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古城特色

  这个城市是一个建筑上的杰出典范,其是那些穹顶的酒窖,展现了欧洲大陆上
4ca0ccfb852e0.jpg
经济文化交流的开始。普罗万位于巴黎以东80公里处,从公元1000年开始,这里的伯爵组织了“市集通道”,出钱护送整队前来市集的商人,在香飘四溢的香槟中,该地区的文学、经济、艺术和时尚均是盛极一时。直至欧洲的商路改道到阿尔卑斯山口,人们开始越来越充分利用直布罗陀海峡,繁盛于14世纪的商贸逐渐谢幕。

  集市上夹杂着音乐声和魔术表演。此外,人们还从事着羊毛、布匹、粮食以及其他各种商品的交易。其中一个主要的交易就是用来自北欧的布匹换取来自地中海港口的香料、染料和其它珍贵商品。教会为了教堂装饰之需,也利用集市从非洲进口象牙、珠宝、木材和石料。集市交易只进行整包整桶货物的批发业务,没有零售业务。普罗万成立了自己的行会,有专人负责维持集市秩序,保护商人安全;为了解决贸易活动中的纠纷,还设立了专门法庭,监督款税交付,合同验证,解决争端和诉讼,甚至可以派人在全欧洲缉拿罪犯。这些几乎构成了现代国际贸易规范的雏形。更重要的是,集市还为各种思想和观念包括东、西方文化艺术的交汇融合提供了场所。贸易的兴盛带来了文化交流的繁荣。这一盛况一直延续到14世纪后,随着海上贸易新线路的开辟,以及宗教战争、瘟疫和商业特权的废除,普罗万等城镇的香槟集市由此日渐衰微。

  整个城市无疑成为一个中世纪西欧商业城市的极好典范。城市中有许多狭窄蜿蜒的马路,它们大部分还保留了自己别致的名字,而且还有被浪漫派艺术家誉为“小威尼斯”的精致的水利网,在城市中,不难发现原来举行市集时的规划,和曾经被来自整个欧洲和东方的商人住过的房子、吃饭的小饭馆、储存货物的穹形地窖。从它们的地名中也能看出一些区的用途和国籍性,比如旧货街、马市街、牧草小道、洗染小道、德国人街、荷兰街。

  这个城市在香槟地区的蒂博四世公爵的统治期间达到盛世,蒂博四世公爵不光是个军事家,还是个被称为“自编自唱的艺人”的诗人,据说因为和他的情人—摄政王后布朗夏德卡斯迪耶的缘故,于1226年离开了军队。与其他中世纪城市相比,普罗万是整个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城市,而不是某个文化中心,除了因为普罗万是惟一座保存了13世纪建筑的真实性和城市规划的市集之城。更重要的是,与其他防御城市相比,普罗万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避免了近代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它的城墙是欧洲最雄伟的,虽经历过几次加固,一赶保持原状。每年4月到11月,这里文化表演不断,放飞食肉猛禽、骑士比武、丰收庆典,还有城墙、恺撒塔、穹顶的酒窖、房屋、什一税谷仓、圣基利亚斯教会、圣阿伊武教堂、圣可经瓦教堂都是其中最精彩的元素。

建筑风格

  作为中世纪西欧商业城镇的典范,普罗万至今仍较完整地保持着当年的建
筑格局。城镇规划有序,建筑错落有致。上城的中心有一处广场,矗立着一个高高的石制十字架;当年集市期间,许多货币交换商就一直呆在这里;香槟议会也在十字架的底座下发布公告或法令。城镇中的石砌房屋造型非常独特,呈三角形,有的从正面看去仿佛是一支粗大的蜡烛。广场上的一处建筑最为精巧,四个平面全是一样的三角形,现在改为了旅馆。还有一处建筑是当年的法庭所在地,集市期间的诉讼纠纷就在这里审理。许多房屋的地下还建有用来储藏货物的地窖或酒窖。有一处什一税谷仓,宽阔的内厅有两层楼高,数排并列的石柱支撑着弧形的穹顶。现在改为博物馆,用一些实物和蜡像展示着当年商人的交易活动。建在山丘下的下城原是一片沼泽地,相邻两条小河。由于中世纪普罗万的许多毛纺织企业需要大量的工业用水,当年的城建者便引渠开沟,沿水筑屋,形成了今天依然可见的水乡景观:清清的河水在古老的城市间默默流淌,于是,这儿又被人称作“小威尼斯”。

  普罗万给人最强烈的印象就是它所保存的完整性,整个古城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建筑风格,一直从中世纪保持至今。走在城内,几乎看不见现代化建筑的痕迹,街道、广场、教堂、石屋、民舍、小桥、铁栏。一切都精心保持着原貌。据市政府官员介绍,整个城镇的保护和修缮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居民仍在古镇中生活,尽管建筑物的内部设施已经现代化了,但外貌必须保持原状。无论是市政府还是房屋的所有者,都无权对古镇或古建筑进行任意改造,确需修缮,也要经建筑师协会派驻当地的代表批准。

遗产现状

  普罗万位于巴黎以东80公里处,现属塞纳·马纳省。2001年12月13日,整个城区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自此它的声名越发显赫,游客纷至沓来
,它的原生态面临着新的考验。与巴黎仅仅相隔80公里,普罗万却有远离喧嚣的宁静和质朴。时间的力量在这里显得格外凝重。也许只有城中古建筑边的BoutiqueHotel在提示着这里并不是世外桃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来就没有吝啬过对普罗万的溢美之词:普罗万的整个市区印证了11世纪至13世纪的巨大变迁。

  正是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普罗万成为了今天见证法兰西文化历史的一个典范。2001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此,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的评定理由是:普罗万印证了11—13世纪欧洲经济、贸易、文化和城市建设规划上的巨大影响,至今一直保持着城市的原始结构和真实风貌。它是建筑上的一个杰出典范,代表着欧洲大陆经济文化交流的发端。在庆祝普罗万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官方仪式上,法国总统希拉克曾饱含深情地说道:“我向普罗万的每一个居民致敬,因为在他们身上,担负着守护这座给法国带来伟大骄傲的城市的重任。我相信他们心中的强烈感情会促使其珍惜这座城市,并将与所有的来访者一起分享和爱护这一遗产而获得成功。”

  无论是在经济上、贸易上、文化上,以及城市规划上,现在的这座城市都保持了一整套过去城池的真实风貌。同时普罗万的整个市区也是建筑的杰出典范,尤其是那些带穹顶的酒窖,它们展现了人类历史上一段意义深远的历史——欧洲大陆经济文化交流的开始。如果对法国的历史感兴趣的话,那么公元802年的史书向人们证明了普罗万的存在,这个时期的普罗万修建了首批军事建筑。十一世纪开始,普罗万踏上了快速发展的征程,它的统治者,当时的伯爵们把它发展成一座城市。因为它是北海港口与地中海港口以及两大贸易中枢:弗朗德尔和意大利(前者负责北欧和东欧贸易,后者则与拜占庭、非洲、东方进行往来)的道路的交汇处,也因为它一年两次的颇具影响力市集,整个城市渐变为欧洲的贸易高地之一。

  与其它的防御城市相比,普罗万的不同之处在于它避免了近代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它的城墙是欧洲最雄伟的,除了经历过几次加固,都一直保持原状。原住民的结构也从来没有被改变过,农场主或者农民住在城市的中心,那些从祖上继承下来的古建筑里,他们依然从事着农业生产,也依然遵循着几代人以前的生活方式。用于生产的农用拖拉机依然会从城市的主要道路上驶过。普罗万就像是被时间遗忘了,但是正是这种“遗忘”才给了它新的历史机遇,但是被它蛊惑和吸引的人也许希望它永远被遗忘下去。

城市布局

  中世纪的普罗万城由高城和低城组成。同时普罗万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建筑方面的实例,房屋,城墙,酒窖,水利工程,宗教建筑等都向世人展现了人类历史上极其重要的
一章:欧洲经济交流的开始。城市中有许多狭窄蜿蜒的马路,它们大部分还保留了自己别致的名字,而且还有被浪漫派艺术家誉为“小威尼斯”的精致的水利网。在两城中,人们都能发现原来举行市集时的规划,和曾经被来自整个欧洲和东方的商人住过的房子、吃饭的小饭馆、储存货物的穹形地窖。从它们地名中,我们也能看出一些区的用途和国籍性,比如旧货街、马市街、牧草小道、洗染小道、德国人街、荷兰街。它真实地再现了十三世纪经济,贸易,文化方面的生活以及这一时期的城市规划。

  对于普罗万这样的城市,好像没有太多的机会选择,至少它没有办法选择不保护遗产,它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采用什么样的保护方式,选择怎样的城市建设之路。于是普罗万的发展便不可避免地与保护纠缠在一起,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两个方面在普罗万的实践中渐渐重叠,对于这座中世纪的城市,保护便是发展。

  既保留中世纪以来,普罗万的生活方式和人文气息,又能够利用现代的技术使居民的生活条件得以改善,一直是普罗万努力的方向。为此普罗万耐心地协调发展了建设和保护古城两个层面的问题。所以城市中有工业,也有现代商业,也有新的城市人口的增加和城市人口的结构改变,他们就把城区划分开,划分成不同的城区,分为上城和下城,内城和外城。

发展理念

  如果说,普罗万的发展的思路是追求居住的舒适度,仿佛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但事实上普罗万这方面的工作却非常出色。曾担任普罗万市长36年,并担任法国四任总统五个部的部长
的阿兰·尔菲特的家就在这个古城里,他选择居住在普罗万,除了历史气息之外,适合居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所以普罗万从来也没有停止对城市的改造,它会让习惯了现代生活的人,在这里同样感受到便捷和舒适。

  同样因为这样的原因,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生活,这些来自巴黎甚至世界各地的人,爱上普罗万有一个同样的理由,这里适宜居住。它是一座古城,更重要的是它因为人而美丽的。尽管普罗万发展的愿望比我们想像得要强烈得多。它羡慕平遥,后者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炙手可热,而自己坚持的冷静仿佛会让自己失去大发展的机会。事急则缓,好像普罗万人更知道这句中国古话的含义。当人们注视普罗万的时候,发现它表现了一种含蓄的积极姿态,用法国人对待遗产的态度,再次坚守了自己的原则——它要坚持自己的原汁原味。事实上这是普罗万通过多年立法以及实践得来的真理。

  尽管旅游业对于普罗万这样的城市一定是个发展的捷径。他们也开发了诸如中世纪放飞食肉猛禽,中世纪兵器展,骑士比武,纪念馆的参观,传统节目庆典(中世纪的节日和丰收节)等项目。2001年普罗万市接待了50多万的参观者。而且普罗万已经接拍了很多关于中世纪的影片,但是对旅游业的发展的渴望并没有让普罗万人失去理智。

评价影响

  在法国乃至欧洲历史上,普罗万是一个非常著名和富有的商业城镇。从10世纪到13世纪前后,连接法国北部、南部和东部的香槟地区是欧洲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这个地区建立了香槟酒议会,每年都在不同的城镇中轮流举办香槟酒集市,开展各种贸易活动。由于普罗万的特殊地理位置、交通便利以及对商人予以特权保护,使其在诸城镇中一跃成为最著名的香槟集镇,成为北欧诸国与地中海之间商贸通道的重要交汇点,其商贸活动经意大利、荷兰一直延伸到非洲和东方。当年每逢香槟集市开市时,从各地涌来的商人和游客摩肩接踵,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无论是在经济上、贸易上、文化上,以及城市规划上,现在的这座城市都保持了一整套过去城池的真实风貌。同时普罗万的整个市区也是建筑的杰出典范,尤其是那些带穹顶的酒窖,它们展现了人类历史上一段意义深远的历史—欧洲大陆经济文化交流的开始。如果对法国的历史感兴趣的话,那么公元802年的史书证明了普罗万的存在,这个时期的普罗万修建了首批军事建筑。十一世纪开始,普罗万踏上了快速发展的征程,它的统治者,当时的伯爵们把它发展成一座城市。因为它是北海港口与地中海港口以及两大贸易中枢:弗朗德尔和意大利(前者负责北欧和东欧贸易,后者则与拜占庭、非洲、东方进行往来)的道路的交汇处,也因为它一年两次的颇具影响力市集,整个城市渐变为欧洲的贸易高地之一。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