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原文

  卜算子

  【宋】李之仪

  我住长江头,②

  君住长江尾。③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④

作者简介

  李之仪(1038-1117),字端叔,号姑溪居士,沧州地棣(今属山东)人。宋神宗朝进士,曾从苏轼于定州幕府,后迁枢密院编修官。徽宗初年以文章获罪,编管太平州。官终朝议大夫。词以小令见长,有《姑溪词》。

注释翻译

字词解释

  ①《词律》以为调名取义于“卖卜算命之人”。《词谱》以苏轼词为正体。又名《百尺楼》、《眉峰碧》、《缺月挂疏桐》等。双调,四十四字,仄韵。

  ②长江头:指长江上游。

  ③长江尾:指长江下游。

  ④“只愿”二句:用顾

  夐《诉衷情》“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词意。定:词中的衬字。在词规定的字数外适当地增添一二不太关键的字词,以更好地表情达意,谓之衬字,亦称“添声”

译文

  我住长江上游,你住长江下游。

  天天思念你而见不到你,

  却共饮着同一条江河水。

  这江水啊——

  要流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这段离愁别恨又要到何年何月才会结束?

  但愿你的心同我的心一样,

  就一定不会辜负这一番相思情意。

作品赏析

  借水寄情,始于建安诗人的徐斡的《室思》:“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但唐宋文人诗词对这种手法的运用却更为娴熟、精到与丰富,而此词则又是其中的独出机杼、尤耐寻味者。词的抒情主人公是一位深于情、专于情的女子。其芳心早以有所属,但心上人却与她天各一方,别多会少。“我住长江头”二句便揭示她们之间的地理距离,言外颇有憾恨之意。接着,“日日思君不见君”句则将这种憾恨之意和盘托出,令人想见女主人公徒自伫立江头,翘首企盼的怨望情态。“共饮长江水”句复作自我慰解:两地情思,一水相牵;既然同饮长江之水,自必心息相通。跌宕之间,深情毕见。“此水几时休”二句仍旧寄情江水,却又推进一层,以江水之永无竭时,比喻离恨之永无绝期。这是反用《汉乐府·上邪》中的“江水为竭”之意。同时,为求变化生新,作者还采用设问句式,使语感得以强化,令人如闻女主人公呼天告地时的心灵颤音。“只愿君心似我心”二句是女主人公对心上人的期望——期望他象自已一样心无旁属,守情不移。“只愿”二字,既表明女主人公别无所求,但求两情天长地久也透露出其内心唯恐对方负心的隐忧。虽属直抒胸臆之笔,却亦有不尽之意见与言外。全词托为女子声口,发为民歌风调,以滔滔江流写绵绵情思,不敷粉,不着色,而自成高致。毛晋《姑溪词跋》推许作者“长于淡语、景语、情语”,并称赞此词“真是古乐府俊语矣”,堪称中的之论。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