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概念

简介

  “快闪行动”的简称。

  
“快闪行动”是新近在国际流行开的一种嬉皮行为,可视为一种短暂的行为艺术。其中“闪”在闽南语中的意思是躲开、让开。

  据英语新造字和句子的网上字典Word Spy,“快闪党”(flash mob)是group of people who gatherin a usually predetermined location, perform some brief action, andthen quickly disperse,意指一群人在预先约定的地点集合,进行简短活动后迅速解散。flashmob来自两个相关用语。一个是flash crowd,意指一班人突然同时进入一个网站,通常是响应一些活动或宣布;另一个是smartmob,意指一班意见相同的人在无领袖下利用先进科技,例如手机email和网站组织发起集会。

  flash mob一词最先在今年6月16日cheesebikini网站一篇题为“Flash Mobs TakeManhattan”的文中出现。“快闪党”活动策划人大多数匿名,各地不同。开先河的是美国纽约文化工作者比尔,但他不承认是领袖,也不认为“快闪党”可席卷全球,因为整个意念由嬉戏开始,有的是纯为搞笑,有的被视为社会或政治活动。他形容参加者都是“莫名其妙的一伙”。

  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Rheingold),堪称暴民运动的旗手,正是他在理论上前瞻性的推动,使得“快闪暴走族”这一运动成为席卷全球的风潮。

快闪族

  快闪是英文FlashMob的中文翻译,它最早起源于周星驰导演的著名电影《少林足球》的搞笑片段中,国外第一次快闪行动是在2003年5月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当时一个名叫比尔的组织者召集了500余人,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玩具反斗城中,朝拜一条机械恐龙,5分钟后众人突然迅速离去,“快闪族”因此而闻名。

  “快闪族”是指一群通过互联网或手机联系、但现实生活中互不认识的人,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聚集后,在同一时间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行为”,然后迅速分散。

  快闪是目前香港、台湾地区最盛行的活动。除了要有精准的时间和高度的协作外,参与者的热情是必须高涨的。譬如聚集在某音像店对店员大喊”我要买花儿的花季王朝”,之后一哄而散;或者在上下班高峰的公车站,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聚在一起高喊“花儿乐队我们爱你!”之后一哄而散。类似于这种怪怪活动迅速蔓延全球,参加者大多是年轻人,大家发挥创意,构思各种稀奇古怪的爆笑怪招。

  由于“快闪行动”是在短短几分钟甚至不到一分钟内发生的,所以一块时间精准到秒的时钟是快闪族们必备的基本装备,此外快闪内容一定要遵守当地法规和注意安全,并且简单易行才可能获得其它族人的共鸣。如果你是一个有足够胆量也喜欢尝试新奇想法年轻人,那么就不妨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好玩有趣的快闪族。

举例

  2003年8月,有人发起全港首个快闪行动,在指定日期时间到旺角一间电气店问店员有没有游戏机售卖(该店不卖游戏机),然后集体拍手叫好后各自离开。但到了行动当天,玩快闪的人只有发起者,一名十来岁的小孩而已。
2003年8月22日,一群外籍人士突然在铜锣湾时代广场的麦当劳,集体举起纸巾并跳芭蕾舞,行动持续了一分钟,之后四散离开。该行动被称为全港首个成功的快闪行动。

  其他曾被提出的行动有,在尖沙咀钟楼外喊“我爱香港”、在某超级市场集体拍西瓜等。

  意大利:假装买书:罗马是欧洲首个出现快闪族的地方。今年7月24日,300人在10分钟内蜂拥至一家图书馆,向馆员查询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书,时间一到,他们一同拍手15秒后迅速散去。

  加拿大:扮青蛙跳:8月初多伦多首度出现“快闪族”活动。当晚6时半,数十名本地快闪族在央街与艾灵顿道交界处一商场外聚集,听取道首领现场指示后,数十人便一起步入商场内的TOYSRUS玩具店,扮青蛙在店内跳来跳去。

  德国:张伞跳高:柏林的快闪族则于今年7月30日首现,策划的男子在街头拿彩色雨伞,号令在场75人随意跳高、鼓掌或伸展双臂、转圈。8月1日傍晚6时过1分,德国柏林闹市区街头突然有40多个人一起使出手机,大喊“是啊是啊”,然后开始鼓掌。

  英国:家具店聚会:8月7日晚,由一名40岁的伦敦人号召的英国“快闪族”在伦敦购物区出现,约200人首先按所属星座分类,到不同酒吧聚集,细阅叮嘱他们“别让旁人看到”的指示:“你要在18:30到达”13分钟后,快闪族到一间家具店,依批示用手机致电朋友和称赞店内家具。正当该店经理心头大喜时,群众迅速在他面前散去。

  在日本曾有闪客约定穿上黑色西装或套装,白衬衣,打黑色领带,戴黑色墨镜,在同一时刻出现在某广场上,然后一起拿起手机边走动边做打电话状。当上百号人按约定出现时,周围的人们都惊呆了:仿佛突然进入了“黑客帝国”一样。正当人们还在愕然时,突然哨子一响,“黑客”们迅速从四面八方撤离现场,10来秒钟的工夫就无影无踪了。

西安快闪族

  西安C&L快闪族(全国规模最大、活动效果最震撼、最成功的快闪团队)

  成立于2009年8月2日,C&L全称为Crazy and love,取义为,我们是一群狂

  
热的、充满激情与热情的的人们,同时我们也充满了爱,我们用我们的爱,我们的热情来感化来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们。

  纪念MJ的快闪活动是西安C&L快闪族第一次组织的大型活动,从8月2日就开始筹备,之后举办了多次舞蹈培训过程,直到16日东大街预演,经过媒体报道后,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加入我们,然后再次培训就一直到29日的闪亮登场。这里面包含着每一位参与者的汗水,每个人在这里都付出了很多,接下来也举办了其他的活动。(详情见“成功活动举例”)参与成员目前已经达到千人左右,西安C&L快闪族已经跃升为全国规模最大、活动效果最震撼、最成功的快闪团队。

成功活动举例

  09年8月16日:于东大街的纪念Michael Jackson群舞《beat it》;

  09年8月29日:于金花广场、小寨及雁塔广场的纪念Michael Jackson数百人群舞《beat it》;

  09年9月20日:于东大街的庆祝祖国六十华诞的群舞《大中国》。

  09年10月2日:于曲江国际会展中心汽车博览会群舞《大中国》《beat it》《颤栗》。

  09年10月11日:儿童村公益活动

  09年10月25日:10.25全球同颤栗 Thrill The World2009西安站

  09年10月27日:10.27《This is it》首映礼

  09年10月31日:10月31号西安快闪万圣节PARTY 纪念MJ模仿秀

  2010年2月12日:C&L真人“贪吃蛇”创意快闪活动

  2010年5月1日:C&L五·一『定格』活动

  2010年2月27日:韩国仙后明洞相信东方神起应援

  2010年07月04日:全球各地仙后相信东方神起应援

苏城街头首现快闪族

  某天观前街玄妙观广场上突然聚集了百余名身穿橙色上衣,头戴火焰型面具的年轻人,他们在广场上逗留了一会后相互击掌,然后迅速向四面散开,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这是首次出现在苏州街头的“快闪行动”。

  在观前街出现的“闪客”,主要为追逐时尚、寻求新奇的年轻人,他们通过短信联系,在苏州移动的支持下进行了此次“快闪”活动。他们将自己分为文化、体育、游戏、影音、创业、旅游6个“部落”,在各自“部落首领”的带领下列队、击掌、散开。教育学院的一年级女生辰辰是其中一员,她说,“这是表达青春激情的一种方式,很好玩”。但是更多的旁观者对此却有些莫名所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北京

  组织者要做中国快闪族

  在西单中友百货门前,12名自称“快闪族”青年男女突然手持玫瑰单腿跪地向一名女孩求婚,路人纷纷侧目。

  杭州街头一道“酷”风景

  在杭州一家大型商场门口,“快闪族”们在这里共同起舞,成了杭城街头一道“酷”风景。

  12人闹市上演“求婚剧”

  “你愿意嫁给我吗?”一个青年男子手持玫瑰突然从路人中挤出单膝跪地向一名年轻女孩大声求婚。随后,人群中又闪出数个年轻人手持玫瑰向该女孩求婚。

  不到一分钟,跪在女孩面前求婚的年轻人已经达到12人,其中竟然有3名女子。“你是用XX聊天软件的人吗,我只愿意嫁给这样的人。”女孩大声问道。半跪在地上的男女们竞相声称自己是,并和女孩一起大喊该软件名字。随后,这些年轻人迅速消失在惊讶的围观人群中。

  据了解,此前,这些青年男女曾经演练过一次,有4名男参与者见人多没敢上前。“求婚”只能重新进行。

  “都是通过手机召集。”组织者之一闫先生称已为这次“求婚”准备了至少一周时间。闫先生称他经常使用手机软件与同是25岁上下陌生年轻人聊天,在手机上有近300个联系人。一个多月后,有人问其能否像国外一样组织一次“快闪”活动。“约地点和行动方案,做完就散伙。”“快闪”信息发布后立刻有50多个年轻人响应。随着时间临近,闫先生发现有不少人开始动摇,其中女性只肯做旁观者。“人多唱歌,人少就求婚。”组织者准备了两套方案,一种是大家突然出现后合唱一首歌曲迅速散去,另一种就是被实施的“求婚”方案。

  闫先生表示“快闪”只是年轻人调剂心情方式,不影响他人生活。他说国外能聚齐100人就是大活动,中国也应有“快闪族”。

许多人一时没看懂

  “挺有意思的。”路过的王小姐虽然没看懂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很喜欢这种方式,她说都市里年轻人活得很累,需要有释放的机会。但更多的旁观者却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年纪较大的受访者则表示对“快闪族”无法理解。一名妇女在突然出现的“求婚剧”面前搂紧了自己的孩子。她称很难猜透现在年轻人心里都想些什么,这样的行动没有任何意义。

专家称他们宣泄青春情绪

  据了解,“快闪族”曾在外地出现过,对此,有专家认为,现代社会虽然通讯发达,但人们之间的内心交流却在减少,“快闪族”的出现,从表面上看,是通过“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张扬自我,实际上是为了寻找归属感。但这种行为应该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损及他人,同时要注意安全。

美国活动情况

  第一次行动:在第一次行动前,比尔向50个朋友发出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到
曼哈顿下城的一家零售店碰头。但由于没有向官方透露活动的任何信息,外加有人向警方透露了消息,此次活动同时也吸引来了6名警察和1辆警车。因此,此次活动的举行并非成功。比尔在事后总结并被迫采取保密措施:要求参加者先在某一地点集合,然后再由组织者分发传单,说明目标的具体地点。

  第二次行动:第二次行动的目标是梅西百货的曼哈顿旗舰店。此前,活动组织者仅通知何时在何地点碰头。在得到组织者的命令后,大约有200人涌入梅西的9楼家庭装潢用品,然后团团围着一块标价1万美元的地毯,七嘴八舌地对它评头品足。

  一名参与活动的人随后向记者表示,“我们被告之我们共同居住在郊区的一个大而旧的五金商店内。我们向售货员表明我们希望购买一块称心如意的地毯”。在大约10多分钟之后,这群人突然四下散开消失,令店员们困惑不已。

  第三次行动:参加者在纽约中央车站集合,然后开进凯悦大酒店,乘扶梯上夹层,然后在瞠目结舌的客人和服务员面前大声鼓掌15秒钟。

  第四次行动:行动锁定时尚的索霍区的一家高档鞋店,参加者妆扮得像从邻近的马里兰州乡下乘大巴来纽约见世面的观光客。

  第五次行动:在7月24日举行的行动,大批快闪暴走族来到曼哈顿上城西区的一家爱尔兰酒吧,在一台点歌机周围闲逛,并竭力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位头一次参加的人焦急地低声向旁人打探:“你也是快闪暴走族吗?”“嘘——”对方只是会意地点点头,眨了一下眼睛,神经质地轻笑一声。这时,一位“闪客计划”的组织者出现了,他悄悄地给大家分发指令条:集合地点——中央公园内与国家历史博物馆对面的小山包。傍晚7时18分,300多名到达指定地点的参与者准时而严格地按照指令条的要求,依次进行静默学鸟叫赞美大自然的行动。出发前,他们都在一个时区网站上对过表。

  第六次活动:超过500名FLASH MOB成员在某大酒店聚集,扮着久别重逢,而后在大堂睡在地上几分钟,之后极速离开。在8月初举行的一次活动中,200多人在美国的一家书店内假装排队刷卡付款,然后突然一起鼓掌欢呼,令旁人瞠目结舌。

  比尔事后表示,“第二次开始后的活动都非常成功”。他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对有些人来说这只是好玩,有人则觉得这是社交,还有人觉得这是政治。我自己则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喜欢看这么多不知从哪来的人聚集在一起。”

欧洲活动情况

  此后,快闪暴走族风潮通过互联网传播到英国伦敦,进而横扫欧洲大陆。意大利的罗马,奥地利的维也纳,德国的柏林都已出现快闪暴走族的身影。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活动为例,在参与者接收到电子邮件后,他们在蜂拥而入指定的书店,在短短十来分钟之内,书店的大厅里已涌入三百多名快闪暴走族。当指定的时间一到后,所有参与者大声鼓掌,时间没有超过15秒中。但当地路过的居民表示,“此次活动实在是超现实,看到这些,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此次活动的高潮时间不超过1分钟,2分钟之后,所有的快闪暴走族都已散去。等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后,留给书店工作人员的只有惊愕的气氛。

  7月30日,柏林,100人,在街头撑起彩色雨伞跳舞,然后闪去。8月7日,伦敦,200人,群聚家具店一同称赞家具,然后闪去。

  在罗马也曾有300多人同时涌进一家音乐书店,要求店员寻找并不存在的图书或作家。

亚洲活动情况

  同样,暴闪快走族风暴在8月开始袭卷亚洲各大城市。8月22日晚上9时许,数十名外籍人士突然涌入香港铜锣湾的一家快餐店,一同高举卫生纸大跳芭蕾舞,并发出轻快的呼叫声,约一分钟后立即停止行动并火速四散,令在场的职员及顾客均错愕不已。台湾的“快闪暴走族”可谓是亚洲最为庞大的一个群体,目前台湾的网络上至少已经有5个“快闪暴走族”相关网站。其中成立于8月17日的“台湾快闪暴走族”是规模最大的,目前拥有400多位成员,参加者声称要“将快闪的理念推广全台”。8月27日下午2时许,该群体的成员在台中广三百货前,演出脱线无厘头的活动,集体面向广三广场大喊三声“火星来了”!然后迅速解散。

中国大陆的快闪暴走组发展

  尽管快闪族已暴走全球,有不少专家学者都赋予其深刻的哲学含义,最重要的是,尽管很多国内的网友也对快闪行动跃跃欲试,心向往之,但迄今为止,大陆的快闪族却还仅仅

  
停留在假想的程度。

  某一天,随便哪天,最好是9月 11日这样的日子,城市广场中 心突然围聚了一批70年代模样人士,约莫百来人,典型的Hiphop装扮;高举着手机,头仰望天,喃喃自语,一时间广场弥漫各种方言,广州话客家话潮汕话充斥耳边,煞是新奇。突然洪亮一声喊:“我们爱菠萝,正如广州爱时尚”,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最后竟成了“大合喊”,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3分33秒有余;待喊声落毕,哗地一声巨响,人群飞快四处逃散,在场警察措手不及,阻拦不成,整个广场混乱非常。这是广州某大学三年级学生Topku发表的网上的一份假象行动,它完全符合快闪暴走族的标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突然出现,怪异的行动和突然的消失。

  就在同时,暴走族依然在全球继续愚弄民众,并吸引着民众的目光的同时,《聪明暴民——下一轮社会革命》一书的作者霍华德·莱因古尔德就警告说,所有的快闪暴走活动都可能演变成为政治活动。他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说,“迄今为止,快闪暴走活动都是无害的游戏--是一种使用新技术使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参与的游戏。但是,正是互联网和手机的应用,才使菲律宾民众聚集起来推翻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统治,才使卢武铉登上韩国总统的宝座。所有的快闪暴走族活动都存在危险的可能”。

  因此,作为一种新兴出现的社会现象和社会群体,快闪暴走运动和快闪暴走族的消亡可能会与它的诞生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起源

  快闪暴走族源于2003年5月的美国纽约的曼哈顿。人们仅仅知道它最初的组织者名叫比尔(Bill),他自诩是一名“社会工作者”。比尔为组织活动专门成立了一个叫“MobProject(快闪计划)”小组。“快闪计划”自身有着鲜明的特点--参加者应当了解一些人已接受了邀请。没有网站会对活动提供专门的信息,更不会在任何当地报纸上发布任何广告--他们只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相互进行邀请,同为虚拟世界的朋友,几乎没有人在现实生活中会相互熟知。

  比尔在第一封致网友的信中就说到,“因为是我的主意所以我写的这封信,但这并不能表明我就是活动的组织者。在我个人看来,在发动电子邮件之前就策划好活动的人就可以担当活动的组织者。活动应当由那些了解活动内容的人来组织”。

被人注视

  2007年11月11日,50名网友聚集在武昌新世界大门口,突然一声号令,大家集中起来大喊“快闪”,随后各自从不同的方向离开。短短几秒钟,原来嘈杂的大门口顿时安静下来,当路人回头看向他们的方向时,一群人却瞬间散开。这就是江城快闪族的第一次活动,效果很轰动。

  “快闪行动”是新近在国际流行开的一种嬉皮行为。许多利用网络联系的人,约定一个指定的地点和时间同时做一个指定的不犯法却很引人注意的动作,然后赶快走人。又译“聪明暴民(SmartMobs)”、“暴民(Mobs)”、“快闪暴走族(flashmobs)”等。开“快闪”先河的是美国一名文化工作者,他认为自己是纯为搞笑,他形容参加者都是“莫名其妙的一伙”。

  12月初,30名“快闪族”聚集在一家肯德基店。大家选派出两名代表,走上前大声问服务员:“请问有盒饭吗?”服务员当时一愣,回答“没有!”两人朝外面的人群眨了个眼睛,外面的人开始大喊:“哦,那我们就去麦当劳了!”说完,30人一起闪了,留下顾客和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快闪族中,年龄层次也同样集中在十几到二十几岁之间。中南一家医院的护士李小姐也是江城快闪族成员之一,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感觉很平淡,总是不自觉在内心呼唤一种激情和被人注视,所以加入了这种外人眼里很荒唐的团体。“不过感觉很刺激很好玩,下次有活动还要参加。”

  目前,江城的“快闪族”也发展到了100多人,大家会不定期举办各类搞怪活动。

满足心理需要

  对于“快闪”活动,有专家认为,采用这样激烈的形式的人可能具有比较强烈的“冒险心理”,敢于尝试,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是希望被别人注意的。现代社会虽然通讯发达,但人们之间的内心关注却在减少,“快闪族”的出现,从表面上看,是通过一种有时甚至是“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跟社会开一个玩笑,实际上是为了寻找归属感,在一个群体中宣泄青春的各种情绪,满足一种心理需要。但这种行为应该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损及他人,同时要注意安全。

  在现代社会人们内心的交流减少背景下,“快闪族”的出现,可以从三个角度看待。首先,从表面看是通过“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第二,就是寻求一种刺激;第三,现代社会年轻人会常感觉到“无价值感,无意义感”,在日本被称作“无气力”,即没有生机地活着。年轻人精力充沛,但很多时候无处消耗,快闪运动提供了平台,宣泄青春情绪,于是风行起来。人生下来就有展现自我的意识,婴儿的大哭也是一种需要引起周围人的注意,需要得到周围人的“回应”。快闪族强烈地希望通过刺激,最终的目的是希望进而“影响周围人”,吸引他们的注意。如果他们能“回归”社会,做一些既是个人兴趣爱好又对社会公益事业有好处的事情,比如涂鸦、街舞等和街头表演结合,也就更能被年轻人和大众接受了。

分析

  快闪族其性质是:突破渴望,超越自己,闪电式聚会。对此,有专家认为,现代社会虽然通讯发达,但人们之间的内心关注却在减少,“快闪族”的出现,从表面上看,是通过一种有时甚至是“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张扬自我,跟社会开一个玩笑,实际上是为了寻找归属感,在一个群体中宣泄青春的各种情绪,满足一种心理需要。但这种行为应该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损及他人,同时要注意安全。

  现代社会人们内心的交流减少背景下,“快闪族”的出现,可以从三个角度看待,首先,从表面看是通过“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张扬自我,第二,就是寻求一种刺激,第三,现代社会年轻会常感觉到“无价值感,无意义感”,在日本被称作“无气力”,即没有生机地活着。我认为年轻人“力比多”充沛,但很多时候无处消耗,快闪运动提供了平台,宣泄青春情绪,于是风行起来。

  快闪族所做的大喊大叫等被视作莫名其妙的动作或者没有实际意义的活动就是为了吸引眼球,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人生下来就有展现自我的意识,婴儿的大哭也是一种需要引起周围人的注意,需要得到周围人的“回应”。快闪族强烈地希望通过刺激,张扬自我,最终的目的是希望进而“影响周围人”,吸引他们的注意。

  采用这样激烈的形式的人可能具有比较强烈的“冒险心理”,敢于尝试,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通过一次"快闪"行动,他们的因寻求意义,即自我而产生和郁积的焦虑得到了暂时的释放,在强大的现实和社会面前的软弱和无力的感觉得到了暂时的纾解,可当通过"快闪"建立起来的"虚幻自我"头上的光环黯谈下来时,他们隐隐感觉到了这个"自我"背后的虚无正张着那可怕的大嘴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因为"快闪"的背后一无所有,它并不指向任何意义,于是,或许这正是另一次"快闪"行动或者与此相类似的行动开始的时候了罢。

快闪组织 

  为了有效引导青年人正确使用快闪这种形式,不少企业、团体也成立了快闪组织。如,由河南电视台《我可不得了》栏目牵头、由河大工贸筹建并负责管理的“快闪联盟”就是这一类型的社会团体。

  2010年6月4日,由海南大学“HOT..什么的”快闪组织牵头的Abracadabra快闪活动亮相海大,揭开了海南大学快闪活动的序幕。

  目前在校内上也申请了快闪的公共主页。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