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一、音乐人

  
张楚
张楚,中国最具人文气质的歌手。他的歌词有着浓厚的现代诗歌味道,含蓄而深邃,他用歌词这一边缘文学形式表达着自己的思索与体验。他的歌特别感伤,歌声浑厚苍茫,他的音乐和语词是作为一体而产生的,是一同从心里流出来任其自然地流下去。

个人资料:

  张楚,原名张红兵,1968年11月生于湖南,在湖南浏阳的外婆家生活了8年,8岁时,跟随父母搬到了陕西。这些年,他走遍了中国大部分的城市,尤其是那些有自然风光的地方,有一些流浪的感觉。因此,很多人称张楚是中国“最寂寞的歌手”和“流浪的歌手”。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寂寞的歌手,因为他从小四处飘泊流浪,有人说听他的歌特别感伤,因为歌声浑厚苍茫。他大部份歌曲创作的时候都是走在路上,独自漂泊。10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17岁考入原陕西机械学院,即现在的西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后又辍学。1987年只身来到北京,从此踏上了音乐之路。

  姓名:张楚

  原名:张红兵

  性别:男

  出生年:1968年

  生日:11月17日

  星座:天蝎座

  国籍:中国

  地域:中国大陆

  职业:歌手

  喜好:思考、湖南菜

  代表作:《姐姐》、《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爱情》、《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

音乐旅程:

  1988年录制了早期作品《西出阳关》《bopomofo》等歌。1990年创作完成单曲《将将将》。1991年组
张楚
成毒刺乐队,参加由“魔岩文化”打造的中国第一张摇滚乐合辑《中国火I》的录音,唱出那首广为流传的《姐姐》。

  1993年张楚与中国火合作以《一颗不肯媚俗的心》为名录制个人专辑,或许这也正是张楚当时的内心写照,同年,参加了北京音乐台10周年颁奖演出。

  1993年夏天,参加在北京首体举办的“奥运-中国之梦”摇滚演唱会。

  1994年5月,第二张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发行,这张专辑没有《姐姐》那样令人陶醉的伤感,更多的是对内心的抒发,然而,每个人在其中不仅能看到别人的生活更能找见自己。正如CD扉页中写道:“这是94年的春天,空气里有一种富裕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之中,等待着来自欲望的冲击……张楚也置身其中,看见从身边汹涌而过的人群……他静静的想,有些美好的事物终将一去不返”。同年6月,参加了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了丹侬之夜--中国歌曲排行榜大型颁奖典礼。

  1994年12月,张楚与窦唯、何勇、唐朝乐队赴香港“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引起轩然轰动,至此,“魔岩三杰”开辟了中国摇滚的鼎盛时代(至此,开辟了中国新音乐的春天),红磡的演唱会也从此成为了两岸三地无数摇滚爱好者膜拜的经典。

  1996年8月,创作单曲《认识了 》 收录于《中国火Ⅱ》 。
张楚
1997年5月,录制《我的睫毛快被吹掉了》 ,收录在纪念张炬双专辑《再见张炬》中。诗意而晦涩的名字,歌的最后一句写到:“你吓坏我了,但是很舒服”,不似挽歌的挽歌,在平静中歌者却暗示了人们在死亡面前的处境——迫在眉睫而又放松的渴望。

  1998年1月,创作单曲《这么大》收录在《中国火Ⅲ》中。

  1998年3月,张楚的第3张专辑《造飞机的工厂》发行,其中《结婚》一曲收入电影《爱情麻辣烫》。这张描写儿时一个梦境的专辑,不再有“像是在太阳下、土地上流着汗走过的感觉”飘移破碎的歌词、极具无规律的旋律,但在表象之下却流动着新的东西,单纯的复杂和朴实的锐利,这种矛盾始终贯穿着整张专辑。

  2001年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等一系列歌曲成为一个时代的共鸣而被广为传唱时,张楚却突然离开北京,从此隐匿于歌坛。歌已不再寂寞而歌者却再次流浪远行。

  2004年参加广州新年摇滚音乐会,同年8月,张楚参加贺兰山“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音乐节。

  2005年参加北京7.1红色摇滚演唱会。

  2005年参加上海民谣音乐节

  2005年夏,参加“绿色北京”演唱会

  2005年7月1日,参加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的“和平的天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型演唱会” 。

  2005年创作单曲《变形记》收录在纪念张炬的合辑《礼物》中。

  2005年12月,参加桂林摇滚音乐节

  
张楚
2006年张楚正式签约北京树音乐公司,在经过了漫长的蛰伏和沉淀之后,依旧纯净简单但却不再尴尬挣扎,取而代之的是温暖和清新,然而却更加有力度,张楚以开阔明朗的全新姿态积极开始了新专辑的录制工作。

  2006年为中央电视台记录片《敦煌》配乐。

  2006年10月参加北京摇滚啤酒节

  2006年10月参加广东增城摇滚大会

  2006年12月29日,参加中国传媒大学新年演唱会。

  2007年7月,参加首届“鄂尔多斯草原摇滚音乐会”。“魔岩三杰”张楚、何勇和窦唯继香港红磡演出之后十三年后首次同台,重现传奇经典。此次演出张楚展示出了极佳的现场状态,并再次演唱了《姐姐》,每一个经历现场的人都在预测,张楚新的人生高峰即将到来,他已准备好,拥有足够的力量承载自己和中国摇滚乐的未来。

  2007年7月31日,参加了由搜狐娱乐举办的“群星倡导 全民救灾”的义演活动,筹集善款切实帮助受灾群众共抗洪灾,重建家园。

  2007年9月20日,接受“阳光卫视”大型口述历史栏目《亲历》的特约专访。

  2007年9月30日,与窦唯一起受邀参加澳门摇滚乐坛年度盛事《 HUSH!! Full Band 马拉松摇滚音乐祭2007》的演出并做压轴演出,在澳门及香港地区反响强烈。

  2007年12月15日,做为嘉宾参加“这个冬天雪还不下”小型音乐会的演出嘉宾,并带来演出高潮,全场合唱“姐姐”。

  2007年12月22日,与好友姜昕参加在天津举行的歌友会,被天津媒体誉为最受欢迎的歌手。

  2008年2月1日,张楚及树音乐老妖对灾区供电殉职烈士家属献爱心,在北京万达广场和朋友们举行赈灾募捐活动,筹得捐款来帮助在供电中为修复电网而殉职的工作人员的家属。

  2008年4月,张楚接受凤凰卫视邀请,录制许戈辉《名人面对面》访谈节目。同月,录制湖南
张楚
卫视高端访谈节目《零点锋云》

  2008年5月1日,张楚参加成都橘子音乐,老歌再次感动成都掀起演出高潮,成都媒体纷纷对张楚来蜀演出表示关注。

  2008年5月21日,张楚同公司的艺人姜树、周云山及好友何勇、姜昕共同录制央视中华情节目,共唱赈灾励志歌曲《给你我的力量》

  2008年5月24日,张楚参加由树音乐公司和精品购物指南报社共同主办的“与汶川同在”赈灾音乐会活动,作为音乐人对灾区人民献出一份爱心贡献一份力量。当晚筹款共计122万余元,全部捐给灾区用于重建医院及医疗诊所。

  2008年5月-6月 张楚接受多家大型网站、杂志、周刊、日刊的专访,全面为上海演唱会做宣传

  2008年7月5日,“树生长的声音”窦唯、张楚、何勇、姜昕上海演唱会,注定绚丽无限的一天来临,窦唯、张楚、何勇三人齐聚上海滩,在“上海体育馆”即“上海大舞台”举办首场内地大型场馆演唱会,而此时距94年香港红勘体育馆演唱会已整整14个年头。当年,他们三人同在一家唱片公司,台湾滚石(魔岩)唱片,转眼数个春秋已过,离开台湾滚石(魔岩)唱片的窦唯、张楚、何勇于2008年再次齐聚一家内地的唱片公司——北京树音乐公司,他们说他们毅然怀揣了美好,他们说他们打算向人群走来,他们说他们就要如树般醒于春夏,于是,厚积薄发,开始生长,并且就要发出声响。长久的阴霾与沉默即将落幕,他们终于转身,面朝我们走来,带上他们共同的好朋友摇滚玫瑰姜昕,就要与你相见,就要与你容颜以对,与你一起回首,回首记忆里的那些饱含人文情怀的昨天,而这一切就在上海大舞台。

  2008年9月,张楚被”新京报”评为9月份文青会主席,并进行了专访。同月,各家杂志媒体都纷纷邀约,张楚在电视、广播、平面及网络的曝光率持续增长,同时上海东方卫视的专访和东南卫视台的纪录片以及湖南卫视的专访节目都在9月播出。

  2008年9月26日,受sohu和红牛举办的”中国原创歌曲大赛”邀请,张楚作为评委嘉宾出席大赛现场,并为选手点评歌曲和颁奖

  2008年9月30日,张楚受邀摩登天空音乐节,并作为第一天演出的压轴演出嘉宾出场。张楚的亮相成为当天最具吸引力的艺人,在演出中展现了极好的状态,甚至连《向日葵》这样的新歌都有歌迷大声合唱。更多让人有“情结”的歌曲让观众从第一首《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就开始流下眼泪。而现场最让人惊讶和震撼的还是张楚首次尝试对自己歌曲的修改,在现场邀请了金属说唱风格的乐队“扭曲的机器”为《姐姐》这首歌加入了金属说唱的元素。万人的大合唱让现场持续沸腾。

  2008年12月初,张楚参加深圳第八届摇滚音乐节,作为音乐节的开场领军人物。

  2008年12月9日,张楚被长沙歌迷票选为湖南955电台2008年最值得期待的人,并受邀将于09年元旦参加大型音乐节。

  2009年1月1日,张楚、何勇、罗琦首要参加在湖南长沙湖南大学举办的金鹰955第二届摇滚音乐节。

  2009年1月10日,张楚受邀参加西安音乐台15周年台庆节目,作为西安摇滚音乐的标志人物现身。

  2009年5月1日,张楚参加北京草莓音乐节,作为此次音乐节最重量级嘉宾进行压轴演出,再次点燃首日上万歌迷热情,为此次音乐节创造完美开局。

  2009年5月28日,张楚参加杭州西湖现代音乐节,在端午节引爆夏日音乐节最高潮。

  2009年6月18日,张楚参演话剧《那一夜,我们搞音乐》,虽然在话剧中仅是客串演出,并且没有台词和过多形体表演,但超高的人气还是在话剧现场制造了一次高潮。

  2009年7月10日,有八年没有回西安演出的张楚,因“青年中国音乐节”再次登上老家的演出舞台。在现场一直下着的小雨都因为张楚的演出而中途停歇,直到张楚演出结束。经典歌曲的演绎让西安的歌迷在那个夜晚热情似火。

  2009年7月17日,张楚现身话剧青岛巡演站,在现场不但改变了不说话不表演的形式,还在话剧中首度献唱,而且演唱的歌曲还是他曾在这方土地上创作的作品。表达了张楚对青岛特殊的感情,并且表示青岛的大海给予了他太多的灵感。

  2009年8月8日, 张楚做特殊嘉宾出席冷酷仙境北京专场演唱会,并献唱两首歌曲。

  2009年8月10日,张楚受邀参加旅游卫视《亮话》节目,对话洪晃

  2009年10月14日,张楚及乐队赴天津电视台参加”声震八方”节目现场评审

  2009年10月18日 张楚参加2009爵士上海音乐节大放异彩的同时,一曲《姐姐》感动歌迷。

  2010年5月16日,张楚参加西安举办草莓音乐节。

  2010年7月17日,张楚受邀参加苏州活力岛音乐节

  
张楚
目前,张楚正在赶制他的新专辑(预计将于2010年10月份发行);新唱片内容依旧延续了他固有的独特诗人气质,并继续以人文思想为创作主线,并以更宽大、善良的情怀解释生活、抒发情感;此次新唱片的录制,依旧笼络了众多著名乐手参与。张楚所在公司树音乐邀请著名电影导演张扬为张楚新歌《向日葵》拍摄MV,此MV将全部使用胶片进行拍摄,拍摄地点则选择在云南的红土地、香格里拉等地,无论张楚在MV中的如何表现,我们都将充满期待。

  写歌、创作、演出、摄影,张楚以各种方式极大地感受生活之舒美,并以诗般轻灵的歌词和温暖纯美的旋律音乐的形式将他纯净敏感的心所能感知的静美与力量传达给每一个忠诚于理想至爱生活的自由心灵,并从中得到巨大的欢快而乐此不疲。

  现在,张楚没问题。

  张楚演出经纪请联系: 13910518710 姜树

个人作品

  专辑

  专辑名称::《一颗不肯媚俗的心 》

  发行公司:魔岩文化

  出版时间::1993-01

  专辑曲目:

  1、西出阳关_张楚

  2、走吧_周思雨

  3、BPMF_张楚

  
张楚
4、北方过客_ 张岭

  5、将将将_张楚

  6、爷爷奶奶的故事_董虹 万小源

  7、一鸣惊人_张岭

  8、太阳车_董虹

  9、一生祈求_卫华

  10、失落城堡的居民_张岭

  专集名称:《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歌手:张楚

  发行公司:魔岩文化

  发行时间:1994年

  专辑曲目:

  1.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

  2.冷暖自知

  3.和大伙去乘凉

  4.蚂蚁 蚂蚁

  5.厕所和床

  6.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7.爱情

  8.赵小姐

  9.苍蝇

  10.光明大道

  专辑名称:《造飞机的工厂》

  歌手:张楚

  发行公司:上海声像

  推出时间:2000年

  
张楚
专辑曲目:

  1.卑鄙小人

  2.动物园

  3.吃苹果

  4.混

  5.结婚

  6.老张

  7.棉花

  8.轻取

  9.跳

  10.造飞机的工厂

  单曲

  《姐姐》 收录于《中国火 壹》

  《认识了》 收录于《中国火 贰》 1996年8月

  《我的睫毛快被你吹掉了》 收录于纪念张炬双专辑《再见张炬》 1997年5月

  《这么大》收录于《中国火叁》 1998年10月

  《变行记》收录于《礼物》2005年

  《社会主义好》收录于《红色摇滚》

语录

  我是坏
张楚
人,我在一点点地变好。

  魔岩三杰——该结束的都应该结束了。

  当年的摇滚是种滑稽,一种带有喜剧情节的黑色幽默。

  摇滚还是要表达些什么,达到些什么,而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表达。

  我是一个在悬崖边打秋千的孩子。

  我活着,却不再摇滚

  我是一个喜欢自然的人,自然带给人最多的东西。

  我开始选择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

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张楚,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理事长,科学技术教学部主任。关注信息领域及生命科技领域法制理论及动态,研究方向涉及知识产权法电信法、科技法、电子商务法网络法、医疗法等。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博士、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费城天普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曾出版专译著、教材及案例1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

  社会兼职:全国中高级干部学法讲师团成员、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库成员、司法部网络公证课题组专家顾问、全国律师协会信息网络与高新技术专业委员会特邀委员、检察出版社《网络经济与法律论丛》特邀编委、信息产业部《信息安全》杂志编委、中国国际电子商务大会法律论坛专家顾问、中美电子商务法律交流项目中方联络员、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深圳市信息化立法专家顾问。

三、原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县长

  张楚,原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县长,80年代最早的改革家之一,后隐姓埋名。但另据资料显示,他后曾任自治区商业厅长,1993年在出版《卓资改革》(中国经济出版社)一书。其他资料:

  被废黜的改革者

  似乎是个宿命,扯起改革的大旗越早,所处的地区越落后,改革者越具悲剧性。这可包括曾是内蒙古卓资县县长张楚,河北无极县县委书记刘日,山西原平县委书记、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

  如今,已没有多少人还能记得张楚,这位上世纪80年代主政地方改革的第一位悲剧性人物。

  1982年,面对穷得讨饭成风的内蒙古卓资县,县长张楚决意背水一战:在全国破天荒地把商业部门、粮站、供销社、食品店等国营单位由政府统一改为推向市场,个人承包,职工分流。

  同时,卓资县党政机构由原来的50个压缩为9个,减幅达到六分之五。公务人员由711人锐减至394人。县级干部福利待遇也实行货币化管理,政府部门不养小车,改为给用小车的干部发钱。

  经此动刀,卓资县一度成为全国唯一的一个财政收入上升而支出下降的县。

  张楚敢在县级心脏部位动手术,这令时任原平县委书记的吕日周非常感兴趣。1984年吕日周带着原平县的30多位县级领导干部和中层干部到卓资县学习。谈到压力,张楚对吕日周说,关键不是他的承受力,而是旧体制的承受力。

  最终旧体制没能承受住他。张楚原从北京调任而来,在卓资根基并不深。由于当时全国都是“社会主义”,所有的国营商场、商店、工厂里的职工,都是国家的人。张楚把全部国有资产都转为民营的单兵突进行为,迅速遭到全县上下的阻击反对。而公车改革结果更令民众愤怒,“钱发完了,小车又全都养起来了”。

  各方压力下,孤立无援的张楚被迫离开卓资回到北京,至今隐姓埋名。而之后的卓资县,机构和人员迅速反弹膨胀,恢复如初。

  (罗科《“改革派官员”中国命运》,《凤凰周刊》2010年第1期)

  8月23日下午3点之后,我们再次走进卓资县委老干局大院,试图能粘住一两位到此活动的退休老人,再谈一点有关当年改革试点的情况。

  每天到此参加各种娱乐活动的老人不少。不用说,他们都曾是卓资县有职有权的官员。也许是这些人本来就曾在此地有权有势过,自恃高人一等,也许是这些已失势的官员深得官场之道,明哲保身,少说为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我们的到来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即便我们主动搭讪,这些曾经的官员,也对我们十分冷漠,不予正眼看待,更不理会我们。

  这些人与我们在其他任何地方碰到的普通老百姓,尤其是村民或牧民对我们总是热情相待有如天壤之别。这些人似乎已完全失去普通老百姓或民众所存有的那份真城、友好、淳朴和热情。

  我们只好再次悻悻走出老干局大院。看到街道对面的建筑物上有“发展经济,保障供给”这幅标志性标语,我们判断那里曾经是计划经济的供销社或百货商场的所在地,便走进一家正在营业的家电专卖店。

  店内没有顾客,仅一男店主坐在近门处看电视,我们便主动搭话。

  “这里可能就是原来的供销社吧?”男店主比老干局大院里的老干部热情许多,友善回答:“是当时的第二百货商场。”

  “看样子已一分为三了。你也是承包过来自己经营的吧?”

  “当年的供销社、百货公司都已不存在,也就不存在承包了。我是租其中的这一间门面,完全自已经营了。”

  “你对当年在卓资搞改革试点的情况了解吗?”

  “不完全了解,但知道一些。”

  “你是本地人吧?全国改革在卓资试点的时候,你在哪里?从事什么工作?”

  “我是本地人,试点的时候,我还在上学读书。但我当时就比较关心在这里进行的改革试点的事情。”

  “这些改革试点内容中,你对哪几件事印象最深?”

  “一是流通领域打破大锅饭。当时,我们这里的粮食局和粮站、粮店,商业局和第一百货商场、第二百货商场,供销社等,改革力度非常大,可以说是全国破天荒由政府一统改为推向市场,个人承包,职工分流。

  “就是我们现在这个店所在这幢楼,是当时的‘二百’,原价400万,以200万卖掉,由私人买去自主经营。又如对面那栋楼,是原来的粮食局和粮店,以180万元的价格卖掉,将粮食购销推向市场。

  “当时一下就炸开了锅,原来的商业局、供销社、粮食局及其下属商场商店的许多职工一下失业了。县政府就将卖楼的钱用于安置失业员工,给一部分钱,有点像现在的‘买断工龄’,让分流职工投资创业,另谋出路。政府当时甚至还卖掉政府办公大楼和机关里的小车,用于安置因此分流的商业系统的失业职工和县属国营企业失业的职工。”

  “当时的县属国营企业也卖掉了吗?”

  “大部分都卖掉了,推向市场,由投资买企业的人自主经营,也分流出大量失业职工。”

  “现在这些企业经营得怎么样?”

  “大都已经破产倒闭了。”

  “我们在另一条街上看到‘卓资百货商场’的老牌子,进去看了一下,也是被分隔成几大块,各卖各的,里面乱七八糟,昏暗无光,生意好像也很不好,他们能赚钱吗?”

  “他们也是租的档位和门面,地上脏脏的,也不装修,生意肯定亏钱。他们都是外地来的,没有长远打算。有河北来的,也有呼和浩特来的。他们虽然生意不好,但是自主经营,自负营亏,不像过去,亏了就由政府摊上。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当初把这些卖掉,推向市场应该说是正确的。”

  “你还对哪些改革事件有较深印象?”

  “比如搞‘小政府,大社会’,压缩吃财政饭的行政人员,精简财政开支。又比如把政府机关部门的车卖了,县城本来就不大,书记、县长、局长、科长统统骑自行车上下班,下乡坐公共汽车,发给交通补助费。”

  “你如何看待这件事?”

  “这样改当然好,可惜后来失败了。政府办公室大楼又重新修了,比原来更大,更气派了。各机关各部门的小车不仅又有了,而且比原来更多更豪华了,压缩了的行政人员又多了,并且翻番地增加,早已人满为患。”

  “当时改革试点时阻力大吗?”

  “那当然大啦!全国都是‘社会主义’,怎么我们这里就要另搞一套?所有的国营商场、商店、工厂里的职工,都是国家的人,社会主义是不能让人没有工作,没有饭吃的,我们这里怎么就要把国营的商场、工厂甚至国家的政府办公楼,局机关的办公楼卖掉呢?尤其是那么多的职工失业,全城都沸沸扬扬,人心惶惶,有很多人不满,也有很多人上告。”

  “当时的书记、县长是谁?”

  “书记姓朱,县长姓张,叫张楚,听说是习仲勋的女婿。因为张楚有岳父做靠山,后台硬,他本来就是从北京来的,有尚方宝剑,所以他才能大刀阔斧,无所顾忌,说干就干。”

  “张楚后来呢?”

  “后来调到内蒙古自治区商业厅做厅长了,再后来听说调回北京去了。”

  “姓朱的书记呢?”

  “他多次到北京,直接向当时的中央领导汇报试点情况,经常参加全国改革会议介绍试点经验。后来调到盟委做书记了。”

  “你觉得在老干局活动的那些退休老干部,为什么不愿向我们讲试点的事?”

  “他们当中有许多都是试点过程中的直接当事人,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无论是当初推行改革的人,还是阻挠改革的人,其中有许多利害关系,会牵连到许多人和事。他们当然不愿再卷入这些是是非非中去。他们这些当干部做官的,都是‘人精’,最擅长的就是明哲保身,首先想到的就是对自己有无好处。他们不知道你们是哪个道的,谁知道说了些是非会给他们惹出什么麻烦来,当然就不愿给你们讲呢!”

  “那你又为什么愿给我们讲呢?”

  “我是靠自己做生意吃饭,不像那些做官当干部的,是靠着别人吃饭,是靠着共产党发工资吃饭,也是靠着官场的裙带关系吃饭。而我则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吃饭,说说没什么关系。再说啦,如果我反映的问题对国家和社会有用,我还觉得是做了一件有益的事,不像那些做官的,脑子想的都只是自己个人的利益。”

  “你如何评价卓资县的改革试点?”

  “对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中国来说,卓资县的全国改革试点,意义重大,贡献也大,对全国的改革起到了不起的探索作用。我觉得最初的试点方向正确,效果显著,对计划经济形成强大的冲击。当时的张楚等人,尽管是因为有后台、有靠山,但其个人仍然不失有思想、有魄力、有胆有识。不过,今天回头看,这些改革显然初衷很好,当时效果显著,十分成功,但现在却又回复旧貌,只能算是改革夭折。

  “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卓资已同全国一样,连改革前的廉洁也荡然无存了,到处是腐败,到处是堕落,人心涣散,最大的问题是人们的心态变坏了,人情冷漠,金钱挂帅,为钱不择手段。

  “说句不怕你们怪罪的话,现在的干部个个是腐败。这绝不是夸张,只要是在政府机关上班的人,没有一个不贪不捞。而最普遍的是买官卖官。从居委会、村委会到县委县政府,可以说,只要是‘干部’,那怕是很普通的一般干部岗位,都是用钱买的。买到官之后,就捞钱,也卖官,完全把职位当作商品买卖了。无论是有职有权的职位,还是当官做干部,完全是当做生意在经营,都只是为了赚钱而已。

  “在卓资,哪一个项目背后没有钱权交易?上项目是手段,能沾染上这个项目的人,无不染指捞钱,甚至肯定是为了从中捞钱才上这个项目的。一茬又一茬地贪,一拔又一拔地捞。其实,全国老百姓都心知肚明,所有做干部当官的也全都心照不宣。虽说这不是改革的过错,也不是改革的结果,但改革过的中国,成了这个破样子,是很让人痛心的。”

  临到聊天结束,我们仍冒昧询问了这位热心店主的个人情况。但他同样不愿多作介绍,只肯说自己姓李。

  告别老李,我们在原粮食局、百货公司、人民电影院等处拍了照,便步行去到卓资新区——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所在地。

  (《卓资人为何对当年的“中国改革试点”讳莫如深?》)

四、古代政权名

  “张楚”一词,是在秦末陈胜吴广领导农民大起义时出现的。最早见于《史记》,如《秦始皇本纪》云:“七月,戍卒陈胜等反故荆地,为‘张楚’。”《高祖本纪》云:“秦二世元年秋,陈胜等起蕲,至陈而王,号为‘张楚’。”《陈涉世家》云:“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另外,考古工作者在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三号墓中发现的帛书上,亦有“张楚”一词。这里所说“张楚”的确切含义,史家解释颇不一致,至今尚无定论。

  有人认为,陈胜、吴广起义时,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农民政权,国号为“大楚”。当农民起义军占据陈县之后,正式建国号为“张楚”,这是陈胜农民政权的第二个国号。

  有人不同意上说,认为《史记》等记载“号为张楚”,其中的“张”字用作动词,是“张大”的意思。“张楚”是一个动宾词组。所谓“号为张楚”,就是号召要张大楚国的意思,而不是陈胜真正做了“张楚王”,建立了“张楚国”。至于陈胜为什么要“号为张楚”,是因为农民军要打着楚国的旗号,以张大楚国来号召人民起来反抗秦王朝的统治。这是一种宣传,一种争取人心的策略。

  有人认为,“张楚”的“张”字是动词,是“建立”的意思,而不是“张大”之意。因为这时楚国早已被秦所灭,灭亡了又怎能谈得上“张大”呢?因此,“号为张楚”,应解释为宣称为了建立楚国。

  有人则以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资料为依据,认为帛书《五星占》中的土星行度表等,皆是一种表格,列有秦及汉初纪年,其间有“张楚”而无秦一二世年号,这说明汉初是把“张楚”作为名词使用的,与“秦”、“‘汉”、“秦始”、“孝惠”等并列,既是国号,也可纪元。当时,陈涉并未统一全国,而且时间又短,史书记载不一是很自然的,但帛书资料为楚地文献,其用“张楚”二字,较之其他史书当更为可信。因此,称陈胜所建立的政权为“张楚政权”、“张楚国”、“张楚王”是可以的。

  也有人认为,据史书记载,“张楚”就是“大楚”。这是偏正词组,而不是动宾同组。从古代词义看,“张”可训“大”,义可通用。陈胜的国号是“大楚”,也就是“张楚’。这个偏正词组的全称,可能在比较正式的场合才偶一用之,而通常又称“楚”,就像“大汉”“大唐”等通常“称”汉“唐”一样此外,还有人认为,“张楚”是陈胜自立的“王号”。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