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187~226)

魏文帝曹丕像

  魏文学家。即魏文帝。字子桓,他是曹操之妻卞氏所生长子。少有逸才,广泛阅读古今经传、诸子百家之书,年仅8岁,即能为文,又善骑射、好击剑。建安十六年(211),为五官中郎将、副丞相,二十二年,立为魏太子。二十五年正月,曹操卒,曹丕嗣位为丞相、魏王。同年十月,以“禅让”方式代汉自立,改元黄初。登极以后,在黄初三年(222)、六年曾两次亲征孙吴,皆未能过江,不果而还。七年五月,病卒于洛阳。

  曹丕的青年时代,是在邺下文人集团中度过的。这个集团的领袖是曹操,曹丕(还有曹植)是这个集团的核心人物。他的文学成就,以诗歌和文学批评最为突出。

  曹丕今存诗歌,较完整的约40首,可以分两大类。一类是本人生活的写照,一类是拟作的征夫思妇词。前一类作品,如《芙蓉池作》、《于玄武陂作》、《夏日诗》等,描写了在邺城诗酒留连、优游宴乐的生活。又如《黎阳作》三首、《至广陵于马上作》等,分别抒写了建安十六年西征关中、黄初六年东征孙吴时在途中的感受,诗中既写了行军的艰苦,又颇多炫耀武功之辞。后一类作品,如《燕歌行》二首、《清河见挽船士新婚与妻别作》、《杂诗》二首等,以征夫或思妇的口气,写出了他们内心的苦楚。这些作品,尽管是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代民立言,但从哀悯百姓在乱离中的痛苦这一角度看,它们还是可取的。曹丕写作这类诗的出发点,正是他在《令诗》中所说的:“丧乱悠悠过纪,白骨纵横万里,哀哀下民靡恃,吾将以时整理。”

  曹丕诗歌的特色是,笔致比较细腻。特别是那些思妇、弃妇、寡妇题材的作品,一般都写得凄婉动人,对她们的心理活动有较好的刻画。其次是语言不尚繁缛,比较流畅,民歌风味相当浓,显得格调清新,即刘勰所说“洋洋清绮”。他的《钓竿行》、《临高台》、《艳歌何尝行》、《上留田》等篇,与汉乐府民歌风格很接近;《杂诗》、《清河作》等篇,则与“古诗”颇相类似,这些都表明他在向乐府民歌学习方面是作了很大努力的。曹丕诗歌的体裁,多数是五言,也有些四言、七言、杂言。他的四言诗如《短歌行》等,写得并不出色。七言以《燕歌行》为代表,它是中国诗歌史上较早出现的完整、成熟的七言作品。

  曹丕的今存将近30篇,全是短篇小赋。在建安时期抒情咏物小赋的创作高潮中,他是主力之一。不过他既没有写出象王粲《登楼赋》那样反映时代乱离、内容深厚的作品,也没有产生如曹植《洛神赋》那样抒情性很强、艺术手法很见光彩的篇什,所以总的成就不够突出。只有《出妇赋》、《寡妇赋》等,与他的同类题材的诗歌风格有些接近,哀婉凄楚,比较感人。

  曹丕散文成绩比较引人注目。如两篇《与吴质书》,叙说情谊、悼念亡友,语言质朴诚恳,读来令人感到亲切。又他的《典论》,更是重要的散文作品。这是一部政治、文化论著,原书包括多篇,今唯存《自叙》、《论文》二篇较完整。《自叙》篇叙作者生活经历,写到他如何学习武艺以及同邓展比试等,相当具体生动,对人物的语言、表情、动作,都有所刻画,《论文》篇则诠衡人物、评论文章,简洁而准确,三言两语,即能抓住要害,作出比较透彻的分析。

  《典论•论文》开了综合地评论作家作品的风气。它论述了文学批评的态度问题,批判了文人相轻的风气,认为应当“审己以度人”,克服那种“各以所长,相轻所短”的陋习。对“建安七子”,逐个进行了简要的分析评论,既肯定各人的优点,也指出其不足。作者提出“文以气为主”的命题,即文学创作要体现每个作者的气质,不应强求一律,气质“清浊”不同,作品的“巧拙”自然相异。他阐释文学的社会功能时说:“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这种重视文学的观点,是同以文学创作为“童子雕虫篆刻”、“壮夫不为”的传统观念相反的。曹丕的这些观点,对后世的一些文学批评家如挚虞、陆机、刘勰、沈约等,有较大的影响。

  曹丕曾下令编纂过《皇览》,这是中国最早的一部类书。它把先代经传典籍,随类相从,重加编排。全书规模很大,凡千余篇。这是曹丕在文化事业上的又一贡献。惟早已亡佚。

  曹丕著作,《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23卷,又有《典论》5卷,《列异传》3卷等。皆已散佚。明代张溥辑有《魏文帝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有关曹丕作品的注释本,有黄节《魏文帝魏武帝诗注》,北京大学出版组1925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校正重排,改称《魏武帝魏文帝诗注》。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