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甘联珠回身说道:“你们知道那些贼秃将卜巡抚藏在甚么地方么?”柳迟道:“我正着急不知藏在甚么地方。偌大一个红莲寺,又有地洞和机关暗室,寻找起来很不容易。”甘联珠笑道:“知道了便极容易,一不在地洞里,二不在机关暗室里,就在那左侧廊檐底下的铜钟里面。”陆小青听了,笑道:“原来就在那里面罩着吗?我昨夜还在钟的左右徘徊了许久,因见殿上有鬼魂出现才走开的呢。”甘联珠说明了这话,自带着陈继志走了。

  且说柳迟同陆小青遵着甘联珠的话,在路旁等不多时,便见赵振武统率一大队兵马,风驰电掣一般的来了。一同杀奔红莲寺,看时,果然满寺的僧人,早走得不见一个踪影了。扛起那口铜钟救出卜巡抚来,已被闷得奄奄一息了,灌救了一会才醒来,说已三日不沾水米。

  原来八月十三这日,卜巡抚又私地走出衙门,在大街上闲行访问民间疾苦。这种举动。在平常为官作宰的人,不必做到督抚,只要是一个上了流品的官儿,便不肯单独步行,恐怕失了体统,惟有这卜巡抚,在湖南巡抚任上,每月至少也有二三次青衣小帽的闲步出来游览。在巡抚部院里听差供职的人,习久也都见惯了,不以为异。八月间郊外田禾正熟,一望如黄金世界,卜巡抚久想去城外看看秋收丰歉。走出南门城,不觉信步向田亩中走去,遇着年老的农夫,便立刻闲谈片刻。是这般且行且止的,不知不觉的离城五六里了,口中有些发渴,见前面大路旁边,有一所小小的茶铺,茅棚中安放了许多坐椅,原是给行路人息肩解渴的,已有几个小贩模样的人,很疲乏的坐在棚里休息。卜巡抚遂也缓步进去,就一处当风的所在坐下来。茶铺主人见卜巡抚的服装,比寻常小贩齐整,气概也与寻常小贩不同,料知茶钱是可望多得几文的,很殷勤的招待,巡抚坐了一会喝了一杯茶,他是在四乡游得惯了的,每次总得带些零钱在身边,准备做渡钱、茶钱。这时取出些零钱来,给了茶铺主人,正待起身走回衙去。

  只见有两个少年男子,从省城里这条路上走来。都是身穿长衫,脚着缎鞋白袜,很像个文人的装束。只是二人头上,各戴一顶青布缘边的草帽,步履很慢的走入茶棚,在前的就近拖一把椅子坐下,从袖中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揩脸上的汗珠。在后的刚待取椅就坐,好像突然想起了甚么事的样子,回身对那已坐下的说道:“时候不早了,快点儿走罢!”茶铺主人正满面春风的托了两杯茶出来,这两人已举步朝棚外走了,卜巡抚回头望着两少年的背影,见走出棚外有数十步了,那在前的忽回头朝棚里探望一眼,随即掉头走去,那人不回头探望倒没事,这一回头,却使卜巡抚生出疑心来了。因为卜巡抚看得清晰,见在后的才和在前面的交头接耳说了几句话,在前的便回头来探望。而在后的神气之间,又似乎在那里禁止他不许回头探望,所以一回头就急忙掉过去了。

  卜巡抚不在得暗自思量道:“这两个东西的举动很蹊跷!这种青布缘边的白细草帽,虽是有钱人戴的,然十九是因骑马不便撑伞,才戴这种草帽遮阴。上流人步行,何妨打伞,并且这们炎热的天气,草帽戴在头上不透风,岂不更热?即算这两个东西嫌两手难擎,不愿意打伞,只是已进了茶棚,何以还将草帽戴在头上,不取下来凉凉呢?我看那个在前面的,气概不像是男子,步履又迟缓不似少年男子的活泼,已经坐下来,更显得其中有情弊。天色尚早,我何不跟上去探个究竟?若是伤风败俗的行径,也是我应该整顿的。”想罢,便不迟疑,立起身就跟踪前去。

  眼见两人仍在前面缓缓的行走。但是恐怕跟的太紧,两人生疑,一分头逃跑,便不容易查出他们的根底了。因自己有地位与力量的关系,即看出了破绽,也不便就这们动手逮捕人,只能查出一个下落来,回衙着落府县官去究办。幸喜跟在背后行走,两人全不觉得。这时路上的行人稀少,在后的少年,用右手挽住在前的左手,仿佛扶持着行走的模样。那种腰肢软弱,体态轻盈的形象,更完全透漏出来了。两条辫子垂在背后,都是又小又短,并不光泽。那时少年男子的辫发,一般的甚是讲究,从来不见有像这样两人的。卜巡抚仔细留神,越看越能断定:在前的必是小尼姑改装的,在后的必是小和尚改装。勤政爱民的好官府,见了这种行径的人,自忍不住心头气愤。当下卜巡抚旋走旋猜度这一对狗男女,住处必不遥远,所以一同步行。只要知道了他们的巢穴所在,就不愁他能逃出法网了。一时为一股刚正之气所鼓动,丝毫不觉得可怕、也不觉得离城太远了,不容易回去。

  约莫跟了三四里,那两人忽转向一条小路上走。卜巡抚心里欢喜道:“转上小路必是离住处不远了。”看那小路前头,多是山岭,卜巡抚恐怕在山岭树林中容易走失,不敢相离远,和两人相差不到两丈。山中寂静,听得在前的说道:“我两脚实在走不动了,好哥哥让我在这树林里歇歇罢。你自己疑心生暗鬼,害得我一身都走痛了。”在后的答道:“你也太不行了,这一点儿路都走不动,定要歇歇,就歇歇罢!”两人说着,同时就一块草地坐下来。卜巡抚听在的说话声音,娇脆非常,无论甚么人听了,都能辨出是个女子。两人才坐下,那在前的又说道:“你瞧我额上的汗和水一般的淌下。这山林里没人来,取下这捞什子凉凉好么?”一面娇滴滴的说,一面已伸手将草帽取下,露出一个又光又白的秃顶,不是少尼姑是甚么呢?卜巡抚看得分明。心想:这一对狗男女,此时虽是都脸朝那边,不曾见有我在这里跟着。然万一他们回过头来望望,我一时不是无处躲藏吗?低头一看,就在身边有一块大粗石,有两尺多高,石后足够藏身。

  刚要移步向石后蹲下,但是已来不及了,小尼姑说要取下草帽凉凉的时候,这小和尚也脱下草帽现出秃顶来。先朝左右看了一看,随即回转头,一眼便看见了卜巡抚。卜巡抚不禁吓了一跳,以为两个狗男女忽见看有人来了,必大惊失色。谁知小和尚倒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对卜巡抚点了点头,笑道:“既跟上来了,又藏躲做甚么呢?请过来谈谈罢。”卜巡抚见已为人识破,当然不能再向石后躲,只得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笑道:“我光明正大的行路,又不犯法,无端的要躲藏做甚么?你们两位是佛门弟子呢?还是在俗的呢?”小和尚也笑道:“那却随便。要说我是僧,便是僧。要说我在俗,便在俗。这们大热的天气,你也跟着走的太辛苦了,请坐下来歇息歇息,再跟我们走罢!”卜巡抚装出行所无事的样子,说道:“你们也是行路,我也是行路的怎么是跟你?难道这条路只许你一两人行走吗?”小和尚刚要回答,小尼姑伸手拉了小和尚一把,说道:“他行路也好,跟我们也好,管他做甚么。”小和尚做出十分亲昵的神气,说道:“哎哟,小妹妹,你那里知道啊!你以为他是寻常行路的人吗?他贵人多忘事,只怕不认得我,我倒还认识他呢。此刻在湖南一省当中,要算他一个人最大,他跟我们走到这地方来,简直不怀好意。”

  卜巡抚听了这几句话,险些儿惊得呆了。暗想:这贼秃既认识我是此刻湖南一省最大的人,居然还敢拿这般傲慢的神气待我,可见他已是目无王法了,倒得留神一点对付他才好,不要吃了他的眼前亏。心里是这们想着,口里便说道:“你说的是甚么话?我到贵省来探亲访友,今日才是第三天。你在甚么地方曾认识我?你真不要疑心生暗鬼,以为我是跟着你们走,不怀好意。其实我是外省人,甚么事也不与我相干,我就不怀好意,于我又有何好处?我改换一条路走罢,不要害得你们疑疑惑惑的不自在。”说罢,回身提步想走出树林,早离开这是非之场。

  无奈这小和尚自知行藏已为人瞧破,不是一件当耍的事,仰面打了个哈哈,托地跳起身来,喝道:“待跑到哪里去?”这去字才脱口,卜巡抚已觉得胳膊被人捉住了,挣了几下,哪里挣得脱,仿佛被夹在铁钳里面,越挣扎越钳夹得紧,只觉得钳处痛澈心肝。转脸看时,原来小和尚用两个指头捏住胳膊,轻轻的摇动了几下,笑道:“你好好的在督抚衙门里安享,何等自在,何等快乐。偏是生成的贱相,这们炎热的天气,要独自跑出来讨苦吃。或是在衙门里闷得慌,要独自一个人出来走走,瞧瞧风景也就罢了,偏要多管闲事,死死的盯住我们不放,若真个被你盯上了,那还了得。你开口就说你没有犯法,用不着藏躲。不错,我是犯了你的法,落在你手里,是断不肯轻轻放过的。只是你不盯我。我不犯法,既是盯我到了这里,便范了我的法了。于今落到了我手里,我也断不肯轻轻放你过去,随我来罢。”和牵小孩子一般的,将卜巡抚牵到树林深处。

  卜巡抚痛得忍耐不住,口里“哎唷,哎唷”的喊叫起来,小和尚顺手往地下一带,卜巡抚便立脚不住,扑地就倒了。小和尚用一脚踏住,招手叫小尼姑过来,取了那条揩额汗的洁白手帕,先把卜巡抚的口缚了,使他喊叫不出。小尼姑又从长衫里面解下一条很长的绸巾来,和尚接着将卜巡抚的两眼并两手缚了。卜巡抚既无力反抗,只好紧闭双目,听其所为,手眼都失了作用,又是背脊朝天的倒在地下,小和尚的脚虽已不踏在背上了,然因双手是反缚着,更牵连着后脑,扑在地下一点儿不好着力。处了这种境遇,惟有听天由命,连哼也不哼一声。

  随听得小尼姑的声音呼着哥哥说道:“就是这们缚着掼在此地吗?我想这山里来往的人很稀少,就有人走这山里经过,也不会无端跑进这树林里来。他一不能动弹,二不能叫唤,有谁来救他呢?至多不两三日工夫,便不饿死也得闷死,我门不管他,走罢。”小和尚发出踌躇的声口,说道:“这是使不得的,此地并不是深山穷谷,哪能保得没人行走?只要有一个砍柴的走迸这山里来,就能将他救去。他一旦得回衙门,便是放虎归山,终久耍出来伤人的,我戴了草帽的时候,他自然认不出我是谁。只是我已把草帽脱下,他不见得还不认识我。他原是对我们不怀好意才跟上来,若使他留得性命回去,那还了得。”

  小尼姑道:“然则就用绸巾将他勒死,掼到山石里去好么?”小和尚仍是沉吟不决似的,斗晌方答道:“这也使不得,你不知道我师傅的规矩很严。在周围百里之内,休说不能私自伤害人的性命,就是对于畜类草木,也不许有一些儿伤损。并不许在一百里之内,与俗人口角头殴,便被俗人打了骂了,都不许计较的。”小尼姑发出带笑的声音说道:“咦,咦,咦!罢了,罢了!不要信口乱说了罢,我都知道。”小和尚辩道:“你这话怎么讲,难道还怀疑我这些话是假的吗?我无缘无故哄骗你做甚么?”小尼姑笑道:“谁说你是哄骗我?你是忘记前几天向我说的话了。你们寺里尚且不禁止伤害人,出来倒有这们些规矩了。”小和尚接着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这般着想,怪道你以为我是随口乱说的。你是个聪明人,却怎么不懂得这道理?你可知道我们寺里的清规戒律,远近百里无人不赞叹,是甚么道理?就是这个道理,寺里都是自己人,那些清规戒律,有甚么用处?”小尼姑道:“这也使不得,那也使不得,到底打算怎么办咧?”小和尚道:“不用着急,好在天色已快要黑了,把他扛回寺里去,听凭师傅发落,死活我们可以不管了。

  卜巡抚听了二人谈论的话,心想:我自到任以来,时常单独步行出外,认识我的自是不少。不过他说他寺里的清规戒律,百里远近的人无不赞叹。我所闻清规戒律最严的,莫过于红莲寺,红莲寺的知圆长老,我曾迎接到衙里讲过经。我记得他来的时候,带了法随侍六人,其中两个的年纪很轻。只因我当时不曾留意,像貌记不清晰了,或者这贼秃便是其中的一个。卜巡抚虽如此猜度,然始终不相信知圆长老是个恶僧,以为到寺里见了贼秃的师傅,是不是知圆,落眼便能认识。若是知圆,除了他蓄志谋叛便罢,不然,决没有这大的胆量,敢公然危害我的性命。并且我待他那们殷勤,见面总应该有点儿情分,所虑就怕不是红莲寺,落到强盗窝里去了,便更难望生还了。

  想到这个生死的关头,委实有些慌乱。也不知在地下躺了若干时刻,忽觉身体被人提起来,仿佛是在肩上扛着,一高一低的行走得很快。耳听得背后还有一个人跟着走。逆料扛自己的就是小和尚,跟着走的是小尼姑。不过二人在路上都不开口说话。两眼虽被绸巾缚了,不看见所经过的地方是何情景,但是就身体起落的情势推测,所经过的多是山路。并且一路之上,都是静悄悄的,不仅不闻人声,连鸡鸣犬听之声,也不听得。只觉有一阵一阵的风吹到身上,是很凉爽的,不似白昼的热风,料知此时至早也已在黄昏过后了。不知经过了多少里道路,忽隐隐闻得钟声。隔半晌才撞响一下。思量已听得着钟声了,离寺大约不远了。果然没一刻工夫,陡觉身体往上一抛,凌空与腾云相似,惟恐这一跌落下来,势必粉身碎骨。谁知却是不然,并不是单独将他的身体抛起。原来是小和尚扛着他往上一纵,大约是纵上了一道高墙,或是屋顶,听得脚底下有细微的瓦碎声,行走比地下时还快了数倍,也没有高低起落。

  约莫是到了高墙尽头之处,陡觉得身体又往下一沉,不一会就卸了下来,仍和在山里的时候一样,背脊朝天的扑着,即听得一路脚声走出来了。不到一盏茶时候,那脚声又响了回来。有人将手的绸巾一扯,两手就放松了。再在后脑上扯了一下,两眼也能睁开看物了。只见眼前有不甚明了的灯光。正待抬头向四面瞧瞧,已听得小和尚的声音,立在身旁说道:“解了你的缚,还不自己挣扎起来,难道想人扶你吗?”卜巡抚想用两手在地上挣扎,无奈反缚得太久,臂膊已痹麻不仁,休说不能在地下挣扎,想运动一下都如失了知觉,不由自主只得伏着不动。小和尚似乎不耐烦了,说道:“怎的做官的人这们不济,起来罢,你的老朋友在方丈等你!”说时,伸一只手握着肩胳只一提,就提得站起来。小和尚又把缚口的手帕解下,凑近嗅了一嗅,说道:“原是一条香帕,一用着缚你的臭口,就变成臭帕了。若不是我心上人的东西,我真不要了呢?随我来罢。”旋说旋揣了手帕,牵着卜巡抚的衣袖就往房外走。

  穿门过户,走到一处,灯烛辉煌,陈设精雅富丽。卜巡抚一眼看见靠墙根安放着的一张花梨木禅榻,顿时想起这房间就是知圆和尚的方丈。卜巡抚曾到红莲寺烧香,知圆和尚便是迎接在这方丈里款待。方丈中陈设的器具,仍与从前所见的不异,不过昼夜的光景不同罢了,此时禅榻上并不见知圆和尚,也没有旁的僧人。心里又不由得诧异道:“这小贼说我的老朋友在方丈里等我。所谓老朋友,不待说必是知圆了,何以方丈中又没有他呢?”

  正在如此疑惑,小和尚牵着衣袖直到禅榻跟前,一脚跨上去,只见他伸手在墙上不知如何推按了几下,才一霎眼工夫,禅榻自然向后移动了一二尺,墙根上闪出一个个门来。小和尚指着洞门,说道:“走进这里面去罢。你来晏了一时半刻,你的老朋友已迸宫取乐去了,懒得出来,教我引你进宫去见,尽管放胆走。若是存心要取你的性命,随便怎么下手你都逃不了,这不是为要害你才哄着你进去。”卜巡抚落圈套已到了这一步,是早拼着一死了。然一瞧洞门里面,漆也似的乌黑,房中的灯烛光,却被禅榻遮掩了,一点儿看不出洞门以内是何模样。毕竟读书人的胆力不壮,不敢跨迸脚去,小和尚现出轻视的神气,说道:“怕死的人也终免不了一死,我引你进去罢。”

  回身握了卜巡抚的手,弯腰向洞门里走去。卜巡抚跟着一进洞门,只觉得凉气袭人。脚下一步低似一步,好像是很平坦的石级,二三十步外才是平地。更行数步,即见自里射出来的灯光了,在未见灯光的时候,两耳如在瓮中,仿佛有数十百种声音,同时在远处发作,但觉满耳嗡嗡的,辨别不出一种声音来,及一见灯光,种种庞杂的声音,立时都入耳分明了。原来有丝竹管弦的声音,有歌喉宛转高唱入云的声音,有笑语喧哗的声音,有喝好鼓掌的声音,卜巡抚暗自寻思道:“谁也想不到万人称赞清净高尚的红莲寺地下,会有这种所在。这寺里贼秃平日之无法无天,概可想见了。我的命若不该丧在此地,脱险后又不能为民间除了一大害,从此誓不再做官了!”才思量到这里,小和尚一手握着他,一手撩起一条门帘,将握手一松,卜巡抚险些儿栽了个跟斗,立稳脚一看,竟把个官居极品的卜巡抚看得呆了!   这间房子,分明是一间地下室。然寻常地室,都是湫隘卑湿,仅能容几人起卧而已,哪里有这样堂皇高大的,这房仿佛极宽大的厅堂,横直穿心都有三四丈,四围上下,装饰得耀眼夺目,巨烛高灯,四澈通明,与白昼无异。上首安放了一个形似禅榻而大倍寻常的东西,一个脱得精光的老和尚颓然高卧在上面,两个妙龄的女子,也是一丝不挂的坐在旁边,替老和尚捶腿捏胳膊,榻前原有帐幔的,此时向两边悬得高高的并没放下,幔前约有十来个粉白黛绿的女子,也有古装的,也有时装的,也有赤条条毫无遮掩的,在一团舞的舞,唱的唱。奏乐的坐在四角,也有十多个,尽是青年和尚,不用说衣服,连带也不见有一条在身上。一个个涎皮涎脸的,弥缝着两眼望了歌舞的女子。那些歌舞的女子,也故意卖弄风骚,做出种种淫荡不堪的神态,撩拨得那些青年和尚简直如雪师子向火,浑身骨头节都融了。却又各自距离得远远的,不敢挨近身去。

  老和尚看得高兴,就高声喊起好来,也看不出老和尚是甚么用意。卜巡抚虽与知圆和尚见过几次面,然这个老和尚因脱得一身精光了,又是睡在榻上,相隔有二丈远近,竟看不明白不知是不是知圆和尚,也不敢冒味走上前去瞧个仔细。卜巡抚见了这种邪淫的现象,心里虽不由得忿恨到了极处,但转念一想:这些贼秃,居然敢如此无法无天,哪里还知道甚么忌惮。我不去触怒他们,犹恐他们不放我出去。惹恼了他们,就更不要望活命了。于今只要能委屈求全性命,便是千万之幸了,卜巡抚一这们想,即做出老实可怜的样子,低头站着不动。

  歌舞的女子一会儿停止歌舞了,奏乐的青年和尚也都停止吹弹了。老和尚忽从榻上抬起头来,阿道:“还不曾来吗?”歌舞的女子见问,同时十几双清妙的眼光,齐射到卜巡抚身上,都伸手指了一指,向老和尚回道:“喏,早已在这里站着,幸亏是男子汉大脚,若是教我们一动不也不动的站这们久,只怕两条腿早已痛断了。”老和尚轰雷也似的喝了一声道:“贵人在这里你们也敢胡说乱道,这还了得。都给我赶紧滚到幔后头去。”十来个女子都吃吃的笑着,躲藏到帐幔后面去了。坐在榻上的两个女子,也待下榻跑去。老和尚摇手止住道:“你们不要走,只顾好好的替我捏着捶着罢。”边说边抬起半边身子来,对卜巡抚招了招手,笑道:“请过这里来。”卜巡抚假装老实人害怕的样子,缩缩瑟瑟的挨近掸榻,仍低头立着。老和尚在卜巡抚浑身上下端详了几眼,笑道:“果然是贵人到了,有失迎候,罪过,罪过!别来不久,贵人更见发福了。老衲真说起来惭愧,一日衰似一日,于今已是颓唐得不堪了。”

  卜巡抚这时已看出老和尚是知圆了,却仍做出发怔的模样。两眼一翻一翻的望着知圆说道:“老师傅莫不是认错了人么?我姓和,名伯和。从河南来贵省探亲,才到了三日,不知为着甚么事,少师傅在路上遇着我,就不由分说的,将我捆起扛到这里来。我曾在甚么地方看见过老师傅,已想不起来了,望老师傅慈悲,放我出去,免得舍亲盼望。”知圆和尚已坐起身来大笑道:“这一派话用不着说了。我和你是老相识,烧成灰我还认识你,由你假装不认识就行了么?我这地方,不但外边俗人不能来,就是同寺的僧人,非经我呼唤,也不敢跨进一只脚来,你虽是官居极品,然是对于俗人才有高低上下,我们出家人佛法平等,人世的官阶,与我们释家无涉。不过你既到我这秘密地方来了,不得不谓之与我有缘,你我就此畅饮一场罢。”说时,举眼向房角上的青年和尚说道:“传语出去,从速开一席酒菜上来。”便见青年和尚走到门口,撩起门帘,照知圆和尚吩咐的话说了一遍。大约门外有人伺候着,青年和尚说了自还原位。

  顷刻之间,酒菜就送进来了。就在大禅榻上安放一张坑几模样的矮脚方桌,金杯牙著,海味山珍,罗列一桌。知圆让卜巡抚在对面坐下,亲自执壶斟了一杯酒,笑道:“我这里的酒,是不容易饮着的,虽赶不上天宫里的玉液琼浆,可以延年益寿,也实在能忘忧解闷,奉劝你多饮几杯罢。”卜巡抚此时哪里还有闲心饮酒,只急得不知要如何才好,也不愿意与知圆和尚虚谦假让,接过酒杯就搁下,也不敢饮。知圆好像已看出他不敢饮的意思,先举杯一口饮干了,将杯照着,说道:“我要害你性命,岂用得着毒酒?你且干了这杯,我有话说。我为你设想:既到了这一步,就忧愁烦闷到死,也不过是白送了性命,有甚么用处呢?你要知道人生寿命有限,苦多乐少,我们活在世上,若不自己寻些快乐,简直从出娘胎以至老死,没一时一刻不是苦恼。我明白你此时的心事,总以为我难免不伤害你的性命,所以急得要想逃生的方法。老实对你说一句,你若是一个平常与我不相识的人,到了我这地方,窥破了我的行径,便插翅也休想能逃的出去。因为我不将他杀死,不能灭他的口,使他不能去向外人乱说。你的官阶大小,虽与我佛门无涉,但是你曾殷勤迎接我到衙门里讲经,又曾来这寺里拈过香,毕竟比较寻常人多一些儿情分,我决不取你的性命就是了。”卜巡抚料知不能再瞒混过去了,只得放开了胆量,说道:“老和尚的话,固是不差。我也知道人生苦多乐少,为人须及时行乐。不过像老和尚是出家人,不受王法拘束,没有国家责任,可以一心寻乐。我是薄福的人,为何能与老和尚同日而语?”知圆紧接着说道:“你想学我的样,不是极平常极容易的事吗?有一句俗语道:和尚是人做成的,谁生成是和尚?我立刻给你剃度,你便立刻做成和尚了。你心里不要搁不下一个湖南巡抚的虚名,须知终归是要搁下的。我这寺里虽有一百多法侣,只是还不曾有可传我衣钵的人。你剃度后,便可传我衣钵,你居了我的地位,不用说一个巡抚赶不上我的尊荣快乐,就是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也不及我的自在舒徐。”卜巡抚道:“我此时的俗务纠纷尘心未退,还不是出家的机缘。望老和尚宽假些时,等我回去将一切俗务了脱,一定皈依座下,也不敢望传老和尚衣钵,就做一个火工道人,也是心甘情愿的。”知圆笑道:“你这个想回去的念头快点儿打消罢。非是我少了徒弟,要勉强你出家,只怪你无端要多管闲事,存心窥破人的阴私,小徒在路上行走,实不曾有干犯你的地方,你偏要紧紧跟随不放,你那时若不是动了杀念,小徒又何至将你扛到此地来。如果到此地过来的俗人,居然能带着性命回去,我这所在不早已变成瓦砾之场了吗?我自从住持这红莲寺,对行窥破了我底蕴的人,早限定了只有两条路给走,从来没有丝毫通融改变。”

  卜巡抚问道:“请问是那两条路?”知圆道:“我佛以慈悲渡人为本。所以第一条路就是立刻剃度。若这人不识抬举,不愿剃度,就只有即时给他一布袋石灰,送他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想留着活口去外面胡说乱道,无论是谁也休作这梦想。”卜巡抚道:“剃度后是应遵守怎样的清规戒律?”知圆道:“清规戒律倒不难遵守。不过我这寺里此类剃度,与其他佛寺时的剃度不同,终年只能在地室中逍遥快乐,不许任意行动。”卜巡抚心想:这种剃度,何异活埋在这地窖里。衙中人见我独自出来不曾回去,势必四处探寻,若侥幸得救出去,顶上的短发已经剃了,此后岂但不能为官,并不能为人了。宁死也不能受这大辱。主意已定,即正色对知圆说道:“我受朝廷封疆重寄,岂可偷生忍辱?你若尚有丝毫畏法之心,趁早送我回衙,我倒可通融,不认真追究。如你执迷不肯放我,任凭你处治便了。”知圆点了点头道:“两条路我也任凭你走,你既以为剃度是受辱,也罢,就由你走第二条路罢。”随即向房角上的和尚道:“取弥勒来,送他到西天去。”便有两个青年和尚应声而去。

  只一转眼的时间,忽见一个青年和尚面如土色的奔即来说道:“不知是甚么缘故,长兄才一伸手去取弥勒,就一交跌倒了。弟子只道他提不起,用力过猛闪了腰肢,弯腰去抚他,谁知他和死了一样,鼻息都没有了。”知圆吃惊似的跳下禅榻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且待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