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知百科
跳转到: 导航搜索

目录

英译

  1.the palace of the moon; the moon

简介

  
月宫
月宫,是拜月教总坛,也是祭司和教主修炼的地方。在南疆,拜月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达到了神明的地步。因此南疆人基本上是拜月教徒。苍神殿是供奉月神玉像之地。除祭司和教主外,其他教徒必须匍匐在地,以敬月神。

  月宫是一个宫殿群,就象北京故宫一样,但宫殿数和布局别具一格的。广寒宫宫殿群包括:一宫:即广寒宫;二馆:天籁馆、百花馆;三亭:望乡亭、凌云亭、会仙亭;四台:青龙台、朱雀台、白虎台、玄武台;五殿:太和殿、文华殿、长生殿、观音殿、清暑殿。

  宫殿群的中间还有一个园林,中间有一个坛,叫:月坛。附近有一个井,叫琉璃井,里面有时空燧道,可以和四海龙宫、天宫、太虚幻境、蓬莱、昆仑山、南海等仙界相联络。还有一个塔,一个鱼池,还有很多附属设施。

历史记载

  
月宫
旧题汉东方朔《海内十洲记》:“(东方朔)曾随县主履行,比至朱陵扶桑,蜃海冥夜之丘,纯阳之陵,始青之下。月宫之间。”唐郑綮《开天传信记》:“吾(唐玄宗)昨夜梦游月宫,诸仙娱予以上清之乐,寥亮清越,殆非人间所闻也。”自此,月宫只说始昭于世为人所艳称,如五代韦庄《贵公子》诗“瑶池宴罢归来醉,笑说君王在月宫”。

传说旧事

  凄清如水的午夜,明月皎皎,有如刚出浴的美人的脸,细腻纯净又柔软温和,当你望向她时,可曾想到了千年前的故事?关于嫦娥,关于吴刚,这是另一个传说。

  纯手工蜡染工艺-三兔闹月宫

  那时天下人都信天界是熙和融乐的天堂,乐土的所在,人人都是快乐的神仙。但是天界也有仙规天条,哪里就容你随意快乐。随是这样说,它到底还是乐土(比起人间毕竟是天壤之别么)。就在它还是乐土的时候,男女主人公吴刚、嫦娥相遇了。他们的相遇平凡但不平静。因为相遇时,每人身后似乎都隐有半圈光环,他们并未注意到这些,但两人心中都震惊了一下,因为从未谋面的似曾相识。人间有一见钟情,我不知天界有没有。如果有,也许就是嫦娥与吴刚的这一次邂逅。也许月老牵错了红绳吧,把原生凡间的吴刚和天庭仙子联在一起。他们眼中并未迸出真正的火花,可是他们头上的苍空却突然闪亮了一下,也许是闪电正奉命执行任务吧。

  不管怎样,对他们来说,从此每个都感觉在幸福的天堂。可是他们幸福,玉帝就有些意难平而不幸福了。因为嫦娥主管天宫中的舞乐,不但舞“术”了得,更是个眉如青黛、肌似羊脂、柳腰莲步的非凡美女,这叫玉帝有些情难自抑。玉帝曾在宴会之外让她献舞君侧,并道出了他对嫦娥的爱慕之意。嫦娥聪明又理智地用王母娘娘和玉帝的身份地位表示了她的拒绝。玉帝到底有所顾虑,虽愤怒至极还是作罢。不过此后,玉帝极喜欢关注月老那儿。众仙对此事其实已看出八九,也只当不知。

  天界中有个传统,天界仙子不与原生凡间的神仙相恋。然而嫦娥吴刚并不曾理会这些。他们的感情如潮水般前进。周围也许好意的众仙开始劝告或警告:玉帝还不知,赶快分开还来得及。天界无此传统,若一意如此,恐有劫难啊。但吴刚、嫦娥感激又坚定:他们越来越发现彼此的美好善良与前生的缘分,岂会放弃?

  忽一日,天宫又宴请众仙。天籁齐发,当然少不得仙子之舞。然而此刻玉帝似乎对酒更感兴趣,金杯银盏未曾停过。宴会毕,玉帝颁一诏书,上曰:今月里广寒宫修缮已毕。宫内仙果林,奇花丛,碧梧彩凤,活水清凉,瑞霭祥烟,清风明月,实是天界中的圣境,只是无人掌管。可喜嫦娥貌比奇花,舞美出众,堪配这月宫之美景,故特赐嫦娥永久主持月宫,没有朕谕,任何人不得擅入,违者按天条处置,钦此。

  这无异于棒打鸳鸯。嫦娥停罢,身心俱冷,只直视着玉帝,仿佛灵魂已出窍。玉帝也未曾追究她是否谢恩,便起驾回宫。群臣会意都散去,也有曾劝过她的神仙留下来无奈的告诉她:上意不可违呀。

  上意是不该违,可不该违的应是利于天庭的正确的上意呀。难道上意就是垄断一切,上意就该不公平么?这算惩罚还是报复?吴刚不能抑制心中的悲痛与愤怒,更拒绝容忍这不公平,于是上朝向玉帝面陈其不同之意。然而他却得了个与天界仙子擅自相恋违反天规、出言不逊触犯龙颜的罪名被贬入凡间接受轮回炼狱。

  玉帝眼前从此清净。两个人从此天各一方。从此嫦娥独居月宫,噢,不是独居,还有从前吴刚送她的一只灵气漂亮的玉兔和无尽的思念与她为伴。从此,吴刚心间眉宇间带着一股不平之气留迹于凡间。但他对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与亲切,对月有着一种难舍的情结。他当然不再晓得前世之事,也不知道对月的特殊感情就是一种思念。

  而嫦娥不见他的思念,在月宫入身陷苍海。奇花异草、仙林活水一切对她都是一种折磨。她把她的思念、悲凉无告与孤独尽化为舞,只有在舞着的时候她的生命才是活生生的。每个夜晚她都要长舒广袖,尽释她的抑郁与思念之情。久之,清泪滴下成长溪,她的悲苦让她的舞有了一种强、韧的力量,长袖拂过则寒风流过。花木早为她的悲苦而伤心而无心再开,全部凋寂。此时惟有玉兔乖巧的在无尽的寒冷中陪她。

  凡间吴刚对月的感情并未随着时间的长久而渐渐消逝,反而如难得的陈酿愈加浓郁强烈。他甚至看出了月的憔悴,为月色越来越冷寒光逼人,他开始控制不住的一直担心月。他不能忍受月再憔悴,于是他对月祈祷,望月而坐而卧而眠。

  月宫大地上已是一片空寂寒冷、萧条凄凉,已然成了真正的广寒宫。但这月宫中央突然有了一棵桂树,它一点一点地长,可很迅速,没几日已有一人粗。嫦娥在近乎绝望的寂寞中突然看到宫中央的这棵树长在一片广袤的只有寒凉只有孤寂的月宫里,惊喜无可言说。她怀抱着玉兔飞一般来到月桂前,贪婪的闻着月桂浓郁的香气。她感觉到了,这是吴刚,是他的恋人的生命和对她的思念!不可抑制的,她已流下两行久违的温暖的泪。有多久,她的身心里找不到温暖,没人知道,她也不知。这一晚,她睡得安详而满足,甚至略带贪恋的,是的,贪恋的,谁也不知她到底安然地睡过没,知道她每晚必舞。

  凡间吴刚坐卧难安,直到他看到月色好多了。清辉柔和温暖,宁静安详,若得人们都出来观看,他们也好久未见这柔暖的月色了。吴刚感到无与伦比的高兴与莫名的担心,他想知道,他与月到底有什么渊源。

  月宫中,嫦娥每天都要看这桂树,她发现宫中其他地方也渐渐长满了桂树。她明白,除了他,没有别人会让这里长出奇迹的。住月宫后,她第一次露出了笑颜。

  可是天宫知道了此事,玉帝发怒了:天庭在他的统治之下怎么可以出这种奇事呢。于是下令让天兵砍伐月宫桂树。这一砍竟又砍出一件奇事来,周围的小桂树尚可伐掉,可对月宫中央的那一棵已几人粗的月桂,天兵无任何办法,砍不掉它。这回玉帝怒不可遏,立刻召集众仙商议此事。老臣太白金星看起来又奸又滑,却极得玉帝信任,此时玉帝的目光又投向他。于是他适时上前说道:老臣认为嫦娥一到月宫,宫内便百草凋零成了真正的广寒宫,一度寸草不生,如今却无由长出一片桂林,实在蹊跷,其中原因定与吴刚有关。陛下何不让他自己把自己的铃解开呢?玉帝倒也聪明,便下令把吴刚召回天庭。

  此时广寒宫的嫦娥心都碎了,要知道,哪一棵桂树都是他情感的依托,依托倒了人也会倒的。

  凡间的吴刚在月宫伐桂的当日心口便隐隐作痛。后来痛得厉害,心上像是被谁剜走了一大片。不过还好,无大碍。只是见昨日的月像是又有异常甚是担心。然而没有多久不用担心了。他突然被重新召回天庭。可这并不意味着对他的惩罚结束。按不可违的玉帝的命令,他必须去砍那棵他用心血化成的树,那是在砍他的命啊。但他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甚至还有一丝兴奋??至少可以和心上人在一起,虽然不能直接相见。月宫内有道界限符咒,一旦嫦娥吴刚突破界限,就会引起整个月宫的毁灭,好狠毒的符咒,好狠的玉帝!牵牛织女还有七夕相会的时刻,可怜这嫦娥吴刚只能两相遥望。想到这些,嫦娥心痛欲裂,重见恋人的喜悦被这恶毒的符咒冲散殆尽。

  “咚”斧头被切进了树干,又“嚯”得被抽出。结果却让人吃惊,月桂即砍即合!只是吴刚的心随着斧头的进出而阵痛。每砍一下桂树,就是向他的心扎一次刀。吴刚知道,只要他的心不变,月桂永远不会倒。他不会又悔。嫦娥惊异继而无限感动,她知道恋人坚贞的爱在这里,恋人的心在这里。

  月桂不倒即砍即合,这让天庭大为惊异,玉帝也毫无办法,再没深究。

  从此,玉兔有了玩处,快乐地穿梭于广寒宫月桂之间成为两人的信使。

  从此,月里嫦娥逗玉兔,吴刚只砍桂花树便成为永久爱情神话定格在月宫,成为美丽香醇的月里旧事了。

同名书籍

  
月宫
2008年8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引进出版2008年8月31日,美国著名作家保罗·奥斯特创作的长篇小说《月宫》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引进出版。《月宫》讲述了大学生佛格的一段离奇遭遇。奥斯特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讲,《月宫》是他的第一本小说,只是完成得比较晚。

基本资料

  书名:月宫

  作者:保罗·奥斯特

  译者: 彭桂玲

  ISBN:9787208077706

  页数: 319

  定价:25.0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装帧:平装

  出版年: 2008年8月

简介

  马可的母亲早逝又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只好跟着舅舅巡回演唱。进入大学之后,为赚取生活费,担任曼哈顿的有钱瞎眼老人托马斯·埃奉的看护,为他念书报。但当自认死期将届的埃奉,要马可为他写下传记时,一个横跨美国东西两岸的惊人故事也随之展开……随着埃奉的叙述,马可从曼哈顿繁华的都市街道前进到犹他州月光下的沙漠,故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接二连三的事件,情节丰富精彩,更出人意料。

作者简介

  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1947—),生于新泽西州的纽渥克市。在哥伦比亚大学念英文暨比较文学系,并获同校硕士学位。

  奥斯特于1990年获美国文学与艺术学院所颁发“莫顿‧道文‧萨伯奖”,1991年以《机缘乐章》获国际笔会福克纳文学奖提名,1993年以《巨兽》获法国麦迪西文学大奖,2006年10月获颁阿斯图里亚斯王子文学奖。作品除了小说《月宫》、《纽约三部曲》、《幻影书》、《神谕之夜》、《密室中的旅行》等,还包括回忆录《孤独及其所创造的》、评论集《饥渴的艺术》及诗集《烟灭》。作品已被译成三十多国语文。

  在文学创作之外,奥斯特也热衷于电影剧本写作并曾独立执导电影。目前与妻儿定居于纽约布鲁克林区。

创作过程

  据称,奥斯特开始写《月宫》时是21岁,在设定了基本角色与场景后,竟认为它太复杂,他很难写出来的,于是只好搁置一旁。再度拾起时,他已经39岁了。当时他已写出了著名的《纽约三部曲》。奥斯特说:“《月宫》这本书,情节和角色是如此的真实,它们拉着我往前走,我只是正确地跟随它们,放在适当的位置。因此就某个意义上来说,这算是我的第一本小说,只是完成得比较晚。”

  保罗·奥斯特的作品常围绕着自我与他者、孤独与社会、心灵与物质的沉思,充满了智慧与迷人的风采。书评人黄集伟评价奥斯特说:“台湾作家朱天文说,好的小说家就像一台自动取款机,你可以不断从他那里提出巨额现金。保罗·奥斯特就是这样一台提款机。假使一切不出闪失,我愿斗胆预言:2008年将是一个让文学小资们欢悦无比的‘奥斯特年’。”

  保罗·奥斯特生于新泽西州的纽渥克市。在哥伦比亚大学念英文暨比较文学系,并获硕士学位。1993年,他以《巨兽》获法国麦迪西文学大奖。他的作品除了小说《月宫》《纽约三部曲》《幻影书》《神谕之夜》《密室中的旅行》等,还有回忆录《孤独及其所创造的》、评论集《饥渴的艺术》及诗集《烟灭》。在文学创作之外,奥斯特还热衷于电影剧本写作并曾独立执导电影。目前,他与妻儿定居于纽约布鲁克林区。

作品影响

  《月宫》,这部小说是讲述为生活所迫的大学生佛格替一名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做看护,却走入了一场意外的人生之旅。这部作品对于奥斯特,正如《挪威的森林》之于村上春树。

  即使都是畅销小说,不同作品间也有层次差异。有一类畅销小说会让你紧紧关注人物的命运,还有一类更“高级”,除了关注故事,还会让你反思自己的生活。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的《月宫》无疑属于后者。

名家评价

  台湾作家朱天文说,好的小说家就像一台自动取款机,你可以不断从他那里提出巨额现金。保罗·奥斯特就是这样一台提款机。

  内地评论人黄集伟更是斗胆预言,2008年将一个是让文学小资们欢悦无比的“奥斯特年”。相信,保罗·奥斯特的作品将成为上阅读的新风向标。

  收藏 分享到: 顶[0] 编辑词条

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查看
操作
导航
工具箱