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 张文祥刺马案
跳转到: 导航搜索

  话说陆小青忽一眼看见知客老和尚坐在房里,真是一惊不小,见他问话,只得竭力装出行所无事的样子答道:“因为今日是中秋佳节,我在白天行路的时候,便打算拣一处地方风景好的饭店落下,准备弄些酒菜赏月,免得虚度良宵。谁知所经过的饭店,我都觉得不好。原想多赶一程路,以求能满我这心愿的。无奈山路难行,刚近宝刹,天色已昏黑不能行走了,因此只得来宝刹借宿。方才正上床睡了,忽见从窗格里射进来的月光,清明如昼。偶然想起这样皎洁光明的月色,照着这样清净庄严的佛地,应该比一切的地方都好看。在饭店里赏月,怎赶得上在这地方赏月呢?我何幸于无意中遇了这种良宵美景,若就这们糊里糊涂的睡了,辜负了这样好时光,岂不太可惜。虽说一时间取办出酒菜,然我以为在这种清净庄严的地方赏月,饮酒食肉,尽觉太俗。于是就翻身起来,在外面廊庑下及石坪中徘徊欣赏了好一会。我生平所历的境遇,实以刚才这一刹那为最高洁。”

  陆小青有意是这们接连不断的说了一大篇,好掩饰他偷窥秘密的痕迹。知客老和尚也不打断他的话头,只管笑嘻嘻的望着他说。他见知客老和尚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以为知客老和尚另育事故到这房里来,偶然凑巧在这时候,并不是为知道他有偷窥秘密的举动而来的。自己疑心生暗鬼,无端吃了那们一大惊。说完了这一大套话,看知客老和尚不住的点头笑道:“居士真是雅人,才有这般清兴,贫僧钦佩之至!”陆小青这时心里已安定了,问道:“老和尚怎的这时分还不去安睡?来此有何见教,知客老和尚只是不转眼的望着陆小青的脸,笑道:“并没有甚么事,只因贫僧心里异常钦佩居士,想来这里与居士多谈一回。”陆小青道:“我生平一无所能,怎敢当老和尚钦佩两个字,”陆小青口里这们说,心里却疑惑这和尚必是从甚么地方,看出他是一个有本领的人来,所以回答说生平一无所能。

  想不到知客老和尚听了,伸手竖起大拇指,说道:“居士的能为很多,贫僧久已知道,不过贫僧钦佩的,不是钦佩居士的能为,是钦佩居士独一无二的胆量。”陆小青觉这话很诧异,随口问道:“老和尚和我初次相逢,何以知道我有独一无二的胆量。”知客老和尚大笑道:“居土可明白贫僧的职务,是干甚么事的?如何会不知道居士的胆量呢?”陆小青虽明知话里有因,然仍猜不透是甚么用意,只好说道:“我生性太愚笨了,老和尚的话带着禅机,我仍是不能领悟。请老和尚明白说出来罢!”知客老和尚道:“居士故意装呆也罢了,教贫僧明说,贫僧也只得明说了。世间上的人,不论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不怕鬼的,虽也有些自负胆壮的人,青天白日说大话欺人,他不怕鬼,究其实,何尝不怕?明知青天白日是不会有鬼的,才敢说这种大话,若在深夜无人的时候,真个有鬼出来,给那些说大话的看见了,看他到底怕也不怕,我看谁也不能有居士那般大的胆量。居士说生平的境遇,以刚才一刹那为最高洁,贫僧很相信居士说的话确不虚假,像刚才那一刹那的境界,人生原不容易遇着。但是贫僧要请教居士刚才所遇的,究竟是如何的情形?”

  陆小青听了这番话,已经安定了的一颗心,不由得又冲跳起来了。暗想:我若承诺是看见了许多女鬼,便不能不承诺偷窥了莲座上的黑洞。这寺里和尚表面装做得个个是罗汉,个个是菩萨,暗中却造下弥天罪孽。如果被我识破了揭穿出来,这寺里百多个和尚,不待说都没有活命,就是这座堂皇壮丽的红莲寺,也必付之一炬。这样关系重大的秘密,被我识破了,可知他们决不肯与我甘休,我还是一口咬定不曾见鬼的好。陆小青当时心里早这们细细的思量,然面上并不敢露出一点几踌躇的神气,听完知客老和尚的话,故意装出惊讶的样子,说道:“老和尚,这些话从哪里说起,我听了完全莫明其妙。我生平没见过鬼,并不相信世间上果有鬼,也没有很壮的胆量。老实对老和尚说,我刚才起来赏月,固然是因中秋月色好,然大半也因平日不曾独睡得惯。就是前昨几日在饭店里歇宿,也是四五个客商同歇一房,独自睡一间房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免不了有些胆怯,不如索性起来,到月光下赏玩一会。老和尚倒来钦佩我的胆量,这简直是有心挖苦我的一般。”

  知客老和尚至此,忽然改换了一副严厉的脸色,伸手在桌角上拍了一巴掌,怒道:“你这人太不识好,敢在真菩萨跟前烧假香!我的话已向你说明了,你还敢是这们瞎扯谈,你以为不承诺这回事,便可以支吾过去么?你也不想想:我这红莲寺里一百多个和尚,不都是死的,你在佛殿上的行为,岂能瞒得过我们的耳目?我劝你自己知趣点儿罢。”知客老和尚此时的神情声口,与初见面的时候,前后截然两人。初见面时春风满面,开口必合掌躬身,无论如何会巴结的小老爷,见上司也没有这般殷勤恭敬。此刻一翻转脸来,那种横眉竖目的凶恶样子,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也没有这般厉害,陆小青初次经历这样险境,又早已自觉心虚,此时见了知客老和尚这般凶像,更不由得胆怯起来。

  那些无礼的话听到耳里虽不免有些冒火,然不敢发怒,恐怕闹得决裂了,单身一个人,纵有绝高的本领,身入虎穴,也断乎讨不着便宜。只得竭力按纳住火性,平心静气的说道:“老和尚这些话实在来得太奇怪了。我来宝刹借宿,是老和尚允许了我的,我并没有偷进宝刹来。实心实意的与老和尚说话,为甚么无端责骂我是瞎扯谈?我睡不着出房外赏月,本除赏月光而外,甚么东西也没看见,老和尚却硬栽在我身上,说我看见鬼。我便退让一步,就算是我看见鬼了,也不干朝廷的国法,不犯宝刹的法规,老和尚何必这般恼怒?我不知道‘知趣’两个字怎么讲?只是我乃过路的人,明早天光一亮,就要动身赶路的,因此我也毋庸请教是怎生解说。既承情许我借宿,于今时候也不早了,请老和尚进去安歇,让我安睡一觉,明日好趁早登程。”说罢,拱了拱手,做出准备送客的样子。

  知客老和尚哪里作理会呢?虎也似的哼了一声,指点着陆小青的脸,说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你借宿便借宿,谁教你多管闲事,你既没看见鬼,好好的佛座莲台,要你点着烛东寻西觅些甚么?你要知道,嘴巴硬是不中用的。我因怜念你年纪轻,不知世事,佛殿上那些举动,或者是出于无意,我才不辞烦琐,用好言来开导你。谁知你是狗咬吕洞宾,颠倒不识好人,反想在我跟前卖弄你的口才,以为说得近情理,便可以支吾过去。试问你此刻还能有话支吾么?”陆小青见点烛照莲台的事已被老和尚看见了,知道再掩饰也不中用,越是胆怯害怕,越想不出对付的主意。

  到了这种时候,明知就是哀求苦告,也不见得便能免祸,倒不如索性和他硬来,看他把我怎生办法,我若命中注定了要死在这寺里,任如何也逃不脱。恩师传授我的本领,不在这时候应用,有何用处?凡事只在一转念,陆小青赖有此一转念,胆气登时豪壮了,也陡然在桌上拍一巴掌,叱道:“你不要欺我太甚!我是从此地过路的人,第一次到这寺里来,谁知道你这寺里有不能见人的机关?佛座莲台安放在大殿上,原是常人礼拜的,我就拿烛照看一会,算得了甚么?”知客老和尚见陆小青生气,面色倒和缓了说道:“在你自然算不了甚么,然你知道我们也算不了甚么吗?”陆小青道:“我鬼是见了,莲台也是照了,你既怪我不应该看,只看你打算将我怎样?你有甚么手段,尽管使用出来。”知客老和尚点头道:“你既肯承认见了鬼,照了莲台,以下的话就好说了。你依得我的话,我并没有甚么手段使用,我这寺里的机关,万不能给寺外的人看破,谁看破了,便取谁的性命,不问是有意无意,善人恶人。你今夜识破了寺里的机关,照例本没有闲工夫来和你说话,一炷闷香将你薰翻过去,随便派一个小沙弥来,可以了你的帐。只因我们当家师说,你是个有些来历的人,不忍拿对待平常人的法子对待你。佛眼相看,开你一条生路,你只立刻皈依当家师,剃度出家,从此你也成了这寺里的和尚,不但不追究你偷窥的罪,凡是寺里一切秘而不宣的事,你都能预闻,比真个成佛成仙的,还要快乐多少倍,这是你有大造化。有几多大富大贵的人,勘破红尘,要求皈依我当家师的,当家师哪里把那些人看在眼里,多是连瞅也不瞅一眼。又有几多大丛林里的大和尚,要求在当家师眼前参学的,没一个不被当家师一口回绝。你是前生修积了,今生才有这样好机缘,你的意思以为怎样?”陆小青问道:“你这话是教我出家做和尚么?”

  知客老和尚道:“不错!除了立刻出家做和尚,没有第二条生路给你走。”陆小青冷笑道:“出家做和尚,我知道是再好没有的事,我父母都已去世,没有兄弟叔伯,没有妻室儿女,出家也正相宜。不过,我不能被你们逼迫出家,我到了愿意出家的时候,自会皈依三宝,此时不是我出家的时候,”知客老和尚笑道:“亏你说得好太平话,你在这里做梦啊,若由得你此时不出家,也不说没有第二条生路给你走了,你趁早打定主意罢。你存心要走死路,就是活佛临凡,也不能度你。”一面说,一面突然从衣底拔出一把雪亮的单刀来。只是看那单刀的形式,和寻常的单刀不同。刀背不过半分厚薄,刀长约二尺四五寸,宽才一寸五六分,刀把也比寻常单刀把短些,仅够握一手的地位,刀叶十分绵软,好象是卷起来系在腰间的。拔出来时,弯曲得与一条皮带相似,随手举向桌上一拍,登时挺直与寻常的单刀无异。知客老和尚即用刀尖指着陆小青道:“你不立刻皈依三宝,就请试试我这缅刀的滋味!”

  陆小青虽不曾见过这种又软又薄的单刀,然一听试试缅刀滋味的话,心里却想起他师傅罗春霖曾对他说过,缅刀是缅甸出产的,极锋利无比。缅甸的风俗尚武,无论何等人家生了男孩子,亲戚六眷送三朝周岁礼物的都少不得要送些毛铁,至少也得送三五斤,多则数十斤百数十斤不等。这生男孩子的人家,将各处送来的铁集合起来,用炼钢的方法,终年不断的炼起来,直炼到行冠礼的这一日,才打成一把刀。这把刀就归这个男孩子终身使用。这种钢炼得纯熟到了绝顶,能和盘皮带一般的,卷成一个圆圈,系在腰间,从表面一点儿看不出。这种刀虽是锋利无比,然使用刀极不容易。因为刀叶太软,若使劲略偏斜了些儿,每每将刀口劈翻转过来了。缅甸人从小操练,然能使用如意的,一百个之中,也还不过几个人。中国人少有用这种刀的,能用这种刀。必有惊人的本领。罗春霖曾拿这些话向陆小青谈过。此时想起来,知道这老和尚必有些了不得的本领,但是陆小青是个好强的性质,又是年纪很轻的人,正想凭着一身本领做些事业,如何肯出家做和尚呢?当下也顾不得自己的本领是不是知客老和尚的对手,他是练童子功的,周身能不避刀剑,所以虽明知道缅刀厉害,并不畏惧。反掉转脸望着旁边笑道:“你这类东西,毋庸拿出来吓我。莫说我这时候宁死也不出家,就是要出家也不得在你这万恶的红莲寺出家,你休得妄想。你有手段杀我,尽管杀来。”陆小青说完这话,以为知客老和尚必真个动手杀过来,倒很留神他的举动。

  谁知他又自行转过脸来,从容说道:“古人说的:蝼蚁尚且贪生。岂有一个少年人,无端自愿走上死路的道理?你此刻这般桀骜,难道疑惑我不敢杀你么?你这个念头就错了。你代替我们想想:你既识破了我们的机关,又不皈依我当家师,我们敢留你一条性命,放你出去么?你自问能有多大的本领,自问能打出这红莲寺么?”陆小青道:“我既说了宁死也不在这时候出家,还有甚么话说。”知客老和尚趁陆小青在昂头说话的时分,冷不防举刀扑杀过来,口中随着骂道:“好不识抬举的东西!其实陆小青早已处处提防着了,见一刀努下,有意伸出左膀迎上去,一则存心卖弄他自己的工夫,二则想借这下试验这缅刀究竟怎样锋利,想不到老和尚一刀未曾劈下,忽然“哎呀”一声,自行将刀掣了回去。一低身窜出了房门,回头向陆小青说道:“好,看你有本领,能插翅飞出红莲寺去!”说时,房门“劈拍”响了一下关了。这们一来,倒把陆小青怔住子,猜不透老和尚是一种甚么举动?不知究竟是一种甚么举动?且等下回再说。


张文祥刺马案 前言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三十回 第三十一回 第三十二回 第三十三回 第三十四回 第三十五回 第三十六回

个人工具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