小青见房门已是关闭,连忙回身一脚踢去。谁知这一脚用力过猛,门板动也不动,倒把脚尖震得麻了,不禁大惊失色,暗想:这房门开着的时候,我进房就看见的,好像是一扇半寸多厚的木板门,和寻常的单片房门并没有不同之处。不知究竟是甚么东西做的,竟有这们牢实?可恨房里的灯早已熄了,不能仔细照看,只得用手去摸,触手便能分别得出不是木板门,摇着不动丝毫,有极密的铁丁钉在上面,可知是用多厚的铁皮包裹的边。

  边摸索边心里诧异道:这又奇了呢,我迸房的时候,若看见是这般用铁皮包钉的一房房门,岂有不留心看看的道理,并且知客老和尚道了安置,退出去之后,房门是我自己关闭的,只轻轻一拨就关了,也没有刚才这们大的响声。难道有两层房门吗?随即摸到门框上,所猜的一点几不错:果然这关闭的,又是一扇房门,这门是从墙壁里面推出来的,不关闭时一点也看不出。陆小青将通身气力,都提到两只手上,自信没有一千斤,至少也有八百斤的宝力,连推了几下,就和生了根的一般,料知是打不破推不开的。心里计算:这门既不能开,就只有看窗格怎样,即走近窗前。偏巧这时的月光,已不射在窗格上了,摸窗柱虽知道是木做的,然因窗孔太小,所有的窗柱,都是很粗大的杂木,没有刀锯,谁也不能用手捏断。再看看屋瓦,离地足有两丈多高。陆小青到了这时候,一想到是自己的生死关头,便不由得不努力寻出路。一面默祝他师傅罗春霖英灵保佑,一面运用气功。运到了那时分,忽发一声吼,两脚朝下一蹬,身体直向瓦屋冲去。原打算用一头两手,将屋瓦冲破一个窟窿,身体就可以冲出屋顶去的。

  论陆小青的能耐,休说这房屋只有两丈多高,便再高一二丈,也能冲得出去,无奈这房的悬皮屋梁,都用铁皮包钉在靠瓦的那一面。从下面抬头看去,与平常人家房屋的悬皮屋梁一样,看不见有铁皮包钉的痕迹。陆小青这一头冲上去,只冲得“哗喳”一声响,屋瓦冲碎了一大块,纷纷往房里掉下,悬皮屋梁一条也不曾冲断。悬皮屋梁既不曾冲断,身体便不能冲到屋顶上去,凌空没有立脚之处,也跟着碎瓦掉落房中,反冲得头顶生痛。只好揉擦着头皮,叹道:做梦也想不到我一条性命,会断送在这红莲寺里。这红莲寺既是这般一个万恶的地方,而外面的声名,平江、浏阳、长沙数县几百里的人,莫不异口同声的称赞,二十多年来不曾败露过。不见得这二十多年中,直到今夜才被我看出了破绽。听那老贼秃刚才对我是佛眼相看的话,可知平日对于识破寺里机关的人,也不知用闷香迷翻杀了多少。知圆和尚在我家“放焰口”,台塌没将他跌伤的时候,我就疑惑他不是个寻常的老和尚,无如那时称赞他是活菩萨的人太多,使我不敢疑心他来历不正,大家又都说他是读书人出家,我因此才没拿着当一回事。于今方知道这寺里和尚其所以敢于作恶,毫无忌惮,就是仗着各有一身武艺。那老贼秃已动手杀我,却无缘无故的,忽然叫了声“哎呀”,将劈下来的刀掣回去不杀了,并即时窜了出去把房门关闭。这种离奇的举动,虽猜不出是甚么用意,然听他出门的时候所说的那几句话,可见他不是好意。不待说就要再来对付的。

  那当家的知圆和尚,能不提防在几丈高的台下跌下来,面不失色。那种本领,便不是我赶得上的,若是他亲自来和我动手,我赤手空拳的,拿甚么东西抵挡他呢?于今逃既无望,终不能坐以待毙,总得找一件可以拿在手中当兵器的东西,人多动起手来,方不至因短手上当。

  陆小青心里想着,两眼向房中搜索,虽没有灯光,看不大明白,但是窗外的月色光明,反射进些儿光亮来,可以看得见靠窗一张方桌,是很坚牢的木料做的,四条桌脚,更是粗壮。心里很欢喜:折两条桌脚下来,可以马马虎虎的当兵器使用。刚待扳翻桌子将脚卸下,只是还没动手,陡听得有许多脚步声,在外面石坪中走得响。因是十分寂静的深夜,万物都和沉沉的睡着了一样,甚么声息也没有,所以虽相隔不近,响声都能听得进耳。那响声一步近似一步,且来得非常急骤,不待思索,就料定是知客老和尚叫来的帮手。那里再敢怠慢,一手将桌子掀翻,“喳喇、喳喇”两声响亮,两条桌脚也在陆小青双手中握着了,打算当门立着等候,只要外面和尚一开铁门,就用毒龙出洞的身法,出其不意冲杀出去。才一霎眼,便听得脚声已到了房外,好像有几个走进了中间吃饭的房里,有几个走到了窗户外边。两处都卿卿哝哝的说话,只不见推开铁门。陆小青异常着急,恐怕那些和尚从窗眼里放闷香进来。心想:守在这房里,横竖免不了是一死,与其落到这些贼秃手里,不如拼命再向屋瓦上冲他一回。冲出去了是我的造化,冲不出去,就冲得脑浆迸裂而死,也强于死在贼秃手中。遂仰面朝屋瓦上一看,不看时几乎急煞,这一看却又几乎喜煞。屋瓦上有甚么可喜的事呢?原来刚才冲了一下,不曾冲成窟窿的所在,此时不知怎的,已成了一个很大的透明窟窿。悬皮屋梁都断了,已经在生机绝望的时候,忽然看见了这一条生路,教他如何能不喜煞呢?既有这现成的透明突出窿,要冲出去,便是很容易的事了。陆小青抖擞精神,双脚一垫,身体就从窟窿里窜到了瓦面。

  脚才立住,猛听得背后有人说道:“不肯在这里出家,倒是一条好汉。”陆小青惊魂初定,听得背后有人,又是一惊不小。急回头看时,只见一个身材不大的人,神气很安闲的立在瓦上。此时月已落山,这人又背立着,猝然看不清面貌。但是顶上有发,知道不是和尚。然而陆小青自忖:没有好武艺的朋友前来相救,并且也没有知道他在红莲寺借宿的事,逆料这说话的,必是与寺里和尚一类的人。觉得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当即折转身来,打算向这人一脚踢去。这人从容避开一步,笑道:“我是救你的恩人,你反认做害你的仇人,怪道那老贼秃骂你狗咬吕洞宾,颠倒不识好人。你瞧罢,追赶你的来了!”说时,手向对面屋上一指,陆小青看时,果见有三个大袖光头的人影,从对面屋上飞也似的向这边风上扑来,手中都操着明晃晃的单刀。陆小青道:“我们从这边走罢!”这人道:“不行!你不见吗?这边屋上也有人来了。”这人没说的时候,陆小青眼睛虽望着这边,只因这边是背月光的地方,甚是黑暗,并不曾看出有人上来。经这人一说破,即见四个光头,正冒上房檐,东张西望的寻觅,一眼看见在这屋上,便也扑奔过来。陆小青刚要朝有月光的地方跑,免得有入黑暗处杀出,难得提防,这人已伸手牵住陆小青的衣袖道:“那边也去不得,随我来罢!”陆小青不知不觉的被这人牵得倒向黑暗处飞跑,两脚似不曾点着屋瓦。耳里分明听得背后有人追赶上来,起初还觉得很近,后来越听越远,知道追赶的脚慢,已跑的落后了。这人还牵住前袖,跑个不止,陆小青是练童子功的人,轻身的本领,自信也不弱人。只是看这人的本领,却又自愧不如。一口气约莫跑了三四十里中,那怕是极陡峻的高山,就如走平地一样,一转眼就翻过山那边去了。

  直跑到东方渐次发白,这人才停步松手,向陆小青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候着罢。”说着,就路旁石上坐下来。陆小青这才对这人作揖称谢道:“请问老兄尊姓大名?何以知道我被困在红莲寺,深夜前来相救?”这人道:“我姓柳,名迟。并不是特地前来救你,是奉师傅之命,前来搭救一个很要紧的人,想不到一到红莲寺,就看见你从床上起来,走到石坪中赏月。我当时跟了你出来,就伏在东边廊庑的屋瓦上,看你正仰面对着冰轮也似的明月,好象有甚么心事的样子。忽然佛殿上一阵阴风吹起,登时琉璃灯下,现出几个女鬼的阴魂来,朝着佛像礼拜,我只当你不曾看见。回头看你也正在望着殿上露出惊疑的样子,才知道你已看见了。等我再回头看殿上时,不知怎的阴魂都没有了。因你渐渐的走到东边廊底下去,我在瓦上伏着,看不见你,只得到檐边伸出头来看。那时还在上半夜,月亮不曾偏西,我才一伸头,就见我自己的影子照在地下,恐怕被你看出,连忙缩转身伏着。看殿上的鬼影又出现了,正待仔细定睛。因见你已从廊下走出来,我疑心你是看见了照在地上的人影,出来向屋瓦上寻觅的,逆料你不抬头朝我看则已,若朝我一看,我必无处藏形。那时也顾不得再看殿上的鬼影了,慌忙从屋脊背后,飞上正殿。不留神一脚下重了些,碎了一片瓦,随即看你听了瓦声,有甚么举动?只见你并不抬头,两眼呆呆的望着佛殿上,似乎看了可惊的事,怔住了的一般,随即就见你向殿上走去。

  我这时在佛殿的屋脊上,又不能看见你到殿上的举动,知道你毫不疑心屋上有我,正在见鬼的时候,只要我不再踏着瓦响,你是不会回头寻觅的,因大胆飞到佛殿对面的屋上,看你果然全不觉得屋上有人,一心一意的在殿上张望,料知你是寻觅那些阴魂的去向。你点烛照莲台的时候,我虽离那莲台很远,然那莲台是多少莲瓣合成的,我一望便知道,大小共一百零八瓣。这是我从小练就的这种眼力。你照到莲台后去了,我在对面又看不见,明知那莲台内必有机关,不亲眼察看一番,我是奉命特为这事来的,怎能放心得下?虽不认识你是何等人,然见你的胆量很大,处那种可怕的境遇,并不惊慌失措,反能从容点起烛来,从莲台上寻觅破绽,可知你也是一个有心人,我便存心想结识你。

  正在打算也到佛殿上来,忽一眼看到佛像顶上,仿佛有一个黑东西动了一动,接着就见那个老贼秃从佛殿正梁旁边,钻到了屋上。原来佛像极高,头抵着正梁,佛像里面大约是空的,老贼秃在里面,必已看见你用烛照看莲台。我伏的地方,因比佛殿低了许多,恐怕被老贼秃看见,惟有紧紧伏着不敢动。再看你已慌里慌张的将烛吹灭了,仍插在原处,径回睡的那房里去。老贼秃的身法很快,他在屋上,你在地下,同时向那房里走。他却先到,在你床缘上坐着。我也跟着在屋上细听,你两人所说的话,我句句都听明白的。只不知道你的能为毕竟怎样,及见他举刀劈你,你居然伸膀膊迎上去,正想因此看看你的能力,不知那老贼秃陡然想起了甚么事,无端叫一声哎呀,掣缅刀便往外跑。我不敢耽误,紧跟着出来,只见他跑到佛殿的莲台前面,一霎眼就不知去向了。我也到莲台背后,揭开一片摇得动的莲瓣,向里看了一看,只觉有一股尸臭味冲出来,里面黑漆也似的看不见甚么。我奉命要救的人,终不知在甚么地方,但是尚又惦记着你,被困得不能出来,回到你睡房的屋上,你正冲那一下没有冲出来。我将悬皮梁弄断后,想向你打个招呼,因见老贼统率十来个和尚其势汹汹的奔来,恐怕开口被他们听见,有碍我的大事。心想瓦上有那么大的一个窟窿,料你不至看不出,所以只在窟窿旁边静等,不一会,你就冲出来了。我的眼睛比你的明亮,他们从那边追来,我很远就看见了。若不向无人之处夺逃。被他们堵住了,也很危险。你手无寸铁,我也是赤手空拳。”陆小青听了这些话,才恍然大悟,正待问柳迟奉命来救的是谁?在这里等候那个?猛听得有人说着说来了。柳迟即起身笑道:“来了,来了!”不知来了甚么人?且等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