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基本资料

  姓名:张蓉芳(zhang rongfang)

  性别:女

  身高:1米74

  生日:1957.4.15
张蓉芳

  籍贯:四川成都

  项目:排球

  13岁时进入省青少年排球训练班开始训练,15岁时进入省队,1976年进入国家队。 最好成绩:第23届奥运会女子排球金牌得主

  1984年底被任命为四川省体委副主任、党组成员,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进修,1986年任中国女排主教练,1986年出任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目前任全国青联副主席、国家体总排球管理中心副主任。

个人简历

  中国女子排球运动员,主攻手。1957年4月15日生,祖籍河南省新蔡县。身高1.74米,体重65公斤。1970年入四川省队。1976年被选入国家排球集训队。技术全面,身体素质好,善打主攻和接应二传,擅长“双快一跑动”,球路刁,扣球变化大,头脑冷静,作风顽强,在比赛中发挥稳定。作为中国女排队员,与队友们一起多次参加国际比赛,为中国女排走向世界立下赫赫战功:1977年在第二届世界杯女排赛上获第四名。1978年在第八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获第六名;同年在第八届亚洲运动会女排比赛中获银牌
张蓉芳

  1979年在第二届亚洲女排锦标赛上获冠军。1981年在第二届不来梅国际女排邀请赛中获冠军(她个人获“最佳防守球员奖”);同年在第三届世界杯女排赛上首次获得冠军,1982年在第九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获冠军,同年在第九届亚洲运动女排比赛中获金牌。她出任中国女排队长以后,中国女子排球队1983年在世界超级女排赛中获冠军。1984年在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女排比赛中获金牌,实现了中国女排的“三连冠”。

  1980年获得运动健将称号。1981年、1983年、1984年三次获得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84年被评为全国十名最佳运动员之一。1984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1984年被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1989年被评建国四十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198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84年底被任命为四川省体委副主任、党组成员。1986年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率领中国女排在第十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中荣获冠军,她被本届锦标赛评为最佳教练员。

所获成绩

  1977年 在第二届世界杯女排赛上获第四名

  1978年 在第八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获第六名

  1978年 在第八届亚洲运动会女排比赛中获银牌

  1979年 在第二届亚洲女排锦标赛上获冠军

  1981年 在第二届不来梅国际女排邀请赛中获冠军,获“最佳防守球员奖”

  1981年 在第三届世界杯女排赛上首次获得冠军

  1982年 在第九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上获冠军
张蓉芳

  1982年 在第九届亚洲运动女排比赛中获金牌

  1983年 出任中国女排队长以后,在世界超级女排赛中获冠军

  1984年 在第23届奥运会女排比赛中获金牌,实现了中国女排的“三连冠”

  是中国女排实现“三连冠”的头号功臣,用刻苦训练弥补了身高的不足,经过苦练、钻研,掌握了一手转腕击球的功夫,基本功扎实,进攻速度快,线路多、落点刁,变化大。被誉为“怪球手”

所获荣誉

  1980年 获运动健将称号

  1981、1983、1984年三次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1983年 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1984年 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

  1984年 当选全国“三八”红旗手

  1984年 被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35年来杰出运动员

  1986年 当年第10届排球锦标赛最佳教练员

  1989年 被评建国四十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

  1986年 率中国女排在第10届世界女排锦标赛中荣获冠军

  1986年 率中国女排获第10届亚运会冠军

社会评价

  她是中国排球史上第一个同时获得了世界冠军称号的运动员和主教练。
张蓉芳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她成就了中国女排的“五连冠”。所以,在中国女排获得“三连冠”之后,她曾被国外媒体称为“中国女排的镇静剂”。在中国女排冲击“五连冠”的道路上发生主教练危机的时候,是她临危受命,带领全队第五次冲顶成功。

  这位以“怪球手”著称的排坛主攻手,不但将小主攻的角色演绎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成为中国女排锋线上不可缺少的尖刀,而且奠定了小主攻在中国女排战术体系中的牢固位置。从许新到孙玥李艳,再到王丽娜,历届女排主教练倾力打造神奇小主攻的努力,一以贯之。

  她为中国女排的辉煌立下的功绩有口皆碑,她再造中国排球辉煌的努力尚待历史评说。

  张蓉芳1976年入选国家女排,是连续3次获得世界冠军队的中国女排的主力队员。她身高只有1.74米,在高人如林的排球场上可谓“先天不足”,但她怀着强烈的祖国荣誉感和高度的自觉精神,练就了很好的基本功。以眼快、手快、脚快、球路刁的“三快一刁”著称,有“魔术快攻手”的美称。比赛中,她以大范围的游动,灵活多变的战术,使对手望而生畏,很多高大队员对她的扣球都感到难以对付。

  在国际排坛上,张蓉芳被誉为“怪球手”。张蓉芳曾3次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1984年12月被任命为四川省体委副主任。1986年,离世界锦标赛不到半年的时候,正忙于做毕业论文的张蓉芳,突然接到赴京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命令。随后,张蓉芳与郎平携手,苦练5个月,中国队获得该年第十届世界排球锦标赛冠军,成就中国女排“五连冠”的奇迹。

  1987年,张蓉芳调任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先后分管过排球、跳水等项目和其他工作。1998年至今,张蓉芳在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任第一副主任。这些年,中国男、女排出征亚洲、世界大赛时,她常担任领队,以丰富的阅历协助教练对队员做些思想工作、技术指导;还常应报社邀请,开辟专栏纵论赛事

人物观点

综述

  尽管她现在已不具体分管女排训练工作,但她的心却始终为女排魂牵梦萦;尽管她早已走上领导岗位,但她仍以一名老女排队员的标准严于律己;尽管她已年过半百,但她仍浑身充满朝气

  她,就是曾创造中国女排“三连冠”辉煌历史的场上队长“毛毛”——张蓉芳。

  现为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的张蓉芳,率领中国男排来到潍坊,参加同哈萨克斯坦国家男排的对抗赛。欢迎午宴上,这位中国女排昔日的“主攻手”同桌而坐,借机提出了想采访她的要求。

率真热情不减当年

  “没问题!”张蓉芳不仅爽快地答应了,还主动问,“20分钟够吧?要行,你就午饭后到866房间找我吧。”雷厉风行的作风丝毫不减当年。
张蓉芳

  到“毛毛”的房间时,她早已给记者沏好了一杯青茶。张蓉芳笑着说,“有什么问题就只管问吧,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一定认真回答你的。不过,咱有言在先,有些不能回答你的问题,还请多担待啊。”

  豪爽、热情、大方、真诚,可以说在张蓉芳身上无处不在,同她交谈气氛融洽,自然舒畅。

对《大众日报》情有独钟

  “你们这张报纸我20年前就看过。那是我们到济南参加四国女排邀请赛。住在当年毛主席住过的地方。对,就是南郊宾馆。那时的古巴女排很强大,是我们的主要对手。我记得你们还让路易斯(古巴女排的主攻手)写了句话登在了报纸上。我就是那时认识了你们报纸。也就是那时我知道《大众日报》是山东省委的机关报。所以,今天你一提出来采访我,我感到很亲切。我也十分乐意同大报记者进行交流。”

中国女排始终是世界强队

  “不过,对个别媒体关于‘中国女排17年来处于低谷’的说法,我持反对意见。由于女排“五连冠”的昔日辉煌,所以它现在承载了国人许多期盼,许多梦想。人们好像只习惯于女排夺冠,而不愿看到它失利。可世上没有常胜将军啊。

  从1981年中国女排拿第一个世界冠军,到2004年夺取雅典奥运会冠军,这20多年中,中国女排除了在1992年的奥运会上获得第七名,1998年世界第八外,其余几乎都是排在世界前三名或是前六名上。毫不夸张地说,在世界排坛上,中国女排始终是一支强队。尽管名次有升有降,但升降幅度并不大。”

不要用老眼光看女排

  “由于中国女排‘五连冠’的辉煌对国人影响太深,所以人们对女排充满了期望。面对国人的厚爱,
张蓉芳
女排姑娘们唯有发奋苦练,才能报答人民的养育之恩。我也借此机会呼吁大家,不要再沿用过去的老眼光看待而今的中国女排。无论是技术风格,还是战术打法等方面,都和过去的老女排不尽相同。我个人认为,现在的女排姑娘单从技术的全面性和个人特点的突出方面,还远不如我们那个时代的中国女排。

爱拼才会赢

  不过,我对你们媒体和社会上认同的,所谓‘现在的女排精神缺失’,或说‘信仰危机’的种种说法,是非常不赞同的。其实,现在的中国女排还是较好地继承和发扬了老女排的拼搏精神。应该说,老女排和现在的女排是两代人。

  “不知你发现没有,现在的中国女排其实是非常注重队伍管理的,强调的也是爱国奉献和集体主义精神。现在的女排姑娘们非常有爱心,经常关注弱势群体,捐资助学。在全国以中国女排名义命名的‘希望小学’已有多所。她们最爱唱的一首歌就叫《爱拼才会赢》。因为姑娘们知道,当今世界排坛强手如林,我们唯有靠团队拼搏精神和集体协同作战,才能夺取胜利。

  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排的目标,其实大家心照不宣。由于此次中国男、女排都是本土作战,我们对他们提出的总要求,至少要打出风格,赛出水平,展示出我们良好的拼搏精神,充分发挥我们应有的实力,打几场让老百姓满意的球。

  尽管我们对男、女排在名次上的具体要求各不相同,但‘输球不能输精神’的最起码标准,是永远不能丢的。人活一口气。运动员在赛场上就要有拼搏精神,在生活中要有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毅力。”

个人评论

还需加快追赶的步伐

  中国男排的进步是大家都看到的,不能因为小组未能出线而否认,但同时中国男排存在的弱点也比较明显,还需要加快追赶的步伐———排管中心副主任、此次世锦赛男排代表团团长张蓉芳在中国队结束世锦赛的所有比赛后,这样评价这支年轻的中国队。张蓉芳首先评价了今年重组后的男排教练班子,她说这个教练班子建立后的7个多月时间里,工作很努力,非常用心,对世锦赛的参赛准备上比较全面、细致,整个教练班子的工作团结、协调,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稳得住。

针对性训练

  为了准备世锦赛,中国男排提前两个月就开始了针对性训练,出发日本前还到天津进行适
张蓉芳
应比赛时间、场馆的训练,在天津训练期间教练员利用晚上与每个队员都进行了沟通,帮助队员摆正心态。教练组还安排中国队提前5天到日本进行适应性训练,在比赛期间教练班子每天晚上都开会研究对手,制定比赛策略。张蓉芳认为这些细致全面的备战工作对中国队在世锦赛上的表现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个教练班子在男排历史上也是工作最主动、最认真的教练组之一。

小组赛表现

  对于中国队在小组赛5场比赛的表现,张蓉芳说,整个比赛过程,特别是前4场比赛,中国队的水平发挥总体比较平稳,但在某个阶段也出现了一些波动。经过上半年比赛训练的考察,中国队目前的阵容组成实际上只有2个多月的时间,而且队员都很年轻,因此赛前中国队提出的一个目标就是在比赛中要拿出自己的水平,强调注重过程。在这个方面,张蓉芳认为中国男排有进步。

仍有弱点

  不过在最后一场比赛,面对出线的生死战,中国男排也反映出了一些弱点。张蓉芳说我们赛前也希望中国队能在关键场次的比赛中在成绩上、心理上有所突破,但从最后一场比赛来看,这方面还是暴露了多年来存在的弱点,确实还有待于提高。这个弱点在某种程度上是制约中国男排水平从低向高提升的关键因素。同时她也坦承,队员临场的表现,也反映出从她自己到教练,在解决队员思想问题上的工作还不彻底。

实力有待提高

  张蓉芳说,中国男排目前的整体实力还不雄厚,个人能力还有待提高,队中骨干力量还不够突出,特别是在整个亚洲男排水平已经与世界最高水平拉开了很大差距的背景下,中国队前进的道路还很漫长。不过从这次比赛中,也看到了中国队整体的表现,特别是几个新人的表现都不错,不能因为最后一场球输了而否定中国队的进步,但她也希望中国男排前进的步子还能更快一些。

  张蓉芳最后说,中国男排目前仍然是在困境中,而很多媒体对中国男排也十分关心,她也借本报向关心、支持中国男排的媒体表示感谢。

非常夫妻

排球伉俪

  胡进和张蓉芳是一对把大悲大喜全部奉献给中国女排的非常夫妻;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对都当过国
张蓉芳
家队女排主教练的“非常夫妻”。张蓉芳退得光彩,胡进则是灰溜溜被赶下台的。

  胡进的黄金年华都与中国女排捆在了一起,这一次中国女排17年后再次登顶,他感慨万千。东北汉子用略带东北口音的语调对记者表现着自己的兴奋:“是件高兴的事!这有点像在浪尖上起舞,有时候痛苦与快乐的交织有点让人晕。”

他们的孩子叫“胡十”

  当年张蓉芳前脚搬出中国女排宿舍,后脚胡进就受令搬了进去——29岁的他被任命为中国女排教练,与邓若曾主教练一起去争取中国女排的“四连冠”!

  两个人已经定好的婚礼不得不推迟。

  好在,邓若曾主教练、胡进教练不负重望,带着中国女排仍然赢得了世界杯赛,蝉联“四连冠”,张蓉芳终于舒了一口气。不久,她这位中国女排“三连冠”的副队长、队长,与“四连冠”的教练胡进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婚后的日子本应美美满满,可两人过得并不舒心。因为,偶尔见一次面,张蓉芳总见胡进愁眉苦脸、心事重重——原因是,女排出现了危机!全国人民关注的中国女排正在走下坡路,而且,很难找到一剂良方,以确保女排的队伍建设、精神、斗志焕发青春。天生认真的胡进不能不愁。

  谁来接管“病蔫蔫”的中国女排?

  胡进与妻子猜来猜去都没想到更适合的人选。

  这天,正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进修的张蓉芳接到一个电话。这电话的内容让她大吃一惊:眼下的女排队员最服的就是她们的楷模张蓉芳和郎平,在她们的一致要求下,“上头”已拍板让张蓉芳出任主教练,郎平为教练员!

  她打电话给胡进:“我能当一支世界冠军队伍的教练?!”
张蓉芳

  几乎是在同时,胡进接到了中国青年女排主教练的任命。

  他们终于有了新婚后的第一次长相守。

  不巧的是,张蓉芳怀孕了。

  仅仅剩下三个月,就是第十届世界锦标赛,一大堆难题摆在张蓉芳这位孕妇兼主教练面前,直缠得她心力交瘁。张蓉芳30岁了,已属于高龄孕妇,生养都可能出现问题。俩人常分别,她是多么希望身边今后有一个孩子陪伴啊;他是多么希望在自己出行的日子,孩子能代替他让她感受到他的生命讯号啊。为了事业,会不会损伤孩子?天天发火,天天在训练馆的噪声中生活,会不会影响胎教

  张蓉芳痛苦不堪。两难中,她流泪了,哭得好伤心,哭得好庄严。

  最令她痛苦的是,中国女排队伍已显不齐,实力明显下降,要是在她手上丢了冠军,她的英名将随之付之东流。

  好在老天帮她。

  在捷克体育馆里,中国队最“畏”的古巴队,上场时竟然没有了超级明星路易斯。原来,路易斯刚刚生了孩子,这无疑意外地帮了中国队一个大忙。张蓉芳指挥着中国女排摘下“五连冠”。接着,又在第十届亚运会上高奏凯歌。

  半年后,他们的孩子呱呱落地了。没有翻字典查辞海,他们就为孩子取名“胡十”,以纪念第十届世界排球锦标赛和第十届亚运会,那段怀着孩子征战的岁月,那段圆了“五连冠”梦、几乎是十全十美的岁月。

  孩子可是随他的妈妈、随中国女排,受了许多胎儿所没有承受过的痛苦啊!

患难与共的日子

  1986年7月,张蓉芳挺着大肚子,准备生孩子。胡进却在积极准备竞选中国女排主教练,结果,5名报名竞选者中,有3名当上了教练,曾是女排四连冠教练的他,却意外地名落孙山。
张蓉芳

  1987年至1988年,既要带1岁的孩子,又要当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的张蓉芳,毋庸置疑地被任命为中国女排的领队出征汉城奥运会

  当时,稳稳地当了八年偶像的中国女排被国内观众视作看家的王牌,别的项目不拿金牌可以原谅,独独女排不拿金牌不可原谅。

  可中国女排接连输给了美国秘鲁苏联。国内媒体动怒了。球迷声讨他们。

  在这次挫折之后的1989年初,胡进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个人事小,女排事大”,胡进扔下妻子和孩子,与队员一起住在国家队,累得两次肺栓塞住院抢救,直到冒险使用“溶菌霉素”才挽回生命。他这是拼了老命卧薪尝胆,准备重新崛起。尽管他带队拿了两次世界亚军和一次第3名,中国女排在与古巴队交锋中也创造了连胜12场的纪录,胜当时的另一支强队美国队,也都是3比0的大比分,可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本来已将金牌算在账上的中国女排竟输给了第二集团的弱队荷兰队,最后只拿了个第7名,国内谴责声铺天盖地。“张蓉芳、胡进共开排球夫妻店,会不输?”张蓉芳已经有了一道道伤痕的内心世界,忍受着颈椎腰椎在过去打球时断裂过的伤痛,忍受着不能弯腰、蹲腿,只能卧床但不得不带刚刚5岁的儿子的窘境,可她仍然要安慰胡进,叫他拿得起放得下,千万千万不能给气得倒下!胡进黯然离开了女排。

真正的男人

  谁知,正当胡进兼任主教练的中国沙滩排球队具备世界冠军实力之时,胡进又被中国女排的教练选拔与考核班子“盯”上了。

  因为,郎平一次又一次地恳求:“我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郎平意欲辞职,胡进可能出山!”

  1999年春节刚过,前任国家女排主教练郎平挂鞭。关于中国女排换帅的消息在华夏大地迅速传开,各地媒体几乎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1999年中国体坛第一场舆论炒作战中。一时间,对郎平萌生去意原因的猜测,对胡进复出背景的分析,沸沸扬扬,不一而足。

  张蓉芳闻讯后,坚决反对胡进复出。

  在决定是否起用胡进的问题上,国家体育总局排球管理中心一共开了两次会,张蓉芳都是回避的。

  一身伤病的她,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曾经被社会深深刺伤的胡进,考虑到自己一旦复出,妻子很可能又得“放下排球不管”,这太不公平了,他犹豫、徘徊再三。

  他知道,就目前中国女排的这支队伍,要想上一个台阶,哪怕是保持亚军位置,难乎其难。在以成绩英雄,以胜负论声誉的今天,他面临的不是阳光大道,而是悬崖峭壁。“但是,是国家培养了我们,在祖国需要我们站出来的时候,为了一点私利,为了一点名声,为了一个小家,就退缩了,就不敢接受困难的挑战了,不肯战胜自我、超越自我了,还谈什么‘弘扬女排精神’呢?经历了1992年那么大的打击后,我再没什么可怕的了。”胡进向张蓉芳“坦白”了内心世界。

  张蓉芳缄默着,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搭理胡进。她深知胡进的脾气,一旦他认准了的事,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他对排球太着魔了,以至于不考虑后果。如果他计较个人得失,他不会复出接队,因为这次带队的风险远远大于成功。
张蓉芳

  但当1999年4月底不服输的胡进正式接受任命,出任风险极大的中国女排主教练时,她还是“例行公事”地向他伸出了手:

  “祝贺你。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孩子改名叫“胡实”

  胡进上任,张蓉芳被迫卸“任”———她不得不把管得好好的中国女排交给另外一位领导分管,这个“重任”她不好也不宜再担当了呀。

  孩子毕竟是孩子,听到父亲又当光荣的中国女排主教练了,胡实高兴得直跳:“爸爸,这回你可得收获丰硕果实了,为了你,妈妈可是专门把我的名字都改了。”

  在胡十的10岁生日之时,张蓉芳为了不使孩子今后为她和胡进在两次奥运会上的失利而背负沉重的十字架,专门翻起了大辞典,还煞有介事地到崇文门派出所将“十字架”的“十”,改成了实实在在的“实”。

  1999年初,胡进再度执掌中国女排后,比赛时总是跌跌爬爬。

  不光世界前3名没进入,即使在最后的4张奥运会入场券的争夺中也显得勉勉强强。

  胡进二次入主国家队,面临的难度一点都不比八年前小。正所谓四年一个轮回,离第一次失败已经过去8年了,经过了两个轮回的胡进却没有逃离失败的圈。2000年,中国女排兵败悉尼奥运会。胡进最终在第二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中失利。作为一个教练能够前后两次执教中国女排,这是一种荣誉;可是作为一个教练两次带队出征奥运会得来的是这个队伍历史上两次最差的成绩,这是一种耻辱。荣誉和耻辱,把握在一线之间。他不会再有第三次机会来证明自己了。
张蓉芳

  2001年2月2日,胡进正式重握四川女排主教练的教鞭。前一天,他把中国女排的教鞭交给了一直与他合作的助手陈忠和。他只说了一句:“忠和,我们都等待着中国女排再度辉煌的那一天。”

  中国女排这次夺冠后,她们离真正的辉煌还有多远?

  2004雅典奥运会上再见分晓。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