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传说故事

  据说,古时有个叫龙城国(龙城国在侄东北一千里处)的国家。国王含达婆即位后,久无子,常祈天求子。七年后王后终于有孕,莫说国王多高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谁知生下的是—个大卵。君臣皆大惊。含达婆召集众臣商讨对策。“人而生卵,古今未有,殆非吉祥。”于是做出决定,做个大柜。里面放大卵、七种宝物及奴婢,载在船上送入大海,任其漂泊。这时,不知从何方飞来—条赤龙护着载柜之船。这只船首先到驾洛国海边。其国首露王与臣民击鼓而迎,意欲留之。而船未停,调头驶向鸡林国东侧的阿珍浦。阿珍浦旁有个叫阿珍义先的老抠,每日以捕鱼为生。这天望着海说道:“此海中原无石岩,何因鹊集而鸣?”老妪划船至鹊鸣处—看,原来鹊群正站在一个长二十尺、宽十三尺的大柜上。于是拽其船到岸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柜。发现柜里正坐着英俊男孩、奴婢与七种宝物。过了七天之后,柜中男孩方才开口说话。老妪这才知道他的来历。又因以其解柜脱卵而生,便取名为脱解。一日他带两个奴隶,登上吐含山,作石冢,为寻找自己本来居住地而查看了七天七夜,终于发现风水极好之宝地。谁知瓠公己住此地。于是脱解使诡计,在瓢公宅附近暗埋砺灰。随后找瓠公说这是祖先留给自己的房屋。为此,他们俩争执不休,最后闹到官府。脱解说:我们祖祖辈辈是以打铁为生的,不信就掘地查看。果然找出砺灰。瓠公无奈,只好把自己的家双手捧给了脱解。当时在位的南解王,早就听说脱解才智非凡,于是把大公主嫁给他,让他作驸马。儒利王死后脱解登上了王位。因昔日强取他人家而得昔姓。一说,因鹊开柜,故去鸟字,取昔姓;解柜脱卵而生,故名脱解。在位二十三年崩。后有神话:“勿埋我骨”。其骷髅周长为三尺二寸,身长为九尺七寸,可谓天下无敌力士之骨。当时人们把他的骨捣碎后,做塑像放之于宫内。后来又出现他的神灵,告诉臣民把自己的尸骨安放于东岳。于是他的臣民不仅照他说的去做,而且把脱解视为东岳神来供奉。

相关记载

  苦脱解王神话,文献记载不多,所记载又有一些不同之处。据《三国史记》记载,脱解是由柜中脱卵而出,并由一老妪当作儿子来供养。但《三国遗事》则无老妪供养脱解的情节,脱解开柜七天已经从吐含山查看自己未来居住之地。显然,这两文献所依事实,虽来自同一故事中,但其具体情节是有些区别的。

附录

  卵生感生神话是在朝鲜族神话中内容最完整、形式最活泼的部分,著名的有《高朱蒙神话》、《朴赫居世神话》、《金首露王神话》、《昔脱解王神话》、《金阏智神话》等。《高朱蒙神话》是关于高句丽始祖高朱蒙的出生与建国经过的故事。相传朱蒙的父亲解慕漱是个天帝的儿子,他与龙王河伯之女柳花结下姻缘。龙子河伯责怪柳花无媒而从,因此将她谪居优渤水。柳花为东扶余王金蛙所搭救,幽闭于王宫,为日所照,感而生卵。朱蒙从卵里破壳而出,自幼才智非凡,七岁能自作弓矢,射之百发百中。金蛙王的七个王十因嫉妒他的才能而图谋杀害,母亲柳花对此早有察觉,劝朱蒙赶快出奔。朱蒙乃辞别母亲,到遥远的卒木川畔之纪升骨城建立了高句丽国。这一神话把朱蒙神化为天帝的儿子、龙工的外孙,而且是受日照感应而由内卵中诞牛。朴赫居世、昔脱解、金阀智神话分别叙述古代新罗国三个国王的出生与建国经过。朴赫居世神话称朝鲜半岛东南部的六部酋长聚议立邦立君时,看见在杨山麓萝井旁有一白马跪拜,寻迹而至,发现其地有一紫卵,剖其卵,得童男,叫赫居世。同日,沙梁里阏英井边又有鸡龙出现,左胁童女,叫阏英。六部酋长奉养二圣,男立为王、女立为后,国号叫鸡林国,后世定新罗为号。由于王以卵生,卵如水瓢,故以朴为姓,称朴赫居世王为新罗始祖。昔脱解王是新罗的第四代国王。故事称脱解母亲原是多婆那国王后,婚后有娠,逾七年才生大卵,国王以为人而生卵是不祥之兆,因此要抛弃它。王后不忍心,以帛裹卵,并置于柜中,浮于海上,任其所往;漂至辰韩阿珍浦口时,有一海边老母以绳子将它拉到海岸上,打开柜子发现其中有一少儿,容貌俊秀,才智超人;甲柜子漂海时曾有喜鹊飞鸣而守,故取姓为昔,又因他是在解开柜子后出生的,故又取名为脱解。南解王见昔脱解贤智,招为女婿,并将王位传给了他。金阏智是新罗第十三代王味邹尼师今的六代祖。关于他的出生,也有与朴赫居世的出生相似的神话故事。—日树中有紫云从天垂地,接着有一黄金柜挂于树枝,又有一只白鸡鸣于树下,打开柜子一看,里边有一童男卧而即起,因他是从金柜里出生的;因此叫金阀智。他的六代孙味邹继新罗国的王位。新罗的这三个国王的出生都有一个共同点,即由卵而生,授命于天。神话中的白马、喜鹊、白鸡等都是以天帝的使者出现的。伽亻耶国始祖金首露王的故事,也是一篇著名的卵生神话。故事称,古代伽亻耶地方的九个酋长在龟旨峰下唱着边神歌,欢喜雀跃,迎接白天而降的金盒子。打开金盒子—看,里边有六个圆如太阳的黄金卵。六卵化为童子,相貌非凡,其中第一个由卵里钻出来的称之为首露。金首露创建大驾洛,又称伽傅国。昔脱解王过此地欲与金首露王争高低。金首露王施神术治服了他,并撵出伽亻耶地界。后在望山岛迎接海上漂来的阿逾陀国公主为王后。以上所举卵生神话,一般都不是直接说明人类的来源,而是间接解释某一氏族的首领是自天而降,授命于天。这些卵的形状象太阳一样圆,和太阳一样发光,而且都是由天马、白鸡、喜鹊等带有翅膀的天帝使者来保护,反映出朝鲜族先民对天神、太阳神的崇拜。朝鲜族卵生神话中的父亲均来自天,母亲均来自水,如朱蒙的父亲解慕漱是天帝的儿子,母亲柳花是龙王河伯之女;朴赫居世由天而降,而王后阀英是在井边由鸡龙所生;又如金首露王是从天而降,皇后是白海上漂来。父亲均为天帝之子,母亲均离不开河水、井水、海水等,无疑这些神话一方面是朝鲜族人民在狩猎生产实践中观察到飞禽、蛙、龟等鸟类、爬行类从卵中孵化出来,并受到这一自然现象的启尔而推想出自己的祖先以及其他自然物,甚至想象中的神,也必定是从卵中而出,这较合乎原始人类的思维持点。这些神话,同我国上古时代中原地区流传的卵生神话,如简狄吞玄鸟卵而生契等故事有某些共同之处。

  朝鲜族神话中也有近似汉族盘古神话那样的天地开辟神话。朝鲜族传统的叙事巫歌《创世记》里有这样的内容:太初无人,天地混沌未分,天上挂着两个太阳和两个月亮。自从盘古氏出现,才把天地分开,以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并立上四根铜柱把地撑起来,天上只留下一个太阳和二个月亮,用另外的加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分别作南斗、北斗和大小星座,缀满天空,然后取火找水,分别造出男人和女人来。这时从那阴森、潮湿的地方突然跑出来一个释迎,要管理这个世界。从此,人世间的一切罪恶,也开始滋生和蔓延起来。反映在叙事巫歌里的这些神歌,一方面塑造了超人的神格化的英雄,另一方面又与巫术礼仪等原始宗教杂糅,表现出了一种祈求于自然的消极倾向。在朝鲜族天地开辟神话中,还有解释大地、山河、海岛由来的故事。有一则关于巨神老妪造海岛的神话称:老抠用自己的裙子抱起一座山一座山的土,运到海里填造出了济洲岛,她所撒下的土块儿变成了岛上的大大小小的山峰和丘陵。这位老妪巨大无比,竞能用她的身体盖住整个济洲岛,头枕汉拿山,脚和手可直接伸到海里踩水玩耍。老妪曾向当地百姓许下诺言,如果百姓肯给她做一条大裙子,她就用自己的双腿在岛屿和陆地之间架一座大桥。但老百姓总共才凑上九十九匹缎子,只能做一条她的衬裤,因此巨人老抠也不肯完成那一工程。另一则关于巨神老头儿造山河的神话说,由于他长得太高大,身影竞长达几百里,有碍于农事,所以被放逐异域。在遥远的路途上,这位老头儿吃了很多很多的土,又喝了很多很多的海水,结果泻肚子走不动了。他所排泄的泥土和海水竞变成了长白山、鸭绿江、图们江等大大小小的山河水系。这些神话中的巨神,已经不是至高无上的上帝,而是与人类讨价还价或被人驱使的身份相等的一个阶层的形象,反映了农耕时代人们的劳动生产意识。

  朝鲜族的洪水神话,也很有民族特色。朝鲜族洪水神话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兄妹结婚繁衍后代;一种是异件结婚繁衍后代。兄妹婚配型神话称:远古的时候发了一场大水,陆地变成海,无数的人都被洪水淹死,只有一对兄妹侥幸抓住一根木头,漂流至白头山的顶峰,才幸免于死亡;洪水退后,兄妹俩再到世间一看,人类仅剩下他们俩。兄妹俩担心照此下去人类就要灭种,可是兄妹结婚又为人伦所不容。他们想不出好办法,约定各自跑上相互对峙的两座山顶,同时滚动石磨,然后向苍天祈祷,此时有一股紫烟飘动在松林之间,那公盘和母盘滚到山底下正好合到一块儿。兄妹领会此乃天意,便结为夫妻。从此人类再度繁衍。这则洪水神话与唐代李冗所编《独异志))中的《女娃兄妹造人烟》的神话有些相似。朝鲜族兄妹结婚神话主要采取占卜形式,以兄妹滚石磨和烧松叶烟作占卜决定成婚为主要情节,对远古社会血缘婚姻制的某些现象作了曲折购反映。但是在这里兄妹成婚带有不可避免的被迫性质,暗示着在没有洪水灭绝其他人的条件下,兄妹婚姻将是不可能成立的。这里流露出古代人类对血缘婚姻存有否定心理。异姓婚配型神话要点是:远古时有一位天上仙女降落于古木上,仙女感孕于木神而生一男子,叫木道令。遇到一场特大洪水,木道令便骑在古木(即父亲)的背上顺水漂流,一路上搭救了蚂蚁、蚊子和—位同龄少年。他们一起漂流到海中孤岛,找到一间茅屋。那里住着一位白发老抠和她的两个女儿,其中一个是她的亲生女儿,另一个则是养女。洪水退后,人世间只留下了这位老妪和两对少男少女。老抠有意让他们在家从事奉侍性劳动,意验一个时期后结为夫妻,以再繁衍临近灭绝的人类。可两个少年都想娶她的亲生女儿为妻子,为此被搭救的少年有意加害于木道令。但在被搭救的蚁群和蚊群的帮助下,木道令顺利置过种种难关,最后娶上了老妪的亲生女儿。那个忘恩负义、露加害木道令的少年则无可奈何地与她的养女结了婚。从此,骸两对夫妻便成为人类的始祖。这则洪水神话反映的是族外对偶婚及古代奉侍性??应等思想。在这里出现的人际关系,同见于高丽《大藏经》里的菩萨、蛇、狐、人及鳖之间的关系非常相似。这些神话所描绘的从血缘婚姻观念到非血缘婚姻观念的发展,为后人留下了人类祖先最早走向文明的轨迹。

  巫俗神话在朝鲜族神话中占有很大比重。它是用韵文形式口头传诵的,被融化进巫女神歌中的神话。巫觋在祭政合一的古代社会里享有很高地位,往往被尊奉为宗族里的家长、长者、尊长子和咒术君长。后来随着祭政分离和儒教在意识形态领域占统治地位。巫觋们的社会地位日益降低,其中大多数人逐渐分化为卖艺者、妓女、官妓和巫堂,而巫堂又是由女人充任,这些女巫是叙事巫歌的主要传涌者,她们的身份已属三教九流,生活在社会底层,与劳动人民有了来往。她们通过巫歌使与原始宗教结合的巫俗信仰在民问扎下了根。巫歌一般演唱于巫俗仪式上,目的是诸鬼神依靠天神的保护免除灾殃。巫歌按进行仪式的场所可分为山神祀、野神祀、乡神祀、舟神祀,按主持仪式的主体可分为国神祀、别神祀、本堂祀,又按举办仪式的目的可分为祈愿家庭平安无事的安宅祀、驱逐病魔免遭不幸的麻麻祀、祝愿夫妻百年之好的“汝探祀”、为死人祷告的“支诺鬼塞南”等多种。在民间所信奉的家宅神又包括成造神、土主神、帝释神、司仓神、厕神;灶王神、守门神等,名目其多。巫歌分为讲某种神之来历的解释部分和赞美某种之功德的颂歌部分。而讲神的来历的部分就相当于神话。这些神的形象中,既有日月圣神、玉皇上帝、帝释天尊,也有成造王神、婀娜夫人、成造军雄、大直将、大别监、降临都令、天王僧等等级差别,但城哩、宅神、山神等大多数鬼神,无沦纵向或横向无必然联系。尤其引人瞩目的是有些神系本乡本地或本民族中出现的历史上的杰出英雄人物被加以神化,但也有些神则是他民族中如汉族的诸葛亮、关羽、张飞、马超、李世民等历史人物,被神化为本民族中顶礼膜拜的对象。著名的巫俗神歌有《巴里公主》、《成造本歌》、《先门后门》、《帝释歌》、《初公本歌》、《军雄本歌》等。《巴里公主》,一般演唱于祭仪上,巴里被称为朝鲜族巫女之始祖。神歌的要点是,国王有独生子,独生子继承王位之后,王后连生七个女儿。一气之下国工把第七个女儿巴里公主不要了。可是把她扔在后院里,就有喜鹊飞来守护,装入木柜扔在水里,就有金色乌龟背起游进海里。释伽牟尼发现把她搭救上来,交给叫花子老太婆收养。老太婆告诉她毛竹和梧桐是她的父亲和母亲,每天三顿都要向它们祈祷。国土和王后生病,请来天下宫和地下宫的两位博士,占卜问吉,博士说必须把遗弃的巴里公主找来,吃她送来的药酒才能免于死亡。巴里公丰得知消息,便去找巫山仙官,给他生了七个儿子,回到父母的灵前,用药酒让死去的父母复活。故事宣扬尊重血缘关系的思想。《成造本歌》是古代每年收成之后,举行祈福祭时最常被传唱的巫歌之一。朝鲜族祖先把成造视为率领家宅之内的一位神灵,左右一家老小的健康、安宁、运气、寿命和整个家室的人丁兴旺。所以每当新建华堂抑或是乔迁他居,家家都张贴成造的神像。《成造本歌》唱的是成造神的出来。古代天下宫的一千栏杆倾圯,为了修复天下宫,派出差使来到地下宫的堂皇山个原,把黄羽阳氏抓去当民夫。离家时,他的妻子叮嘱他一路上别和陌生人交谈。黄羽阳氏在途中受坏人沼津郎之骗,换穿衣服。沼津郎心怀歹意,来找黄羽阳氏的妻子,企图霸占。黄羽阳氏妻子临危个惧,想出良策打发走沼律郎,并写下血书藏在屋柱砖下,而后被迫到沼律国,在荒郊野外挖一地洞,在洞内躲藏三年之久,受尽千辛万苦。子年之后,黄羽阳氏在劳役结束赶回故乡,在乌鸦暗示之下,找出妻子藏在屋柱砖下的血书,连忙爬到井边的老松树卜,用法术给妻子托了一梦。他们俩从梦中叙罢离情,施用法术变为青鸟和红鸟,把沼津郎囚禁于石洞之中,解了心中之恨。之后,黄羽阳氏成了家家户户祀奉的成造神,其妻也成了土主神即地神。《成造本歌》所述成造神是天神之子,早在太古时代即教民建屋定居于平原,成了保佑家家户户的家宅神,接受黎民百姓的祈祷和祭祀。它把世界分为天上、地上、地下三界,强调占卜、魔法和巫婆神棍的作用,反映了巫觋们的宗教宇宙观。它运用咒语,赞美神灵,但通过神话色彩颇浓的叙事情节曲折地反映了人间和现实世界,抒发人民高尚的思想感情和强烈的愿望,塑造了止面人物黄羽阳氏以及其妻的形象,终于发展成了一首民间叙事诗。《三公本本歌》也讲鬼神的来历;任正国和金正国是一对夫妻,他们膝下没有子女,精心供佛,得一女儿,起名曰自知明小姐。任正国和金正国被玉皇封为天下博十和地下博士,受召入天宫,离定时把女儿锁进经七十八道门才能进去的深宫闺阁里,而且又在每把锁上都留下了父母的掌印。黄金山朱子先生到此地用法术把七十八道锁统统打开,趁自知明小姐在自弓的米袋上装米之际,抚摸她的头。自知明小姐从此有孕,9月8日·从膝下生初公,9月18日从腋下生二公,9月28日从乳头生三公。三子均才智出众,考场上个个中了状元,但因他们都是道人之子,所以最后全部落榜。从此他们不再进官场,母亲和三个儿子分别成了人世间福神和寿神。全篇故事比较曲折,唱本也有好几种,在传唱过程中曾出现很多变异。《军雄本歌》主要讲高丽太祖王建的来历,借古老的神话故事把军事上的这位著名人物加以神化。《唐太宗李世民本歌》,还从《西游记》开头所讲唐皇来历借题发挥。上述各类叙事巫歌,从整个故事来看,开头叙说诸神来历部分带有浓烈的神话色彩。

  朝鲜族神话在内容和形式上与我国中原地区的汉族神话和东北亚地区诸民族神话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它的主要特点,可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首先在内容方面,它所反映的神际关系网络不同于印欧英雄体系神话,而较近于中国帝王体系神话,但还没有象三皇五帝之类自己独立的、完整的帝王体系。朝鲜族神话中的诸神可分为三个系统,即天系、水系和地系。始祖神话中的帝王和君主,一般都来自天神系统,如古朝鲜的开国君主檀君是天神桓雄的儿子,高朱蒙的父亲解慕漱也是天帝的儿子,朴赫居世、昔脱解、金阏智、金首露等究其根源,也都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他们降生时或奇气如同闪电,光彩照人,天马下跪叩头,鸟兽为之起舞,日月分外明亮;或喜鹊绕着柜子飞鸣,日夜守护;或金柜挂在树枝上,白鸡鸣于其下;或有一条紫色的绳子从天上悠悠降下,下系红布包裹的金盒。金盒中有金色的卵。这些都反映初民的的敬天思想,即对天神和太阳神的崇拜。朝鲜族始祖神话所表现的独特的卵生观念,也同对天神、太阳神的崇拜有密切关系。水神系统一般与母亲联系在一起,如高朱蒙的母亲柳花是龙王河伯之女;朴赫居世的夫人阏英王后是在井边由鸡龙胁下所生,也来自水系;首露夫人”和岛上三公主,皆从海上漂来。这些女神或来自江河,或来自并边,或来自海岛,均属水神系统。随着狩猎生活向农耕生活的过渡,山神、堂神、家宅神等各种地神,又形成为一个系统。著名的耽罗三姓始祖神话称:太初无人,耽罗高、良、王三神人,耸地而出,“射矢卜地,游猎荒僻,皮衣肉食”,岛国有三公上“备五谷牛马之种”,由神人护送至耽罗,三位男神分别娶公主作夫人,居住于毛兴穴附近,从此农耕生产逐渐繁荣起来。这一神话中男人被神化为地神、狩猎神,女神被神化为水神、农耕神。朝鲜族古代神话除表现初民对天神、太阳神的崇拜思想外,还反映了原始社会图腾崇拜的思想和氏族公社到部落的演变以及社会发展的状况,所谓“虎”、“熊”相处于一个洞穴,可能反映了以虎和熊为图腾的氏族或部落的关系。熊女与桓雄成婚而虎未能变成人,可能是指两个血缘相近的氏族在合并为一个部落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地位变化。以熊为图腾的氏族取得了主导地位,而部落的酋长则来自这个氏族。所谓“率徒三千,降于太白山顶”之说,可能是当时的氏族公社流动的一种反映,也可能是氏族公社之间征伐交战的一种表现。所谓风伯、雨师、云师、主刑等等,则反映了这个以农业为主的社会和国家的形成。朱蒙传说比檀君神话更具体地揭示了高句丽国家形成的曲折复杂的历史过程。如由北扶余分离出东扶余,又由东扶余分离出卒本扶余(高句丽)。神话中提到的铜室、金簪、铁网等铁器反映出高句丽时代的生产和社会发展处于比古朝鲜更高一级的阶段。如果说“擅君神话”和“朱蒙神话”是有关北方的建国神话,那末,朴赫居世、驾洛国神话则属十南方的建国神话。南方神话所表现的,是南方在和平的环境里进行了氏族联合。这里没有发生征伐或氏族迁徒流动,更没有象高朱蒙那种艰苦曲折的斗争过程。朴赫居世、首露王登位是通过各氏族族长的拥戴或选举,而不是靠武力征服。这反映出南方的这些氏族社会还保留着原始的民主习惯。朝鲜族古代神话中对日月星辰、大地由来的解释,对古代婚姻制度的描绘,也同我国中原汉族神话不尽相同。朝鲜族神话中往往出现两个太阳和两个月亮,而用其中的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来作各种星座,大地、海岛、水系是由巨神老翁、老妪造出来的;朝鲜族洪水神话也有特点,除兄妹结婚型外,又有异姓婚配型。异姓婚配型神话中还反映了男到女家进行服务性劳动接受考:验和再行结婚的所谓奉侍性婚姻制度。除此之外,朝鲜族神话在它的发展过程中,程度不同地受到巫师、道教、儒教、佛教的思想影响,反映了神仙方术、忠孝节义、因果报应、阴阳五行说等各种思想理论。其次,在艺术上,朝鲜族神话,用神奇的幻想。来表现人们征服自然的强烈愿望或歌颂本民族的代表人物,如对解慕漱与龙王河伯的比武,神话里是这样描绘的:先是河伯神跳进水里,变成一条鲤鱼游来游去。解幕漱也紧跟着跳进水里,变成一只水獭紧迫不舍。鲤鱼眼看就要被捉住了,就赶紧浮出水面,变成一只鹿,往山坡上跑去。而解慕漱摇身一变,成了一只豺狼,象风一样迟过去,要张口咬住小鹿尾巴。河伯神慌忙变成一只野鸡,“扑棱”一下飞上天空。解慕漱眉头一皱,一抖身就变成了一只老鹰飞过去,把野鸡捉住了。神话所描绘的主人公解慕漱简直是一位万能的神。他把鞭子一挥,河滩上立刻出现一幢雄伟壮观的铜质宫殿,宫殿里立刻摆满珍馐佳看和玉液琼浆。这??所描绘的形象既活泼奔放而又朴实壮美,以超凡的神力振奋人们的精神。朝鲜族神话中的人物形象往往借助于神器、咒语、祈祷、占卜等形式;被描绘为神或半神。熊以祈祷的方式请求桓雄把它变成人,桓雄赐与神灵的艾和蒜,使动物变成人类;受敌追击的朱蒙对苍天祈祷,用神鞭击水,立即有鱼鳖虾蟹背对背架起浮桥;一对兄妹用滚动石磨的方式占卜天意,朱蒙用神奇的鼓角降服宋让,琉璃王以断剑为证物寻找其父亲,大武用神鼎取火烧饭并得到兵器。神话往往把认识和控制自然的愿望借助于神幻情节加以构拟。每逢举行宗教仪式时,初民们通常使用咒语,或以歌舞娱神降神、祈福禳灾。朝鲜族韵文神话具有一种独特的形式,它的结构分为请拜歌和赞颂歌两部分;赞颂歌是神歌的中心,叙述某神的由来与历史,一般是先叙述主人公如何罹难,而后如何战胜邪恶做出一番事业,最后又如何获得神职,受到人们的敬重。赞颂歌在选用很多巫砚套语、巫俗习惯用语和一般入较难懂的汉字词的同时,还大量使用了人们的口语,引用了不少民歌和板唱,使神歌大大增辉。如《成造本歌》中所用“李花争艳,山上一片白,桃花盛开,山上一片红。黄莺似黄金,歌瞬在柳丛。蝴蝶白如霜,翩舞百花中”,与民歌和板唱有着密切联系。神歌的基本韵律也同民歌、板唱相似,即采用四、四调和三、四调,听来晓畅淋漓,倍感兴趣。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