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背景介绍

  有一个人,生前仕途坎坷,籍籍无名,却墙里开花墙外香。虽然没有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但是新罗和日本的使节每次来到朝廷,都削尖了脑袋四处打听这个人有没有新的作品问世,一旦打听到有,立刻不惜重金和珠宝,把他的新作买走,回国后广为传诵。这个人就是张鷟。

个人性格

  张鷟的性情偏躁卞急,且又风流自赏,行为放荡,不检点小节,为恪守礼法的官僚士大夫所蹙眉疾首,执政的姚崇对他尤为鄙视。玄宗李隆基开元初(约714),御史李全交劾奏他讥讽时政,贬谪岭南。幸亏刑部尚书李日知的救护,不久移到内地。最后回朝任司门员外郎而终。

个人作品

  著有《游仙窟》传奇、《朝野佥载》和珍贵的唐朝判例集《龙筋凤髓判》。张鷟的代表作品是他的传奇小说《游仙窟》。这是一篇以第一人称方式写成的爱情小说,一段也许有真实背景的罗曼史。"仙"是唐代文人中美女、艳姬的代称,"游仙窟"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美人窝的经历"。唐人传中有大量以爱情为主题的作品,唯有张鷟敢于在《游仙窟》中直陈自己是小说中的男主角,叙述他自己的艳遇,虽然这场艳遇的情节是经过艺术虚构的。在唐人作品中,敢于绘声绘色地描写男女生活的也只有《游仙窟》,仅此一篇,无怪它使庸夫俗子耳目为之震骇,说作者是"傥荡无检",即轻薄了。但这也正表现了作者不为世俗礼法所羁的精神上的解放,一种西方美学所说的"酒神性格"。

  小说所写男主人公的一夜艳遇,实际是唐代由科举出身的青年士大夫冶游生活的一个侧影,其本事就是当时中上层人物婚外恋风习的写照。这种婚外恋在唐以前的叙事文学中是没有被反映过的。也即是说张鷟是表现这类题材的第一人。对于后来的大量描写婚外恋的传奇乃至宋以后的同类题材的小说,《游仙窟》是开先河的作品。

  在官方的历史谱系中,张鷟连独立的传记都没有,好歹他也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文学家啊。张鷟的生平是附在他的孙子张荐的传记后面才得以为世人所知的。

  据考证,《游仙窟》应当是张鷟青年时代的作品。想一想张鷟刚踏入仕途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少年得意须尽欢,一日看尽长安花。可是这样一个“天下无双”,政治前途一片锦绣的青年才俊,居然爱上了意淫小说!你自己行为不检点也就罢了,那时那么多妓馆道观,风月无边,哪个当官的,哪位写诗的不是昼夜流连?可是人家要么缄口不语,要么用诗歌将艳遇浪漫化,有谁像张鷟这样,非得用如此香艳,细节如此逼真的笔触和盘托出呢?“罕为正人所遇”,像姚崇这样的正人君子当然会不待见你了。不但不待见你,还要把你打入政治冷宫,还要销毁你的书。不过因为日本人的文学格调和道德戒心和中国人不完全一样,这才保全了张鷟的意淫小说。

  张鷟还有许多被称为“猥亵淫靡,几乎伤雅”的艳诗,同样被日本人保存下来了,同样又传回了中国。比如这首《别十娘》:“忽然闻道别,愁来不自禁。眼下千行泪,肠悬一寸心。两剑俄分匣,双凫忽异林。殷勤惜玉体,勿使外人侵。”张鷟可真是个小心眼儿,自己和十娘艳遇一场,就不容别人染指了!

《朝野佥载》一则

  英公李绩当时位居(唐朝)宰相,有个家乡的人到他住处来拜访,他招待这个同乡吃饭。同乡吃饼时撕去饼的边皮丢掉,英公看到后说:“你这年轻人,太不懂事了。这只饼(来之不易),麦子播种前要深耕两遍,把田地耕透,下种、耘垅锄草、收割、打场簸扬,再碾磨、筛细,制成面粉,然后再做成饼。你撕掉饼边皮不吃,是什么道理?你在此处这样做还可以原谅,假如在皇帝面前也这样做,稍有差错就要砍掉你的脑袋。”这个同乡听了感到惭愧和害怕。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