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历史年表

  张既字德容,冯翊高陵人,生年不详。出身寒门庶族,家中殷富,为人有容仪。十六岁就在冯翊郡担任门下小吏,后来屡次升迁,被郡里举为孝廉,但没有前往京城入郎署为官。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任司空后,征召张既,他也没有到任,后来被州郡举为茂才,升迁为新丰县令,在任期间他的政绩为三辅各县中名列第一。

  建安七年,公元202年。袁尚抵御曹操于黎阳,又派遣所任命的河东太守郭援、并州刺史高干匈奴单于攻取平阳,并派使者使西与关中的军阀势力马腾韩遂等联合,意图袭击曹操的后方。此前,曹操曾表奏钟繇为侍中领司隶校尉,持节督关中诸军。钟繇至长安后,作书为韩遂、马腾等陈说利害得失,二人遂各遣子入朝侍奉,曹操暂无西顾之忧。当时,匈奴单于作乱平阳,钟繇等进攻围剿,不克,且郭援、高干大军已至河东,并再次勾结韩遂、马腾等。钟繇随即遣张既前往游说,晓以利害,马腾等听从了张既劝告。于是遣子马超率军万余,与钟繇合击高干、郭援,大破之,斩郭援首。高干与匈奴单于尽皆投降。

  建安十年,公元205年。高干在并州反叛,并勾结河内张晟、河东卫固、弘农张琰等,祸乱于崤山、渑水之间。曹操以张既为议郎,担任钟繇的参军事,征召马腾等关中诸将合击张晟等,大破叛军。张琰和卫固被斩杀,高干于逃往荆州的途中被捕杀,张既因功封武始亭侯。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将南征荆州,因为马腾等拥兵割据关中,于是派张既征命马腾,要求他脱离部曲入朝为官,马腾虽已经许诺,但始终忧郁不决。张既恐其生变,乃令诸县储备粮食物资,以备不虞。复令二千石俸禄以上官吏出郊迎接,马腾不得已,乃入朝。曹操他为卫尉,家属迁至邺城,并表其子马超为偏将军,统率马腾的部曲。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马超反,张既从曹操破马超于华阴,西定关右。乃以张既为京兆尹,招怀流民,兴复县邑,百姓怀之。

  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天子册封曹操为魏公,魏国初建(此为汉末公国,非后之曹魏)。张既任尚书,后出任雍州刺史。曹操对张既说:“还君本州,可谓衣绣昼行矣。”(你回到故土任刺史,可以说是衣锦还乡了)

  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张既从护军将军夏侯渊讨伐于枹罕称王为乱三十余年的人宋建,另又攻取临洮狄道,平定陇右。当时,曹操欲迁徙民众以充河北,陇西天水南安三郡民众风闻后引发恐慌骚乱。张既使三郡内为将校官吏者免除民众税捐,让他们整治屋宅,筑水碓,显示无迁徙陇右郡民之意,民心遂安。

  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从曹操征张鲁,别从散关入,王窦茂率部万余,恃险不服。张既讨伐叛氐,收其麦以给军食。张鲁降后,张既建议曹操拔汉中之民数万户以充实长安及三辅。

  建安二十三年,公元218年。刘备攻汉中,另遣将军吴兰雷铜进攻武都,张既与都护将军曹洪破吴兰于下辩。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刘备占据汉中天险,曹操数攻不克,军士多有逃亡,不得已放弃汉中,又恐刘备北取武都氐人而进逼关中,问计于张既。张既答道:“可劝氐人迁出,到粮食充裕的地方避敌。并且对先至者予以重赏。如此氐人必争相赶往。”曹操依计行事,遣张既至武都,徙氐人五万余至扶风、天水两郡定居。此时,武威人颜俊、张掖人和鸾、酒泉人黄华、西平人麹演等各举郡反叛,自号将军,相互攻击。颜俊遣使送母及子诣曹操为人质,以求援助。曹操问计于张既,他答道:“颜俊等内存祸心,今番若救之,待其势力强大后必定复反。不如坐观虎斗,使其两败俱伤,我们再效法卞庄子刺虎,坐收其毙。”曹操称善。一年后,和鸾杀颜俊,武威王秘又杀和鸾。

  延康元年,公元220年。曹操薨,曹丕即位魏王。此前,朝廷不置凉州牧一职,自三辅以至西域,皆属雍州。曹丕始置凉州刺史一职,以安定太守邹岐为刺史。张掖人张进胁持郡守举兵拒邹岐,黄华、麹演亦驱赶本郡太守,举兵响应。张既领兵至凉州为护羌校尉苏则壮大声势,最终苏则成功平定叛乱。张既进爵都乡侯。

  黄初二年,公元221年。凉州卢水胡伊健妓妾、治元多等反,河西大扰。称帝即位不久的魏文帝曹丕十分忧虑,说:“非既莫能安凉州。”乃召回邹岐,另以张既为凉州刺史。诏曰:“昔贾复请击郾贼,光武笑曰:‘执金吾击郾,吾复何忧?’卿谋略过人,今则其时。以便宜从事,勿复先请。”又遣护军夏侯儒、将军费曜等进军支援。张既至金城,力排众议,以为“道虽险,非井陉之隘,夷狄乌合,无左车之计,今武威危急,渡之宜速”,遂渡河驰援武威。闻知卢水胡骑七千余逆于鹯阴口设防,张既乃扬声打军由鹯阴口进军,秘密经且次迂回进军至武威。胡人以为神,退守显美县。张既已据武威,费曜方至,夏侯儒等犹未达。劳赐将士,欲进军显美彻底击溃胡人。诸将认为士卒疲倦,虏众气锐,难与争锋。张既说:“如今军无余粮,当以对敌缴获为资。若敌虏见我军合兵一处,则会退守深山。我军追击则恐道途险阻、粮草难以为继,退兵则敌寇又出兵劫掠。如此,征战永无休止,所谓‘一日纵敌,患在数世’也。”于是立即进军至显美。胡骑数千欲凭借大风放火烧张既军营,将士皆恐。张既决意先发制人,乃夜藏精卒三千人为伏,使参军成公英督千余骑挑战,敕令佯退。胡人果争相追赶,张既令伏兵出击截其后路,首尾进击,大破之,斩首俘虏以万数。张既因攻封西乡侯,增邑二百,并前共四百户。

  不久后,酒泉苏衡反,与羌豪邻戴及丁令胡万余骑攻边县。张既与夏侯儒击破之,苏衡及邻戴等皆降。遂上疏请与夏侯儒修建左城,筑关隘,置烽火台、粮仓以备胡人。西羌惊恐,率众二万余投降。其后西平麹光等杀其郡守,诸将欲击之,张既道:“麴光叛乱,郡人未必跟随。若进军征讨,吏民羌胡必然以为国家不明是非,反而使其等被迫与麴光相互勾结,这是与虎添翼。麴光欲以羌胡为援,今当先联合羌胡夹击,对响应征召者给予重赏,所缴获皆归其所有。外阻其势,内分其心,可不战而定。”于是发檄文告谕诸羌,凡为麴光等所蒙骗者可以免罪,能斩贼帅送首者当加封赏。后麴光部下斩送光首,其余咸安堵如故。

  黄初四年,公元223年。张既薨于任上,其治理雍、凉二州十余年,以施政惠民而著称,所礼辟的扶风人庞延、天水人杨阜安定胡遵、酒泉人庞淯、敦煌人张恭、周生烈等,最终皆成为有名位的卿士。朝廷下诏曰:“昔荀桓子立勋翟土,晋侯赏以千室之邑;冯异输力汉朝,光武封其二子。故凉州刺史张既,能容民畜众,使群羌归土,可谓国之良臣。不幸薨陨,朕甚愍之,其赐小子翁归爵关内侯。”魏明帝即位,追谥为肃侯。子张缉继嗣,承西乡侯爵位,官至光禄大夫,位特进

历史评价

曹丕:

  非既莫能安凉州。 《三国志·魏书十五》

  故凉州刺史张既,能容民畜众,使群羌归土,可谓国之良臣。 《三国志·魏书十五》

陈寿:

  自汉季以来,刺史总统诸郡,赋政于外,非若曩时司察之而已。太祖创基,迄终魏业,此皆其流称誉有名实者也。(张既、温恢贾逵等刺史)咸精达事机,威恩兼著,故能肃齐万里,见述于后也。 《三国志·魏书十五》

三国志·张既传

  张既字德容,冯翊高陵人也。年十六,为郡小吏。后历右职,举孝廉,不行。太祖为司空,辟,未至,举茂才,除新丰令,治为三辅第一。袁尚拒太祖於黎阳,遣所置河东太守郭援、并州刺史高干及匈奴单于取平阳,发使西与关中诸将合从。司隶校尉锺繇遣既说将军马腾等,既为言利害,腾等从之。腾遣子超将兵万馀人,与繇会击干、援,大破之,斩援首。干及单于皆降。其后干复举并州反。河内张晟众万馀人无所属,寇崤、渑间,河东卫固、弘农张琰各起兵以应之。太祖以既为议郎,参繇军事,使西徵诸将马腾等,皆引兵会击晟等,破之。斩琰、固首,干奔荆州。封既武始亭侯。太祖将征荆州,而腾等分据关中。太祖复遣既喻腾等,令释部曲求还。腾已许之而更犹豫,既恐为变,乃移诸县促储偫,二千石郊迎。腾不得已,发东。太祖表腾为卫尉,子超为将军,统其众。后超反,既从太祖破超於华阴,西定关右。以既为京兆尹,招怀流民,兴复县邑,百姓怀之。魏国既建,为尚书,出为雍州刺史。太祖谓既曰:“还君本州,可谓衣绣昼行矣。”从征张鲁,别从散关入讨叛氐,收其麦以给军食。鲁降,既说太祖拔汉中民数万户以实长安及三辅。其后与曹洪破吴兰於下辩,又与夏侯渊宋建,别攻临洮、狄道,平之。是时,太祖徙民以充河北,陇西、天水、南安民相恐动,扰扰不安,既假三郡人为将吏者休课,使治屋宅,作水碓,民心遂安。太祖将拔汉中守,恐刘备北取武都氐以逼关中,问既。既曰:“可劝使北出就谷以避贼,前至者厚其宠赏,则先者知利,后必慕之。”太祖从其策,乃自到汉中引出诸军,令既之武都,徙氐五万馀落出居扶风、天水界。

  是时,武威颜俊、张掖和鸾、酒泉黄华、西平麹演等并举郡反,自号将军,更相攻击。俊遣使送母及子诣太祖为质,求助。太祖问既,既曰:“俊等外假国威,内生傲悖,计定势足,后即反耳。今方事定蜀,且宜两存而斗之,犹卞庄子之刺虎,坐收其毙也。”太祖曰:“善。”岁馀,鸾遂杀俊,武威王秘又杀鸾。是时不置凉州,自三辅拒西域,皆属雍州。文帝即王位,初置凉州,以安定太守邹岐为刺史。张掖张进执郡守举兵拒岐,黄华、麹演各逐故太守,举兵以应之。既进兵为护羌校尉苏则声势,故则得以有功。既进爵都乡侯。凉州卢水胡伊健妓妾、治元多等反,河西大扰。帝忧之,曰:“非既莫能安凉州。”乃召邹岐,以既代之。诏曰:“昔贾复请击郾贼,光武笑曰:‘执金吾击郾,吾复何忧?’卿谋略过人,今则其时。以便宜从事,勿复先请。”遣护军夏侯儒、将军费曜等继其后。既至金城,欲渡河,诸将守以为“兵少道险,未可深入”。既曰:“道虽险,非井陉之隘,夷狄乌合,无左车之计,今武威危急,赴之宜速。”遂渡河。贼七千馀骑逆拒军於鹯阴口,既扬声军由鹯阴,乃潜由且次出至武威。胡以为神,引还显美。既已据武威,曜乃至,儒等犹未达。既劳赐将士,欲进军击胡。诸将皆曰:“士卒疲倦,虏众气锐,难与争锋。”既曰:“今军无见粮,当因敌为资。若虏见兵合,退依深山,追之则道险还则出候寇钞。如此,兵不得解,所谓‘一日纵敌,患在数世’也。”遂前军显美。胡骑数千,因大风欲放火烧营,将士皆恐。既夜藏精卒三千人为伏,使参军成公英督千馀骑挑战,敕使佯退。胡果争奔之,因发伏截其后,首尾进击,大破之,斩首获生以万数。帝甚悦,诏曰:“卿逾河历险,以劳击逸,以寡胜众,功过南仲,勤逾吉甫。此勋非但破胡,乃永宁河右,使吾长无西顾之念矣。”徙封西乡侯,增邑二百,并前四百户。

  酒泉苏衡反,与羌豪邻戴及丁令胡万馀骑攻边县。既与夏侯儒击破之,衡及邻戴等皆降。遂上疏请与儒治左城,筑鄣塞,置烽候、邸阁以备胡。西羌恐,率众二万馀落降。其后西平麹光等杀其郡守,诸将欲击之,既曰:“唯光等造反,郡人未必悉同。若便以军临之,吏民羌胡必谓国家不别是非,更使皆相持著,此为虎傅翼也。光等欲以羌胡为援,今先使羌胡钞击,重其赏募,所虏获者皆以畀之。外沮其势,内离其交,必不战而定。”乃檄告谕诸羌,为光等所诖误者原之;能斩贼帅送首者当加封赏。於是光部党斩送光首,其馀咸安堵如故。

  既临二州十馀年,政惠著闻,其所礼辟扶风庞延、天水杨阜、安定胡遵、酒泉庞淯、敦煌张恭、周生烈等,终皆有名位。黄初四年薨。诏曰:“昔荀桓子立勋翟土,晋侯赏以千室之邑;冯异输力汉朝,光武封其二子。故凉州刺史张既,能容民畜众,使群羌归土,可谓国之良臣。不幸薨陨,朕甚愍之,其赐小子翁归爵关内侯。”明帝即位,追谥曰肃侯。子缉嗣。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