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丁果仙(晋剧《卖画劈门》白茂林)

  戏曲剧种。即山西中路梆子,也叫中路戏,是山西省四大梆子剧种之一。因兴起于晋中汾阳、孝义、祁县、太谷及太原而得名。流传外地后,被称为山西梆子,后改称晋剧。

  据记载,清代康熙年间,已有“三倒腔”、“并州腔”,在太原一带流行,但它们与中路梆子的关系尚难确定。从晋中地区早期组班要约蒲州艺人,设科班教戏要请蒲州艺人当教师,以及学戏语音要以“蒲白”为准等事实来看,一般认为中路梆子是由南路梆子(蒲剧)北上,流传到晋中演变而成。在演变过程中,艺人为适应当地群众的欣赏习惯,吸收、融化了祁(县)、太(谷)秧歌和汾(阳)、孝(义)干板秧歌的腔调及打击乐等,在语音、唱腔、表演各方面均发生变化,形成了自己高亢激越而又清新委婉的风格。咸丰、同治以来,晋中票号兴旺,商业繁荣,中路梆子也迅速发展起来,相继出现了上下聚梨园、小梨园、锦梨园、二锦梨园、万福园、小万福园、自诚园、小自诚园等著名戏班及孟珍卿(三儿生)、张锦荣(十三红)、乔国瑞(狮子黑)、王云山(毛毛旦)、王田桂(田桂子、正旦)、高文翰(说书红)等著名演员。活动范围也随着商路的往还扩大到内蒙古、张家口、北京、天津以及陕北和甘肃部分地区。20世纪初叶,为晋剧兴盛时期。抗日战争前夕,又出现了著名女须生丁果仙(见彩图)。继之而起的,还有名演员程玉英、冀美莲、牛桂英、郭寿山、郭凤英、花艳君等。

  晋剧唱腔,包括乱弹、腔儿和曲子(即昆曲、越调等)。乱弹的板路丰富,分平板、夹板、二性、流水、介板、倒板、滚白 7种,每种板路又有许多变化,如流水板,又分大流水、小流水、紧流水、慢流水、二流水等。腔儿有三花腔、五花腔、倒板腔、四不象、苦相思和使用呼吸气的方法从喉咙里发出的“二音子”或鸣腔等,这些腔儿常纳入板路中使用,演唱时,除“二音子”外,一般都用真嗓,易于做到吐字清楚,行腔圆润。晋剧演员注重唱功,特别讲究两人以上的对唱,如《忠报国》中大花脸(徐延昭)、须生(杨波)、正旦(李艳妃)的对唱;《打金枝》中须生(唐肃宗)、正旦(皇后)、小旦(公主)的对唱。若演员技艺相当,在成套板式的衔接与变换中,表情达意,由缓而促,就能充分发挥出中路梆子唱腔的特色。传统乐队由9人组成,旧称“九手面”,分文武场。文场有呼胡、二弦、三弦、四弦,称“十一根弦”;武场有鼓板、铙钹、小锣、马锣、梆子,其中马锣既重且大,声音不散不躁,现多用“六”字马锣,与弦乐“ sol”音相合,故有用马锣定音的传统习惯。

  晋剧经常上演的传统戏近 200个,脚色行当主要有“三大门”(须生、正旦、大花脸)与“三小门”(小生、小旦、小花脸)之分,各门脚色都有专工戏。须生的唱功戏有《渭水河》、《大报仇》、《困铜台》、《斩子》、《芦花》;功架戏有《出棠邑》、《临潼山》、《三劈关》。正旦唱功戏有《白蛇传》、《假金牌》、《乾坤带》、《骂殿》、《教子》。大花脸唱功戏有《明公断》、《九江口》、《沙陀国》;功架戏有《海神庙》、《打渔杀家》、《玉虎坠》、《取洛阳》;武功戏有《战宛城》、《白水滩》。小生唱功戏有《告御状》、《双罗衫》、《火焰驹》、《忠义侠》;功架戏有《长坂坡》、《伐子都》。小旦做功戏有《梵王宫》、《百花亭》;功架戏有《凤台关》、《游西湖》、《破洪州》、《双锁山》。以上所举都是各行当见功夫有特色的剧目。其中如《打渔杀家》,萧恩由大花脸应工,但不勾脸,比其他剧种由须生扮演,就更侧重于表现他英勇强悍敢于斗争的倔强性格。此外,运用翎子、帽翅、滚茶盅等特技表现人物思想情感,也很有特色。

  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晋绥边区,曾组成七月剧社、吕梁剧社、绥蒙剧社(后改名人民剧社),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培训人材,编演新戏,如写岳飞抗金故事的《千古恨》和表现边区劳模事迹的《新屯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山西、内蒙、河北等地,先后建立起许多演出团体,整理演出了《打金枝》《梵王宫》《杀宫》、《下河东》、《游西湖》、《卖画劈门》、《凤台关》、《明公断》等传统戏,创作演出《刘胡兰》、《尹灵芝》、《三上桃峰》等现代戏,其中《打金枝》已摄制成影片。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