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提出

  “政治发展”这个概念以及与之相连的“政治发展理论”,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在西方政治学中首先提出的。

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许多不发达国家开始了工业化,随之在政治上也出现了富有特点的变化。这些变化促使长期局限于研究西方政治的西方学者思考,发展中国家会不会经历与发达国家相似的政治发展过程。当时经济学和社会学对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研究,也给政治学学者以直接的启示。于是,一些政治学家开始对政治发展进行研究,试图通过研究寻求各国在现代化过程中政治变迁的一般性规律。60~70年代,是政治发展研究的兴盛时期,其中美国学者的研究最引人注目。他们对个别国家政治发展的情况进行了考察,并由此引申出一些理论,撰写了一些有影响的著作,如勒奈的《传统社会的消失》(1958),G.A.阿尔蒙德和J.S.科尔曼合著的《发展中地区的政治》(1960),D.阿普特的《政治现代化》(1965),L.W.派伊的《政治发展面面观》(1966),S.P.亨廷顿的《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1968)等。

涵义

  政治发展的涵义由于研究者的理解不同而各异。亨廷顿给政治发展下的定义是“现代化的政治性后果”。派伊归纳了10种对政治发展的理解,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①政治发展是工业化社会的特征,非工业化社会竭力追求之。②政治发展就是政治的现代化,就是非现代化社会建设现代化已确立的合理的政治模式的过程。③政治发展是独立的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④政治发展是行政管理和法治的发展,建设有效率的政府是政治发展的中心。⑤政治发展是公民的政治组织化程度和政治参与程度提高的过程。⑥政治发展是政治的民主化过程。⑦政治发展是政治系统获得和运用权力的能力的增长。虽然不同的研究者对政治发展的概念有种种不同理解,但这些理解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政治发展的基本内容。

内容

  大多数西方政治学家认为,政治发展的内容有以下几个基本方面:①政治发展意味着社会成员政治参与的广度和深度的增加。满足公民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欲望,是政治系统基本的价值目标。在传统社会,社会成员只有少部分由于出身、宗教或者最高统治者的恩赐等原因参与政治过程。随着政治发展,参与这一过程的公民不断增多。政治系统越发达,广泛深入地参与政治过程的公民就越多。②政治发展意味着政治系统功能的增强。社会的发展需要政治系统的功能不断增强,政府的活动范围和规模也随着政治发展水平的提高而扩大。在现代社会,政府开始管理一些在传统社会中不属政府职责范围之内的事务,如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组织公共教育,举办社会福利,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行规划,并将政府的决策有效地贯彻到社会的各个层次。③政治发展与政治分化的程度是一致的。传统社会的政治分化程度较低,同一功能往往由若干性质不同的机构和角色承担,或者一个机构或角色同时承担若干不同的功能。前者如欧洲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制度,后者如中国封建社会的皇帝总揽立法、行政、司法等权力。在政治发展过程中,政治机构与政党以及经济、文化、宗教社会等机构逐渐分化,政治机构内部各部门亦逐步分化,分别承担各自比较确定的任务,彼此间既分工、又合作,互相制约,互相协调,使政治系统得以更有效率地发挥其功能。④政治发展包括参与型政治文化的形成。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传统,但在政治发展过程中,不同民族会培养起一些共同的特点。如公民具有参与政治的积极性,有服从合法权威、遵守法律的意识,以及尊重和容忍不同意见的精神。

局限性

  大多数政治学家都承认,政治发展的研究难以摆脱研究者价值观的影响。西方政治学者对于政治发展内容和标准的表述,或者以西方发达国家的模式为参照,认为发展就是不发达国家趋向西方国家模式的过程;或者是研究者依据西方国家政治发展的经验提出的主观构想;或是二者的结合。个别学者把符合西方国家模式的发展称为“积极发展”,把方向与之相反的发展称为“消极发展”。由于西方文化倾向的阻碍,30多年来,政治发展研究尚未取得被人们普遍接受的有说服力的成果。

国内研究

  80年代以后,中国的政治学者也逐步展开对政治发展的研究。许多人根据马克思主义观点认为,政治发展主要是由经济发展推动的,它与经济发展的一定阶段相适应。政治发展不单是不发达国家的任务,发达国家在社会发展中,同样面临着政治发展的问题,由于政治发展与经济制度、历史传统、文化背景及其他社会条件的相互影响、制约,不同国家的政治发展方向和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不能只是单一的西方模式。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